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1082章 世人攘攘皆为利往

  大卑族天地之间,存在着匪夷所思的幻术力量。圣山仙帝之所有罕有人知晓五大至尊的存在,并非是因为消息不够灵通,而是能力不足。
  以仙帝老怪的城府,岂能对大卑族存在准圣一事一无所知?不少仙帝都曾无数次打探到五大至尊的情报,却因为无法抵抗天地间的幻术力量,情报左耳进,右耳出,转瞬便将与五大至尊有关的一切信息都遗忘…
  此刻,除了已经逝去的白骨夫人,其余四尊齐临圣山。起初,准圣接二连三出现的一幕,带给圣山修士无法遏制的骇然,几乎崩塌了圣山诸修的世界观。
  但很快,大卑族的幻术力量,开始发挥作用。
  有仙尊仙王,前一刻还是惊呼准圣来临之事,后一刻便目光茫然,有了遗忘,浑浑噩噩跌坐在地上。
  有数之不尽的命仙真仙,前一刻还在抵挡天劫、恢复法力,后一刻便被幻术眩晕,一个个陷入昏迷,跌倒在地。
  此界幻术力量,不容许旁人记住大卑至尊的一切讯息。
  天地间汇聚而来的幻术之力越来越强,渐渐的,竟有无数梵唱在群修耳边飘渺响起。此梵唱一响,便是仙尊仙王,也可是一个个被幻术致晕,甚至有不少仙帝,因为法力损耗太过巨大,虚弱之下为幻术所侵,陆续承受不住幻术之力,目光呆滞空洞,好似木偶般跌倒在地。
  倒下,倒下,倒下…
  一个个圣山修士倒在地上,顷刻间,此地还能保持神识清明的人,已只剩极少数。
  圣山二十三帝之中,只有雷云国、石人帝在内的五名仙帝没有昏阙。其余仙帝及仙帝之下的圣山仙修,全部昏迷!
  阴罗煞等修为不足仙帝的东天外修,同样一个个昏倒在地,负责解封太古雷鼎的外修,只剩斗篷准圣一人清醒!
  幸而宁凡引发的天劫,威能已只剩原本的二十分之一不到,随着雷云国等硕果仅存的五名圣山仙帝付出代价、发出最后一击,彻底轰碎天劫,纷纷降落于刑场之上,拱卫在太古雷鼎、殛刑架之前,心惊肉跳地警惕着诸多传说的来临。
  乱象已生,光明佛与葬月皆知此时不是继续拼斗之时,不再打斗,而一击之后,交错分开。
  光明佛降落在刑场中心,同雷云国等圣山五帝站在一起,神情阴晴不定。
  葬月亦降下身来,压下体内肉身不适之痛,护在宁凡所化灭神巨人的左右,神念锁定在死帝身上,生怕死帝再对宁凡暴起出手。
  光明佛、死帝更是不再留手,各自将体内药师佛、焰祖的修为彻底解放,狂风倒卷般的气势,瞬间横扫此地,与其余准圣分庭抗礼!
  形势一瞬间变得不明朗了…
  光明佛及周围圣山五帝,是一个阵营,警惕着此地所有外人,显然不与任何一家一路。
  宁凡、葬月是一个阵营,彼此一个眼色交流,似对此刻的局面已有预料。
  斗篷准圣是一个阵营,孤身一人在此,没有继续攻击宁凡,而是提防着其余准圣。
  死帝也横剑在胸,没有继续斩杀宁凡。
  牛鬼至尊、十蜂至尊各自为战,皆带着高深莫测的笑意,不知来意为何。
  此地合计六方势力,对今日圣山行刑一事各有不同图谋,形势堪称混乱,却也因为混乱,互成犄角,各怀忌惮,反而不再有人对宁凡展开攻击了!
  宁凡面色不显,内心却是一沉,当下的情形,是他预想当中最坏的一种局面,想不到真的出现了!
  楼陀大帝给他解说过大卑族各大至尊之间勾心斗角的局势,故而宁凡也已猜测过,今日屠皇行刑可能会有诸多传说搅局的一幕出现。
  猜测是一回事,当真面对如此之多的准圣,又是另一种心情,深深感受到了不可战胜的艰难感。
  宁凡行事张狂,内心却极有自知之明,他深知自己就算手段再多,但只要修为没有真正达到那一层次,便不可能在如此之多准圣面前撒野。
  以他的心智,更是可以推测出,如此之多的传说人物齐聚刑场,绝非偶然,而是刻意!准圣畏惧因果如虎,轻易不沾俗事,千里迢迢来趟此地浑水,必有重利可图!
