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二十一章 怪异的尸体


    接下来我和清风道长的谈话中,我才知道,原来那林森富豪来找清风道长驱鬼,是自己做了亏心事,有了家室,还出去拈花惹草,勾搭女大学生,搞了之后,便想把人甩了,可惜那女大学生不知道哪根线路烧坏了,被甩之后,直接吃了100片阿普唑片(安眠药)和100片拜阿司匹林自杀了……

    死之前遗书上还写:

    “我这辈子最爱的人就是林森你!无关年龄!”

    多痴情的一个女孩,多傻的一个女孩,一个四十多岁的成功男士说自己没结婚都相信,她到死都不知道林森已经结婚生子,她到死都不知道,这个林森至始至终都在骗她。

    她到死还相信,林森甩了她,是因为他俩之间年龄相距太大。

    岂非太可怜了?

    所以那女大学生死了之后,怨念不散,一直缠着林森,林森这才联系到了清风道长,让他出手帮忙。

    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我有些不乐意他去帮忙了忙说道:

    “我说师父,你既然都知道这事情的经过,干嘛还要帮林森那个混球?这种人渣被鬼缠死得了,死有余辜,咱去瞎掺和干什么?难道你是为了钱?”

    清风道长笑着摇头对我说道:

    “我不是帮他,而是帮那个已经变成鬼的女大学生。”

    “帮她?”我问道。

    “对,她要是因为怨念把林森害死,便成了恶鬼,不但会遭到整个茅山派的追杀,就连阴兵鬼差也不会放过她,最后只得落下一个魂飞魄散的结果,我要是去劝她放下怨念,投胎做人,是不是帮了她?”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听清风道长这么一说,我顿时明白了过来。

    的确,清风道长这么做,是帮了那个女大学生,但是林森那人渣却也因此继续过得逍遥自在!

    我暗叹现在的社会,虽然有警察和法律,但是它们能制约人的行为,却永远制约不了人的道德……

    对面的那个老头听我俩说话,忍不住问了一句:

    “我说道长,你们说啥投胎不投胎的?这人死了还真能去投胎?”

    之后,这一路上清风道长便和那老头聊上了,聊着聊着清风道长话题一转,开始问那老头石棺的细节,我也插不上话,无聊的看起了沿途的风景,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却响了。

    我拿出来一看,正是雷子给我打来的。

    “喂,雷子啥事?”我接起电话问道。

    “三哥,你跑哪去了,昨天我给你打电话都打不通。”雷子在电话问道。

    “你三哥我现在皈依道门了。”我说道。

    “啥?什么皈依道门?啥意思?”雷子茫然地问道。

    我咳嗦了一声说道:

    “我现在拜了一个道士为师,跟着他学道术呢,修行你懂不懂?”

    “你可拉倒吧,好端端的你出家当什么道士?道士可不能娶媳妇。”雷子说道。

    “谁告诉你道士不能娶媳妇了?道士又不是和尚。”我对雷子的无知表示非常不满。

    “那你开学之后怎么办?不上学了?”雷子问道。

    “上啊,我就算趁着暑假这段时间来学。”我说道。

    “那你啥时候回来?咱不是说好了一起去林场玩吗?”雷子在电话里问道。

    “看看吧,我回去给你打电话。”

    “那行,先挂了啊……”

    挂了雷子的电话,我看了下手机,发现了方子燕发给我的一条短信,因为上次那条长虫精的缘故,现在我只要一看到方子燕的短信,心里就一阵发憷。

    左手微微发抖的点开了这条短信,只见上面写道:

    “十三,我昨天去找你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手机关机,你师父接待的我,我爷爷抓的鱼好吃吗?嘻嘻……”

    我看到方子燕这条短信之后,忙问坐在一旁的清风道长:

    “我说师父,我同学昨天来找过我?”

    “来过,一个挺漂亮的小女孩儿。”清风道长说道。

    “那鱼呢?”我问道。

    “老大爷,那些自己把自己给咬死的人,咬自己之前,家属都没发现?”清风道长好似没听到我的话,继续对坐在对面的老头问道。

    我也没继续问,随手给方子燕回了个信息,说手机没电了没接到,便把手机装回了口袋。

    驴车虽然慢,好在路不算太远,不到三个小时,便到了他们的村子,到了这个村子,我打眼一瞧,便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要赶着驴车来找清风道长了。

    因为这个村子全村只通了一条电线,村子里的建筑多半都是土瓦墙,在现在的山东,很少能见到这么落后的村子。

    不过村子虽然落后,但是周围的自然环境相当好,家家户户都围了个大院子,院子里鸡鸭牛羊几乎家家都有。

    驴车刚进村子,我便看到了村子里面在一户人家前围着一大群人,车上那老头看到后,忙对清风道长说道:

    “道长,俺估计又死了一个!”

