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1090章 古命难续...
    白鸟联盟的战事,四方都在关注。天  籁小说
  
      无数真仙势力都在暗中追踪此事的进展,等待着三指老魔与白鸟联盟分出胜负之后,再干涉此事,从中渔利。
  
      绝大多数的真仙势力,都以为三指老魔会与白鸟联盟两败俱伤,再不济,三指老魔也不会轻松得胜,毕竟白鸟联盟底蕴摆在那里。
  
      却不料,三指老魔几乎以一己之力屠尽了白鸟联盟,一副无可阻挡的姿态,让世人震惊于三指老魔的强势崛起。
  
      更让人震惊的是,堂堂雨之仙君,居然会在白鸟联盟覆灭的前夕,恰巧回到东天,落点更是巧合地出现在了白鸟星域,抬手毙掉了倒霉的三指老魔。
  
      所有以秘术探查此地的真仙势力,都骇然了!
  
      一封封情报,瞬间以无数手段,传遍整个东天!
  
      雨君归来,且又毙了一名万古仙尊,无比强势!
  
      对于东天而言,死一个万古仙尊,乃是大事,会引起无数势力的重视,几乎将此事列入东天又一大风波。
  
      于是,雨之仙君在东天的魔威,无形之中又涨了许多。人的名,树的影,当宁凡驾着乌仙云,动静巨大地横渡星空,沿途所经过的势力,没有一个敢阻拦他,皆噤若寒蝉。
  
      因为东天已传遍,这个驾着乌云横渡星空的强者,是宁凡,是一个照面瞬杀万古仙尊的可怕存在!
  
      宁凡更是一式雨术,通知了千秋宗、神虚阁自己的归来。故而当宁凡驾云回到神虚阁时,星界之上,早有神虚阁修士在小妖女的带领下,在此等候。
  
      如今的小妖女,已经适应了子舍利所带来的修为提升,正在星空中翘以盼,等待宁凡归来。
  
      更因为向螟子的命令,神虚双帝不得不派出两名仙王,直接听命于小妖女,成了专属保镖。毕竟小妖女如今身份不同了,乃是神虚四阁的总阁主,且深得向螟子器重,地位更在神虚阁一些仙王之上,是神虚阁中仅次于向螟子、神虚双帝的重要存在,有仙王出行护卫,并不奇怪。
  
      负责护卫小妖女的两名仙王,是一对道侣,人称燃灯道侣,是半年前刚刚加入神虚阁的客卿。男子是一个黑衣文士,有着万古四劫的强大修为,容貌俊朗非凡,却神情冷漠,不苟言笑,以一盏不知名的古灯为法宝,人称古灯仙王,俗名早已多年不用;女子是一个一身墨绿宫装的美妇,据说本体非人,而是一株异种芭蕉得道,人称芭蕉仙,和古灯仙王琴瑟相和,是一个刚刚突破万古三劫百多万年的仙王。
  
      这一对道侣,因为需要时时护卫小妖女的出行,故而此刻也和小妖女一起,在此等待宁凡的归来。
  
      对于护卫小妖女,二人并没有太大意见,毕竟小妖女是神虚阁总阁主,护卫她,乃是任何一个神虚修士分内之事。与小妖女搞好关系,也利于他二人初来乍到,在神虚阁立足。
  
      但让这两个仙王大能,在这清冷的星空交界恭候宁凡归来,二人就有些不满了。
  
      在二人眼中,宁凡的魔名再响,也不过是一个万古仙尊,以二人仙王身份,迎接区区仙尊,似乎有些屈尊了。
  
      就算传闻中,宁凡和小妖女早有私情,且还深得向螟子的器重,二人多少还是有些不平衡,认为此举有**份,却又不敢放任小妖女一个人在此等待宁凡。
  
      “我说总阁主妹妹,你才刚刚收到白鸟星域的消息,就大张旗鼓跑到神虚星空的边界等待雨君,是不是来得太早了。要知道,白鸟星域距离此地何止数千星空,你那情哥哥就算全力赶路,怕也要不少日子才能回来吧,毕竟他只是一个万古仙尊,遁有限呢,我们可能要在这里干等不少天了。”芭蕉仙不无抱怨道。
  
      “夫人说得没错,这等距离,便是本王全力赶路,也需要至少三日才能返回。以那雨君的度,少说也得五六日,若路上有耽搁,则便是十天半月也可能的。”古灯仙王皱眉道,言及宁凡,有一丝轻视。
  
