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1083章 若落幕是他...

  
  
      古怪的是,这一战圣山具体损失多少,没有人清楚,因为没有圣山修士澄清此事。言情首发
  
      更古怪的是,宁凡在圣山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任何一个圣山仙帝对宁凡展开追杀,而是一反常态,紧闭陵墓墓门,并将原本能够现世四十九年的圣山,提前隐藏回了无尽虚空之中。
  
      前往圣山观看屠皇行刑的草原修士,目前为止一个都没有回来,有的死在了圣山,有的和圣山一同隐去…
  
      世人对于圣山一战的情报,大多都是靠着推演之术获得,情报很难做到精确。只有少数仙尊仙王,亲临圣山所在的三十三天穹顶,赴圣山旧址探查虚实,却无法找到圣山的存在,最终确认圣山已经隐藏回无尽虚空。
  
      圣山所在的位置,空无一物,只有混乱的天地道则,古魔魔气遮天,暗示着之前此地发生过何等大战。
  
      消息传出后,整个极丹圣域陷入地震!草原之上,无数部落修士惊不自抑!
  
      “圣山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所有人的疑问。
  
      有仙尊仙王搜集了天地间残留的大战之影,以复原之术,将局部圣山大战重现!
  
      于是,人们看到宁凡号令天劫、雷轰整个圣山!
  
      看到宁凡救走了屠皇!
  
      看到宁凡带着屠皇、葬月仙妃,对圣山最后五帝穷追猛打!
  
      看到雷云国、石人帝两位八劫仙帝,畏惧宁凡如虎豹,不惜发动了圣山陵墓的万诵一朽幻术,以求逃脱!
  
      他们看到无数圣山仙修被万诵一朽接引回圣山陵墓,于昏迷中幸免一死;也看到雷音三名仙帝被葬月仙妃神秘手段困住,无法逃脱,绝望怒骂,最终被宁凡生擒了元神,拿去炼成元神丹丸,手段狠辣之极!
  
      他们看到了圣山狼狈逃离,隐回无尽虚空!
  
      他们看到了宁凡撕开一层层虚空,试图找出圣山隐藏在哪一处虚空,可惜虚空茫茫,最终也无法找出,只得无奈离去!
  
      他们没有看到大卑至尊的一幕幕,因此界天地幻术不容,故而不知。
  
      但就算如此,他们也对所看到的圣山大战惊得说不出话!
  
      “鬼面修,居然是那外修,是宁凡!他一个人便打爆了整个圣山,令圣山躲回无尽虚空,不敢冒头!”有畏惧宁凡滔天魔威者,浑身发抖。
  
      “不可能!我绝不信圣山会败于一介外修之手,那可是圣山,那可是圣山…”有视圣山为荣耀的草原修士,听闻三十三天狼藉一片,圣地无踪,顿时痛哭失声,好似失去信仰,失去了归宿。
  
      “不好!那鬼面修将圣山打回了无尽虚空,他若再在大卑草原横行,谁能阻挡!谁能压他!”也有人开始担惊受怕。
  
      “还有楼陀大帝!我们还有楼陀大帝!”
  
      “但就算是楼陀大帝,也挡不住鬼面修的!鬼面修身边,有上古活到今日的葬月仙妃,还救出了凶名盖世的血武主人,没看到连圣山诸帝都被他们几个打怕了吗!单凭楼陀大帝一人,根本护不住我等!”
  
      “传闻那鬼面修酷爱劫掠,若他前来劫掠我等部落,我等…只管舍财保命便是…哎…”
  
      “若是舍财就能保命,也不错啊,但就怕最终还是会被鬼面修所杀,整个草原都将血流成河…”
  
      “圣山完了…”
  
      “大卑完了…”
  
      “我们完了…”
  
