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从零开始 > 第七十章 悲痛的胜利
readx();    看到这帮家伙之后我也不客气,抬手就把手中的长剑当飞镖扔了出去。一个西斯人还想硬扛,结果被一剑穿胸钉在了背后的墙壁上,眨眼间就咽气了。剩下的西斯人纷纷转身朝我开枪,但我此时已经已经全速冲锋模式,速度快到只剩一片残影,对方完全来不及瞄准就被我冲到了队伍中,一拳打飞一个,顺手拔出刚刚钉在墙壁上的那柄长剑,甩掉尸体又放翻一个。

    这帮西斯人第一次发现我的战斗力居然高到这种程度,之前光顾着跑了,没有实实在在的正面交手,现在才知道我的战斗力是多么的不可撼动。

    成功飞起来的幸运这个时候也从反方向冲了下来,用一个精准的定点着陆就拍死俩,剩下的西斯人也依然不打算投降,只是天空中巨大的阴影再次砸落。白银和凌以及依佛里特相继赶到。那群西斯人只剩下了五个人,互相背靠背的围成一圈紧张的看着我们。

    “你们确定要战死在这吗?”我非常认真的说道:“虽然我很希望你们顽抗到底,因为那样我就可以解恨了。不过,规矩就是规矩,占据绝对优势之后的劝降是标准流程,你们打算配合一下还是满足我的愿望继续反抗?”

    那帮西斯人本来就很紧张了,听到我的话之后都是愣了一下,低头看了看脚边同伴的尸体以及几乎完好无损的我们,他们已经彻底明白了现在的形式。

    之前的战斗中他们一直处于被追着打的状态,精神高度紧张,根本没时间停下来分析具体情况。但是现在他们有时间了,而且第一时间明白了很多事情。比如说我们双方之间的战斗力差距。

    对方非常确定之前曾多次击中过我,但现在看到的我却是完好无损的,就连动力装甲上的保护漆都没掉。这种状态已经充分说明了他们的任何武器对我们都无法造成实质性伤害,而地上的尸体则反向印证了我们对他们有着绝对杀伤力。

    这么明显的对比之下,反抗其实就等于选择自杀,而自杀是需要勇气的。西斯人从不缺少勇气。但一般都是一时之勇,一旦冷静下来,即便是西斯人的教育也很少有人可以真正做到坦然面对死亡。

    “我们如果投降,你们可以保证我们的生命安全吗?”一个战舰兵打扮的西斯人忽然开口问道。战舰兵都是高学历人员。而学历越高越怕死,这一点貌似在哪都适用。

    “只要你们愿意投降,你们肯定不会被处决,这一点我可以保证。”我不是在骗他们,而是真的可以保证。不是因为我的地位。而是因为常理。这帮家伙虽然是我们知道的三方势力中科技实力最弱的西斯人,但正因为他们科技最落后,反而对我们最有用。因为不管是创造者还是朝圣者的技术,对地球人来说都像天书一样。至今为止龙缘集团复刻出来的创造者和朝圣者技术都还是建立在照猫画虎的基础上的,也就是说很多东西明明都已经可以仿制了,但却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零件拼凑在一起就可以发挥出这样的作用。

    这种原理上的不理解非常可怕,因为你根本没法办去改动它。而且,一种超强的应用技术一旦被投入使用,就会扼杀其他的严重不足的技术。可是那些技术才是人类自己的技术,有着完全的技术理论体系。而这些“好用”的技术却只能仿制。根本没办法修改哪怕任何一点。

    这种技术上的断层非常危险,弄不好会遏制人类的技术进步,然而西斯人就正好适合补充这个缺陷部分。虽然西斯人的技术也不能说可以完全补足中间的差距,但西斯人的技术至少比创造者要低很多,所以我们和他们之间的差距至少不像和创造者那么大。跨过一条大河与迈过一条小溪哪个更容易,显然不用多说。

