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36章 七梅楼船,踏上征途!


    “百年之后,涅皇还会降临雨界,到时候...我可否与之一战!”

    七梅城百里之外,一座辉煌华丽的楼船,于空中遁行。楼船之上,宁凡立在船头,长风惊天,却岿然不动。

    三日前,老魔要走了《七梅笔录》,交给了宁凡一个储物袋。

    三日后,老魔一脚,把宁凡踹出七梅城,责令他赶快去鬼雀宗,完成所谓的入宗考核。

    三日,太过匆忙,宁凡只来得及以种种丹药,稳定下身体伤势。经脉破损,骨折,一脸淤青,胸口其实还绑满绷带。

    他还来不及炼制玉皇丹,就被老魔一脚踹出门了。而这一离开七梅,不知有多少年,回不来了。

    “去了鬼雀宗,帮老子跟鬼雀子问好,至于他的闺女...娶不娶,你自己看着办吧...”

    “入了宗,要脚踏实地!少说话,多杀人,干实事,才是好魔头!”

    “多晒太阳,这样不容易产生心魔!”

    “储物袋里面,老子给你留了点好东西,等你上了‘七梅楼船’,才能打开看。”

    ...

    老魔唠唠叨叨一大堆,倒是有不少关心的话。半年的相处,宁凡从未想过,会是以这种方式告别。

    七梅楼船,上品法宝,能容纳万人的飞天神舟!老魔当年踢宗,就爱开着楼船,载着黑魔三神军,从天而降,突击正道宗门。

    貌似这是雨之仙界,最早的闪电战案例了,创始者么,自然是老魔。

    此楼船,声势惊人,不仅飞遁极快,而且还装备了20门‘灵铳炮’,以仙玉为能量,一炮连金丹老怪都能打伤。

    就是挺费钱的,一炮要花2000仙玉,不是特别关头,宁凡可舍不得动用这大炮。他储物袋中,因为摆设大阵,进攻天离宗,仙玉消耗一空,仅剩不到5万仙玉。

    5万仙玉,足够盖好几座七梅城了,宁凡绝对不算穷人,不过跟之前几十万仙玉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

    黑魔三神军,冰卫、剑卫、梅卫,被宁凡带走。府库法宝,取走一半,发给三神军,更新了一下装备。梅庄灵药,也取走了一半。

    七梅城,还剩四大家族镇守,宁凡坚决不带走,留给老魔防身。

    老魔如今,修为尽失,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没人在身边保护,宁凡不放心。

    400梅卫,500剑卫,500冰卫,一路上楼船声势惊人,路过一些小宗门、小家族,往往把人家宗门吓得如临大敌。

    若宁凡愿意,轻易便可覆灭末流宗门,不过他如今身受重伤,到没有心思去惹是生非。

    他取出一个黑色储物袋,这储物袋是一件上品法宝,容纳的空间,是宁凡以往储物袋的百倍之多。

    这储物袋,是老魔交给宁凡,有些陈旧,似乎是老魔当年所用。单单这储物袋,便是件好东西。有了这个储物袋,宁凡再不需要担心东西不够装。

    他的腰上,挂满了各色储物袋,都是从各个地方抢来的。一身小布袋,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某个乞丐仙门——乞食派的八袋长老。

    储物袋中,没有装太多东西,但宁凡打开储物袋一看,心里微微有些酸涩。

    储物袋偌大的空间,其中装的,只有三件东西。

    一块红铜令牌,铭刻有十颗太阳镂痕。一封字迹张狂的书信,自然是老魔书写。以及,一尊小鼎。

    小鼎六角八棱三足,很眼熟...上品法宝,碎丹鼎,老魔的看家法宝...

    想不到,老魔将自己的看家法宝,都交给了宁凡,而宁凡神念一扫,碎丹鼎中,还封印着八条翻腾的黑火龙...

    黑魔炎,修为尽失的老魔,连黑魔炎,都送给了宁凡...