      无数悲观论调在草原之上传开,连天空都感应到这等气氛,不再是万里晴空,而是整日整日的阴云笼罩,如雨欲来。
  
      圣山大战后,宁凡没有去劫掠草原上的小势力,如今的他,便是仙尊仙王势力也看不上眼,唯有仙帝势力,才能令他动心。
  
      可惜圣山躲入无尽虚空,草原之上中州五帝的势力,早已被他劫掠其四,只有楼陀未动。而楼陀,也早已付出了代价,偿还了因果,宁凡便也懒得再去寻楼陀的晦气。
  
      这一战,葬月强撑着肉身的不适,先战光明佛,后战雷云国等强者,反噬极大,战后立刻回到玄阴界闭关疗伤。
  
      这一战,黑魔负责和极丹圣域的天道魂联手,释放天劫,响应宁凡。她非此界天道魂,纵然成年后可以反掌一定区域的天道,消耗却是巨大,战后,同样不得不在玄阴界闭关休养。
  
      这一战,欧阳暖使用了葬月传授的诸多手段,在紧要关头成功拦截雷音三帝的逃脱,反噬不小,战后同样闭关疗伤。
  
      就连乌老八,都因为在大战关键时刻拿黑运直接攻击雷音仙帝,有了反噬…
  
      宁凡攻打圣山,看似战绩煊赫,却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如数目惊人的九转丹药,又如六成数量的极阳水。
  
      战果却没有预期之中多。
  
      他本以为能趁着五大至尊被支开,将圣山二十三帝、十二脉底蕴一锅端,干一票大的,却不料到了紧要关头,居然被万诵一朽的守陵幻术攻击,被圣山诸帝跑掉了…
  
      守陵幻术,万诵一朽…
  
      那是南药圣遗留在圣山陵墓的最强幻术,有着圣人杀戮之威!当雷云国等人释放出这等幻术后,宁凡、葬月皆被幻术重创,幸而屠皇是一名掌幻仙帝,为二人挡下了大半幻术,护住二人。
  
      那幻术玄奥难明,将所有昏倒在圣山之上的仙帝、仙修,接引回陵墓之内,并未给宁凡对这些昏迷者出手的机会,无形之中,缩小了战果。
  
      石人帝及另外一名七劫仙帝,也趁着万诵一朽的幻术发动,逃回陵墓,紧闭墓门,不放宁凡进入。
  
      雷云国等雷音三帝本来也打算逃回陵墓,却被欧阳暖以秘术困住,那是葬月所授、专困雷音之修的手段…
  
      最终,石人帝带着圣山仙修的幸存者,随整个圣山,隐藏回无尽虚空。
  
      雷云国等三个倒霉蛋,则被单独留在三十三天穹顶,继续被宁凡等人穷追猛打,最终落败被擒,宁死也不为奴,被宁凡随手炼成了一堆万灵血。
  
      仙帝,果然是无法轻易为奴的存在…
  
      值得一提的是,阴罗煞等东天修士居然也被接引进了陵墓内部,逃过了一劫。否则,宁凡倒不介意顺手干掉暗族来人的。
  
      灭杀雷云国等雷音三帝以后,宁凡也尝试在圣山旧址之上撕开虚空,欲从无尽虚空中找出圣山逃去了哪里。可惜虚空茫茫,他连圣山逃入哪一层虚空都不清楚,自然是找不到的…
  
      一场大战,他除了救下屠皇,居然没有收获太多战利品,这可不符合宁凡的风格。
  
      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战利品,那些被圣山救走的人让宁凡无可奈何,但没跑掉的雷云国等人,还是贡献给了宁凡三个储物袋的。
  
      又有四件先天法宝入手!
  
      【五雷轰灭罩】,这是雷家三祖雷曹的本命之宝。
  
      【狱雷绳】,这是雷家二祖雷京的捆人利器。
  
      【神雷镜】,这是雷云国的法宝,属于先天下品中较为厉害的一宝。
  
      还有一件…【太古雷鼎】!
  
      这是南药圣生平九鼎排名第一之物!
  
      这是雷云国逃生之前,也要从刑场拼命带走的雷音一脉重宝!
  
      这是先天中品法宝!
  
