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60章 不像魔修
    ‘溪山行旅’,‘丹’级大阵,在有水之地方能布置,山水合一,足以抵挡金丹高手围攻。

    第二区域中,宁凡布下此座大阵,方才感觉安心了些。如此,纵然是那种融灵巅峰的骨魔再次前来,也没有关系了。

    事实证明,宁凡果真有先见之明。好在布下了‘丹’级大阵。他刚刚布完阵,没来得及歇息一下,第二区域的鬼物,却如同受到什么刺激,一个个状若疯癫,不顾一切冲向宁凡的方向。

    起初只有数十鬼物,而后竟有数百融灵鬼物围攻大阵。宁凡心头一凛,若无‘丹’级大阵,自己被这么多鬼物围攻,不死也要脱层皮。

    不难猜想,鬼物的暴.动,定是与之前斩杀的巨魔有关。碎虚分身...自己恐怕得罪了一个狠人。

    只是,得罪又如何?若再给宁凡一个选择,他仍会选择斩杀巨魔。他就是这么护短的人。

    怀中,那来历不明的黄泉貂还在昏迷,而其口中,死死衔着一块黑玉。

    宁凡将小貂收入鼎炉环,只留那黑玉在手,隐隐看出黑玉不凡,但此刻却没工夫探测黑玉的隐秘。

    胸前,数根肋骨断裂,宁凡收起黑玉,稍稍服下伤药,接续了筋骨,顾不得自己疗伤,盘膝坐在溪边,一拂袖,自鼎炉环中放出冰灵、月灵姐妹。

    冰灵娇躯之上,血迹粘稠,与衣衫粘在一起。昏迷不醒,容颜苍白如纸,气息微弱,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月灵护在冰灵身前,泪珠未停的。一见宁凡放出二人,顿时露出警惕与怨恨之色。

    “你想...你想对姐姐做什么...都是你!若非是你,姐姐怎会重伤!你赔我姐姐!”

    月灵粉拳紧握,不顾一切捶打宁凡胸口,如一头发疯的小狮子。

    宁凡眉头一皱,却旋即疏解,生硬地抬起手,轻轻的,拍了拍月灵的秀发。

    “我能救她,你来帮忙。”

    每个人,都有心软的时候,至少宁凡自问,对帮了他的人,是无法下狠手的。

    被宁凡摆弄秀发,更听到宁凡的话语,月灵心头升起一丝安心,一丝期待,“你真的能救姐姐!如果你能救姐姐,我给你...我给你当鼎炉!”

    “不需要。你本来就是我的鼎炉,她也是。”

    宁凡微微一笑,这是他第一次对月灵露出笑容,爽朗而阳光,让月灵芳心一颤,没由来一阵脸红。

    没有再理会月灵,宁凡蹲下身,神念探出,没入冰灵衣衫之内,娇躯之中,细细探查。

    经脉寸断,秀骨粉碎,五脏俱裂...若是凡人受此伤,早已死去。冰灵仗着金丹修为,才勉强得已不死,但若是没有施救,纵然是金丹,也会死。

    冰灵的伤势,若是服用玉皇丹,绝对是极适合的,但,冰灵个性太弱,若非心狠手辣之人,恐怕承受不住玉皇丹的强横痛楚。

    如此,为冰灵治伤就麻烦地多。首先是要治疗脏腑,稳住命元不散。

    宁凡挥掌,取出一颗三转丹药‘虚元丹’,此丹,是太虚派的镇派丹药,丹方一向不外传。老魔当日冲上太虚,抢了许多,治好了纸鹤之毒,还剩了一些。

    此丹可治疗金丹级别一切伤势,其珍贵,即便一些四转丹药都比不了。修真界有句老话:修为之丹,有价;救命之丹,无价。

    见宁凡竟取出虚元丹这种好东西,月灵惊得小嘴合不拢。

    三转丹药,虚元丹,此丹在越国极富盛名,是正道第一宗——太虚派的独门秘药,一向不外传,总是正道同道,去太虚派都难以求丹,这宁凡,如何获得此丹药。

    且此丹药极为珍贵,若流落市面,必定是天价之物。宁凡,竟愿意为了救姐姐,浪费如此珍贵的丹药!

    这么一想,月灵对宁凡的怨念,稍稍减弱。

    “他对姐姐,倒是大方。如果他真能救姐姐,我就原谅他...”

    月灵的神情,宁凡没有关注,他的心中,全在思索如何解救冰灵。丹药,确实能稳住冰灵伤势,但那也要有个前提,冰灵必须有经脉服用丹药。没有经脉,药力无法化开,无法流动全身的。

    治疗冰灵,远比想象麻烦,但这却难不倒宁凡。

    他略一沉吟,忽而一口服下虚元丹,让药力在自己体内融化,而后俯下身,一口吻在冰灵唇上,将药力度入。

    冰灵的身体,承受不住药力,自己便一点一点输送药力好了。

    “你!你在做什么!”

