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19章 黑魔派的传统!


    “看什么看,蠢货!快感悟生死危机!你这遁术突破一层功法,便能挣脱定身!”老魔嘶吼道。

    老魔此刻眼神,让宁凡想起海宁宁家见过的一幕场景。

    母鹰为了让幼鹰学会飞翔,会将它带到天空至高处,将其狠心丢下。以生死,逼迫幼鹰学会,飞翔!

    原来老魔是想给自己生死危机么…

    宁凡心头一暖,闭上眼,时光仿若流转地慢了。

    他背心冷寒,俱是碎丹鼎给他的生死威胁…

    此寒一起,原本无法领悟的《踏雪决》,法力流转,隐隐已突破第一层…

    只需一念,便能挣脱定身,但,宁凡却仍未逃遁。

    还不够,还要更多危机!我要连二层,一起突破!

    碎丹鼎越砸越近,距离宁凡面部,仅有三尺之远,但宁凡,仍未动一步。

    老魔眼中紧张,探手,准备收回碎丹鼎。给生死危机可以,万一真的镇死宁凡,他会追悔终生…

    但就在他收手之前,宁凡蓦然睁开双目,竟一步踏出,更加靠近碎丹鼎一尺!

    他能动,分明已破去定身,分明已习得功法一层,为何不逃?!

    旋即,老魔便惊得合不拢嘴。

    在碎丹鼎距宁凡天灵三寸之时,宁凡双脚生寒芒,虚空连踏,化作一道惊艳的冰光,瞬息遁出千丈之外!这冰光遁速,绝不弱于金丹老怪!

    《踏雪决》,第二层,突破!

    融灵生死,突破一层功法,金丹生死,突破二层功法。老魔碎丹鼎攻势,有金丹级别的杀伤力,宁凡冰灵力足够,《踏雪决》突破二层,并不奇怪。

    只是他镇定自若的举动,在老魔心头,却是何等胆大妄为。

    生死之下,宁凡竟心如铁石...有心思去提升第二层功法...

    老魔一招,收了碎丹鼎,望向宁凡的目光,震惊、欣慰、追忆,百感交集。

    他和老子,真像,当年老子,也是这样,生死无惧…

    宁凡化作冰光雪影,在夜色中飞遁,熟悉着二层功法的遁光。老魔的黑虹遁术,霸道、凌厉、张扬,而宁凡的踏雪遁术,却优雅、潇洒,白衣飘飘,黑氅猎猎,若遗世谪仙…

    “这臭小子,从哪里弄到这么好看的遁术…”老魔拍拍脑袋,摇摇头,脸上却是在笑,满意的笑。

    他叫住了宁凡,收了笑容,神情严肃。

    “想不到你这么快突破融灵,老子真是吃了个惊!”

    “这都是道果的功劳,没有道果,我没十年八年,无法融灵。”宁凡随口把功劳,推给道果。

    “道果?敢从天离宗手上抢道果,这也算你的本事!老子就喜欢你这点,该狠就狠。好!老子宣布,从今夜开始,你宁凡,就是黑魔派第972代掌门…”

    “……”

    “给老子高兴一下!放在当年,黑魔掌门,就是雨界神皇见了,也要低头行礼!而老子的功法,不知有多少人想要...”老魔没好气掏出一本黑皮书卷,扔到宁凡脸上。

    《黑魔决》。

    宁凡摇摇头,这老魔还真是随心所欲,莫名其妙收自己弟子,莫名其妙助自己突破,莫名其妙让自己当黑魔掌门,莫名其妙给自己功法。

    他翻开《黑魔决》,此功法比不上《阴阳变》,好似一个传承,被劈成两半,但比《踏雪决》却高明太多。此功法等级,至少不应是雨界所有...没落的黑魔派,过去应该很有来头吧…能让雨界神皇低头,难道是,四天势力?

    《踏雪决》,《黑魔决》,一冰一火,自己冰火双修,似乎也符合阴阳火的需求,符合阴阳锁的阴阳大道…

    “多谢…师尊…”宁凡神色有些不自在,这是他第一次当老魔面,喊师尊。他看得出来,老魔对他真好,只是不明白,这是为何...

    “嗯。”老魔摇头晃脑,似乎对宁凡这句‘师尊’,极为享受。

    他得意地抓起宁凡肩膀,哈哈一笑,“臭小子,你拜我为师,按我们黑魔传统,老子作为师父,应该送你见面礼的…走,去挑礼物去!”

    老魔从储物袋中,摸出一个丹瓶,其中,只剩最后一颗漆黑如墨的丹药。

    他犹豫之后,叹了口气,服下,旋即,一股绝强的气势,在其体内,渐渐升腾。

    “这是最后一颗了...走,老子带你,出去转转...”