  十蜂至尊是屠皇这具幻术人偶的制作者,极有可能今日屠皇行刑所遭遇的一切,都在十蜂至尊的算计之内。
  牛鬼至尊与屠皇有着不知名的交易,亦有可能,对屠皇早有图谋。
  光明佛是今日行刑的发起者,他图谋的又是什么?
  斗篷准圣似乎也对行刑一事有着不知名的图谋,来意为何?
  死帝,似乎也不是来圣山截杀自己这么简单,截杀,或许只是一个幌子…
  这些人的目的,直指屠皇!宁凡不知道身为幻术人偶的屠皇,为何会被如此之多的准圣惦记。却深知,若不设法摆平这些传说,绝无可能带走屠皇!
  于是,从三日前得知屠皇行刑提前开始,宁凡便在脑海之中构思了成百上千的方案,来应对眼前可能出现的死局!
  想要武力救人,绝无可能,如此一来,唯有同样以算计,弄走这些人!
  “焰祖老儿,你今日前来,怕不是索要这外修小儿因果这么简单吧。你我曾约定,此生我不入三焰,你不临圣山,可你却违背了承诺。”
  乱局当前,光明佛已无功夫理会宁凡,而是朝着死帝淡淡质问道,声音不大,却有种不怒之威,有种泰山之定。
  此刻光明佛意识以药师佛为主导,言情举止,与正常状态的光明佛殊为不同,一言一行,皆有圆满之意融入其中,给人以深不可测之感。
  对于此刻的光明佛而言,宁凡的威胁性已经不再。死帝体内的焰祖,则是大卑五尊排名第二的存在,仅次于已经逝去的白骨夫人,实力凌驾于其他至尊之上,这,才是此地最大的威胁,需要第一个重视…
  “哼!古来承诺,多不过是一纸约定,随时可以撕毁,老夫便是违背了,你奈我何!再说了,你药师老儿可也从来不是什么守约之人呐,三千四百万年前,你趁我有事离开尸骨山脉,暗中潜入其中,调查我所囚禁的白骨夫人,却被白骨夫人重创。此事你做的十分隐秘,瞒天过海,却瞒不过我的因果搜罗!可笑的是,率先背弃约定的你,反倒来指责我的不是了!”
  死帝冷哼一声,反唇相讥道,语气有一种与生俱来的睥睨之意,那是焰祖横行一世的气场,此刻其意识,以焰祖为主导。
  光明佛目光微微一眯,半晌无言,不多时,又朝着牛鬼至尊质问道,“牛老鬼,你我曾有约定,此生我不干涉你领悟南药老儿的轮回表里,你不干涉我统领圣山上下事宜。此刻我在圣山为罪人行刑,你为何违背承诺,来此干涉此事,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
  “嘿嘿,和你立下约定的,是黄牛,没看到吗,此刻的我,是火牛!”一身火红衣袍的牛鬼至尊,怪笑答道。
  光明佛目光寒芒一闪,不再和牛鬼至尊废话,转而对十蜂至尊道,“蜂仙子,当年你被南药老儿压在五指山下,是我放你逃离,你今日,也想要坏我大事吗?”
  “咯咯,不愧是巧舌如簧的药师,利用我围攻南药圣的算计,居然能说得如此动听。你放我一次,我助你暗算了虚弱垂死的南药圣,因果早已两清。今日这剑祖至情,我同样图谋已久,可不会让给任何人呢。”十蜂至尊掩唇一笑,风姿说不出的清丽脱俗,哪有平日半点风尘气。
  光明佛眉头紧皱,不再与十蜂废话,而是对斗篷准圣道,“若我没有看错,阁下应该是毒掌位的上古准圣。封魔巅全盛时,有领悟毒掌位者十五人,其中远古大魔一人,二阶准圣两人,一阶准圣四人,掌位仙帝八人。观阁下幻术露数,又与其中两三人相似。不知道友是古蝎、翅僵、百足三位道友中的哪一位?”
