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十三章 烧纸人


    一阵女孩儿特有的清香随着方子燕靠近的身躯传进了我鼻子,我坐在椅子上,她那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正好映入我的双眼,看的我一阵心猿意马……

    “我听我老爸跟我说,这方伟叔他爸死了之后一直到今天都不肯走,棺材直到现在还停放在院子里,你可千万别乱指。”方子燕说完之后,放开了拉住我的手。

    “不肯走?这人都死了,怎么就不肯走了?”我把目光从方子燕的双腿上收了回来,看着她问道。

    “这人死了得出殡下葬吧?我们村里人帮着方伟叔家里抬棺材准备出殡的时候,那绑在棺材上的绳子就会自己断掉,换多粗的绳子都不行,一抬棺材就断,太吓人了,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抬不出去,这不好几天了棺材还停在这院子里,一直都没有下葬,我们村子里的人也只敢白天来看看。”方子燕脸上带着一丝惧意,看着我小声说道。

    听了方子燕的话,我这才明白了过来,这死人为什么送不走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这抬棺材的绳子怎么会断?难道是死人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哎,对了,你刚才说你跟你师父一起来的,你师父呢?”方子燕看着四周对我问道。

    我用手一指,无奈地说道:

    “他在里面和周公下棋呢。”

    方子燕一笑:

    “哦,你师父是不是我们村子前面的那个青竹观的观主?”

    我一愣,点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

    “我肯定知道啊,我们村子里谁家遇到点奇怪事儿,都会去找你师父,你师父连接生都会呢。”方子燕看着我说道。

    卧槽!丢人了,这清风道长怎么啥事都干,你说你一个道士,好好的鬼不去抓,去给人家接什么生?就特么差给寡۰妇挑水了。

    “对了,左十三,咱同学这么久了,我还真没看出来你是个小道士。”方子燕秋波流动,和我说起来没完。

    “我这刚拜师入门呢……”我搪塞道,虽然有美女陪着聊天我求之不得,但是在这间屋子里,我一直有种不自然的感觉,特压抑,特不想说话。

    “那你手机号多少?我暑假没事去青竹观找你玩,反正路又不太远。”方子燕拿出手机看着我问道。

    “1866679xxxx”我把我手机号码报给了方子燕。

    方子燕存起来之后,便对我说道:

    “好了记下了,我跟着我老爸来送黄纸的,也该回去了,有空我去找你玩,你可得接待我啊。”说着也不等我答话,从屋子里跳着跑了出去。

    看着方子燕那少女独有充满青春活力的背影,我心中不禁yy“她要我的手机号码,难道是看上我了?不行,不能乱想,咱可是有老婆的人了。”

    心里想着,我一摇头,正好看到了放在屋子角落里的两个用纸糊成的童男童女,我发现那两个纸人的鼻子上、双眼上开始慢慢地流出了黑色的——好像血迹般的液体……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搓了搓眼,再次看过去的时候,那黑色的“血迹”依旧还在,我开始有些害怕了,但是心里却一直再暗示自己,别乱想,哪里有那么多的鬼,肯定是屋子里太潮湿了,纸人摆放太久,印在上面的水迹。

    可是我自己马上又推翻了自己这个暗示,这再潮湿,也不可能流出黑色的“血迹”吧?想到这里我忍不住地回头再次看了一眼那老头的黑白遗照,发现遗照中的老头,双眼和鼻孔处也流下了黑色的“血迹”!

    我有些慌了,难怪外面那么多人都不进屋,这屋子有古怪!

    越想越害怕,我忙拿起背包,朝着清风道长所在的屋子里跑去,看到他躺在炕上睡的正香,我忙把他推醒:

    “师父,你赶紧起来,屋子外面闹鬼了!!”

    清风道长被我这么一推一喊,迷迷糊糊地从炕上坐了起来,看着我说道:

    “闹鬼?闹什么鬼?大白天的哪里有鬼?”

    “你跟我出来看看,外面屋子里的纸人和死人的遗照上面都流着黑色的液体,就好像是血一般!”我说道。

    “好了,好了,我出去看看。”清风道长说着穿鞋下炕跟着我走了出去。

    当他看到外屋那一幕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的严肃了起来:

    “这老头死的不甘心,还有一口怨气没有咽下去,这他娘的恐怕要起尸!”

