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27章 香火一剑


    他的心,不断与阴阳锁勾动。

    他知道,以自己实力,无论如何,无法让思无邪正视,更不可能,在其手下活过一招半式...

    修界法则,弱肉强食,自己虽融灵,却是弱者。

    “你醒了么...”他对阴阳锁问道。

    “嗯...你的心这么乱,让阴阳锁内暴雨不断,我如何安睡...”阴阳锁中的神秘女子,抱怨道。

    “借我一次力量,可好...算我宁凡,欠你人情。”

    “姐姐的力量,被阴阳锁隔绝...但姐姐有个法子,帮你...”

    “什么条件!”宁凡不是傻子,对方不会无端示好。

    “有朝一日,救我离开...”

    “可以!”

    在其说出此二字之时,一丝绝强的气势,渐渐升腾。

    斩离剑上,一股幽独的法力,似柔水,黯然荡开,但最终,却化为黑炎。

    宁凡仍是融灵,但这一剑,却是神秘女子借给他的力量,只此一次...

    思无邪什么来历,他不想知道...此刻他的心,只剩四字。

    有仇必报!

    “这是姐姐的‘香火之力’...如今,只剩这一丝,但这一丝,足够你,施展一剑了。”

    “多谢...”

    一剑,化剑为火,转阴阳,横斩离,化仙帝一生杀气!

    而丝丝香火,让宁凡默默闭上眼。

    此剑,在其成仙之前,再无法复制,但,此剑足以惊世...

    思无邪面色大异,明明宁凡只是融灵,但酝酿的剑势,连他都畏惧。

    “这是...”他犹疑不定,但却明白,绝不能让宁凡,施展完整一剑!

    舞袖招,每一道攻击,带着虹光,都足以轻易撕碎宁凡。

    这便是越国第一高手...宁凡,错非苦修结丹,否则无法抗衡一二...他一人一剑,在袖风中弱不禁风,所有的攻击,却都被老魔接下。

    一旁还有老魔窥伺。

    他见宁凡夺了思无邪飞剑,虽不明细节,却能看出,宁凡这一剑,是要与思无邪分胜败。若宁凡单枪匹马,施展不出这一剑,但自己是宁凡师尊,会袖手旁观么?开什么玩笑?

    徒儿有难,师尊该干嘛?帮忙啊,一鼎,一火,两巴掌,帮忙弄死思无邪才是正事!

    一对一,玩公平?开什么玩笑?宁凡比思无邪整整低了两个大境界,这公平?

    确实,老魔不愿与思无邪不死不休,但若在思无邪与宁凡中选择,他必定选择宁凡。黑魔派,看重的,便是师徒关系!

    “韩元极,你还阻我?”思无邪惊怒道。

    “必须的!”老魔哈哈大笑。

    对魔修而言,什么是公平?人多就是公平,拳头大,就是公平!而对老魔而言,从来就没有公平二字!

    “韩元极,你仅是‘四溟执事’,当真要以下犯上么!”

    “哈哈,思无邪,你这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废话少说,接老子一鼎!”

    一鼎砸落,思无邪猝不及防,俏脸变色,只能硬挡,怒道。

    “还不来帮本宗,阻止此人凝聚剑气!”

    此话,是对围观金丹所讲。

    那些天离宗长老,一个个身受重伤,早躲得远远的,生怕被卷入战局。

    此刻得到思无邪命令,自然是硬着头皮冲向宁凡。

    但宁凡眼光一寒,剑光一动,十几个天离长老,根本无法近身一二!

    他们有一种直觉,触及剑光,必死!

    “此为,香火...”

    这一刻,宁凡剑势已成,剑落!

    靠得最近的数个天离长老,直接被一剑削死。

    那剑光,带着一丝飘渺之意,使得宁凡明明是融灵修为,一剑却有金丹巅峰之威!

    不择手段,也要灭了天离...

    此为,执念...

    “师尊,让我来!”

    他好似周身,都变成了一道剑光,直冲思无邪。

    “不好!”思无邪俏脸变色,一拍储物袋,极品飞剑朝宁凡当胸刺去。

    但此剑飞到宁凡一身剑光之时,先是一震,而后立刻碎成无数碎片!

    这足以让越国无数金丹疯狂的极品飞剑,就这般,碎了!

    思无邪心头,平生第一次畏惧,因为他在宁凡眼中,看到一丝疯狂!

    身影魔狂,眼神癫狂…这一剑,是不顾一切的剑狂!

    她俏脸色变,取出一块玉佩,就要打出法诀。

    若她能打出法诀,便可凭此玉,将其恐怖的本尊一丝力量,借下!

    此玉,名为界玉,珍稀无比!

    “碎!”

    但传入耳中的,却是宁凡一声冰冷之声。

    界玉,被起毫不留情,一剑斩碎!

    剑光近身,快,太快!

    思无邪周身被剑光一笼,好似被千万到细线刺入,立刻经脉精髓,失去知觉。

    昏迷前,他怨恨地望着宁凡,万万想不到,与老魔交手之时,这小小蝼蚁,竟然借来香火,伤到自己…

    恨,好恨!

