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执魔 > 第4章 你能给我解毒?!


    思凡宫,韩老魔独居的冰宫,历来不容他人进入,宁凡是第一个例外。

    推门而出,月光洒落,宁凡伸个懒腰。

    白衣云靴,长发束玉,外面罩着件黑色道衣,黑白分明,浑然浊世佳公子。

    他明明还是少年,但眼中,却有老怪一般的睿智。

    他闭上眼,回忆着仙帝传承。仙帝记忆中,有杂经,有体悟,最为正统修炼功法,只有一部。

    《阴阳变》!传说中的仙帝——乱古大帝所留!

    此功分十层,分阴阳功,需阴阳同修。每修成一层,修为都会极大增长。凭阴阳锁的神妙,与女子双修时,亦能提升修为。

    以宁凡的估算,若自己和普通人一样按部就班修炼,突破融灵期至少需要数十年,但若用《阴阳变》与女子交欢,不消半年,他至少能修到辟脉九层。而若是修成《阴阳变》第一层功法,修为大幅增涨,就算突破融灵期,也未必不可能!

    宁凡睁开眼,眼露精光。有阴阳锁与《阴阳变》,自己终有一日,能成为碎虚高手,在雨界横行无阻!

    《阴阳变》的修炼,一面需要与女子交合,一面却要吞噬火焰,以阳补阴,达到阴阳调和的目的。

    第一层,与任意女子交合九十九次,并吞噬九种凡火。

    第二层,与元婴期女修交合九十九次,并吞噬九百九十九种凡火。

    第三层,与碎虚女修交合九十九次,并吞噬九种虚火。

    《阴阳变》修到第三层后,可使用阴阳锁的锁中天地——玄阴界。

    神秘女子便被困在玄阴界,宁凡修炼到第三层,并拥有碎虚修为,便能救她出来。不过几百年内,宁凡不认为自己能修到碎虚,与碎虚女子交欢,暂时还是免了。

    他莫名一笑,抬起指尖,指尖竟腾起一缕黑炎,并伴有龙吟。这火焰,由数百种凡火凝聚而成,化为火龙身,却在**宗被宁凡一锁砸死、吞噬。

    此火是老魔的火焰,纵然宁凡修为尚低,但凭借此火,即便与融灵交锋,宁凡也稍稍有自保之力。这是底牌,轻易不可示人。

    至少吞噬火焰,在第二层以前不用愁,剩下的,仅是与女子交合,便能修成第一层功法。

    宁凡回首,房门中犹自传出纸鹤的梦呓声。他的心头,有些犹豫。

    “若与纸鹤交合,便能逐渐修成第一层功法,实力大涨,但...她还是个孩子...”

    宁凡经历大变,目睹残虐地杀人景象,心已如魔头狠厉,渐渐学会心如铁石。

    但纸鹤却是在他绝望中,走入他的心扉,并两次救他,他如何舍得伤害她。

    “我此生不会抛下此女,这种事,至少等她再长大一些再说...”

    宁凡在屋外沉吟,屋内却传来纸鹤醒转的声音,而后,便是若有若无的哭泣声。

    纸鹤醒了,两次救宁凡,第一次,赠玉锁、送馒头,第二次,失去清白...

    但当她醒来,发现被宁凡独自抛下,心头竟有些难受。为何难受,她不懂,她九岁被捉入**宗,便再未接触过男性,不懂感情。如今她十二岁,为宁凡**,亦与情爱无关,仅仅是不忍看宁凡死去。

    睁开眼未看到宁凡,她有些委屈。这个时候宁凡应该在她身边才是,只是即便他在又如何,失去的清白,终究无法回来...

    不明白,不明白。

    纸鹤娇小的身子,白皙却布满伤痕,她推开锦被,下了**榻,却下身一疼,站立不稳,倒向地面。

    “小心!”

    一个削瘦的怀抱,接住了她,她赤身*,但对方并无欲念。

    “醒了?”宁凡和煦一笑。

    “啊,大哥哥,不要看,我没穿衣服呢!”纸鹤有些慌张,她发现宁凡一抱住她,她本来乏力的身子,更软弱无力了。

    她不懂这是为什么,甚至不懂,男欢女爱是种美妙享受。昨夜给她留下的,只有疼痛与伤害,仅此而已。

    “嗯,我不看。”

    宁凡闭上眼,将纸鹤抱回**上,指尖却在纸鹤身上摸索起来。

    宁凡的温柔,让纸鹤心头好受了些,但被宁凡这般抚摸,她仍旧极难为情,“大哥哥,别…别这样…纸鹤变得好奇怪…”

