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1089章 战帖!

  
  
      宁凡带着鸦天狗,驾着乌仙云,又回了一趟石焰大陆的龙巢。言情首发
  
      因为屠皇的变故,往后的岁月,多兰必须得一个人呆在这处龙巢苦修了。念及于此,宁凡给多兰增加了诸多苦修、自保之物。保护的不是旁人来袭,而是怕多兰一人修炼,一旦出了差错,无人从旁施救,故而有了布置…
  
      多兰反复询问屠皇去了哪里,极为担心,对此,宁凡只能沉默以对。
  
      于是,隐隐猜测到屠皇可能遭遇不测的多兰,同样沉默了。
  
      她不愿相信,那个肆意潇洒、令她感到深深自卑的女帝至尊,居然就这般香消玉殒了。
  
      “不要胡思乱想,那个女人,没有真正死掉。终有一日,我会设法让她归来的…至于你,往后的岁月,怕是要一个人在此地苦修了。待我修为足够,可抹灭此界圣人诅咒的那一日,会回来,带你走。我不担心你的安全,只担心你少了一个伴,往后的岁月,会孤独。”
  
      “前辈不必担心多兰,自父亲死后,多兰早就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此地虽只有多兰一人,却没有那么多的算计与伤害,比在外面,更好无数倍呢…”
  
      “那么,我这一次真的离去了…保重。”
  
      “前辈才是要保重呢,多兰…会在这里等前辈,一直一直等下去。”
  
      宁凡拍了拍多兰的脑袋,沉默离去。
  
      之前同样也是告别,但那时的他,并未像此刻这般内心沉重。
  
      再度走出这处龙巢,身后已只有多兰一人送别,没有了屠皇的淡然目送…
  
      再度走出,他内心已不似前一次的平静,脑海里,不可控制地,浮现出与屠皇一幕幕的相处画面。
  
      魇龙爪被宁凡迫出体外,因为已经损毁。那损毁,是在冥土大战之中造成的,已不可修复。往昔,宁凡若是灵装毁坏,迫出体外之后,都会直接丢掉。但这一次,宁凡没有丢掉魇龙爪的残骸。一看到此灵装,他便想起血武擂台的一幕幕,想起屠皇…
  
      无数思绪,最终化作一声沉默叹息。叹息声中,宁凡驾着乌仙云,带着鸦天狗,一路飞离了极丹圣域…
  
      牛鬼至尊的交易算计,他不想再去理会;圣山陵墓布满算计的珍藏,他也失去兴趣;藏入圣山的暗族修士、东天修士,宁凡懒得理会。
  
      他有更重要的事情,急着回去做。
  
      欠人因果无法偿还,有多么煎熬,宁凡体会到了。此刻他只有一个心愿,那便是快些返回东天,快些救治乱古大帝。
  
      他欠乱古大帝很多因果,若替乱古延命,多少能够偿还一些吧…
  
      唯一麻烦的是,因为极丹圣域的界兽通道已经毁去,离开极丹圣域时,宁凡必须选择不同的界路,才能返回东天。这意味着他返回东天的落点,不会是进入时的极丹神城,而是其他什么地方。
  
      …
  
      星球不会因为某一个人停止旋转,世界也不会因为某一件事停滞不前。
  
      极丹圣域的开启,是东天的一场盛事没错,但再大的盛事,也有被人遗忘的一天。东天是个多战之地,这里的修士,可能会对一些盛事感兴趣,但更爱的,还是征战、厮杀,还是掠夺实际利益,增加己身。
  
      极丹圣域的开启,才过去仅仅一年时间,但已经有很多很多的东天修士,将此事抛诸脑后,极丹神城,也恢复了从前的冷清。
  
      在极丹圣域开启的第三个月,东天古乐星之上,有修士出土了一件半损毁先天法宝,此事引发了无数东天势力的抢夺,有近百名真仙老怪,因为抢夺此宝殒命,更有东天仙帝为之大打出手…
  