    月灵满面羞红,她从未见过什么人给人治伤,需要吻上去的。这宁凡给姐姐治伤,也占便宜,真不是个好东西。

    不过月灵能看出,冰灵的气色,的确在渐渐好转。这样的话,倒也不是不能原谅宁凡的无耻...

    但旋即她便发现,宁凡还在做更‘无耻’的事情。

    ...

    一炷香功夫,宁凡才将虚元丹药力,整个度入冰灵体内,即便已经如此小心,冰灵仍是被药力一冲,昏迷之中轻轻蹙眉,显然有些疼痛。

    好在药力化开,脏腑的伤势总算稳定,而经脉亦在缓缓重续,碎骨亦开始重生。虚元丹,不愧为越国驰名的好丹药。只是,经脉重续,却错综复杂的盘结在一起。骨骼重生,却有些错位。

    而药力的滋养下,冰灵娇躯滚烫,经脉纠缠的疼痛,让其俏脸再次露出痛苦之色。

    宁凡眉头一皱,并指如刀,在冰灵血稠的衣衫上轻轻一划,化开了外衫及罗裙,只留下抹胸及亵裤。

    抹胸已与胸口烂肉黏在一起,无法撕下。宁凡抱着冰灵的娇躯,一跃纵下一旁的溪水中,以溪水的冰凉,稍稍缓解冰灵的痛苦。

    同时指尖运转采阴指力,在冰灵娇躯之上连点,数个呼吸的功夫,昏迷的冰灵已急促喘息。

    “你...你无耻!姐姐都这样了,你还对她,对她...你不是人!”

    月灵羞怒之极,她未想到,宁凡竟是如此急色之人,姐姐都要死了,宁凡竟然还在玩弄姐姐的身子。

    “采阴指可以让她舒服一些,这样就不疼了...”宁凡短短一句解释,并没有期望月灵能懂。

    此刻的采阴指力,相当于凡间的‘麻沸散’一般,止痛是绰绰有余。

    因为之后,宁凡不得不强行扯断月灵长错的经脉,折断其扭曲的骨骼,让其正常复位。

    这会很痛。宁凡服过玉皇丹,知道经脉一次次震碎、骨骼一次次重塑是何等疼痛,他不认为冰灵这娇软的个性能够承受。

    只是月灵注定要误会宁凡了。毕竟她从未听说过,给女子治伤,要先用魅术迷倒女子的。

    “你如果治不好姐姐,我就...”

    月灵想着威胁宁凡的话,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无法给宁凡造成一丝丝威胁。

    而就在此刻,宁凡的话语又响起了,让月灵的俏脸一霎变得羞红滴血、轻嗔薄怒。

    “月灵,你脱了衣物,下水来扶着你姐姐,我要给她接骨。”

    “我才不脱!”

    月灵娇斥一声,气呼呼的模样。就这般穿着衣衫,一跃跳入溪中。

    不脱衣服是原则。不过为了给姐姐治伤,她还是要来溪中扶着姐姐呢。

    只可惜,月灵的罗衫太薄,被溪水打湿,薄薄的衣衫紧紧贴着酥胸翘臀,更加勾勒出曼妙的弧线。

    那若隐若现的身材显露出来,让她羞得无地自容。

    脱不脱衣服,似乎是一样的被占便宜。

    她扶着冰灵娇躯,颇有不满的抬起头,却见宁凡的眼中,根本没有一丝轻浮色,甚至没有看她身体一眼。

    她的容貌、身材,绝不算差,能做鼎炉的女子,哪个会差?此刻湿身剔透,纵然是佛也会动心,眼前的少年却看都不看她一眼。

    “他真的是花魔么?不像...”月灵对自己的判断,第一次出现怀疑。

    或者她这等貌美如仙的女子,在宁凡眼中,根本只是红粉骷髅吧...

    而后,她便见宁凡手中运转法力,一次次碎裂冰灵的经骨,一次次为其重塑。即便有采阴指力麻醉,冰灵仍是痛得轻轻低呼。

    她这才明白,原来宁凡的魅术是有特别作用的。

    宁凡自己的伤势亦不轻,几次催动法力,脸色亦是泛白,嘴角溢出血丝。骨皇一指,可没有那么轻易接下。

    月灵的心中忽而有些感动。

    “此人身受重伤,却不顾伤势,先为姐姐治伤...”

    眼前的少年,杀人之时,无所不用其极,卑鄙无耻,狠辣无情。但此人,原来也有温柔一面。

    这少年比无数魔头好上千万倍。至少月灵自问,越国没有哪一个魔头会如此善待鼎炉。

    月灵的眼中,露出一丝温暖,这是冰冷的修真路,难有的温暖。

    溪水染成天水碧,他不需要姿态,也能成就一场惊鸿,在自己心中雪地,留下孤单爪痕,骄傲离去。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