    “呵,你们杀我又能如何,我仅仅是本尊一具化身,杀了我,本尊便会知晓,知晓雨界发生变故,定会设法降临九界…你借来香火,不凡,但你不知你师尊在四天之上,仇人如麻,你斩了我,我本尊便带你师尊仇人,灭你师尊!”

    一听此言,宁凡癫狂的眼神,忽然一颤,一丝清明中,中止了最后一丝剑光,留下思无邪性命。

    眼前的思无邪,仅是一具化身?原来如此…他是一具四天之上高手,祭炼出的身外化身?

    身外化身,唯有碎虚老怪才能领悟,这思无邪,本尊至少是碎虚修为,甚至更高。

    难怪都说天离宗水深,原来是这个原因么…

    杀一具化身,却可能引下老魔仇人,来雨界,来越国,对付老魔…

    老魔助自己救宁孤,自己,却要害死老魔么…

    “不能杀…”

    他扼制着心中杀机,生生,收了剑光。

    而这剑光一散,他立刻香火溃散,并失去全身力量般,反噬不轻,却固执地将思无邪香肩按住。

    思无邪俏脸一变,万万料不到,自己随便一句话,就吓到了宁凡。

    但老魔,却从宁凡罢手间,看出其内心挣扎。

    他知晓宁凡有多恨天离宗,所以,他带宁凡来了。

    拜师礼,最大的一礼,即是…救回宁孤!

    但老魔未料到,宁凡为了自己,愿意舍下一身恨意。

    这个徒儿,没有收错,没有…

    “怎么,不敢杀我了!”思无邪仙脉尽碎,法力全失,毫无反抗之力。

    “不杀…我不杀你,却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你大可期待一二!”

    宁凡疯狂忍耐杀机。不能杀思无邪,不能连累老魔…但自己,更不可能放过他!

    他剑锋一偏,移过胸口,抖落剑火,一剑刺入思无邪小腹,剑气绞碎金丹,毁了思无邪重塑仙脉的可能,旋即还剑入鞘。

    左手从云头托起昏迷的宁孤,右手变掌,运转法力,一掌拍在思无邪胸口,将其拍昏。

    一掌,思无邪吐血倒飞,而宁凡却面色古怪,再探手,将昏迷的思无邪扛在肩上…

    思无邪的胸口,好软,比小纸鹤未发育的小胸脯丰满多了…这人,真是个怪物,不男不女...

    他的目光,扫过天离宗仅存的十几个长老,冷笑。

    “思无邪已擒,天离已灭,尔等一个也休想留活口!”

    天离宗百里之内,早已连一只苍蝇都不剩下。

    被宁凡一望,十几个长老,俱是面色煞白。

    那香火一剑,自成形,到灭思无邪,不过瞬息。

    一个个长老重伤跌落境界,根本无逃脱之力,本还指望无邪宗主吓退老魔与宁凡,不曾想,连思无邪都栽在宁凡手上。

    “堂堂越国第一高手,本尊更是四天大人物,竟被一个少年擒了去…这,怎么可能!”

    十几个天离长老,纷纷意识到不妙,想要逃脱,但为时已晚。

    他们个个被大阵所伤,金丹被废,身受重伤,一个都休想逃脱。

    老魔杀机一动,一掌一个,俱把脱逃的长老拍死。而宁凡,虽双手提人,无手可用,却也以神念祭出斩离剑,追杀长老,杀人速度丝毫不慢。

    斩离斩离,此剑名为斩离,不斩天离,岂不浪费?

    十五名逃窜长老,老魔杀了九人,宁凡只杀了六人。这师徒二人,一面杀人,一面收取死人的储物袋,杀人越货,一点不落。

    而杀死其中一名长老时,宁凡更神色一动,获得了一个意外收获。

    当一剑劈死一名长老之时,其肉身之中,血肉与消散的法力融合,竟徐徐演化一枚金色果实,有龙眼大小,其上密布玄异纹路。大道波纹在其上流转,丝丝异香从果实内飘出。

    道果…斩杀天离长老,竟斩出一颗道果…

    毕竟这些长老跌落修为前,也都是金丹修为。金丹以上老怪死去,都有几率形成道果的。

    神念一卷,将道果卷到身前,宁凡微微一笑…传闻,杀一百金丹,可得一枚道果,这便是普通几率。自己的运气不错,杀六名金丹,便斩出个道果。

    他神念一收,将道果收入储物袋。而老魔见此,脸腾地绿了,心里不平衡,难以平衡,如何平衡?