      极丹圣域开启的第七个月,东天求仙宗与墨海门发生了一场大战,这是两个仙尊势力的交锋,战争的起因,是为了争夺一个古仙王的洞府遗迹…
  
      极丹圣域开启的第十个月,有一名万古一劫仙尊不知为何惨死。在其死后,其势力被数个仙尊势力瓜分,又是一番腥风血雨…
  
      极丹圣域开启的第十三个月,白鸟星域发生战争,有十多个真仙宗门卷入此事。
  
      白鸟星域的修真星,常年降雪,气候严寒,不适合绝大多数的修士居住,却极为适合一些冰系功法的修士在此生活。
  
      这里是冰修的乐土,在此星域修炼的冰修,占据成百上千的修真星,数目从未低于百万人。其中更有十六个真仙宗门,坐落于此,联手建立了一个白鸟联盟,管理着所有来此修行的冰修。
  
      每一个来此修行的冰修,都需要缴纳一定数额的保护费,才可在这片星空修行。
  
      来此修行的修士,更需要遵循白鸟联盟制定的铁则,安守本分,不可胡乱争斗。
  
      因为白鸟联盟的存在,这片星空往昔还算和平,算是战乱东天的一个异类,但如今,如此和平的星域,也卷人到了战争中。
  
      近日有一个魔头横空出世,以一己之力,向整个白鸟联盟宣战,此事震惊了东天的真仙圈子。
  
      向白鸟联盟宣战的魔头,被人称作三指老魔,这个名号有一个来历,那便是同级修士,无人可接他三指,往往第二指一出,便能杀尽同级修士,第三指若出,则可越级杀人!
  
      这是一个同级无敌的厉害魔头!
  
      此刻,白鸟星域的寒冷星空中,三指老魔负手立于星空,新晋仙尊的强大气势横扫开来,让包围他的数千名联盟修士感到胆寒。
  
      数千包围修士当中,几乎包含了白鸟十六宗的全部精锐,集结此地,只为将三指老魔击杀于此地!
  
      “废物!一群废物!什么狗屁白鸟联盟,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的把戏罢了!老夫一个人,就能杀你们全部!看来联盟十六宗已经到齐了,好,太好了!省得老夫浪费时间,一个个找上门!男人,全部杀光好了!女人么…嘿嘿…”
  
      三指老魔满面霪邪,目光扫过周遭数千名修士中的女修,顿时引得无数女修恼羞成怒。
  
      此言行,更是激怒了围攻修士中的一名碎念,一声怒吼,一马当先,朝三指老魔杀了过来。
  
      那是一个乘着酒葫芦的老者,比三指老魔稍弱,是一个半步踏入仙尊境的老怪,气息浩瀚无涯。他是白鸟十六宗修为排名第一的老怪,人称酒天君,平日都是疯疯癫癫、游戏人间的做派。但今日,酒天君内心清醒地可怕,也冰冷的可怕,眼中毫无醉意可言,只有仇恨的血红!
  
      酒天君一路杀向三指老魔,难掩心中怒意,双目欲裂!就在数日前,他好几个视如己出的女徒弟,在外出之时,被三指老魔当着无数过路男子采补分尸,更割下女徒弟的某些部位收藏,手段令人发指!此仇不共戴天,他今日非杀此魔不可!
  
      “酒天君是么…听闻你一手醉剑式的剑技厉害异常,却不知,能否逼我使出第三指…”
  
      三指老魔不屑冷笑。
  
      不屑声中,酒天君已逼近其千丈之内,抬脚一踏酒葫芦,葫芦内顿时飞出一道酒雾,直逼三指老魔而来。
  
      那酒雾初时只是一段迷蒙雾气,但临近百丈之后,酒雾忽然凝实,化作一道七丈七尺的森寒剑光,朝着三指老魔当头便是一斩。
  
      三指老魔侧身一避,其身后不远一颗覆满皑皑白雪的废弃星,直接被这剑光一剑劈开,星球粉碎!
  