      因为雷云国逃脱失败,此宝自然入了宁凡腰包。
  
      细细数来,他虽说远远未入仙帝一级,但所拥有的先天法宝,已完全不是等闲仙帝可比了。
  
      玄阴界自带两件先天法宝——日月碑、星辰碑,这是曾经的宁凡,修为不足以使用的法宝。这二碑若分开,皆是先天下品,但若是双碑合一,威能绝对能达到先天中品,甚至更高。宁凡修为见涨,貌似已经足够使用日月星辰碑了,但却有什么法门未通,暂时无法使用。待有时间,他会研究研究,如何使用这二碑。
  
      除此之外,他还有聚灵门,五行瓶,搜宝罗盘,乌仙云,炼神鼎,五毒幡,洗仙斗,风火蒲扇,迦罗帝降魔珠,黑山熊祖袈裟,五雷轰灭罩,狱雷绳,神雷镜…这些是先天下品。
  
      炎月古境,东海编钟,燃雷香炉…这些是祭器一类的先天之物,宁凡送给了黑魔、准帝傀儡、雀古。
  
      水淹一界瓶,太古雷鼎…这二宝,是先天中品,有毁天灭地之威。
  
      单论法宝数量,宁凡比之准圣也不会逊色。
  
      且他还有古国灭神盾这等开天之器…
  
      天地之间,宁凡驾着黑云一路前行,负手而立,微微出神。
  
      屠皇盘坐在乌仙云上,服丹疗伤,对驾云飞行的宁凡叹道,
  
      “你不该将开天之器的气息,泄露给那些准圣的。你不知,这种等级的东西,对于那些活着的传说,有着何等诱惑力…或许你并没有真正的开天之器,或许你只是不知从何处弄到了一丝开天气息,可那些准圣不会管你是否真有此物。若他们进入空间乱流,最终找到的只是一个空盒,多半会回过头来重新算计你,谋求你身上可能拥有的开天之器…”
  
      事情的始末,她已经从宁凡口中知悉。对于宁凡的未来,十分担忧。
  
      她,没有听宁凡的话,进入玄阴界疗伤。
  
      她,想要呆在宁凡身边疗伤,想多看看宁凡驾云时的背影。
  
      “…”宁凡没有解释,只是微笑摇头。
  
      他根本不在乎泄露开天气息,会引来何等麻烦。
  
      若不泄露开天气息,怎可能令那几个城府极深的老东西最终决定舍弃算计屠皇,跑去空间乱流。
  
      若非为了开天气息,光明佛怎可能连圣山存亡都不管,直接撇下圣山跑去寻宝…
  
      或许此事会给宁凡带来麻烦,但,他的麻烦还少么?
  
      此事之后,他在极丹圣域,真正成了全天下的公敌了吧,等那些准圣从空间乱流归来,绝不可能放过他的。
  
      就算他返回东天,头上也仍旧压着暗族这座大山,仍旧是东天人人算计的乱古传人,是天下公敌。
  
      他有那么多不可战胜的敌人,他有那么多需要超越的高山,他的修真路,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危险与挑战。
  
      若是惧了,这道,不修也罢!
  
      若敌人算计他,他十倍百倍报复便是!
  
      敌人狡诈,他比敌人狡诈十倍百倍便是!
  
      敌人狠辣,他比敌人狠辣十倍百倍便是!
  
      敌人强硬,他比敌人强硬十倍百倍便是!
  
      他的道,从来都是刚强的,以刚克刚,宁可折断,也不屈服!
  
      如此,才能让别人怕他,而不是…他怕别人!
  
      “幸好,若你离开极丹圣域,他们的手,便再也伸不到你的面前了。纵然想算计你,也鞭长莫及。你有没有听说,这一次极丹圣域开启,是最后一次。”
  
      “听说过,貌似是因为作为极丹圣域入口通道的界兽巨尸,即将毁灭。”宁凡答道。
  
      “界兽通道,只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原因,其实是此界圣人意志好似生物般生长,日益庞大,已超出了大卑至尊的压制。你可知,我大卑始祖南药圣,是如何陨落的?”
  
      “愿闻其详。”
  
      “南药圣是被大卑至尊排名第一的白骨夫人重创后,疗伤之际,被善尸恶尸偷袭而亡…”
  
      “哦。”
  
      宁凡淡淡答道,他对于南药圣是如何死掉的,其实并不关心。不过若屠皇愿意给他讲故事,他也愿意当个消遣听听。
  
      “南药圣是被药师佛、焰祖背叛而死,死而有怨,故而遗念化为圣山,生前亦有布局,竟使得其死后,整个极丹圣域被圣人意志笼罩,成了囚笼,是对善尸恶尸背叛的惩罚。囚禁的,是我大卑族本土修士,本土修士想要违背圣人意志走出极丹圣域,必须付出巨大代价,且存活在外界,会因为圣人意志的诅咒,一日日跌落修为。我族历史上,很少会有本土修士前往外界,便是有事前往,也不会滞留太久,久则修为散尽而亡…说起来,从前光明佛未执掌圣山前,倒是有一些保留了自我意识的丹魔、尸魔逃去外界,但后来光明佛对于此事有了严令,便再没有任何非修士物种离去了。”
  