    “我在给你治伤,疏通经脉,活血化瘀,你睡一觉,明天便能下**走路了。”

    这推拿手法,传承于仙帝的第三念,是**第之术。为初承雨露的女子推拿,便能使女子下身活血化瘀,消肿止痛。

    宁凡的手法极为玄妙,若老魔看到,恐怕会大吃一惊。仅仅一炷香功夫,纸鹤已满面潮红,吐气如兰,她感觉周身好暖,下身撕裂的疼痛,渐渐轻微。

    她恍惚看着宁凡,产生一种错觉,经过昨夜的蜕变,宁凡变得好陌生,但给人的感觉好安全。

    “大哥哥…你真好…”纸鹤舒服得睡着了,笑容很甜。

    而宁凡为她盖好薄被,第一次仔细端详起纸鹤容颜。

    童女发髻散乱,鹅蛋小脸,有些娇柔,惹人疼。睫毛之下,明眸紧闭,睡意正甜。

    “若无你,我已死了两次。我宁凡一介贱命,无以为报,只能给你一个承诺,有我在,必护你一世,雨界无人可伤你!”

    他手掌抚过纸鹤睡颜,轻柔,怜惜。

    他的话刚说完,屋外便传来一道肆无忌惮的笑声,“哈哈!有骨气,不愧是老子弟子!最后那句话,老子很喜欢。老子经脉被废,终生无法金丹,不过老子的徒弟,终有一日,能纵横雨界!哈哈,真是个有趣的小家伙!横行雨界么...”

    宁凡一皱眉,门外大笑的无疑是韩老魔。他对韩老魔是没有好感的,恶感么,也不太多,仅此而已。

    他推门而出,目光如水,这目光落在老魔眼中,恍然一惊,就仿佛望着自己的,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老怪,比自己强亿万倍的老怪,凌厉如剑。

    “奇怪,这小兔崽子,目光什么时候跟独孤小丫头一样凌厉了!莫非,他也是剑界的人?怎么可能,哈哈,定是老子错觉,此子明明是老子在离恨山捡来的。”

    老魔越看宁凡越满意,双手横抱,点头不已,“老子句句话要杀你,你是不是恨老子?嗯?!”

    “宁凡岂敢恨师尊。”宁凡面色古井无波,虽有仙帝记忆,但修为尚低,自不会惹怒老魔。而且他亦是实话实说,他对老魔,恨意寥寥。

    “哎,你也别恨老子,这是老子师父的师父的…师父——黑魔派老祖立下的规矩。老子修炼的功法,名叫《黑魔决》,是只有太古魔脉才能修炼的上古魔功,你也是太古魔脉,等你到了融灵期,老子便把功法传给你。”

    老魔哈哈一笑,而宁凡却皱了眉。这老魔是真心想收他为弟子么?

    理由呢?看心情收徒弟么?

    “记住,太古魔脉在越国极其少见,轻易不能泄露,也不要以为有了太古魔脉就能天下无敌,这天下大着呢...嘿嘿,当年老子年少无知,仗着太古魔脉,四处惹事,被仇家谋算,废了修为…也害死了…哼,总之,在你修为未成之前,最好别让其他人知道你魔脉秘密,不然你死了,我不管!”

    老魔冷漠的脸上,有一丝悲,藏的很深。宁凡有仙帝的洞察力,他看得出。

    “记住!上过**的女人,就要保护好,不要学老子…那个小丫头中了离恨山那群小娘们的毒,毒有点厉害,不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解药,等她醒了喂她吃,老子为了给你女人弄解药,可是杀上正道的‘太虚派’了,被一群贼秃追了三天…不说这个了,对了,老子最后提醒你一句,《七梅笔录》对老子很重要,看完了早点还给老子,要是你敢弄坏一页纸,老子把你剁成肉馅!”

    老魔把一个小玉瓶抛给宁凡,哈哈一笑,转身离去,但背影隐隐有些落寞。

    宁凡接过玉瓶,拔开瓶塞,闻了闻丹气,心中微惊,“虚元丹?能解金丹百毒百伤的虚元丹!”

    宁凡没有想到,口口声声要杀他的韩老魔,竟会为了给纸鹤解毒跑到太虚派抢虚元丹...

    老魔逃命了三天…这话说得轻巧,但宁凡却能明白其中凶险。恐怕夺了这丹药后,老魔被金丹高手追杀好几天了。

    这个老魔,杀人无情,但对他,竟然是真心的好...