      “不好意思,劳烦二位和我一起在这里等小凡凡。二位若是不想等,便回去吧,其他人也是如此,不用刻意在这里保护我的,我一个人在这里等他便是。乱古大帝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如今更是化作轻烟…我很担心他知道这个消息时,会如何…我想亲口告诉他这个噩耗…”小妖女愁眉不展道。
  
      闻言,燃灯道侣皆是唏嘘不已。
  
      唏嘘的是乱古大帝一点点濒临道灭的事实,此事在神虚阁已不再是秘密,便是在整个东天,也不是秘密…
  
      横行上古又如何,跻身紫斗仙域十大仙帝又如何,一旦死去,一世英名都会化为尘土,我辈修士,果然还是应该及时行乐啊。
  
      “乱古大帝一旦道消,身为乱古传人的雨君,处境怕是更难了。暗族战帖已下,你家情哥哥接不接战,其实没有分别的…我觉得,总阁主还是早日和那雨君划清界限为妙,更应该劝劝向前辈,不要拿神虚阁的基业当儿戏。我真是不明白,向前辈为何如此看重一个小小仙尊,就因为他是乱古传人?便不惜赌上整个神虚阁的基业,与那高不可攀的暗族对立,这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呢。”芭蕉仙抱怨更深。
  
      在加入神虚阁之前,她夫妻二人并不知道神虚阁对于宁凡的支持,坚决到了何等程度。
  
      加入后,她才知道,因为向螟子的命令,整个神虚阁将赌上所有的一切,来保护宁凡,即便和暗族公然对立,也在所不惜。
  
      他二人加入神虚阁,本只是为了寻求一棵大树依附,可如今看来,他们寻到的大树,并不是很牢固呢,居然想要和庞然大物的暗族敌对,这不是自取灭亡嘛。
  
      加入神虚阁,看来是一个错误决定,可这因果一旦趟入,再想要抽身,就不易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此刻,他二人只希望向螟子能回心转意,放弃与暗族对立,放弃对于宁凡的庇护。其实这并不只是二人的希望,更是神虚阁无数修士的希望。
  
      神虚阁内,上至神虚双帝,下至普通阁修,绝大多数都不愿意为了宁凡一人,冒覆灭风险,与暗族这等庞然大物不死不休。
  
      可惜,神虚阁话语权最大的人,是向螟子,他的决定,旁人可以规劝,却无法直接干涉…
  
      “总阁主确实应该好好考虑此事!天下好男儿何止万千,总阁主何必非要吊死在这棵树上。更可况此树行将枯朽,与他继续保持关系,并不明智。虽说总阁主已经委身于此人,但对于我等仙修而言,并不会在意这种细枝末节。只要总阁主愿意,本王深信四阁当中,有的是前途无量的男子,愿意代替此人,与总阁主结成道侣的。若继续与此人藕断丝连,一旦暗族…”
  
      “好了!二位不用再劝了,我也好,向前辈也好,都有自己的决断,不需要二位来干涉我们的想法。尤其是我,早已有了死在暗族手中的觉悟。若是与他并肩而死,我无悔!当然,我也不希望你们陪葬的。若小凡凡和暗族真的走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我可以奏请向前辈,允许你们脱离神虚阁避难!”
  
      “这…”二人一时无言,真让他们离开神虚阁这棵大树,二人又有些不舍得。自加入神虚阁后,二人可是从向螟子那里,得到了诸多好处…
  
      嗤!
  
      忽有云雾破空之声,从无数星空之外传来。
  
      小妖女顿时有了喜色,在那破空声中,一道白衣身影,正驾着滚滚乌云不断逼近!
  
      “不愧是小凡凡!居然这么快就从白鸟星域赶回来了!这才过了几个时辰而已…”小妖女眯着眼,微笑道。
  
      “确实,此人从白鸟星域返回的度,未免也...太快了!”
  
      燃灯道侣皆是有了惊色,这和他们推测的归期明显不符。
  
      而当二人目光落在宁凡脚下乌云之后,更是神情一变,有了不可置信。
  
      有着宁凡遮掩,普通人或许无法一眼看破乌仙云的品阶,但二人何等眼力,轻易便能看出,这是一件先天品阶的遁宝!
  
      难怪宁凡能只花数个时辰,便横渡数千星空…先天遁宝,好大的手笔!便是仙帝也未必能有这等级别的飞遁法宝吧!
  