      “哦。”
  
      “这其实都只是界兽通道未崩溃的情况,才给了本土修士短暂滞留外界的可能。若是界兽通道毁,便是短暂滞留也无法办到了。界兽通道存在的另一个意义,是削弱南药圣的圣人意志影响,使前往外界的本土修士修为跌落减缓。界兽通道毁去后,且不说极丹圣域与外界会变得无路可通,便是那些大卑至尊以不知名的通道跑去外界找你,也会因为圣人意志的成倍诅咒,付出跌落境界、重创元神的惨痛代价,便是直接被再无削弱的圣人意志直接抹杀,都有少许可能。所以,你离开后,我族准圣不敢去外界找你的。但那个名为百足的斗篷准圣,就不一定了。他可以在外界自由活动,若盯上你,你切记,要小心…”
  
      “哦。”
  
      “你在没在听?”屠皇皱眉。
  
      “哦。”
  
      “故意的?”
  
      “嗯。”宁凡笑道。
  
      屠皇气笑了,她这里在替宁凡担心不已,宁凡居然还有心思和她说笑!
  
      这小子,以为劫了圣山刑场是好玩的!
  
      以为那些大卑准圣不会报复?
  
      “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日后的处境吗!”
  
      “我倒是更担心你的处境。”宁凡收了笑容,微微一叹。
  
      他来极丹圣域的目的已经全部达成,也将屠皇救了出来,若他愿,此时此刻便可通过空间节点离开极丹圣域。
  
      但宁凡很担心,若他离开以后,屠皇会如何?
  
      那些准圣会不会寻找借口,将屠皇捉上圣山,拿来行刑?
  
      而根据屠皇的说法,本土修士到了外界,会有圣人意志诅咒。屠皇,不能和他一起前往外界么,逃离此地亦会死…
  
      “为什么我非得跟你一起走?我还想留在这里,给我那些死掉的手下报仇呢。哼,圣山那群秃驴,抓了我,还杀了我的手下,此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你自己离去便可,我要留在这里跟圣山秃驴们继续干架!”屠皇唇角勾起一抹狠笑,她和宁凡一样,其实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
  
      “其实你的手下魂魄还在…我是扶离,以灵轮收敛了他们的魂,若有一日,我能力足够,会给他们重生一次的机会。关于这一点,你也不必太过伤心。”
  
      “若如此,我倒是解了一个心结。不过即便如此,我也还是会向圣山秃驴们报仇的,你,阻止不了我。”
  
      “阻止不了是么…还是说,你故意这么说,只是想让我走得安心些?不让我为你担心?”宁凡背影沉默。
  
      “…”屠皇亦沉默。
  
      二人之间,似乎真的没有男女之情这类东西。
  
      但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羁绊,使得宁凡会为屠皇的未来担忧,使得屠皇会为了宁凡的未来操心。
  
      近乎主仆,间于亲情,有别于风月。
  
      “对了,那些准圣算计你,貌似是图谋你体内的【剑祖至情】…你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吗?”
  
      “鬼知道是什么玩意。”屠皇唯一完好的右眼,没好气地白了宁凡一眼,一提这个她就来火。
  
      她何等心智,在圣山准圣齐聚的一刻,便知道,自己怕是早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被这些准圣算计成了筛子。
  
      岂能有什么好心情!
  
      所谓的行刑,其实只是因缘际会,就算没有宁凡,这些准圣也会找机会给她安个罪名行刑的!
  
      枉她自以为横行了一世,却原来,只是他人眼中的刍狗!
  
