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七章 你是我的骨气


    其实我知道,她在担心,担心我看到她的样子之后,会记住她,她不希望的记住她,因为她觉得自己这次真的会魂飞魄散。

    这些我都懂,但是我却没有说出来,这或许是人的本性,越是伤心的事情,越喜欢深藏在心底。

    以为藏起来,不去想就不会伤心,却是自欺欺人。

    这一晚我彻底失眠了,从安如霜走之后,我便再也没有合过眼,直到第二天一早爷爷背着包来找我。

    说是带着我去北九水,找鬼医杨振天,整个儿山东,也只有他才能救安如霜。

    爷爷说他这个人本事通天,不光能给活人看病,而且也能帮鬼看病,不过脾气却古怪地很。

    在路上,爷爷也告诉我程木匠没事,只是被我打破了头,我听了之后,心里稍安。

    鬼医杨振天住在崂山白沙河上游的北九水,相距我家不足五十里地,我和爷爷骑三轮车去找他的时候,他正巧在家中。

    说明来意,杨振天看了我的胳膊一眼,又拿出了我脖子上挂着的玉佩看了看之后,就对着我和爷爷吹胡子瞪眼:

    “我杨振天给人和鬼看了一辈子病,还从来没有给阴婚鬼看过病,这个鬼下咒我不会治,另寻高明!”

    “先生,求您出手相救,她是我孙子的鬼媳妇,救过我们全家人的命。”我爷爷看着杨振天说道。

    “我说了,我救不了她,我一辈子只给阴间鬼看病,这种在阳间的孤魂野鬼,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杨振天看着爷爷和我说道,语气极为强硬。

    “只要您能救了我孙子的鬼媳妇,您让我做什么事情我都答应。”爷爷语气几乎为恳求。

    爷爷虽然给别人算了一辈子命,但也是个很要面子的人,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如此低声下气的求人。

    此时,我的眼睛有些模糊了。

    爷爷的恳求换来的却是杨振天的怒火: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都说了不会帮那个阴魂鬼治,就是不会!多说无益,请回!”

    “前辈,我求您救救我的鬼媳妇,只有您才有这个本事救她。”我依旧不死心地看着杨振天恳求道。

    杨振天听到我的话之后,一脸怒容地看着我说道:

    “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强人所难,那好,你这小子今天就给我杨振天跪下磕三个响头,我便出手救你的鬼媳妇!”

    我听了杨振天的话之后,抬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问道:

    “前辈说话可算数?!”

    “算数!”杨振天说的斩钉截铁。

    我想都没有多想,朝着他就要跪下,可是在这个时候,那股多次救了我的风再次出现,拦住了我就要跪下去的身躯。

    “十三,不要给别人下跪,我们走。”是安如霜的声音。

    “只有他才能救你。”我对安如霜劝道。

    “我宁愿死,也不愿你为了救我,而放弃男人最重要的尊严和骨气去给别人下跪。十三,我希望你记住,一个男人要是连骨气都没有了,他剩下的东西便不多了。”安如霜对的清脆的声音带着坚决。

    我听到她的话,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如果用我骨气能换回你的命,即使不要又怎样?如果今天我为了自己那所谓的“骨气”而让你魂飞魄散,我就好比是一个被抽去了脊梁骨的软骨人,没有硬骨头,只有忘恩负义的软皮脂肪,活着还有什么意思?!你死,我的骨气就死了,你在,我的骨气就在!今天别说是磕三个头,就是三十个也磕!”

    “那行,你今天就给我磕三十个头!”杨振天的声音传来!

    听了杨振天的话,我当时就想狠狠地抽自己嘴巴两耳光,这特么不嘴欠么?人家说磕三个,自己非得说三十,这下好了,脑袋瓜子别要了。

    我虽然后悔自己说出的话,但是也没有犹豫,生怕这脾气怪异的杨振天再次翻脸变卦,朝着他就跪了下去,连着磕了三十个头!

    我一直相信,无论是人是鬼,骨气和生命始终交融在一起。生命在,骨气就在!

    她安如霜在,我左十三的骨气就在!

    就在我下跪的那一刻,我听到了安如霜的哭声,她哭着说道:

    “左十三,谢谢你,嫁给你,是我的福气!”

