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活人禁忌 > 第一章 百鬼围家宅


    我叫左十三,左右的左,十三的十,十三的三。出生于北方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

    虽然我对自己这个装13的名字很不满意,但却没有丝毫办法。

    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因为在我出生的那一天,我那个老迷信、喜欢给人算命的爷爷就给我称骨算命,他这一算,心里就是一翻个。

    说我的命太硬!硬到能克死自己的亲生父母。通俗点儿说,我这是一条讨债命。

    按照爷爷所说,我的命格为二十六,大凶,只有减半才能让我的父母遇凶化夷,为此爷爷不但给我强行改了命理,而且给我取名为十三,正好是我命格的一半。

    即使是这样,爷爷说我在成家之前,也不能和父母住在一起,虽然命格改变,不至于克死父母,但是却能克制他们的时运。

    爷爷这么说,我父母也没有什么意见,他们对爷爷的话一直都很信服。

    所以从小我就跟着爷爷奶奶住在一起,就连小时候我妈喂奶的时候,也都是匆匆来,匆匆走。

    爷爷从不让她多待一会儿。

    这是其一,其二是因为爷爷给我强行改命,我竟阴差阳错地生出了一双阴阳眼,也正是因为这双阴阳眼,让我走向了一条和常人完全不同的道路……

    众所周知这阴阳眼能见鬼,我第一次见鬼,是在九岁的时候,而且这一见还不止一个!

    这是我小时候的真实经历。

    我仍然记得那是一个冬天,北方的冬天不比南方,这北风刮起来夹杂着雪花,就跟刀子片儿一样,吹在人脸上生疼。

    那时候儿刚过完年,爷爷奶奶骑着三轮车带着我去走亲戚,晚上回来的有些晚,刚骑车到村头的时候,突然碰到了村里的老光棍:大刚。

    他一见到我爷爷就上前打招呼,说是过年了,说什么也要去我家里蹭顿饭吃,给我家增增喜气。

    其实这个大刚虽然是个光棍,好吃懒做,但是除了懒,人品也不坏,也没有什么花花肠子,都是一个村的,抬头不见低头见,况且又逢年,所以爷爷奶奶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只是我坐在三路车的后斗子上,感觉这个大刚哥和以前有些不同,眼神中时隐时现着一种恶毒的神色,特别是看向我爷爷和我的时候。

    而且,我在不经意间,看到了他脸上有一层淡淡的鳞片,好像……好似是和蛇身上的鳞片差不多!

    这一现象,顿时把我吓的全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大刚哥怎么了?脸上怎么有蛇皮上的鳞片?

    虽然害怕,但是那个年纪更多的是好奇,所以我壮着胆子,想仔细看看,却发现大刚哥脸上起了一层白雾,弄我的什么都看不清。

    我当时就想把我看到的告诉爷爷和奶奶,但是大刚哥一直骑着他的自行车跟在我们后面,我又不敢说话。

    回到家里的时候,我爷爷和奶奶骑车进了院子,因为大刚哥跟在后面,所以他们大门就没关,可是大刚哥骑车骑到大门外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没有直接骑进来,而是看着我爷爷奶奶问道:

    “叔,婶,你们能让我进去吗?”

    大刚哥这一句话奇怪的话,让我的爷爷奶奶心里不免有些疑惑,这门就是给你开着呢,之前都说好了让你来了,怎么现在进来还得问问?

    我爷爷刚想说话,我忙跑过去,一把拉住了爷爷的手腕,在他耳朵上跟他说了我之前所看到的。

    爷爷听到我的话之后,脸色当场就变了,赶忙让奶奶把我带进屋里去,关上门,别出来。

    之后我便听到了爷爷在院子杀公鸡的声音,而且院子的大黄狗一直叫个不停,那就叫声不像是平常的叫声,急促并且有些发狂。

    我当时心里还纳闷呢,这公鸡从我记事开始爷爷就养着,一直给家里打鸣,爷爷都舍不得杀,玉米康谷伺候着,今天是怎么了?说杀就杀?