    清风道长听了那老头的话后,忙摇头说道:

    “不可能,这青天白日的死什么人?”

    一直在前面赶车的庄稼汉也回头说道:

    “村长,那不是李国华家吗?他昨天就死了啊,怎么院子里还围着那么多人?”

    “走,赶紧过去看看。”清风道长这时也坐不住了,忙催促前面的那个庄稼汉子快点儿赶车。

    到了李国华院子门前,清风道长还没等驴车停下来,就从车上装逼似得来了个空翻,跳了下去,直奔院里。

    我见此师父都这样式下车了,做徒弟的能怂吗?于是我也跟着跳了下去,脚落地的时候,一个没站稳,摔了个驴打滚……

    差点没一头撞进旁边的草垛里。

    玩蛋,这下子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在驴车上的那俩人见我摔在地上,忙下车把我给扶了起来,那村长一边帮我拍打身上的尘土,一边问我道:

    “小道长,你怎么样?没摔疼吧?下车小心儿。”

    我摆了摆手,说道:

    “村长,您不用帮我拍,我刚才就是想试试你们村的地质怎么样,这地质要是太潮太软容易聚集阴气啊。”我把在《茅山道术大全》上看到拿出来瞎扯。

    村长听了我的话,看着我问道:

    “那……那小道长,我们村的地质到底是咋个样子?”

    他还真把我的话当真了……

    “呃……这个,还行……”我应付了一句,便朝着李国华家的院子里走去。

    好不容易挤进人群,我这才发现在人群的中间,有两个警察,在他们面前躺着一个全身盖着白布的死人,那死人身上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燃红了白布,地面上也淌了一滩血迹,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死亡的气息和血腥味儿。

    让我闻之作呕,恶心的要命,我看了一眼一旁的清风道长,他则是一脸严肃地看着那具死尸,眼皮眨都不眨。

    在那个死人旁边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只见他用一块儿透明的塑料布把那具尸体盖起来之后,站起身子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两个警察说道:

    “穆警官,这具尸体身上没有丝毫搏斗的痕迹,而且尸身上咬出来的齿痕并非动物,和死者的嘴型齿迹基本吻合,全身上下、从手臂到大腿所有的伤口,都是死者能自己开口咬到的地方!种种迹象证明,死者是死于自杀!也就是和这个村子里的村民口中描述的一样,是他自己活生生地把自己给咬死了!!”那法医语气肯定地对其中一个体型较胖的警察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一直在四周沉默不语的村民们,马上有人开口说道:

    “我说警官,现在你该相信俺们了吗?俺们村子里死了七个,都是活生生地把自己给咬死的,根本就不是被什么野兽咬死的。”

    “就是,现在连医生都这么说了,你们一定要查个明白哩!”

    “肯定是那石棺的问题,死的那七个全都是动手挖石棺的。”

    那个胖警察听了围在四周村民的话,马上打断喊道:

    “大家都静一静!不要吵!你们要相信科学,相信我们警察,这种事情绝对和什么石棺,什么鬼怪扯不上一丁点儿关系,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二十一世纪了,大家都不要那么迷信!”

    “那你们给解释一下,这人好好的,又不疯又不傻的,怎么就自己把自己给活活咬死哩?!”

    “就是,那你给俺们用科学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中有村民问道。

    “这……这……总之你们给我们一点儿时间,我们肯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给大家一个交代!”胖警察看着众人喊道。

    “还给你们一点儿时间?这三天都死了七个了,要是在给你们一点儿时间,俺们都不要活了。”

    胖警察正被围着的村民问的不知所措的时候,清风道长上前走了两步,走到那具死人的尸体根前,直直地看着。

    “哎,你干什么?站远点儿!”另外那个警察看到清风道长的举动后喊道。

    清风道长就如同没听到那警察的话,还是直直地盯着那具尸体看。

    “喂!跟你说话你没听见是不是?离死人远点儿,站一旁去!”那个警察推了清风道长胳膊一下说道。

    清风道长这才看了他一眼说道:

    “我说警官,能让我靠前看看这具尸体吗?”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