    虽然鬼医生杨振天脾气古怪,可是话却算数,我给他下跪之后,他还真的不说一句废话,带着我就进了屋子。

    在一个水缸面前,让我把衣服脱光泡进去,他则是不停地往水缸里面放药……

    他一边往水缸里放药,一边说道:

    “虽然我是在救你的鬼媳妇,但是病因从你身上起,要想救她,也得先从你身上开始……”

    这些日子,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和脖子上的玉佩一起泡在这水缸里,杨振天则时不时地用收握住我的玉佩,嘴里念念有词,不一会儿全身都是汗。

    我不知道杨振天为了救安如霜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但是肯定是不小,因为有一天下午我上厕所的时候,无意看到了他在墙角吐血,双眼也充满了血丝,样子极为恐怖……

    或许,他让我给他下跪,另有隐情吧,我总觉得杨振天他是个好人。

    三天之后,我和爷爷道谢告别了杨振天,从北九水杨振天的家里走了出来。

    杨振天虽然治好了安如霜身上的鬼下咒,却并没有完全去除后遗症。

    这后遗症也就是,安如霜不能再从我脖子上的玉佩里面出来,除非我能找到一种长在发生尸变的尸体棺材里的一种叫“尸菌”的药材。

    按照杨振天的说法,安如霜身体里的阴气,被怨气所损伤,要不是她有千年道行,恐怕早就魂飞魄散了,不过即使是这样,他也只能暂时帮安如霜保住魂魄,把她封在我的玉佩里面。

    要想救安如霜,必须找到尸菌,只有三年时间,要是三年之内找不到尸菌,安如霜必魂飞魄散。

    听爷爷说,这尸菌只能在有尸体发生尸变的棺材里形成,因为尸菌的形成需要吸收大量的阴气和湿气,而这尸体尸变产生的阴气给尸菌的形成提供了必备条件,所以每一块儿尸菌里,都含有大量尸变之后尸体所散发出的阴气。

    其中道理很明显,用尸菌阴气,去补安如霜所损伤的阴气,也就是找到尸菌,让她把尸菌里的阴气全部吸收。

    听了爷爷的解释,我明白了过来,不过心里却是一阵沮丧,这尸菌让我去哪里找?哪里才会有发生尸变死人的棺材?

    想都这里,我忍不住开口问爷爷:

    “爷爷,那尸变是怎么回事?”

    “所谓尸变,乃是人处于生死之间的过渡期时,有的人死之后,怨气聚喉,而且正恰巧葬入阴地,尸体便会死而不腐,能吸收月亮阴气,从而产生尸变,尸变之后的死人,以动物或者人血为食,残暴无情,没有意识。”爷爷对我说道。

    “爷爷,我想去找尸菌。”听了爷爷的话之后,我语气十分肯定的说道。

    安如霜为了救我,被封在玉佩里性命堪忧,我不可能做缩头乌龟,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找到尸菌,来救她。

    爷爷听了我的话之后,却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我见爷爷这幅样子,就猜得出他肯定不愿意让我去冒那个险。

    “爷爷,你怎么不说话了?”我问道。

    爷爷这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看着我说道:

    “不是爷爷不让你去,而是那尸变的僵尸不是咱能找得到,先说这产生尸变的地方,必是聚阴固煞之地,这种地方不是懂风水或者道家中人,根本就找不到,无从下手。再一个,现在人死后都是火化,哪怕说破了,就算能找的到,你也绝对对付不了那尸变之后的僵尸,到时候非但你无法取得尸菌,救不了安如霜,反倒把自己的小命也给赔进去,到那时候,我怎么跟你父母交代?”

    爷爷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其实我心里也会害怕,不怕死的人只有死人,但是无论这寻找尸菌这条路有多难多危险,我也得去,而且绝对不能放弃。

    安如霜为了救我,自己面临魂飞魄散,我要是这个时候怂了,那还真不如个畜生。

    我也相信,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肯去努力,总会找到办法解决的。

    “爷爷你知不知道怎样寻找那聚阴固煞之地?还有聚阴固煞之地又是什么样的地方?”我看着爷爷问道。

    爷爷摇头:

    “不是爷爷故意藏着掖着,这个聚阴固煞之地怎么样去寻找,别看你爷爷我当了一辈子算命先生,对于这种地方还真不知道,对于这尸变的僵尸也是没有遇到过。”爷爷说道这里语气顿了顿,接着对我说道:

    “那阴固煞之地也就是俗称的“养尸地”。”

    “养尸地?是不是在那里下葬的尸体就会发生尸变?”我看着爷爷问道。

    “对,这养尸地在丧葬风水中是最为恐怖、危险和忌讳的墓地。遗体误葬在“养尸地”后,人体肌肉及内脏器官等不仅不会腐烂,而且毛发、牙齿、指甲等还会继续生长。尸体因夺日月之光汲取天地山川精华,部分身体机能恢复生机,有如死魄转活便会发生尸变,成为四处游荡吸人的精血僵尸。”爷爷说到这里的时候,面色显得有些苍白。

    “那爷爷你知不知道谁能找到这养尸地?”我问道。

    爷爷却又叹了一口气沉默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见爷爷叹这么多次气。

    见爷爷又不说话了,我接着认真地说道:

    “爷爷,你告诉我,要是我救不了安如霜,这一辈子都不会心安。”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