    宁凡心中伤叹,老魔明明修为恢复,本应重新纵横天下的,但人生大起大落、大喜大悲,来得太快,来得猝不及防。而老魔,依然能笑,依然能平静地将一身好东西,留给自己...老魔很豁达,将荣辱置之度外,但宁凡做不到豁达。他每每想到老魔被涅皇废去修为,心中便冷若寒冰。

    “涅皇...百年之后,你将后悔莫及!”

    宁凡收起碎丹鼎,待伤势痊愈,便彻底吞噬黑魔炎,并将《黑魔决》修炼起来吧。

    他翻看着储物袋中的令牌,此物看似平平无奇,但以他仙帝级眼力,竟从令牌中,看出一丝破界之力。

    拥有破界之力的令牌,大都是一些密地的‘钥匙’,此物,却不知是哪里的钥匙。

    但宁凡深信,老魔给他此物,绝对不会无的放矢,必有深意。

    他收起令牌,取出最后一物——老魔的信。

    “宁小子,你我师徒一场,你走了,老子也没什么好送你。碎丹鼎给你吧,以后踢宗时候,替老子使劲砸。黑魔炎也给你了...等你《黑魔决》修炼到第三层,便将九火龙融合为一,从中抽取‘火髓’,彻底炼化到体内。那样,才算真正掌握了一种地脉妖火。百年之后,你与韩涅天,或许会有一战。但百年太短,你资质再逆天,也无法碎虚,但如果你搜集齐‘天霜寒气’‘地脉妖火’,就算是韩涅天,也不敢惹你。甚至九大仙界,九大神皇,都不是你对手。地脉妖火么,你已夺得‘黑魔炎’‘白骨炎’,只需有合适的机会吞噬即可。至于天霜寒气,鬼雀宗的密地中,正好便有一种,名为‘玄阴气’,你自己想办法去偷吧,老子不管你闲事...至于那个令牌,名为‘虚天令’,是进入‘古天庭’的钥匙,有机会,等到天庭遗址开启,你就溜进去浑水摸鱼...”

    收了书信,宁凡露出沉吟的目光。似乎要讲老魔交代的所有事情,一一吸收。

    在他身后,小纸鹤安静的看着,神情乖巧,小脸羞红,不知在想什么,“凡哥哥思考的样子,真好看,像个状元郎呢。”

    ...

    与此同时,七梅城中,老魔一袭黑袍,白发苍苍,法力尽失,让他变得苍老,满面风霜。

    他下了七梅城,进入了一处密地地宫。

    七梅城,本不是一座冰城,但老魔为了一人,生生将越国北域,变成雪域。原因么...

    密地处在七梅城十万丈幽冥之下,有一处斧凿的偌大空间,足足百里。密地中翻腾着一片火海。火海的中心,盛放着一尊火焰棺材。实际上,此地底无穷火海,都是从棺材中幻化而出。

    那棺材,品阶甚至比‘虚宝’更高,极为不凡,绝非九大仙界之物。棺材之上流转的一缕火热,便足以轻易焚灭金丹老怪。隐隐的,棺材上更有一丝玄妙力量,足以屏蔽天道。

    而火棺之中,一个圣洁如梅的女子,似安详沉睡。这女子与独孤有几分相似,但比起独孤的冷清,却眉目柔和,温婉多情。此女,乃是独孤的姐姐。

    她的心脏,停止跳动,没有一丝气息,甚至肉身都因为重伤,随时都会崩溃。

    若非火焰棺材,不时散逸一缕欺天之力,此女一旦肉身离开火棺,必定灰飞烟灭,葬身轮回。

    而若是有上界仙神在此,见此火棺,必定震惊,只因这火棺,乃是堂堂纯阳界宝,避天棺!

    当年,老魔为了获得这棺木,曾独自一人,冲上四天仙界的纯阳宗...

