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39章 天降古棺


    痛,痛,痛...

    剧痛之中,第一颗玉皇丹终于彻底炼化,而宁凡低吼一声,周身皮肤,忽而散发出淡淡银光,骨骼之下,更是染上一抹淡银色。

    银色极淡,距离达到银骨之境,遥遥无期,但如今宁凡的肉身,却强横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

    衣袍被汗水湿透,法力一动,宁凡蒸干衣袍,呼出一口浊气。

    皮肤比以往更白皙,无一丝杂质。破而后立,这是真正的洗经伐髓!

    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件下品中阶长剑,一剑斩在手臂,被斩的地方,被银光一裹,发出金铁撞击声,微微发麻,只在手臂留下一道红痕。

    一颗玉皇丹,竟能使宁凡以肉身,抵挡飞剑!

    他目露精光,一挥掌,取出第二颗玉皇丹,之前的痛苦,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一颗玉皇丹,便能让肉身抵挡下品飞剑攻击,若炼化两颗玉皇丹,自己的*,又该是何等强横。

    宁凡露出期待神情,抬掌服下第二颗玉皇丹。在他看来,自己阴阳魔脉,对吞噬丹药有着逆天神效,连服两颗玉皇丹,应该无事的。

    但丹药一入口,他立刻面色大变,他发现,他低估了玉皇丹的霸道药力,这举动,已使他后悔莫及。

    第二颗玉皇丹的药力炼化,其痛苦,竟直接是第一颗的百倍之多!

    一瞬,经脉尽毁,而百倍的疼痛,让宁凡直接一口鲜血喷出,满面震惊。

    他立刻明白了一件事情!

    修真界中,有些丹药药效逆天,而这种丹药,普遍有一个副作用。服下一颗之后,往往要间隔数年甚至数十年,才可服用第二颗。

    若强行服用,便会产生极端副作用。

    这百倍痛楚,极可能便是玉皇丹的副作用。

    宁凡苦笑,乱古的记忆传承,并没有提到玉皇丹的副作用,原因么,却是因为就连乱古大帝,都未曾服用过‘仙帝难求’的玉皇丹,根本不知道玉皇丹能否连续服用。

    而眼前看来,玉皇丹,显然是不能连服两颗的。

    大意了,大意了,一直以来,顺风顺水,宁凡已失去了身为弱者时的谨慎。

    他深深警醒,但此刻头等大事,却是将身体的痛苦压制下去。

    第二颗玉皇丹炼化,自己的肉身,将会达到一个更恐怖的境界,但前提是,自己能够捱过这疼痛。

    必须想办法,压制疼痛!否则,一旦药力彻底化开,百倍痛楚袭来,纵是神魔,也未必能承受,何况自己...

    堂堂乱古传人,若是被丹药疼死,那可就,太丢人了!

    宁凡心思百转之际,阴阳锁却传来一道清凉之感,而青玉锁身,其上血线,亮起璀璨红光。在宁凡危机关头,与宁凡性命相系的阴阳锁,似乎本能想要护主。

    清凉之感,略略压下疼痛,效果微不足道。阴阳锁本能地举动,似乎并不能帮宁凡缓解多少疼痛。

    但宁凡,却发现了一件事,身体的舒适,可以缓解疼痛。

    这清凉的舒适,或许不足以压下玉皇丹的暴虐疼痛,但若是其他舒适的事,能否做到呢。

    人生最舒适的,莫过于两件事,一是突破境界,二是,双修。突破境界,短时间不可能了,但双修...不知这举动,能否压下痛楚。

    几乎是当机立断,宁凡脚踏冰虹,遁出炼丹室,直奔纸鹤的卧房。

    他能想到的,只有纸鹤,目前唯一的妻子。或许,他可以与思无邪同房,只是他心有忌惮。

    阴阳锁双修,有个好处,可以和心爱女子同时精进修为,但这个,似乎也成了弊端。

    若宁凡与思无邪双修,其结果,宁凡修为增长,思无邪的修为,恐怕也会增长。

    思无邪被捉前,便是假婴修士,一旦通过阴阳锁双修,极可能突破元婴期。但事后,自己的灵傀术能否控制思无邪,便是未知...

    若是自己炼制出鼎炉环,若是鼎炉环中有千百个女子做鼎炉,或许便无此担忧了。

    小纸鹤刚刚起身,被天空雷霆天劫吵醒,在榻上揉揉眼,还在犯迷糊,却见宁凡冰虹一闪,出现在自己房中。

    “凡哥哥,出什么事了,又有人来闹事了么...”