      酒天君指诀一变,那森寒剑光一分十,十分百,顿时便有百道足以劈开星辰的剑光,密不透风斩向三指老魔。
  
      三指老魔哈哈一笑,丝毫不将这些剑光放入眼中,抬手一指,整个星空的寒冰气息都被凝聚在他的指尖,一指落,袭击他的上百剑光,全部在一瞬间冰封!
  
      再一指,隔空向酒天君一点,以酒天君为中心,周遭的星空开始疯狂结冻,便是酒天君也不例外,带着骇然表情,直接被冻死成了一个冰雕!
  
      嘶!
  
      无数联盟修士骇然欲死,谁都没有料到,身为联盟第一高手的酒天君,连三指老魔第二指都接不下!
  
      半步仙尊,两指击杀!
  
      三指老魔的魔名,果然不是虚假,当真是个同级无敌的可怕存在!
  
      “哈哈哈!你们一起上吧,不要耽误老夫功夫!”三指老魔气焰嚣张,鼻孔朝天,视周遭联盟修士有如无物。
  
      此举顿时激怒了所有联盟修士,登时便有十多个碎念后期、巅峰联手朝三指老魔杀来。其余联盟修士则占据星空,张开绝杀大阵,欲以阵法配合碎念老怪动手,诛杀三指老魔!
  
      三指老魔眼中凶芒一闪,喝道,“一指冻山河!”
  
      抬指一点,寒光瞬间遮盖了整个星空,三名冲得最快的碎念,直接被冻杀,其他较为靠后的碎念,也皆被三指老魔一指之力轰飞,一个个喷血而退,咳出的血都有了冰渣。
  
      周遭数千人布下的绝杀之阵,被冻结,继而冰碎!
  
      数千人中,有近半修士,沦为冰雕一座,被寒力横扫,死于非命!
  
      “此魔怎可能强到这一步!便是万古一劫仙尊,也不一定比他厉害!”无数人心惊肉跳,已生怯意。
  
      “哈哈!万古一劫算什么!自数月前彻底修成了冻天指,一劫仙尊,老夫也杀过,可惜整个东天都不知道行凶者,是老夫!这东天第一魔的名号,从今日起,再非那过了气的森罗,而是老夫!”
  
      三指老魔放声大笑,一面笑,一面抬指连点,将一个个联盟修士屠杀。
  
      有人想要逃走,却发觉连此地星空都被冻住,根本无法以遁术逃离此地!
  
      当最后一名联盟碎念巅峰都被三指老魔击杀,所有的联盟修士都失去了继续抵抗的勇气…
  
      三指老魔居高临下看着所剩无多的联盟修士,神情自大无边,好似此刻的自己,灭掉一个白鸟联盟,便可真的成为东天第一魔,傲视群雄!
  
      他更是开始幻想,待杀光这里的男人,便玩遍这里的女修,然后再去下一个星域,欺男霸女,好不痛快!
  
      这才是修真啊,这才是修魔啊!
  
      “不要感到不甘,能死在老夫这东天第一魔手中,是你们的荣幸!哈哈,老夫这便按下最后一指,送你们归…”
  
      归西二字还未说完,三指老魔忽然闷哼一声,毫无征兆地向前飞了出去。却是其身后位置,极不巧地,有了一道空间裂缝突然撕开。
  
      因为这空间裂缝撕开的太过突然,太猛烈,使得三指老魔想要防备,已来不及,被空间撕裂之力所伤,向前方虚空摔了一个狗啃屎,哪还有半点高高在上的魔尊形象。
  
      前一秒他还自诩为东天第一魔。
  
      后一秒便狼狈地趴在星空之上,艰难地站起,神情阴冷地可怕,好似受到了极大羞辱。
  
      “是谁!是谁在算计老夫!敢害老夫出丑,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要以你的性命,增我东天第一魔的魔名!”
  
      三指老魔怒吼一声,抬指朝那道空间裂缝按下,欲在来人走出裂缝之前,将来人直接冻杀在裂缝当中。
  
      寒气带着一丝道则之力,在星空蛇形,迅猛而至。但不料,他那一指寒气还未逼近空间裂缝,便不可思议地自行融化、蒸发。
  
      三指老魔内心一惊,自他修成冻天指以来,能接下他第一指的人,也有,但似眼前这样,能直接蒸发他指芒寒气的,还是第一回遇到!
  
