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十八章 再遇蛇精
  难怪之前我碰到她胳膊的时候,感觉凉的要命,而且她今天非常反常,我回想起今天的一切,心彻底沉了下去。

  “十三,你怎么了?”“方子燕”一脸关心地看着我问道,问我这句话的同时,她又瞟了一眼我身后那就要落下去的日头。

  我回头一看,发现太阳离着远处的山头只有一点儿距离了,不出多久,马上便会落下山头,难道在我跟前的这个“方子燕”还真是什么脏东西不成?

  她正在等到日落之后把我给吃了?我此时不禁冷汗流了下来,身子也不由自地后退了好几步,一脸警惕地看着“方子燕”对她问道:

  “你到底是谁?你根本就不是我同学方子燕!她刚才给我发过信息,她今天根本就没有来找过我!说!你到底是谁?!”我准备用强硬地语气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

  害怕已经让我忘记了理智,在这种时候选择把话挑明。

  “方子燕”听了我的话之后,马上用一脸茫然的表情看着我问道:

  “左十三,你怎么了?我就是方子燕啊?我们今天在一起一下午了,你怎么连我是谁都不知道了?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我不喜欢!”

  “别装了!我之前问过你问题,我们班主任根本就不叫李邪!你根本就不是方子燕!”我说话的同时身子继续慢慢往后退,想与她拉开距离,趁机逃走。

  果然,“方子燕”听了我这句话之后,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透露着一丝说不出来的诡异,听的我全身发毛!

  “哈哈哈……还真让你小子给识破了,不过这也没关系,今天你是活不了!”“方子燕”语气阴冷地看着我说道。

  她说话的同时,我看到了她脸上慢慢地生出了一种黑色发亮的鳞片,这种鳞片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是小时候在大刚哥身上长得那种!

  难道是那长虫精又找上来了?

  现在我什么也顾不得了,转身就跑,逃命要紧!

  我现在只恨爹妈给我少生了两条腿!

  就在我转身刚跑出去没几步的时候,就听到了身后有一阵极为刺耳的响动,就好像有什么东西破壳而出的声音,咯吱咯吱响个不停。

  我现在哪还敢回头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响,一心只想快点儿跑,别让那长虫精给追了上来。

  快速奔跑的时候,突然间我感觉脚下一绊,路又是个下坡,身子被这一绊之势整个儿飞了起来,朝着地上就摔了过去!

  当我身子摔倒在地面上的时候,也顾不上疼痛,咧着牙马上从地上爬起来,想继续跑,却感觉左腿一阵刺骨地疼痛,一个没站稳再次摔倒在地上!

  我低头一看,左腿整个儿一片都是血,也不知道刚才摔了多大一个口子。

  “哼!十多年前你爷爷害了我的儿孙,今天我就来断了他的后!让他知道这是种什么滋味!”“方子燕”说着从后面追了上来,慢慢地朝着我走了过来。

  此刻的她完全显出了“原型”蛇脑袋,人身子,看到我心里一阵恶心和发憷。

  “你别过来!我告诉你,我鬼媳妇安如霜马上就来救我了,你忘记上次在墓地里让你滚的那个女鬼吗?你要是不想死的话,赶紧滚!你现在还有机会。”

  “哈哈哈,我连谁给你打电话,什么时间来找你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你那鬼媳妇现在什么样子我能不清楚?放心吧,我不会折磨你,吸了你的精血,给你个痛快,你有一双阴阳眼,这还真是难得呢。”长虫精说着伸出一条血红色的信子,慢慢地朝着我走了过来。

  我心里虽然害怕,但是绝不能坐以待毙,刚想再试着从地上爬起来跑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我去你妈的!老子的徒弟你也敢打主意?!今天看我不把你这条害人的蛇精扒了皮,抽了筋!!”

  说话的是清风道长!

  我认识他这么多天,第一次感觉他的声音既好听又亲切!

  谁知那蛇精听了清风道长的话,身子一动,显出了身形,一条十多米长,水桶粗细的巨大黑色蟒蛇出现在我和清风道长面前!

  “卧槽!特么看走眼了,这条蛇精最起码得有四五百年的道行!!”清风道长说完这句话之后,看着那条巨大的黑蛇一抱拳说道:

  “前辈,在下茅山派龙虎宗第二十七代传人清风,之前言语不周,多有得罪,您大人不计小人过,还望高抬贵手,放了我师徒二人。”清风道长接着来的这句话,差点儿没让我吐血!

  我怎么就拜了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当师父!!