    “嗯,别担心,比起他们,你凡哥哥我现在比较危险...”宁凡苦笑,此刻不是解释的时候了。

    一把扑倒小纸鹤,一身痛楚,在另一阵美妙的触感中,徐徐宁静。

    只是危机远没有过去。剧痛之下,宁凡发现,阴阳锁竟持续闪烁着诡异红光。

    青玉之上的血线,亮起红光。原本阴阳锁的效果,是提升男女双方修为,但此刻,却成了强夺,自己的疼痛在抑制,法力在提升,但纸鹤的修为,竟在下跌。

    宁凡能感受到,自己几个动作,小纸鹤的身体之内,原本辟脉的仙脉,竟碎了一条,这是修为跌落的征兆。而她的脸上,更是露出痛苦之色。

    自己哪里是在用双修压抑痛苦,自己分明是在采阴补阳,将痛苦转嫁到纸鹤身上,并夺走纸鹤修为。

    阴阳锁本能护主,竟偶然激发出《阴阳变》第一层的法宝神通——采补逆夺!

    阴阳锁的效果,是辅助男女双修,同时精进修为,但若宿主开启第一层‘采补逆夺’神通,便可夺尽女子修为,化为己用。

    自己,竟是在采补纸鹤!

    将自己的身体,从纸鹤泥泞不堪的身子抽出,宁凡心如刀绞,纸鹤是自己妻子,不是鼎炉,自己可以和她双修,却一生一世,不会采补她!

    自己会采补的,仅有鼎炉。而自己,一生一世,也不会爱上鼎炉!

    “要不要,采补思无邪...”宁凡猛然坐起,眼中魔气滔天。

    但旋即他咬咬牙,心中隐隐有一丝不忍。

    抹去记忆的思无邪,性格恢复成一张白纸,对宁凡万分依赖,与从前已判若两人。

    若是之前性格狠厉的思无邪,宁凡绝不留情。但现在的思无邪...与之前的,能算一个人么...他无法下手。

    “怎么办,究竟还可以采补谁...”

    他的心,在犹豫。不可采补纸鹤,不愿采补思无邪,还能采补谁。

    而一股淹没一切的剧痛,将宁凡所有思考,粉碎。没时间了...

    便在这时,屋顶忽然轰隆一声,砸落一个重物,掉在地上,却是一个青玉古棺。

    青玉古棺,棺盖倾落,其中躺得,竟是一具女尸,似乎还有微弱的呼吸,又似乎死去了无数年。容颜惨白而绝美,如画中人物,身着的,竟是上古之时的天庭仙女服饰...

    哪里来的女尸...

    这女尸是谁...

    宁凡脑海一片空白,但旋即,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难道老天赐下女尸,让我采补么...

    采补女尸,总比采补纸鹤要好...

    ...

    ...

    苍穹之上,浩瀚雷霆之下,思无邪舞袖飘飘,往往一袖便震碎天雷。

    几个挥袖,漫天雷劫,便被其散了去。

    这一幕,落在南阳子四人眼中,已无法用震惊形容。

    若黑魔三神军让南阳子忌惮,那么眼前这散发金丹后期气息的女子,则让南阳子恐惧了。

    而鲁南子,此刻已是吓得六神无主,因为他看到,思无邪碎了天劫雷霆后,莲步轻移,朝自己四人走来。

    一霎,鲁南子、南阳子、陈朱四人,皆想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四人来宁城寻仇,是他们一生,做得最蠢的一件事。

    宁城城主,‘宁公子’,此人究竟是谁,竟然拥有金丹后期的打手。

    “分路逃跑!”

    四人分四路逃跑,却分别被四人堵住去路。

    鲁南子等三人,分别被三统领拦住,一场交手,纷纷大惊失色,三人修为虽弱,战力却丝毫不弱自己等人!

    而南阳子,被思无邪挡住,惊骇欲绝,祭起中品飞剑,却被思无邪一袖舞断。

    他仓皇失措,接连取出数件法宝,都被思无邪长袖击碎。

    储物袋渐渐瘪了下去,南阳子发现,他与思无邪的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

    咬咬牙,南阳子取出一件青玉古棺,这古棺是三百年前,他年幼之时偶然所得。

    他倾尽一生之力,都无法打开此棺,隐隐猜测此棺是一件厉害法宝,却不知品阶。

    更加不知古棺之中,葬有何物了。

    无人知道,如今已是越国名宿的南阳子,三百年前,却是个小小盗墓贼。

    而盗得此棺后,南阳子更不敢给任何人看,只敢自己一个人研究如何开启古棺。

    今日面临生死,再无法宝护身,他无奈,只得取出古棺,扛着巨大的青棺,试图砸死思无邪。

    这不知品阶的法宝,或许能镇压思无邪...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祭起古棺,思无邪却一袖舞来,击在南阳子手腕上。

    手腕一痛,古棺轰然砸向宁城,正中纸鹤的房间。

    后来...

    后来,宁凡将古棺中,那似沉睡的少女,轻轻抱上了**榻。

    若不伤害纸鹤,只能伤害女尸了...

    只是宁凡看清女尸容颜之时,记忆却一时恍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