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十二章 送不走的死人


    我看着清风道长坐在电脑桌前面,拼命地一口接一口地抽烟,浓重的烟雾从他嘴里喷吐出来,飘散在他脑额周围,就好似一阵云烟,烟可以消散,但是人的回忆却永远无法消散。

    我看着清风道长脸上那充满痛苦表情,心里一阵不是滋味,有的痛苦,可以写在脸上,而有的痛苦却只能深埋在心底,即使埋藏在心底,却也阻止不了它生根发芽,生长成一朵让人心碎到流泪的花。

    每当触动到它的时候,这朵心碎花会让人痛的撕心裂肺……

    我相信,在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这么一朵心碎花儿。

    站在屋子里,我和清风道长谁也没有说话,从小我就不是一个会安慰别人的人,只好陪着他一起沉默着。

    清风道长一根接着一根抽着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屋子外面突然传进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听到敲门声之后,清风道长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摆了摆衣服对我说道:

    “有生意来了,你去开门接客,我去洗把脸。”

    “生意?什么生意?”我好奇的问道。

    “先别问这么多,赶紧先去开门。”清风道长说着进了里屋,洗脸去了。

    见此我也没有多问,从屋子里跑了出去,打开道观大门,便看到了一对中年夫妇脸色焦急地站在门外,他们两人一看到我,忙上前开口问道:

    “小兄弟,你们的观主清风道长在吗?”

    “在,两位找我师父有什么事儿?”我问道。

    其中那个中年妇人听了我的话后,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双眼恳求般地地盯着我说道:

    “小兄弟,你帮帮忙,带我们去见见你的师父,我们家里出大事了!!”

    我一听这妇人的话,刚想说让他们在这里稍等,我去叫我师父,清风道长的脚步声便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那个妇人眼尖,大老远就看到了清风道长,隔着我就喊道:

    “道长,我们家出大事了!救命啊!!”

    清风道长这时已经走到了道观门前,看着门外的那两个人问道:

    “出什么事了?别找急忙慌的,有什么事儿先给了香火钱,再慢慢说。”

    “我……我公公他老人家在家里不肯走……”这时那个妇人看着清风道长脸色难看地说道。

    我一听,那妇人说这话,心里就对她一阵鄙夷,哪有人会撵自己的公公走?而且还这么明目张胆,她公公不走还来找道士,这是哪门子跟哪门子?

    清风道长一听,却问道:

    “你家老人去世了多久?”

    “七天了。”那个男人抢在妇人前面答道。

    “何故不走?”清风道长接着问道。

    “这……这……”男人听了清风道长的话之后,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这时那个妇人却插嘴道:

    “我们家那个老头子活着就是一条拖累人的命,这不死了还想接着拖累着我们,哪里肯走?道长你快出手我们,再这么下去孩子都要吓坏了。”

    清风道长听了那个妇人的话后,冷哼了一声:

    “哼!胡说八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何来拖累人之说?!”

    妇人听了清风道长这么说,低下头不说话了,嘴里却还不住的低声嘀咕着什么。

    “道长,不管怎么样,你先去我家里看看吧,我这老父亲死了这么久都不肯走,现在村里人都传开了,说什么的都有,我这脸也不知道往哪里放了,道长只要你能帮我把父亲送走,让他老人家入土为安,多少钱都行!”那个男人开口道。

    我明显看到,清风道长听到那个男人说到“多少钱都行”,这句话的时候,双眼中亮光一闪,看着那个男人说道:

    “本观主修道多年一向以济世人和维护阴阳两界平和为己任,既然有人遇到这种事情,焉可坐视不管?我这就跟着你们去看看,不过这钱咱得事先谈好了,你给多少?虽然这不是钱的问题,但是没有钱也没法解决问题。”

    “这……这,道长您开价就成!”男人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给你打个八折,两千。”清风道长伸出了两个手指头。

    那男人听后一咬牙说道:

    “行!”

    “办理个会员卡不?有会员卡下次还便宜。”清风道长问出了让那两位一脸黑线的话。

    盼人家点儿好行不行!

    就这样,我和我这个不靠谱师父清风道长带上包袱,锁上观门,上了那两个人的三轮车,一路“腾腾腾腾”地朝着他们家里赶去。

    在三轮车上我一直在想着那个男人的话,这活人送不走,倒好解释,可能是老家人自己不想走。可这死人怎么就送不走了?人都已经死了,难道还能坐起来说我不想走不成?