  斗篷准圣幽绿如火的双目一诧,似没料到光明佛居然对封魔巅曾经的底蕴如数家珍,身为准圣的尊严,也不容许他在此刻说谎,冷笑道,“道友不敢当!叫我一声百足老怪便是!你我目的相同,是敌非友,今日势必有一战,不必乱扯关系!”
  “原来是‘毒行万里百足蚕’,今日之事,你定要插上一脚么…要知道今时今日,可不是你紫斗仙修横行于世的年代了,我虽不知你是如何避过封魔巅浩劫,残存至今,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若你执意搅和此事,我可不会手下留情的。”
  “嘿嘿嘿,老夫修为不如你等大卑准圣,但一身手段也是非同小可,真打起来,却也未必会输。”斗篷准圣冷笑不绝,颇具自信,使得光明佛眼中微不可查闪过一丝忌惮。
  他和所有准圣对话,却唯独没有和宁凡废话,因为不必。宁凡是不肯退去的,且为了激发剑祖至情,他也不可能放宁凡活着离开,之前死掉的那些血武从属,貌似不太够,若在死个宁凡,应该够了!
  “既如此,我等便各凭手段,来争一争此间造化吧!”
  “修真之事,强存弱亡,本就该如此的!”
  “少废话,各凭手段便是!”
  “哼!剑祖至情,必定属于老夫!”
  众准圣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
  便在此时,忽有一个出人意料的声音,打断了此地堪称激烈的气势碰撞。
  “诸位且慢出手,不妨看看,这是何物!”
  是宁凡出言,打断了众人!
  众人的目光,顿时朝宁凡瞟去,不以为然,想看看宁凡死到临头,还在闹什么幺蛾子。
  却见,灭神巨人忽然大手一挥,撕开了此地天地,露出其下的虚空。
  再撕,竟将那无尽虚空抽丝剥茧般一层层撕开,一连撕了上千层虚空,终于露出无尽虚空之中,那令准圣都为之色变的金色空间乱流!
  这等空间乱流,只存在于虚空至深处,宁凡撕开如此之多的虚空,露出这空间乱流,意义何在?
  “此子想干什么?莫非想撕开虚空,遁虚逃生?”光明佛目光一眯。
  “愚蠢的想法,天地之里为实,其表为虚,外表之虚层层相叠,不计其数。第一步修士可撕开一层虚空,第二步修士则可仗着修为,撕开更多,但若是虚空层数多到一定程度,其中的空间乱流,便是准圣也不敢随便进入的,否则直接便可一路撕开所有虚空,到达其他幻梦界甚至真界了。”死帝内心冷笑。
  “此子起码撕开了千层虚空,若想遁入虚空逃生,甚至不必我等追杀,直接便会死在空间乱流之下。莫非他有什么手段,能在这等空间乱流之下不死,想混入乱流逃脱?但若只是千层虚空的空间乱流,我等准圣进入,根本不会被空间乱流所杀,最多也只是受些小伤罢了。入乱流追击此子,也绝不难的,此举不可能逃掉才是,那又为何…”牛鬼至尊有了狐疑。
  “又或者,此子想引空间乱流灭杀我等?呵呵,空间乱流只存在于虚空之内,是无法引出外界杀敌的。便是能,这点威能的空间乱流,也只够伤到我等,无法致命。此举,没有任何意义!”斗篷准圣内心不屑。
  众准圣想法不一,却无一开口和宁凡废话,面上都是古井无波,等待着宁凡下一步的行动。
  可他们都猜错了。
  宁凡撕开如此之多的虚空,并非为了钻入其中逃生,也非为了引空间乱流伤人。
  而是想利诱此地准圣,放弃图谋屠皇,困入千层虚空的空间乱流之中!
  却见,灭神巨人大手一翻,掌心忽而多出两幅古老阵图。
  这是宁凡刻在皮卷上的古国二阵,并未刻印完整,而是在关键处有所改动,算是伪阵图。这一点,他不会告诉众准圣。
  灭神巨人将两张阵图皮卷各自撑开半边,露出了其上半边古国二阵的阵图,似故意一般,展示在众准圣眼前。
  起初,众准圣对于宁凡莫名其妙的行为都感到不屑。
  但当这些准圣注意到灭神巨人手中阵图额具体阵法之后,有三人,当场色变!
  皮卷记录的阵法格局,分明与他们各自研究过的古国二阵极为相似,因三人并未见过真正阵图,故而无法只凭一眼,便判断此阵真假!
