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23章 天离,人心


    17岁,宁凡立在了天离之巅,山风吹拂,眉宇深锁。

    琼楼玉宇,画阁朱户,云霞掩映,日升紫气。空中时有仙人踏云而来,飘然出尘。有仙鹤流连山间,有凤雏鸟于涧溪鸣叫,有老樵登山而歌。

    这里,真的是天离宗么?宁凡眉宇紧皱,这与他想象之中的越国第一魔宗,相差太远。

    “不觉得奇怪么?明明是魔宗,从外看来,俨然却是正道仙门。”老魔冷笑道。

    “嗯,有些好奇。”宁凡点头。

    “真正的魔,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修道者,目力甚至可以洞察天地,但唯独,难以看破人心的伪装。真正的魔头,不会跟人宣扬自己的恶行。魔,就要会欺骗,否则无法存活于世…人心叵测,这四字,错非亲身体悟,你永无法明白。”

    老魔与宁凡,立在天离之巅,这或许是老魔第一次对宁凡交心。

    “人心叵测么…”宁凡品味这老魔的话,沉吟。

    “四十年前,我看走了眼...但来到雨界,返回越国,却有被鬼雀子收留...人心,难说,但,我应没看错你,你与我很像...只是你的心,还有枷锁。”

    天离宗百里仙宗,宗门上空千丈高,悬浮着一座四方的紫玉高台。高台之上,立有四座天门,中央被划分出七十二座会场,宗比便在此举行,熙熙攘攘都是修士,有宗比弟子,也有观众。

    山路之上,来来往往俱是修士。

    老魔一拍储物袋,取出一个玉简,递给宁凡,指向悬空玉台。

    “宁小子,你已开辟神念,知道玉简怎么用么?把你弟弟的相貌,烙印在玉简上…稍后,老子一个人潜入天离宗密地,搜寻你弟弟下落。你便在那玉台上,等我…天离宗禁地,有不少‘炼尸’守卫,你去了,是累赘…若老子救出你弟弟,便回玉台,与你汇合,若事不可行,再从长计议。”

    融灵修士,能开辟神念,那是一种精神力量。神念有诸多妙用,其中一种,便是将脑海记忆,烙印刻画,给人阅读。而玉简,便是承载记忆之物。

    宁凡接过玉简,放于额前,脑海回忆着海宁宁家、回忆与弟弟宁孤的一幕幕过往,以神念,将宁孤身影,烙印在玉简上。

    嘴角难得勾起温馨笑容。他无父无母,曾经唯一的牵挂,便是弟弟宁孤。

    那一年,自己6岁,带着5岁的宁孤给人做工,一天挣几个铜钱,舍不得花,耐着天寒,饿着肚子,给宁孤买了糖葫芦。

    那一年,自己10岁,宁孤9岁。宁孤被醉汉打伤,宁凡一怒之下,与醉汉拼命,如一条悍不畏死的疯狗。

    那一年…

    回忆一路坎坷,但无论多苦,宁凡都觉得温馨,若自己救出宁孤,只要有自己在,天上地下,再无人可伤他!

    “宁小子,快点!”老魔不耐,打断宁凡回忆,将烙印一半的玉简抢到手中。

    “呆在玉台等我,别乱跑!你杀了人家吴长老,这事还没完,小心点好,尽量不要暴露身份。否则死在天离宗,老子可不帮你报仇…”

    这叮嘱,明显是关心,不过从老魔嘴中说出,倒有点像威胁。叮嘱罢,老魔掐了个隐身诀,身形消失,不知去向,大概是进入天离宗了吧。

    宁凡一笑,老魔真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取出广寒巾,蒙住面,丝巾之上,带着一抹女子唇香,让宁凡恍然失神。

    以广寒巾遮面,天离宗无人能识破自己身份,自己定会安全。

    他一个纵身,踏天飞起,白衣黑氅,仙骨傲然。一旁乘凉的辟脉修士,一见宁凡竟踏天而起,眼都看直了。

    “这个融灵前辈是谁,好面生,好年轻…我越国,何时出了如此惊艳人物…”

    路人纷纷唏嘘不已,羡慕地望向宁凡。一千辟脉修士,才能出一名融灵,自己等人,何日能如宁凡一般,成为踏天破空的融灵高手。

    融灵之下皆凡人,碎虚之下皆蝼蚁!

    宁凡脚踏冰光,几个纵身,便降落在悬空玉台之上。玉台四天门,皆有知客弟子守候,专为接待融灵高手。

    见宁凡踏天而来,自是融灵,一名娇滴滴的女弟子,立刻香风阵阵迎接,盈盈一福,

    “前辈好生面生,似乎不是我天离之人,想来是外宗前辈了…小女子秦蓉,愿为前辈引路,解说宗比…甚至,前辈若对小女子有‘特殊要求’,也不是不可以…”

    女子辟脉三层,声音娇软,带着丝丝魅意,眼如秋波,水灵灵看着宁凡,眼光勾人。

    此目光,运上媚功,纵是辟脉十层,恐怕都会被魅惑,但宁凡目光不动,亦未‘特殊要求’。

    特殊要求,多半是床第之欢。此女非完璧,更是魔女,宁凡看不上。

    “你带我逛逛宗比,其他服侍,大可不必。”宁凡压低嗓音,声音沙哑,老气横秋。

    女子哪敢怠慢,陪笑道,“是…那秦蓉,便带前辈看看宗比…此次悬空玉台,共有七十二会场,每一会场有两百弟子斗法…今日是宗比第九天…”

    “嗯。”宁凡不过装装样子,在此等待老魔,对什么天离宗比,倒是漠不关心。

    他目光随意扫过会场,目光微凝,七十二会场加起来,起码有百名融灵高手,至少有数千名辟脉十层…天离宗的底蕴,竟如此强大…

    高手数量,远超鬼雀,单单一个天离宗,便足以横扫越国…天离宗的水,很深。

    摇摇头,天离宗水再深,他也不惧天离的。哪一宗一派,水又不深呢?

    自己拥有乱古传承,谁能说,越国没有另一个宁凡,获得了另一个传承?

    他走过一个个会场,面色不懂,但走到第十五会场时,蓦然收住脚步,眼露震惊。

    那道身影,不会认错!

    会场中,一个黑袍少年,持一柄冰尺,连败十余名辟脉十层高手,威势不凡。

    每当战败对手,这黑袍少年根本不给对方认输机会,往往一尺斩落,将对方头颅砸碎,脑浆四溢,杀人无情。

    让宁凡震惊的,不是黑袍少年的狠辣,而是少年的容貌。何其熟悉,又何其陌生…

    宁孤…他怎么在这里!

    他不是被天离囚禁了吗…怎么反成了天离弟子,在此比试?

    而那冰尺,给宁凡一种极其邪异的感觉...

    有古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