      继而,二人的目光落在宁凡本人身上。
  
      起初,二人对于宁凡,多少有些轻视,这是身为仙王的倨傲。但当二人对上宁凡一个眼神,双目居然剧痛难忍,如同被飞针刺中,无法直视其目光!
  
      那是何等凌厉的眼神!居然让身为仙王的他们,无法对视!
  
      如此凌厉的眼神,便是一些六劫仙帝都不具备的,这雨君,为何会有如此凌厉的气势!
  
      就算听说宁凡抬手毙掉三指老魔,二人也不会动容。但此刻,二人内心却翻起了惊涛海浪。
  
      这雨之仙君,绝不像传闻中那么简单!
  
      “你在这里等我?”宁凡收起了眼神中的凌厉,转向小妖女,笑着飞近,将小妖女接到自己的云上,摸了摸她的秀,亲昵举动,丝毫不避讳在场的神虚修士。
  
      周围顿时有了不少善意的笑声,口哨声,咳嗽声。看起来,众人对于小妖女这位总阁主,还是很拥戴的,关系不错呢…
  
      饶是小妖女再腹黑,此刻也是老脸一红,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转而想起乱古大帝的事情,一时又有些愁闷,不知道该如何向宁凡开口,一副欲言又止的姿态。
  
      宁凡明白小妖女想说什么,一叹道,“不要担心我,乱古师父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此事姑且不提,我自会处理。至于这二位道友…似乎想给你寻一个新道侣呢。呵呵,二位道友居然有闲心掺和别人家的感情问题,不觉得此事管得太宽了么。”
  
      宁凡目光转向燃灯道侣,眼神再度恢复凌厉,无形的威压化作狂风席卷,使得燃灯道侣再次有了沉重压迫感加身。
  
      人还没到神虚阁,宁凡的雨念其实就已经覆盖此地了,对于这二人劝说小妖女另觅新欢的事情,一字不漏全部听到了。
  
      他自然是有些不喜的。任何一个男人不在家时,被邻居劝妻子红杏出墙,都会不喜吧。
  
      当然,考虑到神虚阁的立场,他也不会真对二人如何,最多也只是警告一下罢了。
  
      神虚阁的人,愿不愿意站在他这边对抗暗族,是他们的自由;但破坏他和小妖女的感情,则又是另一回事了!
  
      “百闻不如一见,没想到雨君一个眼神,便能凌厉至斯,但要知道,这世间很多事情,可不是只有气势就能办到的。人应当有自知之明,若卑微,则莫攀附高贵;若弱小,则莫与强权硬碰。该低头时便低头,该放手时便放手,如此,才是一个合格的修士。久闻雨君大名,本王想和雨君讨教一二,不知雨君给不给这个面子!”
  
      古灯仙王顶着宁凡沉重威压,忽然一声冷喝,手中古灯登时散出无数光华,居然将宁凡的威压逼退了。
  
      威压一散,他内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有些恼羞成怒了。身为四劫仙王,居然承受不住万古仙尊的眼神,内心顿感耻辱。于是他便想和宁凡切磋一下,找回些场子。
  
      他断定,宁凡只是威压诡异了些,眼神凌厉了点,论手段和实力,定然还是不及他这等四劫仙王的。
  
      毕竟仙王和仙尊,乃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且他还不是三劫仙王,而是四劫!放眼东天,谁敢不敬,便是仙帝见了他,也往往会客气唤一声道友,足见重视。
  
      几乎在古灯仙王对宁凡出挑战的同时,宁凡察觉到了一些隐晦神念,从遥远处的神虚阁大本营传来。
  
      那些神念,无一不是万古之上的存在,其中更包括了神虚双帝。看来这些人对于古灯仙王挑战自己的事情,很感兴趣呢…
  
      宁凡更感受到,不少神虚万古的神念,在自己脚下的乌仙云上盘桓…似乎对于这件先天遁宝,同样很感兴趣呢。
  
      当然,有向螟子这层关系,宁凡并不担心这里的人杀人夺宝,便是单凭如今的实力,也不惧。
  
      对于什么古灯仙王的挑战,则更加不惧了,但别人却不是这么想的。
  
      “夫君,雨君只是万古仙尊,你是四劫仙王,讨教的话,是不是有点以大欺小了…”芭蕉仙担心道,她注意到古灯说出讨教之言以后,小妖女明显有了不悦。她夫妇二人,才刚来神虚阁不久,根基尚浅,若是太过得罪小妖女,绝非明智。
  