    难道是因为大刚哥?

    在屋里的奶奶也不让我多问,我能清楚的听到屋子外面刮起了大风,风中带着极为吓人的嘶吼声,不光是屋子前面,在后窗不时也有一道道黑影飘过,吓得在屋子里我的和奶奶都慌了神。

    过了一会儿,爷爷满身是血的从院子里跑了进来。

    一进屋就对我奶奶喊道:

    “你赶紧让十三躲到被窝里去,那大刚让长虫(蛇)精给上身了,它现在来找咱报复!”

    奶奶听到爷爷的话,忙把我抱上了炕,不管我愿意不愿意,硬是把我塞进了棉被里,只留一道缝儿让我喘气。

    “十三,你听着,今天晚上你就在被窝里睡觉,千万别出来,不管是听到谁叫你名字,都千万不能答应!!哪怕是爷爷我叫你,你也不能答应,听到了没?!千万记住了!”爷爷在炕头上对我喊道。

    我忙在被窝里点头答应:

    “听到了。”

    我当时心里也是害怕极了,因为我听到爷爷口中所说是那什么长虫精来报复,顿时吓得全身发抖。

    蒙着头在被窝里,眼睛都不敢睁开。

    我在被窝也也听到了奶奶一直在屋里里数落爷爷:

    “我说让你别多管闲事,之前那条长虫杀不得,你不听,现在好了,那长虫精带着一群脏东西找上门来了,前屋后屋都有,我看你……”

    “现在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快去把咱外屋的菩萨请进来。”我爷爷对奶奶说道。

    之后,屋子里便平静了下来。

    时间过去不久,我便听到了有人在叫我的名字,先是我不熟悉的人叫我,然后就是大刚哥的声音,再然后竟然有我父母的声音……

    “十三,十三,是我,十三……”

    一晚上,我都是在各种叫我名字的声音中度过,这种叫我名字的声音,有时候听起来隔着很远,有时候却又感觉很近,就好像在炕头边上。

    虽然心里怕的要命,但是我却听了爷爷的话,不管是谁叫,都没有答应。

    一直到了第二天一早,满身是血的爷爷把棉被掀开,抱起了还窝在里面的我。

    他抱起我,什么话也没有说,带着我就往外走,我看爷爷满身是血,忍不住我问道:

    “爷爷,你怎么了?你身上怎么那么多血?”

    “都是鸡血,没事。”爷爷说了这句话之后,再也没有说话。

    之后,我听爷爷说,才知道为什么那附在大刚哥身上的长虫精,进我们家门之前要征求爷爷的同意。

    因为爷爷家门上贴着两张门神,而且外屋还供着一尊菩萨,要是没有主人的答应,它们那些脏东西想进来,门神和菩萨这一关它们也过不了。

    这也是我大难不死的原因,也可以说,是爷爷的老迷信,救了我们一家人。

    从家里出来之后,爷爷直接带着我去了村子附近的一个道观里,我留在大厅,爷爷和道观里面的一个老道士在屋里谈了许久,才相继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走出来的老道士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后递给我一张纸笔,让我拿着笔,在这张纸上面随便写个字,我当时想都没想,拿起笔就在那张纸上写了一个“一”。

    因为“一”这个字最简单,也最好写。

    那个老道士对着我写的这个字看了半天,面色沉重,很久没有答话。

    我爷爷觉得纳闷,而且心急如焚,就催促道:

    “道长,是好是坏您倒是给解释一下啊。”

    老道士叹了口气,对我爷爷说道:

    “老弟啊,哥哥我跟你说实话,你这孙子恐有大祸临头,这个“一”字,是生字的最后一笔,也是死字的第一笔。是生末,也是死初。大凶之兆,九死一生!”

    ...  

看过《活人禁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