  那条黑色的蟒蛇听了清风道长的话,庞大的身子一扭,再次化为了人形,转瞬变成了一个腰肢招展、一脸妩媚地成熟女子。

  “难道这就是它化形为人的真面目?”我看着那条长虫精心里猜测道。

  那化为人形的长虫精目光凶狠冷森地盯着清风道长说道:

  “你少拿茅山派来压本仙,要是不想一块儿死,你就赶紧滚!”

  “前辈,那可不行,他是我徒弟,我是他师父,我这个做师父的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徒弟死?还望前辈您高抬贵手,不给我一个面子,也往给我们整个茅山派一个面子,这小子拜我为师,他就算是茅山派的人!”清风道长看着长虫精说道。

  不过我却在这个时候,意识越来越模糊,感觉清风道长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皮也开始越来越沉……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在北九水深山里待了四百多年,附近的什么事情我不清楚?你这个被茅山派扫地出门的叛徒,还有脸说自己是茅山派的人?你要是真想死,本仙就成全你!!……”

  接下来我师父清风道长和那个长虫精说了什么或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了,只感觉头沉的要命,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不知过去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好想感觉有人抱起了我,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正躺在青竹观的自己的那间屋子里,搓了搓眼睛,看着这间熟悉的房间,我竟然有一种恍如隔世般地感觉。

  我……我还没有死?清风道长把我给救了回来?

  正当我坐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阵脚步声随着推门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我朝着房门那边抬头一看,原来是清风道长端着个瓷碗走了进来。

  “起来了?”清风道长走到床边看着我问道。

  “师父你把我救回来的?”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不是我是谁?你师父之前示弱那是缓兵之计,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是战术,那蛇精哪是你师父的对手?赶紧把药喝了,伤好了起来干活,鸡还等着你喂呢。”清风道长说着把手里的瓷碗递给了我。

  我接过他递过的瓷碗后,不经意间发展他另外一条垂着的手上缠满了纱布,早已干透暗红的鲜血染透了层层纱布。

  “师父,你的手……?”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一笑,语气平淡地说道:

  “没啥事,和那蛇精交手的时候,受了点儿伤。”他那副无所谓的样子让我有些佩服他。

  “那、那条长虫精死了吗?”我把瓷碗里的药喝掉之后问道。

  清风道长叹了一口气摇头道:

  “唉!修炼到它那种道行,哪那么容易死?不过那蛇精昨天被我大伤元气,短时间内翻不起什么风浪。”听了清风道长的话,现在一回想,难怪那条长虫精幻化出来的“方子燕”跨住我胳膊的时候,安如霜所在的玉佩会发烫,看来她早就察觉到了,要是她在就好了。

  我现在越发的想念她了。

  “那条蛇精怎么会变成我的同学?就连她说话的声音都一模一样。”我看着清风道长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估计那条蛇精跟在你附近很久了,所以把你身边的人都摸清了,这妖虽然能修炼成精,大多数极少害人,因为它们跟我们茅山派都签有契约,任何一只滥杀无辜的妖怪都会受到整个茅山派的追查和诛杀。”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那为什么那条长虫精要杀我?它就不怕你们茅山派的追杀?”我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你和别人不一样。”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怎么不一样?”我问道。

  “因为你异生阴阳眼。”清风道长看着我说道。

  “有阴阳眼怎么了?有阴阳眼被妖怪杀了就没人管了吗?这分明是歧视!”我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你被杀茅山派肯定也会管,但是还是会有很多妖怪铤而走险的来找你,我这么和你说吧,任何一个妖怪只有吸了你的精血,道行就会大增,堪比自己苦苦修炼十数载!别说妖怪了,就连我们的人为了钱财杀人抢劫的也屡屡发生,何况是它们?”清风道长说到这里,找了个板凳坐下,继续看着我说道:

  “这妖和鬼不同,妖的修炼分两种,一种是正道,而另外一种为邪道,修炼正道的妖怪,吸日月天地灵气精华,修炼的慢,可是因为基础打得好,也没做什么坏事,心魔不重。而邪道修炼的妖怪,要么吞食同类内丹,要么吸人之精血,用之修炼,虽然基础不固,心魔太重,但修炼速度却奇快,在时间上能以一当十,所以很多没有毅力和恒心的妖怪便选择了邪道,今天那条蛇精就是邪道上的妖怪。”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听了清风道长的话,我顿时对自己现在的处境担忧了,这遵纪守法的妖怪还好说,要是碰到走邪道的妖怪,那我还不是案板上的鱼——只有等死。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