      她的话,更是说出了此地不少神虚修士的心声。这些人当中,很多人都不愿卷入宁凡与暗族的纷争,但却并不讨厌宁凡本人。相反,很多人对于宁凡在东天一路崛起的事迹,都十分推崇。不少人都在心中暗骂古灯仙王无耻,居然以四劫仙王修为,挑战一个万古仙尊。当然,这种话,没人敢直接说出来,得罪古灯仙王。
  
      “夫人放心,为夫知道分寸,说是讨教,便是讨教,绝不伤及雨君半点。”古灯仙王负手而立,四劫仙王的气势横扫开来,不少修为不济的神虚阁修士,直接被这气势掀飞,无数人骇然色变,惊讶于四劫仙王的强大。当然,在古灯仙王刻意控制下,没有人受伤。
  
      “抱歉,神虚阁是向前辈的家,我不想在这里生事,你的讨教,我不接受。”宁凡满面平静,摇头回绝。
  
      但下一个瞬间,便又有更为庞大的气势,从宁凡体内出,直接将古灯仙王散出的气势全部击碎!
  
      那是何等充斥杀意的气势!
  
      那是何等煞气深重的气势!
  
      那等煞气之下,一个又一个神虚修士感到呼吸困难,几欲窒息,内心狂跳不止,胸口逆血翻涌,有了有史以来最大震撼。
  
      便是燃灯道侣,都在那等气势之下冒出冷汗,身体不由自主的战栗。
  
      那战栗,是久经磨炼的身体,对危险的本能判断!
  
      便是面对一些六劫仙帝,他们都不会战栗,但…此刻的宁凡却仅凭煞气,便让他们感到了恐惧。
  
      这不像是虚假的煞气…
  
      这是连仙帝都击杀过的煞气…
  
      且不止一名仙帝!
  
      但这怎么可能…
  
      此子怎么可能击杀仙帝,这绝不可能,且东天也从未听闻有任何一个仙帝陨落的!
  
      莫非是极丹圣域的仙帝…但也不可能的,毕竟是仙帝啊…
  
      东天历史上,能以仙王之身杀戮仙帝的,只有森罗一人,为东天第一魔。
  
      以仙尊之身杀仙帝的,则从未有过…
  
      “…当然若是你仍然想战,改日你可以再来找我,我会寻个机会,接受你的挑战。”
  
      宁凡收了气势,微微一笑,又朝在此地等候他的众神虚修士微微抱拳,一驾乌仙云,带走了小妖女,直奔神墓而去。
  
      原处,徒留下背心已经汗湿的燃灯道侣,望着宁凡离去的方向,惊疑不定,却终究没敢再找茬…
  
      所有观察此地的神虚阁万古,都被宁凡的煞气镇住了!
  
      一些人对于此事本能地选择了不信,便是神虚双帝这种久经风浪的八劫大帝,也不信宁凡可以逆天到这一步,杀仙帝…
  
      若是躲入圣山的那批东天修士返回,或许会将宁凡在极丹圣域里的逆天战绩,一一传回。
  
      可惜,那些人还未归来,目前回来的,都是一群混迹圣域外围、不敢进入内围小辈,根本不知道大卑族的一系列大事。故而如今的东天根本无人知道,宁凡都在极丹圣域干了些什么。
  
      若知道,便是给古灯仙王一万个胆子,恐怕都不敢招惹宁凡的。
  
      “你脾气是不是变好了,我还以为你会暴打古灯一顿。”乌仙云上,小妖女意外道。
  
      “我在你心里,就是那种不分场合乱来的人?只要这些人不触及我的底线,我不会让向前辈难做的。”宁凡没好气地弹了小妖女一个爆栗,惹得小妖女一个白眼,转而又对宁凡身边的鸦天狗极感兴趣。
  
      “这是什么狗,送我玩好不好…”
  
      “你太腹黑,会把他玩死的。”
  
      “我保证不解剖它…我就是好奇这是个什么狗,从来没在东天见到过。”
  
      “你养宠物的底线,是解剖么…晚点我再给你讲讲我在极丹圣域的经历,给你讲讲这条狗的来历。”
  
      “好!晚点你来我房里,我们秉烛夜谈!”
  