      来人绝不可能是什么碎念,极可能也是一名万古仙尊,且绝不是仙尊中的弱者!
  
      哼!万古仙尊又如何,老夫还越级杀过一劫仙尊呢,怕你个球!
  
      “二指冻星辰!”
  
      “三指冻日月!”
  
      “四指冻人间!”
  
      竟一口气将冻天指的四式指诀,使了个完全!
  
      冻天指是一种极为厉害的神通,便是放在二劫仙尊一级,也可充当底牌使用。此刻,三指老魔连第四指都使了出来,寒念化作成百上千的冰龙,朝空间裂缝撞去。
  
      三指老魔有了极大信心,深信即便对方是一名万古一劫仙尊,也要在这等寒气之下重创。
  
      然而诡异的一幕又出现了!
  
      成百上千的冰龙,还未冲到空间裂缝,便被空间裂缝内传出的浩瀚法力所融化。
  
      而后,宁凡面色冰冷,脚踏乌云,乌云上载着鸦天狗,从空间裂缝之中飞出。
  
      一些见过雨君画像的人,一看清宁凡容貌的时候,顿时惊呼起来。
  
      “雨之仙君!竟是他!”
  
      “他不是进入极丹圣域了么,莫非已经回来了?!”
  
      “他为何在此,莫非竟是三指老魔的帮凶,欲杀尽我白鸟修士?!”
  
      “对!一定是这样!不会错!那雨之仙君凶名赫赫,之前便干过屠灭反宁联盟的事情,来灭我白鸟联盟,一点都不奇怪!”
  
      “完了!全完了!一个三指老魔我们都打不过,再加上雨之仙君…我们必死无疑!”
  
      “死有何惧!老子便是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绝不束手待毙!”
  
      宁凡额头微微冒出黑线。
  
      他倒是没有料到,这才方一走出极丹圣域的界路,就被卷入到了什么风波当中,且还直接被人当成是来屠宗灭门的帮凶…
  
      三指老魔?什么玩意儿?听都没听过,是东天隐世不出的老魔头吗,练成魔功跑出来肆虐了?
  
      这人貌似还自称是东天第一魔?呃,就这么点修为,也敢妄想这一称号?是自大,还是无知?
  
      “哦?你就是传说中的雨之仙君?果然有两下子,居然能挡下老夫七分法力的冻天第四指,刚刚是老夫轻敌,没有使出全力,但这一次,老夫可不会再手下留…”
  
      嗤!
  
      宁凡根本懒得听完三指老魔的废话,身形微微一晃,红芒闪烁,好似飞离过乌仙云,又好似根本不曾移动过。
  
      便在这瞬息之间,三指老魔的元神,被宁凡提在了手中。
  
      失去元神的三指老魔,丹田处一个狰狞血洞,汩汩冒着鲜血,尸身带着不可置信之色,失去了所有生机,而后被宁凡收走…
  
      好歹也是仙尊尸体呢,倒是炼制万灵血的材料,虽说这仙尊的级别有些低了,只是一个新晋仙尊…
  
      嘶!
  
      所有白鸟联盟的修士,都被眼前这骇人听闻的一幕吓住了。
  
      雨之仙君竟一个照面没杀了不可一世的三指老魔!
  
      这二人不是一路的!
  
      堂堂三指老魔,堂堂万古仙尊,居然在雨君手上活不过半息…
  
      “怎、怎么可能!老夫可是堂堂东天第一魔,怎可能被你一个照面擒杀!”被宁凡抬手擒拿的三指元神,心惊胆寒,贴近宁凡,他能感受到宁凡刻意压制的庞大煞气!
  
      那是何等恐怖的杀气!
  
      莫非这雨贼小儿连仙帝都杀过,且杀过不只一人?开什么玩笑!
  
