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35章 伤涅皇,碎虚之战!


    (感谢书友鱼啊鱼儿、叶欢打赏!)

    祭炼千年的本命魔火,一旦被夺,远不是修为跌落那么简单,重伤反噬都是极有可能!

    按涅皇性格,实际应该在法术被破之后,立刻收回白骨炎,以防万一。只是他太过轻视宁凡,在涅皇的记忆中,祭炼千年的魔火,就算是元婴、化神老怪,都无法逆夺。

    若无涅皇的轻视,若无阴阳锁吞火的逆天神通,若无斩离剑焚魂的‘虚’级神通,宁凡绝无一丝可能,逆夺白骨炎!

    涅皇的法相——黑甲巨人,惊怒之声,犹如雷霆,一拳轰落,山崩地裂,七梅城半数冰宫,直接在拳风下塌陷。无数虚空裂缝碎裂,这一拳,几乎是涅皇一生的巅峰一击!

    此拳若轰落,莫说七梅,甚至越国,甚至临近数个国家,数十万里土地,都将湮灭,寸寸成灰!

    神魔一怒,篡天运,夺地命,碎裂阴阳!

    无可匹敌!宁凡的眼中,反倒因为必死,再无一丝紧张,他的脑海,已然一片空白,几近昏迷,只剩一个念头。

    逆夺涅皇的本命魔火!

    丹田之中,阴阳锁鲸吸牛饮,一片片火海,如昙花一现消失。而阴阳锁中,酝酿的火威,远超宁凡一身法力。

    无法收为己用...但此火,终究亦不再属于涅皇!

    ‘噗’!

    白骨炎被夺,黑甲巨人轰落一半的山岳之拳,生生中断,一口黑血喷出,如江河倾泻,洒落北越国冰域,淹没一座座冰原,染的白雪世界,黑血森森。

    涅皇的眼中,升起一丝悔意,大意了,这一次太大意了。早知宁凡这蝼蚁,竟有逆夺魔火的诡异手段,自己就该在废了老魔经脉时,干干脆脆离去。

    为何要多此一举,施展白骨炎,按下白骨一指!

    恨,惊天的恨意!

    黑甲巨人的眼中,化作漆黑的墨色,犹如天道一般!

    “小子,我要杀你了!杀了你!古魔道,‘碎骨成兵’!”

    黑甲巨人,将一根手指生生咬下,却诡异的没有一滴血流出。

    一根小指,便如同一座小山,巨人咬碎小指,指骨化作黑光,黑光洒落苍穹,演化出十万魔兵!

    十万魔兵,持刀横戈,如傀儡,如泥偶,穷凶极恶!每一个,都有金丹巅峰的实力!

    一指碎,演化十万金丹魔兵,涅皇这是要,屠杀!屠杀的,是以越国为中心,方圆百万里的修真国!

    此术,宁凡万万无法接下,他若风筝断线,坠下云层,跌落七梅。

    而他亦无需接下,因为两个碎虚、七名炼虚、十二名化神老怪,已破碎虚空,驰援而来。

    这群老怪,个个目空一切,看也不看七梅惨状。他们隶属雨界神皇座下,他们自诩为正道,对魔道城池的覆灭,毫无兴趣,亦无悲戚。

    不过他们却不能眼睁睁看涅皇放出十万魔兵,否则无数修真国会化为焦土。会有不少正道宗门,被魔兵进攻。

    “嘶!这涅皇究竟受了什么刺激,为何平白无故来灭一个区区小城,为何恨意惊天,以自损为代价,施展太古魔道的失落神通,碎骨成兵...碎一指骨,没有百年苦修,可修炼不会来这截小指...”

    两名碎虚老怪中,其中一名红发老者,身穿紫红蟒袍,神情凝重,嘴上说话,手上却不停,祭起虚宝——凤鸣尺,血玉小尺演化千万,纷纷朝魔兵打下,击成血雾。

    但涅皇碎骨演化的魔兵,方一爆散,又血雾重聚。

    此术乃太古魔脉的失落神通,演化的魔兵,除非特殊手段,否则根本无法灭杀。

    红发老者一击无效,面色一凝,他仅仅碎虚第一重修为,与涅皇的法力,还是差了许多啊。

    而老者身旁,另一名碎虚老怪,却是一个乞丐一般的青年,乱发如蓬草,衣衫褴褛。但此人身上虽脏,容貌却颇为俊朗,胡须拉渣,却颇有几分男子气概。

    雨界神皇第三子,云不舒,碎虚第二重的高手!

    “哦?太古魔脉神通,碎骨成兵?不知道比起我太古神脉——冰之神脉,谁强谁弱呢...”

    乞丐男子漫不经心的眼中,蓦然精光一闪,流露战意滔天。他哈哈一笑,忽而解下腰间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刀,探出左手,一刀斩下三指。

    “以我三指,对付涅皇一指...呵呵,也不知这涅皇出了何事,竟身受重伤,否则,我纵然斩灭十指,也伤不得他...古神术,‘妖皇雨’!”

    斩掉三指,乞丐挥掌一捏,三指爆散成血雾,苍穹冰风倒卷,千里之内的冰气,都被乞丐一掌摄来,与血光一道,化作血雨之箭,亦十万支,飞蝗坠落。

    十万魔兵,十万血雨,魔兵纷纷溶解,却再难以复苏。

    白骨巨门之外,涅皇巨人之身被破了魔兵,再次反噬成伤。以他手段,若非被宁凡逆夺白骨炎,受伤在先,法力紊乱,一式碎骨成兵,岂是区区两个普通碎虚可以破除!

    自己竟然被两个垃圾碎虚欺辱,这一切,都怪宁凡!