    越想我越不明白,一直想在车上问问清风道长,这死人送不走是个什么意思,但是三轮车的噪音太大,我也就忍了下来,心想到了地方再问也不迟。

    一路颠簸,虽然绕了路,但是我也认得这个村子就是我昨天晚上跟着鬼火去的那个村子。

    进了村子,我先是朝着昨天晚上鬼火和猫头鹰来找的那家望去,果然此刻那家人的门前挂着白布,而且出入这家院子里的人,也是披麻戴孝,看来清风道长说中了,昨天晚上的确是冤鬼索命,他家里死人了!

    路过这家之后,三轮车朝着村子中间开去,到了开三轮的那对夫妇家,他们把三轮车停在了家门口,我跟着清风道长从三轮车后斗子上下来,跟在他们身后走进了院子。

    一进院子,我便发现在他们家院子里站着很多人,在人群的中间有一口大红色的棺材。

    看到这一幕,我真是服了这家子,也不嫌瘆的慌,弄这么一色的棺材。

    我小声地问身旁的清风道长:

    “我说师父,这死人送不走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风道长对我一笑,说道:

    “今天晚上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跟着清风道长绕过院子里的人群和那口大红色的棺材,径直走进了屋子,此刻我才发现,在屋里里的正中央摆着一张大桌子,上面鸡鸭鱼肉摆了满满一桌子。

    清风道长一进屋子,便在那张桌子旁一屁股坐下,然后对着我招手说道:

    “来来来,咱先吃饭,吃饱了晚上才有力气干活。”

    我走过去看着清风道长说道:

    “师父,咱这……这有些不太像话吧?别人都没吃。”

    清风道长看了我一眼说道:

    “这有什么不像话的?这就是为咱爷俩准备的,你放心吃就行。”清风道长说着自顾自地拿起了筷子,自顾自地大吃了起来。

    “徒弟,你尝尝,这鸡炖的不错!”清风道长边吃边对我说道。

    看到他这副*的模样,我心里就是一阵鄙视,这哪有一点儿当道士的样子?!

    不过,我喜欢!此刻我也拿起了一双筷子,坐下来就吃。

    “师父,这鱼也不错……”

    “鸡爪、鸡爪……”

    吃饭的时候,我才从清风道长嘴里得知,这个村子不论是请道士还是神婆,都有个规矩,来了必须先请你大吃一顿,你不吃还不行!

    吃过饭,之前那个请我们来的那个男人从院子里走进来,看着清风道长问道:

    “道长,你看我们是白天送我父亲走,还是晚上?”

    “今天下午日落之前。”清风道长摸了摸满是油腻的嘴说道。

    “好,那我出去跟他们说一声。”说着那个男人便急匆匆地从屋子里走了出去。

    “我先去屋子里睡一觉,你自己随便转转,那包给我看好了啊,别弄丢了。”说着清风道长便去了里屋。

    此时,整间外屋,就剩下了我自己一个人,我坐在桌子旁,无聊的四处打量这间屋子,无意间看到了屋子里的挂着的一张老头的黑白遗照,我这一看,心里就有些发憷,因为这个遗照里的老头也再用一双阴冷地眼睛盯着我看!

    这可把我给吓了一跳!也就在这个时候,遗照里的那个老头居然对我笑了起来,笑容僵硬且怪异,我从小到大没看过别人的遗照,也不什么规矩,殊不知死人的遗照绝对不能一直盯着看。

    “左十三,你怎么会在这里?”一个女孩的声音传进了我耳朵,我回头一看,只见是我的一个同班同学,方子燕从院子外面走了进来。

    “方子燕?你怎么在这里?”我看着她好奇的问道,她是我的同学,学习好,人也长得漂亮,是我们班级的班花,平时在学校里除了学习外,很少和其他男同学说话,所以我们只是认识,并不算熟悉。

    “我家就是这个村的啊,我跟我老爸来的,正好在院子里看到你,就进来打声招呼。”方子燕看着我笑着说道。

    我听了方子燕的话,用眼角的余光再去打量那老头的遗照,发现那张遗照已经恢复了正常,那老头脸上僵硬的笑容也没了。

    “喂,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来我们村子里了?难道你和方伟叔家里有什么亲戚?”方子燕看着我问道。

    “我……”这时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跟她说我和我那个道士师父来搞“封建迷信”的?

    算了,实话实说吧,她爱咋想咋想。

    “我是跟我师父来这里送他老人家走的。”我说着用手一指屋子里挂着的那张黑白色的遗照。

    谁知道我这个举动,把方子燕给吓了一跳,她忙上前一把拉住了我的手,对我说道:

    “左十三,这死人的遗照可不能乱指!”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