      “你说,若我设法弄掉你体内的剑祖至情,那些准圣是否就不会多次一举算计你了?毕竟若是无利可图,准圣级存在可是懒得随便沾染因果的。”宁凡忽然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微一亮。
  
      “好想法,那么问题来了,剑祖至情是什么,我们要怎么把它弄出去?”屠皇无所谓地问道,似乎对剥离剑祖至情并不关心。
  
      光明佛图谋她体内剑祖至情的方法,似乎是直接剥离她的修为。且不是普通的剥离,而是以雷剥离。更要求在剥离之时,引起她的情绪波动,否则堂堂光明佛,也不会特意布局,引她那些手下前来送死了,无非就是想令她情绪生出波澜…
  
      “如果非要废掉你的修为,才能让你避开准圣们的算计,你愿意吗?”宁凡皱眉问道。
  
      “不愿意!没有修为的人生,和咸鱼有什么分别,我倒更愿意带着修为,轰轰烈烈和那些准圣拼个你死我活。”屠皇果断摇头。
  
      “你说,会不会还有其他办法剥离剑祖至情…”
  
      宁凡目光幽深,他想起了尸骨山遇见的剑祖尸骨,他想明白了自己为何会对屠皇感觉特别。
  
      因为屠皇拥有剑祖至情。
  
      因为屠皇虽是幻术人偶,却如同是剑祖的幻术分身一般无二的存在,于他而言,是特别的。
  
      此刻和他交谈的,是剑祖的情。
  
      此刻令他内心安宁的,也是剑祖的情。
  
      千丝万缕的因果,其实都只是他和剑祖之间的羁绊,仅此而已。
  
      剑祖已死,但屠皇因为拥有剑祖至情,其存在,却形同剑祖又一世的生命。
  
      当他还是一只灵智低下的蝴蝶时,她,是威震真界的剑祖。
  
      当他转世成人,一步步在幻梦界内崛起,她,只剩尸骨,只剩至情化为幻术人偶。
  
      恍惚间,宁凡想起了剑祖尸骨灰飞烟灭前,对他说的话。
  
      【你找不到我,我遇不见你…若两线相交,则一世相遇,一生别离;若两线平行,则生生同行,生生不遇…】
  
      当时,他听不懂。
  
      现在,有些懂了。
  
      他和剑祖,是平行的两条线,他们一路同行,从一开始,到最后。
  
      但,最终也无法真正相遇,他死,她生,他生,她死,从一开始,到最后…
  
      “小蝴蝶,你怎么叹气了?呃,不知为何,又叫你小蝴蝶了…”屠皇犯了尴尬癌,又开始说胡话了。
  
      “就这么叫吧,挺好听的。”
  
      “不了,我还是爱叫你宁凡,这名字挺好听的。”
  
      “那就叫宁凡,也别小家伙,小东西的乱叫了。”
  
      “那你也别乱叫我前辈、姑娘,不是说了叫我名字就行了吗?我叫姬青灵,记住了。”
  
      “姬青灵,这名字,很好听,但这个名字…是真的么…”
  
      “你说什么?”屠皇一怔。
  
      “欠你的左目,现在还你,你要的过去,都在里面了。你的存在,貌似只是一具幻术人偶,和百花帝之流是相同的存在。我本在犹豫,要不要让你知道这些事,但或许,你自己早已有所察觉。”
  
      宁凡一叹,将屠皇左目归还,至此,他欠屠皇的承诺全部还清。
  
      屠皇取下眼罩,以秘法将左目放回,闭上眼,沉默地观看着宁凡刻在她左目里的一幕幕过去。
  
      她看到了十蜂至尊制造她的一幕幕…
  
      她没有看到自己想要寻找的小家伙…
  
      “果然,我只是幻术人偶,而我要找的小家伙,也不是这点过去就能看清的呢。黄泉海底,没有我要找的答案…”许久,屠皇轻轻舒了一口气,无所谓地一笑。
  
      幻术人偶的事情,她早就有所猜测,故而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虽然遗憾没有从过去里看到想要等待的人…但或许,宁凡就是她要等待的小家伙,根本不必再找。她,有这种感觉。
  
      未来,会如何?
  