      “东天第一魔?若东天第一魔只有你这种水平,这东天,也就不会有那么多战乱无人能压了…”
  
      宁凡对敌人,向来不会留情,一口就将三指的元神吞下,生生炼化吞食,骇人的一幕,再次让白鸟联盟的修士闻风色变。
  
      什么叫百闻不如一见,这便是了。
  
      传闻中雨君有多么多么可怕,再可怕,那也只是听说,缺少真实感。此刻亲眼见到宁凡出手,众人才知道什么叫做不可匹敌,什么叫恐怖,什么叫做人吃人的世界!
  
      “逆灵…”
  
      宁凡对于此地白鸟星域的战乱,并不关心,逆灵术一扫,无视此地修士的意愿,直接读取了众人记忆。
  
      彼此修为差距太大,这些人便是想要反抗,也做不到,更何况,他们无人敢反抗宁凡的神通,一个个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乱出,任由宁凡搜取记忆,生怕一个反抗,惹怒了宁凡,直接灭掉所有人。
  
      时至今日,随着宁凡神念越来越强,逆灵术搜取记忆所造成的识海伤害,已经几乎不存,只会让这些人稍稍头晕一下,仅此而已。
  
      许久,宁凡搜集完这些人的记忆,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些用不上的丹药,随手送给了此地幸存者中,修为最高的一名碎念中期。
  
      “这些丹药,是对尔等提供情报的补偿,告辞。”
  
      言罢,宁凡也不去看众人反应,一踏乌仙云,瞬间飞出了众人视野,不知去了哪里。
  
      “嘶!好快的遁速!就算是仙王,也没有这等速度吧!”一些幸存者震撼不已。
  
      “这,这是…开念丹!如此珍贵的丹药,雨君竟然说送就送!他不是来杀我们的,只是路过!”获得丹药补偿的碎念老怪,惊喜难明,向着宁凡离去方向抱拳感谢。
  
      谢的也不仅仅是宁凡赠药之恩,更是谢宁凡出手斩杀三指老魔,救了白鸟星域无数散修的性命。
  
      更有一些女修,美目异彩连连,痴痴看着宁凡离去方向,久久出神,如慕英雄。宁凡杀气十分吓人,但在有些女子眼中,这种吓人,反而是一种冷酷,一种魅力…
  
      宁凡的名声很臭,加上暗族的刻意抹黑,在世人眼中,宁凡就是个无恶不作、欺男霸女的人。但在这些白鸟修士看来,宁凡杀气很重没错,但却未必是什么不讲道理的恶徒。
  
      再不济,也比三指老魔这等魔头要好上千倍万倍。须知像三指老魔这等品性的魔头,在这东天仙界,简直多如繁星,只是修为有强有弱罢了。宁凡的品性就算不好,也不算垫底…
  
      “我有一个想法,我们白鸟星域,投靠雨君门下的千秋宗,如何…”
  
      “可那雨君身上麻烦很大啊,被传说中的秘族盯上了…”
  
      “哼!若无雨君,我等刚刚就已经被三指老魔杀光了!我等虽不是什么好人,但有恩必报四个字,仍是我白鸟联盟的不二信条!正因为雨君有难,我们才更要鼎力相助!左右不过是一死,怕什么秘族!且我白鸟联盟唯一一个半步仙尊也已死去,若不依附一些大势力,怕是再难存活…当然,报恩才是重点。数月前,那个秘族的【战帖】,送到了千秋宗!此事早已传遍东天。以雨君的个性,多半是要慨然赴战的。此战不限帮手数目,我等虽说算不上什么顶尖战力,但站在雨君身后,为他摇旗呐喊,还是可以的。”
  
      “这…好吧!小弟这便带人前往千秋宗,送上礼物,以求加入千秋宗的附属…”
  