    “我们愿意投降。”互相商量了一下之后那帮西斯人居然真的投降了,这一点稍微让我有些意外,不过也不算太意外。

    “我接受你们的投降。现在你们已经成为我们的俘虏,所以请放下武器,脱掉你们的动力装甲。”

    西斯人没有耍什么小心思。听话的扔掉了身上的所有武器。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这帮家伙身上的武器还真不少。和我们只配备一长两短三支枪不同,这帮家伙身上都带着两长三短五只枪。之所以会有这种情况,并不是西斯人奢侈到了枪多的没地方放,而是因为西斯人的技术实力太落后了。

    宇宙战争中遇到的各种环境非常的多。因而要适应某些环境就需要一些特别的武器。比如说,在没有自身动力系统的情况下,在太空中就绝对不能用动能武器,即便是自身有动力,也要看动力是否够强。不然的话,在太空处于漂浮状态的情况下。对着前面开一枪,你就会向后飞出去,而且如果是连射武器,那几乎就跟抱着个推进器差不多了。

    同样的,在某些高引力星球,实弹动能武器也不是非常合适,因为引力场会偏转弹道,而星际步兵需要面对的星球又不是只有一个,每个星球的引力都不一样,要提前适应是基本没可能的。所以动能武器的使用范围非常有限。但是作为杀伤力较大,也非常经济实惠的一种武器,西斯人又不能完全抛弃动能武器,因此他们还必须有这个东西。所以,西斯人一般都会为士兵配备一组动能武器和一组能量武器,动能武器作为主要攻击手段,能量武器用于特殊环境。

    刚刚将我击飞的那种冲击武器其实就是一种动能武器,而且是战舰内部专用。这种武器其实发射的就是压缩气体,等于就是把爆炸产生的冲击波定向喷射出去。这种武器的特点类似散弹枪,射程不高,但近距离杀伤力巨大。在战舰内使用的好处就是不容易打穿船体。

    我们之中装甲最厚的依佛里特负责过去收拢他们的武器,而对方在交出武器后也纷纷摘掉了自己动力装甲的头盔并将动力电池退了下来交给我们,只是没有脱掉身上的部分。关于这一点朝圣者首领已经提前说过,西斯人的动力装甲还比较落后,据说属于第六代动力装甲,穿脱很麻烦。需要别人帮忙或者用专用设备才能取下来。所以一般他们俘虏西斯人的时候就是拿掉头盔外加拆掉动力电池而已。

    没有头盔的动力装甲就失去了信息采集能力,而且外壳不密封就没法进行电子对抗,一枚EMP手雷就能放倒他们。再说没有动力电池,只靠紧急动力。他们至多也就只能步行,跑几步就会没电,更别说战斗了。

    确认这些西斯人没有反抗能力之后凌忽然给我使了个眼色,我随着她的眼神看了下周围,立刻意识到了凌的意思。“幸运。白银,你们先撤,顺便把尸体带走。”

    幸运也不傻,相反有个大脑袋的他非常的聪明,看看周围正在靠拢的人群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顺手抓起地上西斯人的尸体就直接腾空而起,也不往远处飞,而是不断拔高,先进入云层再转移。白银当然是跟着幸运一起离开,眨眼之间就只剩下一个小黑点了。

    之所以让他们快走是因为周围已经开始出现聚拢的人群了。之前战斗中误伤了不少人,所以围观党最终也被吓跑了。那些喜欢围观的人只是危机意识不强。并不是真傻。看到自己身边的路人被流弹轰的脑浆四溅,谁还敢站在那里继续淡定围观?

