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26章 太古神兵


    虚级大阵,一阵出,千山灭,江海平,血光遮天,百里大地,生生碎裂。

    几乎一个瞬间,天离山便摧枯拉朽的崩溃,百里楼台,一息粉碎。草木凋谢,灰飞烟灭!

    血光中,辟脉期天离弟子,几乎一个照面,便被大势一震,化作血雾暴散。而融灵高手,亦仅撑过数息,便仙脉寸断,被大势绞碎。

    唯金丹高手,能强撑不死,但个个金丹碎裂,修为跌落,只剩融灵!且终身再无法结成金丹!

    这大阵,并非真正的虚级之威,因为仙玉不足,否则,便是元婴、化神修士,也必被大势绞碎,这些老怪,岂会仅仅碎裂金丹。

    此阵威力,归根究底,应在婴级巅峰的程度。

    毫发无伤的,整个天离宗,仅有一人。

    ‘无邪宗主’,思无邪!

    后山之中,他脚踏星光,凌天而立,目光冷漠。

    天离宗,灭...且被区区黑魔派灭,对他而言,是羞辱!

    韩元极韩老魔,思无邪认识,她亦不惧老魔,她知道,老魔修为跌落。

    “韩元极!我不问原因,今日,你们可以死了!”

    “嘿嘿!老子没活够,不想死!”

    老魔一步踏出,沉声一喝,震碎思无邪威压,冷笑不已。

    挥袖,祭碎丹鼎,黑鼎迎风而长,八火龙纵横,老魔须发乱飞,魔威遮天,一指,黑鼎火龙,俱朝思无邪镇压而下,天空云雾,俱被火龙蒸干。

    一鼎,带着金丹退避的威势,天离废墟之上,仅存的十余名重伤金丹,纷纷抬头,忌惮不已!

    碎丹鼎!黑魔炎!

    凭此物,老魔曾阴死一个金丹后期,并取代那人,成为‘越国十大高手’。

    但除此,低调的老魔,几乎不显山、不露水,让人暗暗猜测其实力,是否是碰巧弄死那金丹的。

    融灵后期...但凭地脉妖火,老魔足以一战越国老祖。

    老魔身后,宁凡面色略显苍白,托着弟弟宁孤,皱眉。

    老魔实力,毋庸置疑,但思无邪,却也古怪之极。

    第一,他看不出思无邪性别,分不清此人究竟...是男是女!

    第二,自己面对思无邪,阴阳锁竟微微颤动。

    那颤动,似兴奋,似欢欣,似乎思无邪身上,有某种东西,让阴阳锁垂涎,想要得到。

    第三,思无邪的气势!

    这气势,给宁凡一个错觉,思无邪,不弱老魔!

    此人莫非和老魔一样,是个大人物,但修为被废?

    不对,似乎不一样。

    不出宁凡所料,思无邪见老魔祭出碎丹鼎、黑魔炎,秀眉一蹙,却不惧。

    他长袖一抖,香风阵阵,袖中一点寒光射出,在巨鼎上一点,发出雷霆轰响。

    寒光与巨鼎对撞,两件法宝,竟不分伯仲。

    长袖招,虹霓舞,法力激荡。

    二人一时,难分胜败。那一点寒光,被思无邪变出无数剑诀,而老魔,则控火抵御,法诀不断,一个个法术,皆是婴级之上。

    山崩石落,天现异象,整个越国,都隐隐感到此地波动。

    婴级法术,极耗法力,老魔与思无邪皆非凡人,但老魔,法力融灵,低了思无邪一个大境界。

    这二人,出现在雨界,越国...以宁凡的心智,微微古怪。

    老魔在此,像是隐居,思无邪,又是为了什么?

    这种人,会为了一个区区长老,明知老魔不好惹,还放言横扫七梅?

    他应该另有图谋...这越国,有什么,让他想要得到吧。这种人,不需名利,不求称霸,应该,是为了宝贝...

    宁凡能想到这些,已然不俗。至于思无邪的具体图谋,则不是他可过问的。

    二人斗法,宁凡无法介入,甚至,一旁的金丹,同样不敢介入。但远远看去,凭仙帝级眼力,却将思无邪的一点寒光,看了个清楚明白。

    那哪里是什么寒光,分明是一柄雷银色的小剑…

    让他惊讶的,不是小剑本身,而是那剑中,一点雷银星光…

    “这是,‘太古星辰’的碎屑!这不是上古神魔锻造神兵,才能使用的神料吗!”

    宁凡会惊讶,并不奇怪。能使用‘太古星辰’锻造的神兵,有一个特性,那便是法宝本身,可以晋阶!