      “…呵呵,秉烛夜谈是么,我没意见。”
  
      …
  
      宁凡一路来到神墓,乌仙云的动静虽大,沿途巡守之修见是宁凡到来,便也没有阻拦,一回生二回熟,宁凡早已是神虚阁的常客。
  
      向螟子没有在墓外扫地,而是在墓内。
  
      神墓之底,向螟子孤零零的一个人,守在乱古墓宫外,沉默不言。
  
      当宁凡一路进入此地,所看到的,便是向螟子孤独、苦涩的背景。
  
      “小友已经从极丹圣域回来了么?此行似乎收获不小呢,看你的实力,怕是已经可以和一些六劫仙帝一争长短了吧。”
  
      向螟子略带惊叹转过身,双目虽瞎,神念传来的讯息,却让他深刻意识到,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宁凡生了何等匪夷所思的改变,那改变,连他这等准圣都无法全部看透,有部分与神灵有关的强大,更是出了他的理解…
  
      “嗯,此行确实收获不小,当付出,却也很大…我想我很快就需要再寻找一块开天石来修补法宝了。”
  
      “呃,又需要开天石?既如此,老夫会帮你找找,看有哪个老东西还有开天石。”
  
      “如此就多谢前辈了,此行我诸多收获中,也有一些礼物,稍后打算送给前辈。”
  
      “哦?又有好东西送给老夫?你给老夫的好处已经很多了,这些东西,你还是留着自用吧,增加自身实力更重要。”
  
      “无碍的,此事稍后再说。我想先看看乱古师父的情况。”
  
      “哎,小友节哀顺变…”向螟子苦涩一叹。
  
      如今的乱古大帝,已经消散到只剩一缕轻烟,便是一丝意识都无法出了。
  
      所有人都知道,乱古活不长了。向螟子并不认为宁凡去了一趟极丹圣域,就有办法救治乱古。连神虚阁始祖都办不到的事情,他不认为宁凡可以办到,却不想打击宁凡的信心。
  
      “节哀么…”
  
      宁凡内心微微沉重,实话说,就算把小猫儿养到成年,就算此行还顺带得到南海泉水,他也没有十成的把握,替乱古延命。
  
      所能做的事情,也只是尽人事,听天命…
  
      他将小妖女、向螟子留在墓宫之外,独自一人进入乱古的墓宫。
  
      墓宫深处,一缕已经看不清人形的轻烟,无风飘动,那是乱古大帝虚弱到了极点,所化的烟…
  
      “师父,我回来了。我一生只认三个师父,韩师引我进入修真路,教我为人;紫斗师助我认清本心;而你,给了我一路搏杀至今的功法、手段。虽说阴阳锁并非你老人家亲自传授,但宁凡,不敢忘记其中的师承,更不敢忘记你传我乱环决的恩典。我不知今日能否替你延命,但我会尽力而为…”
  
      宁凡一翻手,取出一个封印无数层的金瓶,金瓶之中,封印着一滴气息庞大的九狸魂血。
  
      世间万物,有种五品至阳之物,可延道灭之期,一曰上清莲叶,二曰道古仙杏,三曰荒古扶桑,四曰九狸魂血,五曰逆圣之息…
  
      宁凡犹记得当日小猫儿迫出一滴魂血后,出现了何等虚弱的姿态…
  
      在偿还因果的同时,他又欠了小猫儿因果,日后,该给她补偿…
  
      九狸魂血,一人只可使用一滴,只能拿此物延命一次…
  
      延长寿命的长短,根据此人身体状况不同,修为不同,差别很大。
  
      若是凡人老死之前,服食九狸魂血,几乎可以长生不老,寿与天齐。
  
      若是仙修,则修为越高,效果越差…
  
      宁凡微微沉吟,许久之后,以小猫儿传授的九狸指诀,动了这滴魂血的力量。
  
      霎时间,魂血之内飞出了无数晶莹的光丝,没入到了墓宫内的轻烟当中。
  
      咚咚,咚咚,咚咚!
  
      一丝丝心跳声,从那轻烟之中传出!
  
      咚咚,咚咚,咚咚!
  
      那心跳声越来越有力,最终,只是心跳声,便几乎让神墓底层整个世界不稳!
  
      这是全盛时期的乱古,才能出的强有力心跳!
  
      只心跳声,便有毁天灭地之威,一粒尘可填海,一根草可斩尽日月,说得便是眼前这种盖世人物!
  