    不过,刚刚是不敢,现在就不同了。战斗明显是结束了,我们这一方虽然带着怪物,但之前的表现应该是政府机构一方的,而既然是政府下属的战斗单位,应该就不会对老百姓出手,不然我们之前也没必要保护群众了。有了这些判断之后,周围的人胆子就大了起来。开始逐渐的围拢了过来。虽然还没有真的跑到我们身边来,但是楼房后面和窗口上,却全都是人群在那里探头探脑的。

    尽管之前幸运和白银已经暴露了,但能少点人看到就少点。至少不能长时间暴露在人群的视线中,不然以后真不知道要怎么掩盖了。

    我让幸运和白银离开是为了方便之后宣传部门编瞎话,但现在这个情况下却显然是滋长了围观党的心理安全度,于是一群群的围观人员开始走出藏身的地方试探性的靠近我们。

    对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驱散人群这种事情我们专业不对口啊!而且为了对付这些西斯人,我们出来带的都是战斗装备。非致命性武器很少,随便开一枪就能干掉一群人。所以我们现在基本等于是没有武装的状态,反正有武器也不能对普通人开枪啊!

    无奈,我只能先口头恐吓一下了。打开扬声器,然后冲着周围大声说道:“所有人注意,我们是龙缘集团特别危机对策部队,刚刚的战斗中,我们的敌人使用了集束武器,其中可能有一些未爆炸的分弹头嵌在了某些我们没发现的地方。这些未爆弹都是安全隐患,请大家暂时远离该区域,我们的事故处理人员很快就到,等他们排查过附近区域,清除那些没有爆炸的弹头之后大家再回来。”

    还被说,我这话一喊完,果然是有不少人都跑开了,不过人群出现了分化现象。首先就是家里有孩子的都第一时间带着孩子跑远了,保护孩子果然是本能,反应真快。然后,年轻女性也基本都离开了。女孩子对这些东西都很害怕,所以听说还有没炸的弹头,立刻就跑掉了。

    其他人的撤离就比较随意了,不过大部分人还是离开了。但是,大部分不等于全部,还是有些人留下来了。而这些留下来的人之中主要就是三类人:青年男性、中年男性、老人。

    留下来的青年大多是好奇心过剩,中年人则是见义勇为的那种类型,至于老年人……该说是不怕死还是麻木呢?当然其中也有例外的情况。

    就在人群已经散去一大半的时候,一个女人却是突然哭嚎着从一栋居民楼中冲了出来,手里还拿着菜刀,直接就冲那边剩下来的五个西斯人冲了过去。

    因为幸运和白银的撤离,这里只剩下我和凌还有依佛里特三个人了,包围圈当然是不完整的,而且因为对方已经没什么战斗力了,所以我也没真的像抓犯人一样死死地看住他们。新星号那边的新同胞和朝圣者首领都说过。星际步兵一般只要动力装甲没用了就不会再反抗了,毕竟星际时代,没有动力装甲你的战斗力基本等于0,这种情况下很少有人会反抗。所以只要收缴武器和动力电池之后。完全可以不用太严格的看管俘虏。毕竟对星际时代的政权来说,星球表面或者飞船内部本身就是个巨大的监狱,你再有本事,还能跑到星球外面去是怎么着?

    正因为我们没形成严格的包围圈,那个女人出现的楼栋又距离我们非常近。所以她几乎是直接就穿过了我们筛子一样的包围圈冲到了那几个西斯人面前。

    还好,星际时代的步兵果然是和朝圣者首领他们说的一样,没有动力装甲就不会再战斗了。不然要是在地球上……即便是没有武器,一个身体完好的战士对付一个拿着菜刀的妇女还是非常简单的吧?不过这个西斯人只是有些疑惑的用手去挡住了菜刀而已,并没有真的对那个女人怎么样。毕竟他还穿着动力装甲,虽然没有动力电池,但外壳还在啊。反正菜刀是肯定砍不动的。