  “古国二阵!莫非你竟拥有这两种阵法!不可能!我大卑空有天道金银储备,却唯独缺了这二阵,若此阵是真…”
  “哼!你是想拿这两张阵图讨好我等,求我等放了你的小情人吗!痴心妄想!”
  “可笑,且不说这阵图真假莫辨,便是此图为真,我等也不可能与你交易的!杀了你,再夺图,岂不是更方便!更何况,此图未必是真!”
  除了十蜂至尊、斗篷准圣面色稍显平静,光明佛、死帝、牛鬼至尊皆加大了锁定宁凡的杀意力度!
  这三人,皆对古国二阵极为动心!已图谋多年,苦于无无法获得!
  此刻既然知道宁凡拥有二阵阵图,则他们对宁凡出手的理由,又多了一个!更不可能放宁凡走了!
  可这些准圣又猜错了。
  宁凡取出这两张伪阵图,并不是为了拿出来摇尾乞怜的。
  灭神巨人亦没有和光明佛等人废话,而是大手一抛,直接将两张皮卷阵图抛入到千层虚空的空间乱流中。金色裂缝交错蔓延的空间乱流,只一冲,便将那两张阵图冲到无尽虚空的更深处,不知冲到了哪里,很快就看不到踪影了。
  而后,灭神巨人周身散发出逆灵术的光芒,继而闷哼一声,似做了什么损伤自身的事情。这是宁凡以逆灵术,强行抹去了自己识海之中关于古国二阵阵法构造的全部记忆!
  手段果断而狠决!
  稍微识得逆灵术一二的准圣,皆是神色一变。
  “我抹去了记忆中的古国二阵,那两张阵图,乃是我身上的最后孤本,是以仙帝万古真身之皮制成,便是抛入千层虚空的空间乱流,也可一时半刻不毁。但若是时间太久,多半还是会毁去的。我知你们大卑准圣在研究这两张阵图,如今渴望已久的阵图近在咫尺,想来以尔等的心性,都不可能再镇定的。想要获得这两张阵图,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在阵图毁于乱流之前,将其找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即便尔等杀了我,也无法通过搜魂灭忆,从我记忆之中获得古国二阵的,将与此阵永远失之交臂!如何,似继续在此地消磨时间,还是进入空间乱流,寻找古国二阵的阵图!”
  灭神巨人每一个字,都好似巨石一般,砸在了光明佛等三名准圣的道心之上!
  光明佛等三人顿时露出惊怒之色。
  他们明白了!
  宁凡这是在拿古国二阵的阵图,诱惑他们放弃图谋屠皇,诱惑他们离开圣山,诱惑他们进入千层虚空的空间乱流,在无尽乱流之中耗费时间寻找阵图!
  这不是摇尾乞怜。
  这是阳谋!这是明摆着要拿他们渴求多年的软肋,诱惑他们离开圣山!
  前一刻还准备大打出手的光明佛三人,这一刻,神色有了挣扎,有了犹豫。
  犹豫的,是进入空间乱流寻找古国二阵,还是将那二阵放弃…
  宁凡毁去记忆的行为,不像是假的,杀了此子,搜魂灭忆,应该没什么用…只能夺那两张阵图了!
  那两张阵图虽是以仙帝皮所制成,也绝不可能在空间乱流之中支撑太久的,最多百息,必定毁灭!
  百息,不够他们在此地分出胜负,也不够他们剥离屠皇体内的剑祖至情。
  进入空间乱流寻找阵图,更需要大把时间。
  若想得到宁凡抛入空间乱流的阵图,他们唯有立刻追入空间乱流,不惜代价死命去寻找,才有少许可能在百息之内找到那两张阵图…
  但此举,却有两个麻烦!
  其一,即便找到那两张阵图,阵图也未必是真的,极可能只是宁凡伪造的假阵图!