      那心跳声回荡天地,继而冲出神墓,覆盖整个神虚星空!
  
      那心跳声不断蔓延,传遍一个又一个星河,传遍一层又一层虚空,一直传到了一处暗无天日的星空!
  
      这一刻,隐藏于这片星空的暗族,有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恐惧。
  
      那心跳声每复苏一些,暗族的老怪物们,身体便颤抖地更剧烈一些!
  
      “乱…乱古大帝!这是七窍古神才能拥有的圣人级心跳声,乱古大帝这是要复活了吗!这绝不可能!当年的他,可是被太苍劫族的那位无上存在,亲手所灭,怎可能还有复活之日!”
  
      “若非连紫斗仙皇都救不了乱古,乱古也不会魂归幻梦,苟延残喘于虚无…这世间不可能有任何人将他复活才对,但为何…”
  
      “不,不是复活!乱古的宿命没有改变,他的未来,仍旧会道灭,但道灭之期,却被人以逆天手段延后!”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能压下劫族无上存在的伤害,给乱古延命的东西,世间只有五种,那五种,没有一种存在于幻梦界,此事绝无可能才对!”
  
      “但这心跳声绝非造假!等等,这心跳声为何又虚弱了…”
  
      “莫非有人尝试替乱古延命,但却失败了?”
  
      “哈哈!失败得好,失败得好啊!”
  
      一瞬间,原本鸡飞狗跳的暗族,渐渐冷静下来,虚惊一场。
  
      …
  
      墓宫之内,宁凡气息虚弱,消耗巨大,他强撑着身体站立着,目光凝重打量着乱古大帝的墓宫幻象…
  
      不,用墓宫幻象形容乱古大帝,已不准确!
  
      此刻的乱古,经历了九狸魂血、南海泉水的救治,已不再是一道幻象!
  
      那飘若轻烟的幻象不断凝实,最终…竟凝出了真实存在的血肉之躯!
  
      且凝出血肉之躯后,乱古大帝的身体,竟还在不断生着变化!
  
      起初,乱古大帝凝出的血肉之躯,是一个满头白、身形形似骷髅的干瘪老者,血肉彻底干涸,皮肤没有一丝光泽。
  
      他盘膝于半空,一动不动,躯体感应不到一丝生机,像是一棵枯死的老树,若非心脏在跳动,几乎可以认为这是一个死人。
  
      但继而,乱古的肉身之内,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生机,好似百川汇海,从天地之间直接摄取而来,无视法则限制,霸道至极。
  
      渐渐地,乱古大帝的血肉开始恢复机能,皮肤上的皱纹也一点点消失,满头白更是化作黑。
  
      他的模样不再是一个迟暮老人,而是一个雄姿逼人的中年霸主!
  
      一声声撼动大道的心跳声,让宁凡感到震撼。
  
      乱古大帝血肉之下的每一丝精血,都让宁凡感到气息浩瀚,不可战胜!
  
      一呼一吸间,仿佛可吞日月!
  
      眼皮翻动间,好似即刻便要巨龙苏醒!
  
      宁凡有一种直觉!若乱古睁开双眼,回到世间,则那睁眼刹那的气势,足以蛮横到摧毁整个神墓!
  
      他的内心有了激动!他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能替乱古大帝延命多久,但看起来,似乎还是有效果的。
  
      只是他左等右等,乱古大帝就是没有睁开双眼,就连传遍天地的心跳声,也不知为何,渐渐平息,最终…更是诡异地停止了心跳。
  
      天地间的咚咚声响,随即平息。
  
      最终,乱古大帝只是保持着气息浩瀚地血肉之躯,盘膝于墓宫的半空,似生非生,似死非死,并没有苏醒,也没有下一步的**改变。
  
      “看来还是失败了…连九狸魂血都没有效果吗。”
  
      宁凡长叹一声,再难压抑救治乱古所带来的虚弱感,脚步一虚,昏倒在地。
  
      便在他昏倒的瞬间,乱古大帝的心跳又跳了一下,但继而,又出于某种等待,再度平息了…
  
      现在,还不是他苏醒的时刻!宁凡为他争取到的短暂生命,他必须好好利用,只为在紧要关头,替这个了不起的小家伙,扫除东天最大的隐藏敌人…
  
      那些存在想将东天如何,他不管!
  
      但若是敢算计到他的传人身上,则他会让所有人知道,欺负以护短著称的烈元宗门徒,是什么下场!(未完待续。)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