    “宁小子,你踩狗屎了吗?!老子杀9个,毛都没!你杀6个,就有道果…”

    老魔望望天空下、天离宗的废墟遗址,越想越不平衡。

    天离宗虽毁,不过废墟之中,应该还有很多好东西。自己杀了半天人,就得几个储物袋。宁小子又是得斩离剑,又是得道果,还抓个半步元婴老怪炼成傀儡…哎,不能比,跟这货没法比…

    “我要去下面淘宝物…”老魔指着山体废墟,老小孩一样撇嘴。

    “去吧,我又不拦你…你不走,反正我可走了。此处动静太大,小心一会儿引来碎虚老怪,搜你魂,灭你忆…”宁凡摇摇头,懒得理老魔,他的心,在复仇之后,空荡荡一片…化作冰虹,提着宁孤与思无邪,朝七梅方向返回。

    而老魔,留在原地,心中那个挣扎呀…

    忙了一圈,好东西都让宁凡得了,不公平啊,不公平…

    不过修真界,哪里有什么公平呢?拳头大就是公平,这不是老魔自己说得么?

    百里废墟,无一生灵,谁看了都要好奇,老魔咽咽口水…万一真有碎虚老怪来这里探查,说不定真会一掌拍死自己,搜魂灭忆。那样,似乎就亏大了。

    “算了,老子还是回七梅,继续第54次炼丹…这一次,老子一定要炼制出四转丹药…”

    老魔一道黑虹,复杂离去。

    而最让他复杂的,是宁凡最后一刻的选择,那不杀思无邪的挣扎…

    他的心,微微颤动。

    他一生仇人无数,徒儿不少,但徒儿,一个个都死了…不死的,只剩宁凡,与一个孽徒。

    宁凡,是个好徒弟…

    …

    天离宗覆灭,此事在三日后,才被数个来探金丹察觉。

    越国覆灭一宗,此事,绝不是小事!毕竟覆灭的,更是越国第一魔宗!

    甚至最终,雨殿高手都介入,只是,那些高手在发现此地老魔的气息后,一个个缄口不言起来。

    最终,天离宗的事,在越国引发狂澜巨浪,但雨殿,却对此事保持沉默。

    这是不正常之事…雨殿不介入,必定说明,灭天离之人,是雨殿都忌惮的高手…

    越国第一魔宗,易主。

    群魔争雄后,鬼雀宗继承了天离宗大多数灵脉。

    对于天离宗,一个个老怪则讳莫如深、闭口不谈,深怕一言不慎,得罪那个覆灭天离的强横人物。

    他们却不知,那种让雨殿忌惮的人物,仅仅是一个穷途末路的老魔。

    他只是在越国隐居,仅此而已。那一日,他送了弟子一个大礼,天离覆灭…

    他让宁凡认识到了弱小,让宁凡见识到了强大,尽到了师尊应尽之事…

    覆灭天离,随即被老魔扔到老魔,他开始炼制第54次丹药…怀着期待,与无奈。

    他隐隐知晓,服下此丹,或许并不会恢复修为…

    “那孽徒,可会迷途知返…”老魔寻思之时,炉火不稳,险些炼丹失败。

    …

    宁凡回到七梅,闭关数日,只为炼制一种丹药,为弟弟宁孤解毒。

    丹成之后,他与宁孤一道,离开七梅,去了一处与世隔绝的小山村。

    他离去,宁孤留下,这是宁孤的请求。

    宁孤希望住在这里,无须杀人,无须刀光血影,只愿平平淡淡,与世无争。

    而这些仅是表面原因,宁孤隐居山村,最大的原因,却是害怕见到宁凡。

    他记不起哥哥,每当见到哥哥,自己头便如炸开,更会让哥哥痛苦、内疚、自责。

    在自己彻底记起宁凡之前,宁孤不打算与宁凡相认。纵然恢复记忆,此生,他也不愿修道。

    人各有志…宁孤和宁凡终究不同。

    “若有一日,我记起你,我会去找你。”宁孤站在村口,目送宁凡。

    “会有那么一天…你想住在哪里,想过什么样的生活,我都可以许给你。你想平淡,我许你山明水秀。你想富贵,我许一国城池、人间帝王。你想长生,我便许你功法丹药,助你成仙…无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宁凡柔和一笑,但实际,并不快乐,只有自责。

    兄弟,不一定要住在一起,不一定要家境相当,甚至不一定要志同道合。也许人生的轨迹,将二人分离。

    但只要知道对方还活着,和自己仰望同一片天空,心头的牵挂就不会消失。

    并非所有人都喜欢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而有了这牵挂,宁凡无论杀多少人,为多少人所嫉恨,他都不会忘记,自己是一个人,不是魔。

    “我曾发誓,覆灭天离,我做到了...可我,太弱…修道路上,我微不足道,但这条路,我已踏上,无法回头,便只有,走下去…”

    天风之下,群山之巅,宁凡立于云雾间,悄悄注视山村中的宁孤。

    心头枷锁,碎去,他抬头,苍穹便更加广阔。他俯首,大地便更加辽远。

    “天为吾妻,地为吾妾...当年乱古,或许便是这种心情...乱古,若无你,便无我今日...他年若有机会,我会助你,将乱古魔名,响彻寰宇...登上这修道的极致巅峰!”

    此乃,修道之心!

    下一次,不会再有香火之力。

    下一次,只能靠自己。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