  其二,千层之后的虚空,往往进的容易,出得艰难,便是准圣贸然进入其中,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很难找到出口返回外界天地的。运气差的,被空间乱流冲出极远,便是数年数十年无法返回外界,都有不小的可能…
  死于千层虚空,倒是不至于。但被困在千层虚空十天半个月,甚至数月数年,都是十分正常的。
  要么立刻抛下屠皇行刑之事,冲入空间乱流找阵图。
  要么…放弃阵图,继续图谋剑祖至情…
  一个是真假无法确认的古国二阵,一个是足以让远古大修都为之动心的剑祖至情,哪一个更重要…
  一番内心抉择之后,光明佛等三人并没有为了古国二阵的阵图,冲入空间乱流,但神情,多少都有了阴沉。
  “小辈,你当真该杀!明知道我等对于古国二阵图谋已久,居然如此算计我等!不得不说,你成功了,我等道心之中,或多或少都因放弃了寻找古国二阵,有了一丝遗憾,一丝裂痕,这裂痕若无数万年苦修,怕是极难愈合…这,便是你舍弃阵图、自毁记忆的目的吗!又或者,你真的以为,我等会为了一张真假难辨的阵图,就困入空间乱流十天半个月!痴心妄想!”
  “可惜,就算是真正的古国二阵,比之剑祖至情,仍旧不如。孰轻孰重,我们分得很清!谁会傻到为了古国二阵,放弃剑祖至情,困入空间乱流!价值不同,明白吗!”
  宁凡没有理会光明佛等人的言语,抛入古国二阵,只是其计划的一环。
  灭神巨人再度大手一挥,取出一个密密封印的玉瓶。即便此玉瓶封印严实,仍旧传出了令光明佛等人怦然心动的气息。
  极阳的气息!且竟是数目庞大的极阳,是足以令卡在瓶颈上的准圣,直接冲开瓶颈的数量!
  无人想得通,区区一个仙尊小儿…怎可能有这么多的极阳!
  对于古国二阵,只有光明佛等三名准圣心动。
  但对于这一整瓶极阳,便是之前不动声色的十蜂至尊、斗篷准圣,都有了心动!
  “不可能!这等数量的极阳,绝不可能被此子一介小辈持有!假的!”
  没有人言语,但所有人的心声,都是如此!
  灭神巨人没有辩解极阳的真假,而是直接按碎了玉瓶,将一整瓶极阳水倒入空间乱流之中。
  这,是宁凡当日忤逆烦恼井,所斩获的极阳水!这些极阳水,意义极为重大,足以让任何一个准圣动心!
  当日,宁凡甚至舍不得将这些极阳水拿去卖给通天教,换金银。但此刻,却为了一步步实行他的计划,为了利诱这些准圣自愿进入空间乱流,他已顾不得肉疼这些极阳水,一咬牙,拿出了六成极阳水灌在瓶子里,于此刻泼入空间乱流!
  卷入空间乱流的极阳水,很快就被乱流冲得不见了踪影。
  所有准圣都无法镇定了,被宁凡这种暴殄天物的行为所镇住,皆有种无名火在烧!
  “是真的!此子所拥有的极阳,居然是真的!”
  “且不是普通极阳,而是精纯到液化的极阳水!一滴价格,堪比一颗九转帝丹!一瓶价格,可与先天上品法宝相媲美!”
  “扔了,居然就这么扔入到空间乱流!此子真的明白这些极阳水的价值吗!”
  光明佛、死帝、牛鬼、十蜂皆是目光挣扎,以他们卡在二阶准圣瓶颈的修为,若获得一整瓶极阳水,绝对可以尝试冲击远古大修的境界!
  斗篷准圣亦是呼吸急促,若获得这等极阳水,他有九成信心,冲开卡了无数年的一阶瓶颈,成为一名二阶准圣!
  天大的造化,竟被宁凡舍弃!
  只为了诱惑他们放弃图谋屠皇,困入空间乱流吗!此子的手笔未免也太大了!
  “该死!该如何选择!单论价值,一整瓶极阳水几乎已和剑祖至情相差仿佛了!”
  “我等图谋多年,所求也不过是晋入远古大修,继而冲击圣人境界。剑祖至情价值虽高,却也只是飘渺之物,令我等达成夙愿的几率其实并不高。但这一整瓶极阳水则不同,有八成甚至九成的几率,能令我等修为更进一步,更为稳妥!”
  “哼!老夫明白了!此子不仅仅是想困我等进入空间乱流,趁机救人!他更是打算以重利诱惑我等困在空间乱流内死斗,争夺这些重宝!二桃杀三士,这才是真正的目的吗!为了这等数量的极阳水,我等便是拼个你死我活,都是大有可能的事情!”