    老魔徐徐靠近火海,隔着万丈距离,痴痴看着火棺中的沉睡女子。火浪远远吹拂,将老魔苍老的鬓发烤的焦枯,但这一切,他浑然不觉。

    “小梅...我的修为,终于被人废干净了...又是那孽徒所为...当初不听你的劝告,如今,一错再错,一误再误。”

    “宁小子被我赶走了,他是个人才,修魔的人才。他或许能为我报仇吧...但这次差点死了,我报仇的心也淡了,现在想想,只要你能活过来,报仇,都无所谓了...”

    “等宁小子修为够了,我就让他,救你...那一天,应该不会太远,不会...”

    七梅城,整片冰域,都不过是老魔以法术造成,目的,仅仅是为了让火海沉睡的女子,略略感觉凉爽一些。

    老魔立在火海边缘,仿佛一生杀业,都被洗涤干净。

    没有老魔,没有宁凡,思凡宫显得孤零零的,或者,走了三神军,整个七梅城,都有些空荡荡的感觉。梅树之下,一道倩魂飘出坟冢,风雪更紧了,而女子幽幽看着远方离去的七梅楼船,楼船已化作蚂蚁大小,渐渐看不清了。

    “他走了...”独孤幽幽一叹,蓦然回首,眼光落在坟冢之旁,青石之上,一霎,俏脸绯红,羞恼之极。

    青石之上,竟已只剩一道元婴剑气...而第二道金丹剑气,不知所踪。

    青石上,竟留有宁凡一句留言,似乎满满都是调笑口吻。

    “美人有金丹剑气,空留青石,无人欣赏,岂非憾事?宁凡踏雪而来,乘月而去,取走剑气,他年若到元婴,必返回取走第三剑。落款:宁公子踏月留香...”

    “宁小魔,你是个无赖,你是大骗子,你说了不偷剑气!气死了,气死了,把我的剑气还给我!”思凡宫中,小独孤粉拳紧握,跺脚气恼。

    哼,下次宁小魔回来,一定要给他好看...只是,他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呢,会很久么...

    ...

    楼船行了半日,宁凡撑开一副玉简地图,身旁跟着南宫、尉迟及司徒。当然,还有乖巧的纸鹤,以及不安分的思无邪。

    不知觉打个喷嚏,宁凡摸摸鼻头,随手将一个玉质剑鞘收入储物袋,那剑鞘上,正有一道金丹级剑气,从独孤青石盗来,短时间无法感悟,日后,再感悟吧。

    “该不会,是小独孤在骂我?”宁凡失笑,摇摇头,应该没有这么巧的。

    “主人,再过万里,便是鬼雀宗...思思想下去玩...”思无邪软语央求,打断宁凡笑意。

    “不行...”宁凡眼神恢复冰冷,重新落在地图上。

    这漠视的举动,让思无邪气鼓鼓,更让一旁的梅卫三统领,个个神情古怪。

    这个单纯而缺爱的小姑娘,真的是魔名惊天的天离宗主——思无邪?

    面对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少主竟然还能如此冷漠...

    “万里么,快到鬼雀宗了,南宫,等到了鬼雀宗,你便领三卫在此山脉驻扎,若有必要,建个城也无妨...”许久之后,宁凡才开口道。

    “属下领命!”

    “此山脉离主宗不远,仅数百里,我有时间,便会来敦促你们训练。三神军,威名重振之日,不远了!”

    宁凡眼露精光,训练三神军,盗取玄阴气,扩充势力,提升修为,自己的修魔路,第一次,踏上征途!

    一切,都为了百年之后,将高高在上的涅皇,狠狠踩在脚下,让这狼子,付出代价!

    鬼雀宗,已经很近了,而因为鬼雀宗入宗考核的缘故,地面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修士,带着家里晚辈,前往鬼雀拜师。

    而那些辟脉修士,一抬头,看到苍穹之上的华丽楼船,皆是目瞪口呆。

    “乖乖,这是哪个大人物,驾临鬼雀宗...难道是,金丹!?”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