      在困入空间乱流的准圣返回前,大概不会有什么变故,但等到那些人返回,她的处境,大概会很糟糕吧。
  
      但再糟糕,也不能比她此时此刻的体内异变更糟糕了…
  
      “谢谢你,小蝴蝶。不是谢你救我,而是谢你与我重逢,以这种身份,这种模样。”
  
      屠皇内心默默道。
  
      她不明白自己的心声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她感到很开心,比第一次结成金丹更开心,比第一次化出元神更开心…就这样,在宁凡身后坐着,看云彩从脚下飞过,看宁凡白衣黑发随风而动,看他背影沉默如山,已足够。
  
      就算此刻死去,她也无憾了。
  
      在宁凡看不到的背后,屠皇悄悄以手捂住胸口,忍着心脏碎裂般的痛楚,一次次吞咽下喉间甜血,强压下体内渐渐生出的死气。
  
      她,快要死了。
  
      用死形容其实不准确,因为她并不是什么真实存在的活人,她的存在,早该在无数年前夭折于母胎。她也不是那个女婴,她只是一个幻术人偶,是那女婴的替代品。
  
      她本以为,被宁凡救走,她便可以安全,但其实不是。
  
      离开刑场的瞬间,她的躯体忽然毫无征兆地,开始衰歇,开始枯萎!
  
      若她是活人,若她是真正的仙帝,她的仙寿应当无涯才对,并不会有此突然衰竭的异变出现。
  
      但她不是。
  
      她只是一个幻术人偶。
  
      她的修为,是假的。
  
      她的长生不死,是假的。
  
      制造她的十蜂至尊,给她安排了多少寿命,她便能活多久,无法更改。
  
      离开刑场之时,她惊觉,自己体内的幻术寿命,竟已所剩无多!
  
      就好似无数年前,十蜂至尊制造她时,便算计好了一切,精确推演了所有时间!
  
      十蜂算到了她的行刑,算到了宁凡救她离开刑场的准确时间!
  
      并给了她足以支撑到宁凡救走的寿命。
  
      此刻被宁凡救走,同时,她的幻术寿命到了尾声…
  
      她是十蜂的幻术,没有人可以干涉这一幻术,没有人可以替她延命…
  
      除了十蜂本人,这个释放幻术的始作俑者!
  
      十蜂给她的寿命,精准至极,到此正是终点!
  
      十蜂算计到了一切,甚至算计到了宁凡有办法支开准圣救走她,于她尚未被造出的无数年之前!
  
      她明白了!
  
      十蜂和其他准圣是不同的!
  
      宁凡一连串的阳谋,或许摆脱了光明佛等人的算计,但,还在十蜂的局中,没有走出!
  
      是了,是了…
  
      十蜂至尊和光明佛等人的目的,本来就是不同的!
  
      她是十蜂至尊造出来的,想必是在那时,就被十蜂至尊在其体内放入了剑祖至情。
  
      十蜂至尊早拥有剑祖至情了,她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再剥离一次,再算计一次。可以肯定的是,她此次来到圣山,所图谋的东西和其他人是不同的,并非是剑祖至情。
  
      对十蜂至尊而言,剑祖至情可能只是一个饵,一个…钓宁凡入局的饵!
  
      “十蜂图谋的…是宁凡!”屠皇为自己的猜测感到震惊,面色却不显露半分,不想让宁凡知道这件事。
  
      若她猜测为真,则此时此刻,宁凡仍然不安全。
  
      十蜂想要干什么!
  
      为何只给她恰到好处的幻术寿命?
  
      是想让宁凡发现她的濒死,想让宁凡带她上门,求十蜂延命吗?
  
      是想借由此事,胁迫宁凡达成什么目的吗!
  
      “以宁凡的个性,知道我是幻术人偶都愿意来救我,多半也愿意为了替我延命,去找十蜂至尊的,从而一步步跌入十蜂的算计…这,是十蜂的阳谋!掐死了宁凡的个性,想要迫其就范…”
  
      “我可以死,毕竟只是幻术,但却不能再连累宁凡落入任何算计了!不能连累…我的小蝴蝶!”
  
      屠皇是掌幻大帝,若她想以幻术遮掩自身的濒死,则便是宁凡,也不可能看透。
  
      何况屠皇本就伤势极重,偶尔泄露一丝死气,也只会让宁凡以为是伤势加重的原因,而不会联想其他。
  
      圣山之战,宁凡赢了,胜过了光明佛、死帝、牛鬼、百足。
  
      圣山之战,宁凡输了,看似支开了十蜂至尊,却原来,还在十蜂至尊的精准计算之中。
  
      那是从无数年前就开始的计算,图谋…定是极大!
  