  “但就这般放弃图谋多年的剑祖至情,岂能舍得…”
  所有准圣此刻都有了犹豫。
  他们算天算地,所为的也不过是精进修为,倘若有其他东西能更加稳健的令修为精进,还有什么必要图谋剑祖至情?
  但放弃多年谋划,多少会有一些不舍。
  “连古国二阵、极阳水都无法令前辈们有所决断么,那若再将此物抛入空间乱流,又如何!诸位前辈可忍心,看此物烟消云散于空间乱流之内!”
  灭神巨人第三次取出一物,抛入到空间乱流之中,同一时间,虚空裂缝竟被宁凡神通一催,开始闭合。
  宁凡没有对第三次抛出的物体做任何解说,此物甚至被封印在木盒中,丝毫气息不散。
  但此物一入空间乱流,却使得在场准圣全都面色剧变,争先恐后冲入空间乱流!
  不能不急!
  不能不迫切!
  这虚空裂缝,已快被宁凡闭合,之前宁凡撕开虚空时,出手太快,没人看清,宁凡具体是撕开了一千多少层虚空。
  若虚空闭合,他们想要自行撕开虚空寻找此物,难度绝对比凡人大海捞针更大,毕竟连东西确切在哪一层虚空都不确定!
  唯有趁着虚空裂缝闭合之前冲入其中,才有一丝可能,获得此物!
  那最后一个木盒,成了让五名准圣定下决心的最后一根稻草,他们终于决定,放弃图谋屠皇,去空间乱流,争夺宁凡舍弃掉的一件件重宝!
  五名准圣,全都冲入空间乱流,而后虚空裂缝闭合,天地波纹消失,好似不曾出现过。
  宁凡满意一笑。
  世人熙熙皆为利来,世人攘攘皆为利往,古人诚不欺我。
  那些准圣算天算地,所谋求的也不过是一些利益罢了,倘若宁凡以更大的利益来诱惑这些准圣,却是在关键时刻起了奇效。
  他接连舍弃的三件物品,居然真的支开了五大准圣,令这五人心甘情愿进入到空间乱流。以千层虚空空间乱流的混乱,空间节点的变幻难寻,这五人想要从乱流之内返回外界,最少也得十天半月了。
  无数圣山仙修昏迷,五大碍事的准圣被支走,如今的圣山,只剩五名法力空虚的仙帝坐镇,可能阻挡他救走屠皇的步伐!
  “不可能!你最后朝空间乱流丢出了何物!为何能令明佛等人再无犹豫,直接冲入空间乱流争夺此物!置我圣山安危于不顾!”
  雷云国等硕果仅存的五名仙帝,紧张至极地看着宁凡。
  这五帝,是圣山最后的守备力量。
  这五帝,早已因为抵挡天劫,法力损耗殆尽,一身战力十不余一二。五人合力,甚至还不如单一一个全盛状态的雷云国厉害。
  精疲力竭之下,他们无力阻止宁凡带走屠皇,更没有把握,抗衡宁凡身侧的葬月仙妃!
  这是上古鼎鼎大名的葬月仙妃,是力压常态光明佛的存在。便是五名仙帝全盛,最多也就能和葬月拼个勉强不败,此刻虚弱之下,则完全不是葬月的对手,一个不慎,死葬月手里都有可能!
  明佛安敢如此!
  居然枉顾圣山安危,跑去空间乱流寻宝!
  居然只留他们这五名虚弱仙帝留守圣山!
  圣山存亡,明佛已经完全不在乎了吗!
  等明佛十天半个月后再回来,绝对只能看到圣山之上的一片废墟!
  究竟是什么样的巨大利益,才能让明佛痛下决心,枉顾整个圣山的安危,进入空间乱流浪费时间!
