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画演天地 >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章 借船震慑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养和恢复,从骁鱼的画道之境出来的寒月大叔也是风范袭人。
  
      成熟、稳重,英俊、有型。
  
      如此的寒月大叔放到凡世间绝对能够迷死一大群的少女,放在这武圣峰……
  
      不说姚小姝这种心有所属之人,即使是那些兼职着女婢身份的仙人女人和截仙女子也仅仅只是好奇的看了他几眼,就再没有向他投去目光。
  
      寒月大叔感到很受伤,令他更为受伤的是,他在武圣峰上没有受到他想象中的礼遇。
  
      比如设宴款待啊!比如舞姬相伴啊!等等等等都没有。
  
      对他的待遇当然不是没有,但仅仅安排一个住处,而后允许他在武圣峰的除却某些秘密之地之外的地方游览,就不再有其他的特殊对待。
  
      受伤的寒月大叔就把自己关在住处,喝着闷酒,等着一点寒星的归来。
  
      他不得不等,因为他也看出来了,他受此待遇就是因为他的矫揉造作造成的。
  
      问题是那是矫揉造作吗?他不过是想以绝佳的状态示人,免得丢了一点寒星的面子。
  
      好吧!是免得丢了他自己的面子。
  
      寒月大叔是个爱面子的人。
  
      “不过……以此观之,寒星那孩子在这武圣峰挺受欢迎的嘛……”
  
      只有在意一点寒星,武圣峰的一众高层才会因为一点寒星的关系而对他这个一点寒星的父亲这般。
  
      实际上却是寒月大叔想多了。
  
      一点寒星是在武圣峰有着不低的地位,在骁勇等人的心头也是重要的同伴,但他们却不会因为寒月大叔的矫揉造作就不给他该有的礼遇。
  
      着实是有大事发生,导致骁勇等人没心思安排这方面的事情。
  
      大事的发生地点在青州秘境,倒不是青州秘境又被谁谁谁进攻了,或者又出了什么离奇的事件,是那艘战船还差几个重要步骤就要完工了。
  
      而差的这几个重要步骤,正是需要骁勇和林墨他们亲自动手参与的,毕竟有了他们的参与就能令战船的层次噌噌噌的上涨。
  
      一点寒星还是回到了武圣峰才知道有这么一个事,于是他哪里顾得上寒月大叔,马不停蹄的就来到了青州秘境这边。
  
      看着远处那艘宛若一座飘浮的巨大岛屿一般的战船,一点寒星眼中震惊,心头震撼。
  
      这等庞然大物,就是直接的砸下去,都能让绝大多数的修士吃不了兜着走,更别说还是战争堡垒一般的恐怖存在。
  
      而此刻,骁勇就在这战争堡垒的上方,俯视或者说是俯身相对的,朝着它灌注他的灵力。
  
      自然不会是普通的灵力,是蕴含了他的画道之物的意境韵味的神奇灵力。
  
      就是……骁勇的画道之物不少,他不可能将它们全部的意境和韵味往战争堡垒一般的战船上输送,那样是不妥的,也是不适合的。
  
      这也就是为难到了骁勇他们的缘故,因为骁勇、林墨和墨书生等人在这件事情与建造这艘战船的那些骨干之间商讨了不知多久,也试验了不知多少次,才确定了可以往其中度入的画道之物的几个类型。
  
      但肯定不止这几个类型,因为那样的战争堡垒太大,部件也太多,相应的在各种画道之物的意境和韵味方面的需求就更多。
  
      一点寒星的画道之物也有不少,而他自然也想这艘战船上头有着他的画道之物的印记,所以他找到了林墨他们,参与了商量和试验。
  
      战船如此的巨大,建造它需要的人手就非常之多,人一多,风声就容易外传。
  
      当然了,青州秘境是蒲杏糖的秘境,有着她完全掌控,即便有风声外传,也无法传到外界,而为骁勇他们的敌人所知。
  
      但既然有外传,自然就有人来观摩。
  
      对此,蒲杏糖倒没有做出阻止,毕竟战船这个东西乃是恐怖之极的战争堡垒,它的存在,可以令那些人更加的认识到她和骁勇等人的可怕,进而对他们更加的忠诚。
  
      今日就有几个人前来,他们都是青州秘境的大家族的掌权人物。
  
      他们见到战船的第一眼就连连的倒抽凉气,心志差点的,双腿都有些发软。
  
      巨大,那只是战船的最为外显的特征。
  
      狰狞,那是它的战争特性的外露。
  
      威武,这可不只是造型上的,还有气息上的。
  
      ……
  
      “忽然之间,我觉得我们没必要培养族中的后辈了。”
  
      每一个修真界的家族在培养后辈上都是不遗余力的,因为后辈的强大代表着家族的继续延续。
  
      然而面对这样一艘战船,再是优秀的后辈对上,也只是送菜的份。
  
      “我也有这样的认为,如果女王允许的话……”
  
      其实说话的这个大家族的掌权者要的不是蒲杏糖的允许,是蒲杏糖对他们的保护。
  
      如果蒲杏糖派人保护他们的产业的话,他不介意将用来培养族中后辈的资源改来扩大家族的产业。
  
      “若是这青州秘境能够一直在女王的统治之下,你的想法未尝不可。”
  
      这人的话语落下,几个大家族的掌权者齐齐的看向了战船上空的骁勇。
  
      为什么看他?还不是因为他在传言中是蒲杏糖的男人!
  
      只要骁勇活着,蒲杏糖就一定是青州秘境的女王,即便将来不是,那也是她和骁勇的子女继承了她的王座。
  
      而有着那样一艘战船,试问修真界又有谁人能杀死骁勇?
  
      “这些暂且不谈,我们此次回去之后,就彻底的向女王投诚吧,我们已经没有与她抗争的资格了。”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点了头,他们的点头正是蒲杏糖需要的。
  
      她是彻底的掌控着青州秘境,但她掌控的是秘境,又不是人心。
  
      而且她是强大,可强大的实力是阻止不了野心的滋生的,因此她需要一个他人完全臣服的机会。
  
      战船的出现就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她不介意用上。
  
      骁勇不介意她的不介意,反正在建造这艘战船的过程之中,蒲杏糖是出钱又出人,必要时候,她也有亲自参与,可谓是劳苦功高。
  
      因而借用借用战船的形象震慑人心什么的,是蒲杏糖的权力。
  
  (本章完)
  
  
  

看过《画演天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