    但涅皇却明白,自己伤上加伤,再恨宁凡,此刻也不是杀他之机了。甚至,再在雨界拖延一会儿,来了雨界神皇,以及‘冰如剑’云天决...自己,说不定会死在雨界。

    堂堂魔界神皇,因为被融灵蝼蚁暗算,而死在雨界,那就死得太冤枉、太委屈了。

    本来,涅皇决定百年之后,古天庭遗址开启,再来雨界杀宁凡,但如今,没有百年,他伤势根本无法痊愈,甚至,若再受些伤,百年之后可能都无法痊愈,将错失‘古天庭’的莫大传承!

    恨,宁凡区区一个融灵蝼蚁,仅仅融灵,区区融灵!!!

    “吼!”

    涅皇最后一次运转法力,怒吼一声,魔威横扫,将雨界高手震得纷纷倒退。

    而趁着这机会,他一步踏入白骨巨门,穿界返回魔界。

    但本为杀老魔而来,但却被一个融灵小辈破坏。

    他的心中,必杀之人里面,多了一个宁凡!

    “小辈,百年之后,我自古天庭归来,必要将你,碎尸万段!”

    巨门合拢,涅皇遁逃!

    虽然遁逃,但雨界一众高手,却无人敢追。四十年前,涅皇同样是神秘降临雨界,不知做了什么,当时被3名碎虚、7名炼虚、9名化神追击,涅皇一怒,在虚空之中,将追击的19人,斩杀16,重伤3人!

    唯有三名碎虚,重伤逃脱...涅皇此刻虽然重伤,但若是拼死,在场的雨界高手,挡不住此人...

    “哼,让他逃了...”红发老者冷哼一声,老气横秋,但眼中,明显有庆幸之色,显然不想真的和涅皇拼死的。

    而乞丐青年——云不舒,回想着涅皇离去前的狠话,却露出饶有兴味的神色。

    涅皇的狠话,是放给谁的...难道涅皇受伤,便与此人有关?什么人,竟能伤到堂堂魔界神皇!

    云不舒神念一扫,扫过七梅城,摇头。

    七梅城中,修为最高也不过融灵,看来,伤到涅皇的神秘高手,已经走了。

    唯独神念扫过宁凡之时,云不舒才微微诧异,多留意了两眼。隐隐觉得此人有股莫名亲近之感...

    “错觉么...”摇摇头,云不舒手中掐诀,施展了个大型疗伤术——虚级法术‘愈天决’,覆盖七梅百里,为昏迷的众魔修治伤。

    “三皇子,何必为了一群魔道孽障,浪费法力!”红发老者皱眉不悦,雨界神皇,是正道的领袖,但这三皇子一向不自恃身份,亦正亦邪,让雨界神皇没少头疼。

    “魔道,也是我雨界之民...哈哈,走吧...”

    众高手破碎虚空,扬长而去。

    七梅城中,被云不舒一个愈天决治疗,无数魔修纷纷醒转,望着七梅城一城狼藉,纷纷震惊,震惊之后,又是侥幸。

    七梅城被如此强大的高手攻击,竟还能幸存,真是难得。

    宁凡躺在老魔身边,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他的身旁,老魔眼中有悲哀,亦有欣慰。

    “那人,是谁...”宁凡终于开口询问。

    “韩涅天...老子收的义子...如今,似乎是魔界涅皇吧...宁小子,你把老子的命,捡回来了,老子总算,没有收错你这个弟子...”

    “可终究,挡不住此人攻击。他太强,毁你一身经脉,可我无法阻拦...”

    “你不过是融灵修为,还想怎样?斩涅皇?你以为,你是谁!你能从他手里,把老子性命救回来,够了...老子累了,睡一会,过几天,你便去鬼雀宗吧,把黑魔三神军带上...七梅城,交给你了...老子修为尽失,就在七梅,陪小梅好了...”

    老魔经脉被废,宁凡如何看不出来。绝阴之毒,虽然歹毒,但实际并不厉害,祛除很简单,只是丹方太珍稀,而炼丹的阴阳合一手法,早已失传...

    故而,四转丹药治疗绝阴毒,绰绰有余。

    但如今,老魔的经脉,却是被涅皇以魔气震碎...接续经脉,不难,难的,是祛除经脉魔气。以宁凡融灵修为,做不到,甚至除非他达到碎虚,或拥有堪比碎虚的手段,否则,做不到。

    或者,炼制六转以上丹药,可以试试祛除魔气...但这对宁凡而言,同样遥不可及。

    “师尊,若我修为提高,会帮你恢复经脉。”

    “...”老魔没有回答,没有气息。

    “百年之后,涅皇再来雨界,我会让他,追悔莫及!到时候,我绝不是融灵,百年之后,我与他,谁是蝼蚁,还未可知!”

    “...”老魔依旧没有回音,没有气息,眼神紧闭,就好似,死了...

    宁凡心头一紧,一股悲哀涌上心头,难道纵横天下、嚣张霸道的老魔,就这么,死了!

    在其紧张的时候,老魔却‘唰‘地睁开眼,露出吃人的眼光,看着宁凡。

    “对了!你逆夺白骨炎时候,是不是用了‘焚魂’神通!你把老子的‘焚魂’灵铁用了!老子,吃亏了,吃亏了!宁小子,做人不能这么无耻!”

    老魔恢复了精神,闭眼不说话,原来是在纠结这。

    欢乐的老魔...挚爱身死,义子背叛,经脉连废两次...但他仍旧洒脱言笑,老天真。

    这就是境界啊。足以让宁凡无语的乐观境界!

    (做人要像老魔,人生不如意十之*,爽朗洒脱,敢爱敢恨,才能活得轻松。即便有血海深仇,也不能让仇恨蒙蔽内心,否则会失去更多。)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