    一展黑虹决,化作一道诡异黑虹,刺穿夜色,远遁千里。

    西行,风驰电掣!

    起初一个瞬移,便是千里,最后,一个挪移,便是数万里!

    宁凡彻底怔住!此遁速,绝不是融灵可施展!老魔修为被废,唯有借秘法施展。瞬移,唯有元婴老怪可使用,挪移,唯有化神...而这,显然不是老魔最快遁速。

    他如此飞遁,极其艰难,但他,偏要如此。

    黑魔派的传统...师父要给弟子,看到自己最强大的一面!如此,方为黑魔!

    老魔以前,究竟什么修为?化神,炼虚,碎虚...还是,真仙!

    他为何蛰伏于越国,为何只有融灵修为,为何身中奇毒...其中,有何故事!

    宁凡发现,他低估了老魔...

    难怪天离宗,扬言灭七梅,老魔还和没事人一样。敢情这货,压根不怕!

    “我们去哪里?”宁凡问道。

    “不是说了,去挑礼吗!黑魔传统,弟子拜师,师父要带弟子,上正道踢宗,抢宝贝作见面礼,这是规矩!你要记住!可惜的是,此刻的我,只能强抢下级修真国,若是当年,老子必定带你去...”

    全力遁速下,一个时辰之后,老魔便遁光穿过西越锁界,抵达齐国,并数个遁光之后,停留在齐国第一宗——儒元宗上空。此地距离七梅,已有百万里之遥...一个时辰,百万里,恐怖的速度。

    夜色沉寂,儒元宗的山门,被一道金丹级阵法护住,唯有零星弟子守山。儒元宗在齐国,算是不小的宗门。一般而言,没有魔修敢上门生事。

    但那只是一般而言,老魔孤身踢宗,本是家常便饭。

    ‘嘿嘿’冷笑一声,老魔二话不说,祭起碎丹鼎,朝儒元宗门轰然砸落。

    一鼎,阵法破碎,两鼎,山门塌陷,三鼎,整个儒元山都塌了一半,碎石滚落。

    “儒苍生,给老子滚出来!”老魔大喝一声,儒元宗一片大乱,四方火起。

    无数儒元弟子,披着单衣提剑出门,见老魔与宁凡,不过两个融灵高手,竟敢踢宗,纷纷冷笑。

    他们,注定不知道老魔可怕。

    但掌门寝宫内,正和宠妾*的一个刀疤老头,却在听了老魔声音后,面色大变。

    他堂堂半步元婴,天离宗主级别的高手,竟在这一刻,露出恐惧之极的神情。

    “黑魔派,又来了!完了,这一次,又要被抢走什么...”

    儒元宗,每一代掌门,都对黑魔了解极深。

    这黑魔派,每一代继任魔头,都是狠角啊…一个个太古魔脉,一个个霸道欺人,一个个,还都有一个特殊身份,一个让雨界神皇都忌惮的身份!

    上一代,老魔师父来儒元宗抢东西,或许,是万年前了吧,一脚把儒元宗的元婴老掌门放倒…再上一代,大概三万年前吧,老魔师父的师父,一指神通,便将儒元宗劈成两半,老魔师父的师父的师父…哎,那是多少万年前?那又是何时的历史?记不清了,反正有几百代了。

    而在儒苍生这一代,就已经被老魔抢过一次了。

    那是,四十年前...那时的老魔,浑身浴血,抗着一个棺材,眼光好似要吃人。明明重伤,但一脚,便几乎将儒元山震塌。

    最可怕的是,雨殿神使,见到老魔,竟然并不阻止其抢夺,反倒忌惮不已地离去...

    儒玄宗,宗门秘典,有一句先祖遗命...

    一旦黑魔上门,必定有求必应!

    齐国虽是下级修真国,但百万年前,也曾强盛过。

    儒玄宗,虽然没落,但无数万年前,也曾是一个化神坐镇的宗门。

    但这样的宗门,对黑魔派而言,仅仅是仓库而已,随时可以来拿东西...

    老魔,又要怎么折腾儒元宗?又想抢什么?

    四十年前,来了一次,这一次,又来了!

    黑魔派,真他娘的,不是人!

    先祖遗命,不敢有违,老魔强大,不敢抗拒...黑魔派如果上门拿东西,不论要什么,都得给,即便是掌门小妾,即便是…掌门人头!

    寝宫中,儒苍生放下娇喘的爱妾,披衣出门,脸上愁成苦瓜。

    “但愿这任黑魔,不要抢我的小桃红…今天才刚刚开苞...”他望了一眼床榻上的白嫩女子,声音带点哭腔。

    (有改动)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