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狂神进化 > 第044章 出手!
    新附二医院,骨科病房(43—45床)的门口。

    病房的门是关着的,但是,就算站在过道上,都能听见里面的吵闹声。

    病房内有三个床位。而在靠近厕所的最里面的一个床位,余出的空间较大。这里正有三个一脸痞相的小青年围坐在一张简易折叠床上玩扑克,斗地主。

    其中,最高的一个似乎在三人中威信大一些,一头染黄的头发直直地竖着,鼻子上带着个金黄色的鼻环。

    另外两人,一个剃着光头,眼睛有些斜视,脸上带着颇为猥琐的笑容。另一个穿戴似乎很正常,但是在他的右耳下方的颈部有一个毒蜘蛛刺青。

    “三个q带一对7。对了,桑哥,那个叫罗云华的杂碎好像不肯给钱了,咱们……叔……叔叔怎么办?”光头青年一边出牌,一边看着戴鼻环的男子问道。

    “是啊,桑哥,那罗云华也是一个倔强的人,万一他不给钱,咱们可就白忙活一场了……”刺青男也是有些底气不足。

    被叫桑哥的鼻环男,冷笑了一下,不屑地道:“雄鱼、蜘蛛,你们信不信?在两天之内,他罗云华会乖乖把钱送到医院的,否则他的工地别想开工了!”

    “是呀,桑哥是什么人?那罗云华只不过是个包工头而已。他绝对会在两天之内送钱过来的!”被叫做雄鱼的光头青牛,谄媚地对着桑哥一笑,拍马屁似地道。

    听了雄鱼的吹捧,桑哥不由更加地得意,傲然一笑,道:“我们只不过罗云华出五十万而已。要知道我叔叔动手术还有术后的药费、误工费就差不多要二十万了。再加上一点精神赔偿,也不过分吧?毕竟我叔叔一家五口都全靠他在养活。这种脊柱损伤,可要耽误他一两年的工作,五十万绝不过份!更何况,我们的幸苦费都没找他要呢!你们放心啦,我也召集了一批兄弟,如果他在两天之内不把钱送来,我会让他罗云华见识见识我郑桑的厉害——”说完,他的目光中闪过一丝狠辣。

    “那是!那是!我们桑哥还是很仁慈的!”雄鱼笑容满面地恭维着。

    被叫蜘蛛的刺青男,没有说话,也是讨好地笑了笑。

    躺在病床上的郑书国,却是泪流满面。他不想去诈老板的钱呀,他只想尽快地动手术,尽快地好起来。再去工作,他要养活一家子人。

    他的老婆没有去工作,因为她要带着三个小孩,所以家里能赚钱的就只有他一人。这次之所以从工地上摔下来,也是因为他接了三个工地的事,过度劳累所致。可以说,罗云华对他是仁至义尽。

    出事已经一周,自己家里没有做主的人。却被自己的亲侄儿先是送到[康杨骨科]这样的小医院,结果到那里,拍个ct的地方都没有,在哪里呆了两天,还是被送到新附二医院来了。

    这样被自己的新侄儿折腾着,他是有苦说不出。明明在出事的第二天就要做手术了,可是推脱来,拖过去,到今天已是第七天了。依旧没有动手术的一点迹象!

    在这七天内,他的侄儿就这么时不时地领着几个混混扎根在他所呆的病房。吃着工友送来的礼品,用的钱却是自己做手术的钱。

    他从来没想过要自己的这个侄儿过来照顾自己。可是他劝郑桑领着他的朋友回去,反而还会被郑桑侮骂。

    反正,不管郑书国怎么说,这个混混侄儿就这么地赖在医院。不但病房的其他病人对他们是敢怒不敢言,就连医院的医生、护士也把他们看成是洪水猛兽。

    这几人不但不顾自己的形象,还把他也给连累了。害得无数人以为他在配合着这些混混,为的就是多讹诈一点钱。

    想起这几天的遭遇,郑书国对自己到底能不能治好,也感到一阵恐惧与绝望。

    一个病人,最先想到的肯定不是钱!而是健康!

    听着自己的侄儿与其他混混“正大光明”地讨论着怎样讹诈罗云华,完全没有顾及到自己。郑书因顿时泪如雨下,失声痛哭。

    正在与自己的兄弟们高谈阔论,郑书国的失声痛哭,终于把郑桑给惹怒了。只见他猛地站起来,转过身一脸暴怒地看着病床上的郑书国,骂道:“哭,哭,你哭个鸟呀,老子带着兄弟们可是来帮你的。你是个蠢蛋!这个社会就是个人吃人的社会。会哭的孩子有奶喝。只要我们会闹,他们才会怕。才会给钱。否则鸟都不鸟你。妈的,我老郑家怎么会有你这个窝囊废?亏你还是我叔。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连这一点都看不出?什么玩意,如果不是看在我老爸的份上,你就算摔死我都不会帮你……”

