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24章 神虚阁小妖女


    (感谢书友叶欢打赏!)

    黑袍青年,正是宁孤。此刻他神情冷漠,于斗法场肆意杀人,而在长老席上,坐着四个金丹老怪,有男有女,对这一切却视若无睹,似乎默许他杀人的行为。

    而见到竟有四名金丹老怪,镇守于此,原本宁凡还打算即刻救走宁孤,却收了心思。

    静观其变,且等老魔回来,再救人。凭自己,无法从四名金丹手中救人。

    黑袍宁孤,手持冰尺,一尺一个打死魔修,看似无情,但宁凡却毫不在意。

    能见到宁孤安然无恙,活蹦乱跳地灭杀魔修,世上没有什么事,比这更快乐。

    反正杀的是天离宗的弟子,不是么?

    宁凡的眼中,流露出兄长的慈爱,他总是这般看着宁孤。宁孤长大了啊,黑袍猎猎,已经辟脉十层修为了,真快…

    等等,辟脉十层,只差一线,便成融灵?!

    宁凡顿时意识到一个严重问题,修为提升对宁孤,似乎不是好事啊。

    玄煞鼎炉,金丹女魔头才用得起的鼎炉,必须至少有融灵修为,才能通过双修,提升金丹女魔的修为。

    宁孤已经辟脉十层,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就要突破融灵,就要被女魔给采阳补阴了?

    以宁孤的资质,一没道果,二没阴阳锁,提升到融灵,至少也要十年才对啊?

    宁凡目光如电,少年的眼眸,却含着仙帝一世阅历。

    宁孤手中硕大的冰尺,晶光含血,血光含煞,宁孤的发丝已然雪白,寿元已尽…

    回想起仙帝记忆,宁凡顿时似明白什么,心头一怒,对天离宗的恨意,升到空前之高。

    “这冰尺…竟是那种上古失传的魔功,‘封命尺’…杀一人,便可夺人一丝修为,同时,也会自损一丝寿数…此修为,哪里是在修魔,分明是在以命换修为,换得,不仅是敌人的命,更是自己的命!而且,最毒辣的是,这魔功,会让人失去一世记忆...”

    按宁凡估计,宁孤靠着‘封命尺’,将修为强行提升至辟脉十层,定已杀了无数人。而宁孤的寿数,也所剩无多。纵然不被女魔夺阳而死,也会,寿尽而终。

    而纵然自己救了宁孤,宁孤恐怕,也认不出自己,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哥哥。之后,甚至不能修炼,因为一旦修炼,便会触发封命尺杀机,夺去性命。

    封命尺,是乱古大帝都无解的自损魔功。天离宗,从何寻来...

    “天离宗,欺人太甚!”

    会场外,宁凡望着宁孤,悲伤、自责。但重重负面情绪,俱被一股冷厉的话语取代。

    我宁凡,已今非昔比。今日,必救宁孤,必灭天离!

    一切,只等老魔返回,但在老魔回来前,自己亦可做些事情的。

    宁凡不动声色,随秦蓉再次参观了数个会场,而后寻了借口,将秦蓉赶走。

    摸着腰间七八个储物袋,宁凡眼中浮现一丝冷意。

    储物袋中,有数十万仙玉,诸多珍稀仙矿,皆是老魔抢来送给自己。这么多仙玉、仙矿,倒是可以送给天离宗一个大礼…

    仙帝记忆中,记载了无数种绝杀大阵,其中一种,以仙玉、仙矿布置,以神念勾勒阵图,借山河大势成阵,以山河之息生杀阵中一切!

    ‘山河逆动’…此阵若能布成,天离宗上,将血流成河!

    宁凡不动声色地走出诸会场,路上,却与一个女子碰肩。

    那女子体质,似极其弱不禁风,被宁凡一撞,竟跌倒于地。

    面遮黑纱,体质轻柔,抹胸遮体,*暴露,长发松松地挽起,虽看不清面容,但俨然浑似绝色美女。只是其双眸,诡异地纯黑,生在这美人脸蛋上,却是有些妖魅了。

    最诡异的是,此女看来,似乎竟无一丝法力…但,能到悬空玉台的,哪个会没有法力呢…此女,有鬼…

    跌坐于地的小妖女,楚楚可怜望着自己,等着宁凡扶她起来。

    但宁凡,却神情谨慎,不愿与这小妖女扯上关系,转身便走。

    此女的面纱,恐怕和广寒巾是一个等级的法宝…此女的身上,有一股独特的气质,给宁凡一种极不安的感觉,那不安,来自于阴阳锁。若非必要,宁凡不想和此女扯上关系,否则,可能会有无边麻烦…

    宁凡转身便走,倒是干脆。而那小妖女,见宁凡撞倒自己,竟扶也不扶,美眸含嗔,俏皮地扬起小手,一把抓住宁凡衣袍。

    “喂,不许走!撞到美女,不用道歉的么!”

    宁凡没有见过此女,但此女却见过宁凡,嗯,神虚阁见过的…此女,不就是神虚阁阁主咯?