  雷云国等人不知,宁凡第三回抛入空间乱流的木盒,其实是一个空盒子,没有盛放任何东西,只抽取了一丝灭神盾的开天气息,封入盒中。
  宁凡第一回舍弃古国二阵,第二回舍弃极阳水,真真假假之间,都是为了让此地准圣心乱,让这些人深信他会为了救走屠皇,舍弃任何重宝。
  宁凡种在第三个空盒子的封印更是十分巧妙,能让众准圣稍稍察觉到开天之器的气息,却又无法准确探查具体。
  虚虚实实间,这盒子可能装有开天之器,也可能,并没有…但就算只有一丝开天之器的可能,也绝对比什么极阳水、剑祖至情更加贵重了。
  准圣一般也只有先天中品法宝;第三步圣人,用的也不过是上品、极品先天法宝;开天之器是传说中的至宝,基本都是第四步仙皇才能使用,便是圣山,都极少有人拥有。
  且灭神盾的开天气息,还属于开天之中极为强大的那种,怕是仙皇都没有几人拥有的,让光明佛等人怦然动心。
  明明知道第三个盒子百分之九十九是个空盒子,这些准圣还是为了那百分之一的可能,不顾一切冲入空间乱流的。
  就算赌错,他们至少还能获得和剑祖至情等价的一整瓶极阳水。
  若赌对,则仗着开天之器,他们绝对有望成圣,甚至朝着传说中的第四步冲击…
  稳赚不亏的生意,更有可能一举登上修真顶点,众准圣自然也就不会再犹豫了。就算明知道宁凡想拿重宝诱惑他们困入空间乱流,是阳谋,他们也无法抵挡这种诱惑…他们不得不承认,宁凡的诱惑分量很足,甚至超过了剑祖至情的诱惑,令他们真正动了心。
  拿重宝利诱众准圣进入空间乱流,困入其中,是如今的宁凡,能想到的最有效、成算最大的对付准圣方法。
  如今的他,没有正面战胜准圣的手段,完全不是准圣对手,更何况对手有五名准圣。便是水淹一界,也淹不死这些准圣的。
  正面厮杀,宁凡无法得手。
  但若是算计人心,利诱这些准圣,则拥有诸多重宝的宁凡,还是有不小的机会得手的。
  “我最后丢出了何物,尔等不必知晓。你是叫雷云国是吧,你身后的两名七劫仙帝,是雷家二祖、三祖是吧。当日你雷音一脉在琉璃城算计于我,今日便一道将因果还了吧。暖儿,之前葬月教给你很多对付雷音一脉的方法对吧,我这便打开一道玄阴界裂缝,你跨界帮助葬月,对付雷音三帝,能就地格杀,绝不放其逃脱!”后面的话,却是宁凡在跨界传音。
  “夫君放心!葬月姐姐可是传了我很多手段呢,专克雷音一脉,为了今日,暖儿早已筹备多时。再加上乌先生的黑运暗算,今日绝不让雷音仙帝走掉!”是欧阳暖在玄阴界内的回答。
  见欧阳暖准备充分,宁凡心头一松,继而一个眼神示意,葬月顿时领命,踩着月华匹练,攻向了五名虚弱仙帝,咯咯娇笑中,将雷云国等人打得吐血倒飞。
  宁凡则趁机,冲向了屠皇所在殛刑架,在屠皇恍如梦中的呆滞中,将其救下。
  “你居然…一个人干翻了整个圣山…很好!我喜欢!”屠皇看怪物一般看着宁凡,越看…越满意!
  她的小蝴蝶,果然厉害地可怕…
  “我早就说过,要不了多久就能将你救下,是你自己不信。”宁凡压下体内虚弱,笑道。
  此行目的,已经达成。为了达成这一目的,宁凡几乎用光了何家掠夺来的恢复类九转丹药,更失去了六成左右的极阳水!
  接下来,该向半毁状态的圣山,讨回代价了!
  宁凡:“囚禁许久,身体如何?”
  屠皇:“能跑能跳!”
  宁凡:“有兴趣跟我一起去寻雷音一脉的晦气么?”
  屠皇:“手早就痒了!被人耍猴一样绑着给人观赏,正想找个地方泻火,呵呵,就拿雷音一脉开刀吧!”
  嗤!
  才刚刚被救下的屠皇,甚至懒得服丹疗伤,直接拖着重伤的躯体,和宁凡一道,加入到葬月的队伍中,对穷途末路的雷音仙帝展开追杀…
  苦战至此,终于看到曙光,有什么理由不扩大战果呢?
  …
  一日后,一则震撼人心的消息,通过无数方式,传遍整个大卑草原,更传至三焰!
  血武主人行刑之日,有外修宁凡,劫刑场,攻圣山,此人,正是近日魔名滔天的鬼面修!
  因圣山陵墓的守卫幻术【万诵一朽】存在,圣山并未被这名外修完全摧毁,但整个圣山的死伤,却是不可估量的惨重!(未完待续。)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