    郑桑喋喋不休地对着床上的郑书国怒骂着,似在渲泄中心中的某种不爽的情绪。

    “这……这……位大兄弟,他……他可是你的亲叔叔,而且是病人,你怎么能怎样对他?病……病人需……需要安静……”病房内,颜妍的母亲沐琼芳有些看不下去了。虽然她也有些害怕这些混混,可还是压下心中的惧意,有些紧张地说道。

    郑桑没想到居然在自己暴怒的情况下,还有人敢顶撞自己,不由转头凶狠地盯着沐琼芳,气势汹汹地骂道:“靠!你个死乡巴佬,老子如果不是看在你有个漂亮女儿的份上,早就扇你了。你再强出头,别怪我歼死你的女儿——”

    被郑桑这么一阵怒骂,沐琼芳也有些害怕了。这些混混极不好惹!如果这些人单是要对付她,她不会有什么好怕的,因为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多少时间活着了。如果不是丈夫与女儿坚持,她早就出院回家了。

    她自己不害怕这人,但是,她真的害怕这些人对付自己的丈夫与女儿,于是她嚅嚅地不再说话!

    面对这暴怒的郑桑,沐琼芳希望女儿颜妍今天别来送饭了。她不想自己的女儿碰上这群混混。早知道这几天有这些混混赖在医院,她就喊卖菜的丈夫来送饭或者干脆出院算了。

    正这么想着,却见病房的门被打开了。颜妍提着装饭的保温瓶,一脸平静地进来了。

    身着一袭校服,却也无法掩饰颜妍的清丽、纯美。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郑桑,一双清秀的明眸内,透射着强大的怒火。

    颜妍虽然一向害羞、腼腆,可听到郑桑侮辱自己的母亲,甚至以自己带威胁她妈妈,这让她也是愤怒了,完全没有往目的羞怯与弱柔。

    郑桑看到颜妍一进来,双眼瞪得贼亮,两道银邪的目光直接在颜妍的脸蛋儿与极具规模的玉峰上来回扫视着。

    见颜妍死死的盯着自己,郑桑也不以为意,大刺刺地走向颜妍,怪叫一声:“哟嗬,原来是颜妍妹妹来了,哈哈,桑哥正等着你呢!”接着,伸手右手就要摸向颜妍的小脸。

    当着其他病友与颜妍母亲沐琼芳的面,郑桑便想占颜妍的便宜。

    “混蛋,你敢碰我家妍妍一根头发,别怪我与你拼你——”先前还有害怕郑桑的沐琼芳,此时见对方不要脸地想欺负自己的女儿,如护犊的母鸡一般,艹起床头柜上的一把水果刀就要争扎着从病床上起来,找郑桑拼命。

    不过,根本就不用沐琼芳动手,郑桑刚刚伸出的右手,在一瞬间被突然从颜妍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给抓住,接着,郑桑如被宰杀的肥猪一般,惨声大叫起来。

    病房内的人定睛一看,一个颇有些帅气的青年,不,是一个十**岁的学生,却是一手捉住了郑桑伸出的右手手腕,紧紧地捏着。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郑桑的手腕在一瞬间变成了紫青之色。

    不错,从颜妍身后闪出来的正是吕重!

    刚才,吕重在病房外已听到了郑桑等人的叫嚣。见这人实在是没有良心,而且不但侮病人甚至还侮辱颜妍,在颜妍进来后,居然胆敢在医院调戏颜妍,吕重已是彻底地暴怒。直接就上前拽住对方的手腕。用巨力给了对方一个教训后,吕重犹不满意,再扣着对方的手一闪、一转,直接以分筋错骨的手法废了郑桑的右手。

    用上这种手法,除非是他吕重出手,别人绝无可能治好他的这只右手!

    “啊……”郑桑凄惨地叫着,看着吕重只是一个学生,又是一个人,他对着后面的光头青年与刺青混混大喊起来:“雄……雄鱼,蜘蛛,你……你们还不快来帮忙。废……废了这小子……”

    “靠,敢动我们桑哥?小子,你是在找死——”光头青年暴喝一声,从后面冲了过来,猛地挥出一拳砸向吕重的下巴。

    “找死——”吕重冷喝一声,一脚如雷,闪电般捅在光头佬的小腹。

    顿时,光头只觉得被一把巨重的大锤狠狠击中,一股极强的痛楚传来,接着,他感觉腹部一阵翻滚,晚餐时吃的东西完全喷了出来。而他整个人却是被踢飞了两米多远,狠狠砸在后面的名叫蜘蛛的混混身上。顿时,雄鱼与蜘蛛两人滚成了一团。

    ps:新书一路过来,很不容易,求看书的新老朋友支持一下,有票的投上几票,没票的收藏或登陆点击一下。逆天拜谢。

看过《狂神进化》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