    宁凡自不会以为老魔对他一见如故,这其中必有缘由。

    但不论如何,老魔对他示以善意,他自然也要回报一二。

    “等等。”宁凡叫住了老魔。

    “干什么!老子要去疗伤了!有事明天再说!”老魔相当不耐烦。

    “我知道一种方法,或许能够治好你的经脉之毒。”宁凡语气极淡。

    “你说什么!”

    老魔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他只告诉宁凡自己修为被废,宁凡怎么知道,自己修为被废,是因为经脉中毒!

    他加入的鬼雀宗,其宗主便是越国闻名的医道鬼才,但给他治了几十年毒,也仅仅是压下毒性,根本无法解毒。

    这毒如附骨之蛆,连解金丹百毒的虚元丹治不好,宁凡一个辟脉小儿,有什么本事能够解毒?

    老魔狐疑地看着宁凡,心思飞转。

    这宁凡一眼就看出他中毒了,似乎有点真本事啊。说不定,宁凡真的有办法给他解毒?

    这事有点荒谬,但万一是真的…

    老魔心思百转,他看着宁凡的眼神,一如之前古井无波,根本看不出在虚言相欺。

    “三天没见,这小子怎么变得跟个老头一样,气势这么沉稳…”

    老魔还在犹豫,但宁凡又开口了。

    “‘绝阴’,上古奇毒,对常人无害,仅对少数太古魔脉有效。中毒者魔脉被封,从中毒开始,修为跌落,待修为跌尽,便是死期。中此毒,初时精神焕然,而后性格渐渐暴戾,非杀人不能平息。到最后,阴毒噬心,鬼神难救。”

    宁凡语气从容,但老魔听在耳中,却如惊雷炸响。自己的毒,鬼雀宗主都没看出是哪种毒,宁凡一个小辈竟一眼看出!

    老魔不知“绝阴”是什么毒,但宁凡所说的中毒症状,全对!

    “你真能给老子解毒!你到底是什么人!”老魔激动地抓住宁凡双肩,言语颤抖,其中还有一些警惕。

    “我是太古魔脉,知道些上古秘闻很奇怪?别看我修为低,在被捉入离恨山之前,可是一个名医,给很多修士看过病的。你若不信,可以对我搜魂灭忆…”宁凡轻笑。

    搜魂灭忆,读取对方记忆的法术,但有极大的副作用,会使被施术者心智损毁,甚至沦为白痴。

    宁凡这么说,是在试探,试探老魔对他是真好还是假意。若老魔真对他搜魂灭忆,宁凡有办法让老魔后悔莫及!

    因为他知道‘绝阴’毒的一个弊端,每个月阴力最盛的那一日,中毒者法力难以调动。

    今日便是阴力最盛之日。此刻的老魔法力仅有辟脉八层。若老魔对宁凡动杀心,宁凡可用黑火偷袭,弑杀老魔!

    宁凡不喜欠人恩情,亦不喜被人谋算!

    老魔听宁凡说到搜魂灭忆,眼神渐渐平静,面沉如铁。

    他对宁凡的话信了三分,七分不信。但让他对徒弟搜魂灭忆,他做不到。

    “老子是黑魔派的人,黑魔派规矩,徒弟违反魔道,师父可杀之。但若徒弟谨守魔道,师父便不可伤害徒弟。老子收你为徒,你不听话,老子就杀你。但你若未犯错,老子绝不会搜你魂、灭你忆。甚至,有人敢对你动手,老子也会保护你!因为,你是老子弟子!”

    老魔说完,见宁凡笑而不语,他何等心智,一眼看出宁凡想法,哈哈一笑。

    “小兔崽子,解毒对老子真的很重要…老子要为她…为她报仇,你如果真的有办法给老子解毒,有什么条件,你尽管说!”

    “我要当七梅城少主!”宁凡淡淡一笑,既然决定修魔。便从七梅城开始修吧。

    “可以!从今日起,七梅城,你说了算!9752个魔修,归你统领,丹药、法宝、鼎炉、仙玉,你随便用!”

    老魔一口应下,心中却对宁凡更满意了。

    敢跟老子提条件,像个魔!只可惜,这宁凡对他还有点芥蒂啊。哎,看来想让宁凡真心把他当师父,需要许多时间磨合。

    “不过这小子倒是个修魔的好料子...半年后入宗考核,老子把他带去,恐怕会把宗门内那几个老东西惊掉眼球。嘿嘿,一想到那几个老东西吃惊的眼神,老子就高兴!不过这小兔崽子想当少城主,他想干什么?他应该能管得住那群混球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执魔》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