    清风道长看着那老头的遗照说道,之前的慵懒模样转眼消失,语气谨慎地对我说道:

    “十三,快把包给我。”

    我听后,忙把手里的黄۰色背包给递了上去。

    清风道长接过背包之后,从里面拿出了一道黄符,吐了口唾沫,直接贴在了那老头的遗照上面,然后又拿出了两张符纸贴分别在了那门后角落里的两个纸人额头上。

    “你赶紧把这两个纸人给带出去,用火给烧了,记住了,先用柳树枝条绑住它们,然后从纸人的头开始烧!千万别给弄错了!”

    我也没多问,直接抱起那两个纸人就往院子里走去,我从屋子里一出去,一直在院子里的方伟夫妇便迎了过来,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小师傅,这天离着太阳落下去还早呢,这是怎么?难道道长要提前出殡?”

    我说道:

    “我师父让我把先这两个纸人给烧了,你们去帮我找些汽油。”

    方伟听了我的话,也没有多问,直接去大门外停着的三轮车上的油箱里取油去了,不一会儿就用矿泉水瓶装着汽油递了过来。

    我则是先把从门外柳树上折下来的柳树条绑住了那两个纸人,然后把方伟给我的这一瓶汽油全部浇在了这两个纸人的身上,借了个打火机,按照清风道长对我说的,从纸人的头开始点火,火苗一碰到汽油,蹭地烧了起来。

    转眼间这两个纸人便烧成了黑灰,这时清风道长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快步走到方伟的面前,当着众人的面,一把拽住他的衣领,怒气冲冲地问道:

    “说!你爹到底是怎么死的?!今天可是你爹的头七,你要是敢给我说一个字的假话,你绝对活不过今晚!!”

    方伟一听清风道长的话,脸都吓白了:

    “我……我爹病、病死的啊……”

    “什么病?怎么病死的?你爹生前你怎么对待的?!”清风道长看着方伟一脸怒气。

    说实话,我从来没想到,那个整天对着电脑玩游戏,说话十句九句不靠谱的这个师父发起火来这么可怕。

    清风道长这话一出,一直在院子里看热闹的人也都围了上来,私下低语议论个不停。

    “道长,咱能不能先去屋里面说?”方伟看着四周的人群脸上有些挂不住。

    “行,给你留点脸。”清风道长说着,放开方伟的衣领,袖子一甩,当先走进了屋子,方伟低着头跟了进去,而我也紧随其后进了屋。

    方伟在我进屋之后,先是把屋门关上,这才看着我和清风道长说道:

    “道长,你可千万得救救我们全家,我那两个孩子还小,我要是出了点什么事儿,这两个孩子可怎么办?”方伟用恳求的语气对清风道长说道。

    “说这些没用,我问的是你父亲怎么死的?”清风道长看着方伟问道。

    “哎!这都是怪我和我媳妇不孝顺!现在后悔也晚了!”方伟双手抱着头神色痛苦地说道。

    “我父亲得了是糖尿病,每个月光吃药打胰岛素就得花好几千,这么长时间下来,我……我真的是负担不起,两个孩子还等着我养,家里前些年养猪又赔了几万……”

    “所以,你就让你父亲在家里自生自灭,断了他的药,不管不顾?!”清风道长打断了方伟的话,语气冰冷地问道。

    “我……我现在真的后悔了,我媳妇劝我这么干的,我当时也是鬼迷了心窍,道长你救救我们全家,我知道错了……”方伟看着清风道长双眼中充满了悔恨,或许他现在真的后悔了。

    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人都已经死了,没有药物的治疗,糖尿病患者绝对会死的痛苦万分,人到老年,自己的辛苦养了一辈子的儿子对自己的死活不管不顾,任谁没有怨气?

    “你们这是变相谋杀!我救不了你,自求多福!十三我们走!”清风道长说着站了起来,朝着门外走去。

    方伟见此,忙起身上去一把抱住我清风道长的腿,跪了下去:

    “道长,你可千万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们全家可就真完了,最近我两个孩子总说晚上做梦梦见爷爷回来要带他们走,道长我求求你,救救我们全家!千错万错全都是我的错,可我那两个孩子是无辜的啊!!”

    清风道长听到方伟说那两个孩子的时候,身子明显一颤,许久才叹了一口气看着他说道:

    “你先起来吧,我这次帮忙是看在你家俩个孩子的面子上!”

    方伟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之后,脸上一喜:

    “多谢道长!道长的大恩大德方伟我记下了!”方伟说着就要给清风道长磕头,却被他拦了下来:

    “行了,别做这些没用的,要磕头别给我磕!先对着你爹的照片磕去!!”

    方伟问道:

    “磕多少个?”

    我差点没忍住笑出来,这方伟还真把清风道长的话当真了。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