      屠皇强撑着和宁凡笑谈,故作无事地和宁凡瞎扯,以幻术,画出俏脸上的嫣红,遮住真实的苍白。
  
      她不知自己命剩几何。
  
      不知还能伴小蝴蝶多久。
  
      她好似明白了什么,又好似仍旧不懂。
  
      她好似重新拥有了生命,重新成了剑祖,又好似,仍旧只是虚幻。
  
      “你怎么了,一直唠唠叨叨说个不停,想要掩饰什么?人想要掩饰什么的时候,都会有所反常的。你的所为,和你的性格可不符。”宁凡皱眉道。
  
      以窃言术却看,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以万物沟通去问,也问不出任何情报。
  
      总觉得屠皇有事瞒着他,但他毕竟与屠皇交情泛泛,似乎没有资格过问人家的隐瞒。
  
      “反常么,那我还是闭嘴好了。我们现在去哪里?”屠皇没有否认,不屑说谎,却也没有将一切道破,长长的眼睛带着微笑,有着说不出的温柔,看着宁凡。
  
      “去找一个人。趁着几个准圣被我诱入空间乱流,我打算在这大卑族,好生放肆一场。”
  
      “找谁?”
  
      “楚烈圣女多兰。”
  
      “你想顺走整个大卑的天道金银矿储备?这么做,光明佛等人归来后,可是会发疯的。”
  
      “我不这么做,他们就会放过我么?”宁凡笑道。
  
      “说的也是,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之事,若事事忍让,何不干脆当一个凡人。人正是因为不愿认,不愿让,才会逼自己前进呢。你既然想放肆一场,我便陪你一道放肆吧。”
  
      “你真的不用进入我的玄阴界闭关疗伤么?”宁凡皱眉道。
  
      一身伤势的屠皇,气息十分虚弱,居然还想继续放肆…他说不担心,是假的。
  
      “我在你背后,一样可以疗伤。如今草原之上除了楼陀,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仙帝的。以你的本领,就算和仙王死斗,也不会让我在你身后安然疗伤都做不到吧。”
  
      “说的也是。”
  
      宁凡不再反对,任由屠皇呆在乌仙云上,和他同行。
  
      乌仙云一路飞过中州草原,每每经历一些中州城池,都会令此城修士胆寒。
  
      因为那些人知道,是鬼面修从此地路过,一个不慎,就可能有屠城危险!
  
      唯有当宁凡的乌仙云呼啸远去,这些人才会大松一口气。
  
      琉璃城,阴云密布,似有雨,却无法降下。
  
      某一刻,忽有琉璃城居民骇然地发现,在那阴云密布的空中,多了一朵魔气滔天的乌云!
  
      更有无数人,以神念看清了那负手立于乌云之顶的男子容貌!
  
      霎时间,整个琉璃城鸡飞狗跳,因宁凡的强势到来,陷入混乱!
  
      “鬼鬼鬼面修!他他他他来了!我们会死,我们会死!”
  
      宁凡微微头疼。
  
      他屠城灭宗,干得不少,但所杀皆是因果深重的修士,可从不杀似琉璃城居民这类平凡生活的凡人。
  
      当然,这些琉璃城居民从一出手就具备药魂,具备少许法力,不能算是凡人。
  
      但在宁凡看来,所谓的凡人,其实指的不是法力,而是是否参与修真厮杀。
  
      很明显,这些人过得是凡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和修真厮杀完全无关。
  
      对于这种凡人,他也不想随便破坏对方的平静生活。
  
      “诸位安静些,宁某不是来屠城的!”
  
      宁凡安抚一般的声音,清晰传入每一个琉璃城居民的耳,却根本没有压住混乱的迹象。
  
      因为这些居民不信!
  