    小妖女本是来天离宗玩的,想不到,竟会在此遇到宁凡,她对宁凡别有图谋,难得遇上,自不会随意放走他。

    “姑娘,请自重。”宁凡皱眉,自己似乎扯上麻烦了。

    “扶我起来,要不抱我起来也可以…”小妖女松开宁凡衣袍,跪坐地上,张开藕臂,做了个求抱抱的姿势。

    “……”宁凡一挥袖袍,运转融灵法力,激起一阵清风,将小妖女托起身,而后,转身离去。

    “等等…”

    “你还想如何!”宁凡确信,这莫名其妙的小妖女,当真纠缠上自己了。

    “你去哪里,带我一起去咯。”

    “我不认识你…”

    “可我认识你呀,你叫宁凡,是不是。”小妖女俏皮一笑,而宁凡倒退两步,取出追影剑在手,如临大敌。

    “你是谁!”

    “我是谁,才不能告诉你呢,不过,你必须带我玩,否则,我就大声嚷嚷,‘呦,杀死吴长老的凶徒出现咯,七梅少主宁凡,大家快来看咯’…”

    少女的眼眸,在与宁凡对视的数息间,竟变幻了十余种神情。有俏皮,有娴静,有妖魅,有淑美,有纯真…当然,最后还是变成了妖娆的俏皮,但这情形,落在宁凡眼中,更加忌惮少女的来历。

    此女,是个极擅演戏的高手,其心机必定深沉如海,否则必不能随意伪装十余种性格…

    自己看不出这小妖女修为,那么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此女根本毫无修为,二是…此女的修为,已然远超碎虚境界,超出了自己眼界!

    毫无修为的可能性,直接被宁凡否定,心中已认定此女必是恐怖老怪无疑…这样的老怪,为何要纠缠自己。

    或者,自己顺着她心意,带她玩玩,让她满意,她便会离去?

    否则,和此女继续在此纠缠不清,恐怕将错失救出弟弟的大好机会…

    且此女不知有何手段、来头,竟知道自己身份,更知道自己杀了吴东南。要不要想个办法,彻底将此女灭口?

    宁凡轻轻抬起手指,采阴指的姿势…但他刚抬起手指,小妖女便蹦蹦跳跳躲开,再看宁凡的眼神,有些慌张了。

    “你…不要脸!你果然是…哼!你要敢对我施展魅术,我就纠缠你一辈子,十辈子!”

    小妖女娇哼一声,却是认出采阴指了。她想了想,从腰间锦囊中取出一柄幽蓝短剑,朝宁凡晃了晃,示威一般…

    “这是,‘虚宝’!”宁凡倒吸冷气,幽蓝短剑看似有形,实则无体,其中蕴含的威能,更是浩瀚。

    虚宝,碎虚老怪才用得起的无上至宝!此女,当真是碎虚老怪么。

    此剑在手,此女甚至可以一剑,覆灭越国!此女,不可招惹!

    “你究竟,想要如何…”宁凡收了追影剑,在碎虚老怪面前,自己的微末法力,根本无法抵抗。

    此女杀自己,恐怕绝对比捏死蚂蚁容易了…她纠缠自己,不达目的,是绝不会离去。

    “我不是说了咯,你去哪里,带上我嘛,我保证不给你惹麻烦,好不好。”

    小妖女摆出个甜甜笑容,不知情的,只会将她当作纯真少女。

    但宁凡,却腹诽不已,只感觉头都大了。

    自己,怎么招惹上这个妖女的…阴阳锁么?但此女,似乎又不像对自己有恶意…

    保证不给我惹麻烦?你的存在,就是我的麻烦…

    “罢了...走吧,我要去布阵,毁了天离,你要跟来,便跟着吧…”宁凡没有隐瞒妖女的意思,妖女已经无所不知了,跟她撒谎,着实可笑。

    “哦?布阵呀,山上布阵,要布‘山河逆动’么…嗯嗯,此阵毁掉天离宗门,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过挺难布置的,我不认为你能布下,不过你若求我…”小妖女顽皮地笑笑,但宁凡根本没有想求之意。

    二人行到悬空玉台边,宁凡一个纵身,便要飞去,但妖女,却一把拉住宁凡,俏皮地眨眨眼。

    “我不会飞,抱着我飞…”

    “……”宁凡绝不信此女不会飞,碎虚老怪不会飞,骗小孩么…但他并不愿在此刻触怒此女,姑且顺其心意。

    揽起小妖女,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柔软的触感,但宁凡却生不起丝毫轻亵。这可是个碎虚老怪,一个活了数万年、跟少女扯不上边的老太婆…

    他脚踏冰光,飘然若仙,搂着小妖女,直奔天离山百里之外。

    想要布大阵,坑一坑天离,至少得出了这个距离,百里,是元婴修士神念探查的范围。在百里之内有所动静,都可能被天离宗潜伏的高手发觉。

    一路冰虹,二人的身影,落在旁人眼中,无非就是融灵老魔带着凡人姬妾,游山玩水,倒也未惹人注意。

    宁凡沿着天离宗百里飞了三圈,天离宗的山势,在其心中已了然于心,而其心中,一个宏大的阵图,呼之欲出。

    他降落于深山之中,松开小妖女,闭上眼,一边穿林过野,一边以神念在地表勾勒阵图,一边以仙玉、仙矿布置阵眼。

    阵法,讲究心思缜密。宁凡本就不笨,加上仙帝一世阅历,相当于两世为人,心机已深沉如海。布阵,不难!

    而在他身后,小妖女三步一跳,小手负于身后,眼光玩味。

    “嘻嘻,宁凡么,真是有趣…区区融灵,便能布下‘凡虚’级大阵,虽说此阵徒有其形,而无亿万仙玉提供阵力,但,已经不错了吧...纠缠他十辈子,似乎也不错呢…哎,可惜,他还是有些弱小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