    反应过来的凌迅速的跑了过去,先夺下菜刀,然后才拉开了那个女人。不过那个女人虽然不能对抗凌的力量,却是依然哭喊着不断试图冲上去和那个西斯人拼命。

    从她哭嚎的内容。我们也大概搞清楚了状况。事情很简单,但感情上确实很难接受。刚刚在战斗中,那个西斯人对着我开了好几枪,其中有一发子弹撞击在我的动力装甲边缘部分发生跳弹,然后命中了这个女人所在的那户人家。因为是爆裂弹,所以弹头进入房间之后发生了爆炸。这个女人四岁的女儿和她自己的妈妈都被当场炸死。她当时被真晕了,醒过来发现女儿和母亲身亡,立刻就疯狂的找了把菜刀冲下来拼命。其实这个时候她想的可能只是让自己也一起死掉算了,毕竟丧子之痛加上丧母之痛出现在同一时刻,正常人都会崩溃的。

    尽管很理解她的心情。而且我自己也很想把这帮西斯人撕碎了剁成肉馅喂狗,但实际情况就是这帮人还有大用,所以不能杀。感情用事不一定是坏事,但绝对算不上好事。没有这帮西斯人。人类的未来将非常艰难,所以人类需要他们。

    还好,这让人心情抑郁的场面很快就不用我们管了,因为龙缘的快速反应部队到了。这帮人其实本来是用来处理生化危机的,毕竟龙缘有不少生物方面的研究,所以为了防止可能出现的意外。建立了一些快速反应部队。不过这次正好用上了。

    将善后工作交给这些人,我和凌还有依佛里特则是一起押解着那帮西斯人乘坐刚刚送这帮快反部队过来的直升机直接飞回了南京那边的总部基地。

    说实话,一路上我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之前没有直观的看到那些失去家人的家属,我的心中只有对西斯人的憎恶,但真的面对那些家属之后,我现在连自己都开始憎恶了。当然,我知道这种情绪没有任何意义,所以我打算做点实际的行动来解决这个问题,至少也要能做到一定的心理安慰。

    将全部的西斯人转交给专门的人员处理,我自己则是直接去了基地中下层女娲所在的那个垂直井。我们的超级生物战舰女娲号正在这里完成最后总装,而女娲就是这艘战舰的核心智能。因为女娲本身体积太大,所以并不是组装完战舰再将她移进去,而是直接在她的外围组装战舰,因此现在要找女娲就必须要直接到组装现场。

    虽然理论上在基地中的任何位置都可以和女娲对话,甚至于借助心灵网络,我就算在美国也可以和她实时通讯,但我还是希望能用更直接的方式和她沟通一下。

    发现我走向她的核心所在区域,女娲疑惑的询问我:“你是有事情要和我说吗?”

    我点点头,一边继续走一边说着:“是的,我有些困扰,需要和你全面的沟通一下。”

    “有这么严重?你难道想和我做全面同步?喂喂喂,先说清楚啊!你真要这么干的话,你的个人意识会被上升到种族意识的地步的。”女娲明显有些担心。

    我非常坚定的说道:“是的,我就是为了这个副作用而来,具体事情当面说吧。”我说着便切断了心灵网络。有些事情暂时还不能让整个龙族都知道,不过很快,那就会变成大家的共识,因为我们龙族有集体意识存在,只要不是长期断开心灵网络,大家的思想都会进行被动同步。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见解,但矛盾并不会太激烈,因为我们其实就是一个意识体。(未完待续。)

    PS:先和大家说声抱歉,断更这么多天。然后说下现在的情况。《从零开始》已经进入收尾阶段,完结的准确日期还不能确定,但基本可以肯定会在2月完结。

    关于新书,风暴刚接了巨人网络的单子,所以下一本书将是巨人的定制小说《征途》。希望大家到时候可以多多捧场。不过大家不用急,《征途》还没开始更新,目前只完成了大纲和部分内容设定。话说10万字的内容设定风暴真心写的要崩溃了!巨人那边的定制字数才480万字,光设定就已经写了不下20万字了,删来改去留下10万有效内容,网络写手真心伤不起啊!

看过《从零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