      …
  
      宁凡倒是不知,他随便一出手,就为千秋宗拉来了一个附属势力。
  
      白鸟星域的事情,根本没有被他放在心上,他击杀三指老魔,也不是为了行善,不过是顺手罢了。
  
      此刻的他,在回到东天之后,已将屠皇带来的伤感压下,取而代之的,是担忧。
  
      一忧极丹圣域之中,那个一阶准圣修为的百足道人。
  
      二忧【战帖】一事…
  
      在他离开极丹圣域之时,几个准圣还未从空间乱流返回,但若是返回,必定会对他展开追杀的。
  
      好在他已经离开圣域,因为有圣人诅咒存在,极丹圣域的本土准圣不大可能追到东天杀他。
  
      但…那个跟暗族一路的百足道人,终究会返回东天的,待此人返回后,多半会因为极丹圣域的事情,对他出手。此人是一名准圣,对宁凡而言,绝对是一个麻烦…
  
      此为第一忧。
  
      忧的也不仅仅是百足道人的强大,更是百足道人身份特殊!此人似乎还曾是封魔巅上的古之人物,连光明佛都听说过他的大名…
  
      封魔巅和暗族,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
  
      封魔巅不是灭于上古了吗,为何还有幸存古魔,屡屡现世?
  
      先有黑翼大魔降临神墓,一吼之威,十年不散;后有百足道人这等封魔巅古魔,从湮灭的历史长河忽然现世,潜入极丹圣域,似有图谋…
  
      此事,带给宁凡一丝不安之感,好似有什么大事,正在天地之间酝酿。
  
      越是这种时候,宁凡越是会想起纳兰紫的三命预言,这天地,怕是真的不会平静了…
  
      至于战帖一事…
  
      从白鸟修士的记忆当中,宁凡搜集到了诸多情报。
  
      他进入极丹圣域的事情并不长,过程虽然颇具周折,其实也就是一年多的小旅行而已。
  
      当然,在岁月塔苦修了无数年的宁凡,对外界的时间感觉,并不是只过去了一年,而是倍感沧桑…这只是一个例外而已。
  
      距离极丹圣域开启,才过去仅仅一年,但如今,吸引整个东天瞩目的大事件,已不再是什么圣域开启,而是暗族对于千秋宗的挑战!
  
      数月前,暗族派人驾临千秋宗,一封战帖送到了千秋宗手中!
  
      乱古大帝未灭以前,暗族不敢率先对宁凡动手,一直都只敢在背地里搞事情。但不知为何,这一次,暗族居然走到了明面,送出一封战帖,并将此事公告天下,欲与宁凡一决高下。
  
      【黑暗大陆,暗族百子,扫榻恭迎雨之仙君,决死一战!】
  
      【胜,则我族与你乱古一脉,恩怨两消;败,则尔乱古传人,须自尽于世人眼前,因果亦与我族无关,不可追究!】
  
      【此战双方,可请帮手,数量不限,但不可引仙帝加入,此为公允!】
  
      【堂堂雨君,乱古门徒,若不敢战,则为鼠辈,贻笑天下,永为东天之耻!】
  
      宁凡眉头一皱。
  
      他想不通,暗族为何会突然发出战帖,且发出战帖的时机,选择在他进入极丹圣域之后,尚未归来之前,如此奇怪的时刻。
  
      这个时机选择地似乎有些仓促,若真想战,为何不在他进入极丹圣域之前发出战帖?给人的感觉,倒好像是在他进入极丹圣域以后,暗族方面才忽然有了什么打算,仓促之下,临时发出战帖。
  
      且暗族有必要多此一举,派遣仙帝之下的族人,和他决一死战吗?乱古大帝濒临道消,一旦道消,暗族轻易便可大军压境,将他灭杀…与其布置此事,倒不如阻止乱古延命,才是正事吧…
  
      战帖一事,好似多此一举,又好似另有图谋…
  
      “战帖一事,有诸多疑点。但就算暗族对于此事确有图谋,此战,我也不会躲避。有些东西,光是躲,永远也躲不掉!倒不如…重拳还击!”
  
      “当然,处理此事以前,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先回神墓,替乱古师父延命才是正事!还有…我需要尽快弄到优质道土,种下青灵的魂种…神虚阁或许会有不错的道土…若是没有,便直接从通天教购买!”
  
      宁凡目光黯了黯,将乌仙云开得更快,归心似箭…(未完待续。)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