      在他们眼中,圣山即为神圣,即为信仰,即为荣耀。
  
      毁灭圣山的宁凡,则是异端,是魔鬼,是杀人狂。
  
      以琉璃城居民为数不多的智商,几乎已经认定宁凡来到琉璃城,是为了杀人宰肉下酒吃…魔鬼吗,就是这么恐怖。
  
      发现无法压住混乱,宁凡微微无语,有一些街道,已因为混乱,引起居民踩踏了,虽然还没有出现死亡,但伤者确实不少,再这么下去,他平白无故就得害死不少因果不沾的凡人了…
  
      看着居然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皱眉的宁凡,屠皇笑了。
  
      她的小蝴蝶,果然很有趣,很有趣…这样的修士,世上可能找出第二个。
  
      “你这样说,是无法制住混乱的。你应该这么说…”
  
      屠皇清了清嗓子,而后口技一般,模仿出了宁凡的声音,对整个琉璃城故作恶狠狠地道,
  
      “奉令琉璃城居民,立刻返回各自家中,不得在街道上乱跑,不得引发任何混乱,不得大声喧哗!违令者,男人凌迟碎尸,切片做菜!女人侮辱一百遍,老少不纵!”
  
      嘶!
  
      所有琉璃城居民倒吸冷气,被‘宁凡’的威胁声吓到了。
  
      无人敢再在街上乱跑,都只敢压着速度,朝自己家门缓缓回家!
  
      也无人敢引发任何混乱,更无人敢大声说话,一个个噤若寒蝉,唯恐被‘宁大魔头’惩罚。
  
      没听‘宁凡’说的话吗。
  
      那是人类能说出的话语吗!
  
      那是只有魔鬼才说得出口的话!
  
      男人违令,凌迟切肉做菜!
  
      女人违令,便要被‘宁大魔头’蹂躏一百遍,且老少不纵!
  
      这‘宁大魔头’太可怕了,连三岁女娃娃、八十岁老妪都下得去手,果然是魔鬼!
  
      看着因为屠皇一句胡言乱语,整个琉璃城瞬间安静。
  
      不仅是琉璃城居民安静了。
  
      就连一些修为极高的存在,都安静了。
  
      “我的名声,被你玩臭了…”宁凡无语。
  
      “你是那种在乎名声的人?只要达成目的,不择手段又如何?道心无愧便是。”屠皇嫣然一笑。
  
      “有道理。”
  
      宁凡摇摇头,也不跟屠皇深辩,而是收了乌仙云,将屠皇腰肢一揽,身形一晃,消失无踪。
  
      刻意隐匿之下,单凭琉璃城此刻驻守的真仙修士,根本无法察觉宁凡去了琉璃城何处。
  
      宁凡悄然降落在了琉璃城内一处名为四十七牢的地方。
  
      这里,是他和多兰初来琉璃城时,居住的地方。
  
      几名和宁凡相熟的侍女,一见宁凡到来,居然不害怕宁凡的魔名,而是喜极而泣。
  
      “魔王大人,请你救救我家小姐吧,她,她被灵宗圣子关了起来,至今不肯放人。”
  
      明明不害怕,但为何开口闭口,要喊宁凡魔王呢…
  
      这是什么奇葩称呼!
  
      宁凡没有和几个小侍女过多讨论称呼的问题,而是皱了眉头,问道,“多兰被灵宗圣子抓走了?”
  
      “不,不是抓走,小姐是受到胁迫,自愿和灵宗圣子走的。”
  
      “胁迫?”
  
      宁凡一诧。
  
      他当日参加夺陵第二轮,便好奇多兰为何不来看他比赛,现在想想,莫非那时候就已经被灵宗的人带走了?
  
      “你可知灵宗的人为何带走多兰?”
  
      “这…”
  
      几名侍女顿时面色一红,而后有些局促地道。
  
      “我等知道的并不详细,貌似是灵宗的人拿魔王大人来威胁小姐,小姐才自愿被带走的。听说灵宗圣子修行到了关键时刻,正需要一位元阴尚在的圣女帮忙冲击瓶颈。从前灵宗圣子看不上我家小姐,但这一次,似乎又有了变化,他对于小姐十分上心,正好吃好喝供着小姐,只待需要之时,正式拿小姐来修炼…”
  
      “为了我?”
  
      宁凡一诧,有些料不到多兰被带走的原因,与他有关。
  
      一旁的屠皇,则促狭一笑。
  
      她家的小蝴蝶,貌似女人缘很好呢…看来自己临终前,不必为这小家伙的终身大事操心了。
  
      真好,真好。
  
      这些莺莺燕燕在他身边,就好像她的笑容,留在他身边一样
  
      每一个女子,都是独一无二的笑,因他绽放。(未完待续。)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