    一般而言,一件法宝成型之后,品阶便限定死,终生无法晋阶。而为了将固有的法宝,提升威力,四天九界,多了一个全新副职——附灵师。

    法宝品阶虽不能提升,却可以通过附加神通,而提升威力。如老魔的碎丹鼎,便附加了‘定身’神通,而自己之前杀吴东南缴获的追影剑,便附加了‘追影’神通。

    法宝不能后天晋阶,是常识,但有一种神料,却能打破这种常识。

    太古星辰!

    古神魔以太古星辰锻造神兵,神兵可不断祭炼,不断晋阶,最后成为镇压十方世界的神器。

    譬如自己丹田之内的阴阳锁,其中便掺杂有‘太古星辰’。

    而更有传闻,太古之时,有一孙帝,执掌十亿世界,以一整片太古星辰的星域,炼成一宝,无人可敌!

    想不到,思无邪竟有太古星辰这种逆天之物,更炼出一柄寒光飞剑,也难怪阴阳锁会颤动了,毕竟二者,都有太古气息。

    处于下界的雨之仙界,绝不可能有太古星辰这神料。看起来,思无邪的来历,亦颇不小,极可能,也来自上界——四天世界。

    宁凡脑海中回忆着太古星辰的特质,从中搜索对付太古神兵的方法。

    太古神兵,宝成之日,星河碎裂…

    太古神兵,可碎星斩月…

    太古神兵,非神魔不能彻底驾驭…

    他目露精光,最后一点,似乎便是太古神兵的弱点!

    唯有神魔,才能使用太古神兵。但,何谓神魔?神魔,即是太古魔脉的继承者。老魔是,自己也是,但眼前的思无邪,宁凡仔细看过,却发现,不是!

    古怪,非神魔体,为何弄来太古神兵...

    古怪,不理解,但一个想法,却在宁凡心头升起。

    “若我以身夺剑,有六成把握,夺走此剑…”他眼神露出犹豫之色,六成把握,逆夺此剑。四成,死在剑下…

    不能只仰仗老魔...

    救宁孤,灭天离,是我的抉择...

    打不赢思无邪,就...玩阴的...

    在宁凡犹豫之时,老魔与思无邪的斗法,渐渐分出高下。

    仗着寒光飞剑,思无邪踏空不动,弹指御剑,举重若轻。而随着时间推移,老魔的劣势开始显露。

    他与思无邪战力相当,但二人法力,却是悬殊。思无邪半步元婴法力,起码是老魔融灵后期的数十倍。拼斗法宝,最耗法力,一炷香功夫,老魔法力已开始不支,气息也开始紊乱。

    “宁孤已救,该跑路了…”老魔皱眉。

    “想走!不留些什么吗!”思无邪嘴上这般说,心中却是暗暗松了口气。他亦不愿与老魔不死不休。

    二人皆是大人物,在此地,以各自心照不宣的方式重逢,区区一个下界宗门,不值得拼死...

    但宁凡,不愿走...

    宁孤的仇,如何算!

    他宁凡,已布下大阵,灭了天离无数弟子,双手染血。

    但这血,不够。

    他目光抬起,望着思无邪剑影寒芒,决然!

    将宁孤置于云上,他脚踏冰光,化作冰虹,挺身而出,以血肉之躯,迎上那寒芒剑影。

    “六成是生,四成是死,但我身怀阴阳锁...绝不会死!”

    一点寒芒,一剑斩过宁凡的身躯,血光漫天。

    老魔面色大变,而思无邪,微微一怔之后,讥讽一笑。

    “想夺我化神神兵么,可惜,你还不够...”

    “是么!”血光散去,宁凡浑身浴血,双手不避剑锋,死死抓出剑体。

    一霎,思无邪俏脸一白,再难镇定。他感到,自己与飞剑感应,正渐渐消失。

    此身非本尊,无法随心所欲控制神兵,但,也不应被宁凡区区融灵逆夺宝剑!

    再看宁凡,浑身浴血后,手掌攒握寒光飞剑。

    飞剑刺入其胸,再入半寸,便能破其心、斩其命。

    但他回忆着乱古以及,以血液,疯狂在剑身之上,画下符印。

    阴阳魔脉一动,原本无主飞剑,立刻脱离思无邪控制,认主!

    太古星辰之宝,可谓神兵,非神魔不能驾驭!

    区区思无邪,任你有何古怪,此刻*凡胎,有何资格,驾驭此剑!

    “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剑,我为你命名,‘斩离’!意思,便是斩尽天离!”

    宁凡单手一握,一点星光,化三尺青锋,剑光如水,如露如电!

    斩离...这不是剑,而是宁凡的决心!

    “思无邪,我最后问一句,封命尺,可有解决之法...”

    “没有!”思无邪目光阴沉,此剑虽为神兵,但运用太古星辰极少,根本不重要。但他却怒,怒宁凡这小老鼠,弱小之人,却一再触怒自己。

    “是么...为何我如此弱小,如此,不堪...”

    斩离一横,一股炽烈如火的剑意,从宁凡身上涌现,眼露杀机。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