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六十二章 造化
    “这真是...”向之礼有些发呆了,单就那两个字散发出来的气息便已经让向之礼觉得敬畏了。虽然从某些角度来说,造化门一应的布置并没有御雷宗的那种气势,也没有一些名门大派的富丽堂皇,不过却因为造化门有了一种其它地方感受不到的气息,这才让人感觉与众不同。当然,向之礼此时怎么也不会想到的,那种与众不同的气息,正是以萧华为中心产生的信仰之力啊。

    高轶似乎是知道向之礼会有这样的反应的,只听他“哈哈”一笑,整个人迅速的飞起,转眼间就来到了那牌坊之下,他落地之后,居然是很认真的冲着牌坊拱手拜了一下,然后才慢斯条理的走了进去。

    “门道友,这又是什么规矩呀?”向之礼今日所遇之事,当真是让自己大开眼界的,他似乎没想到,一个小小的门派,怎么就会有这么多的规矩呢?于是他急忙问到门文成,生怕自己哪里做错了,平白对别人的宗门产生不敬。

    “那个...向前辈您误会了。其实晚辈也不知道高师叔为何要在那牌坊之下一拜的,至少...至少晚辈从来没听过有这么个规矩。”门文成其实也早就看到高轶的行为,他真的是满脑子冷汗的,自己的这个师叔还真是不按常理出牌,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向前辈,想必这会儿高师叔是直接去了造化堂了,依他老人家的性格,这等接待贵客的事情,他是不会参与的。所以接下来就是晚辈等人陪侍前辈了,还望前辈海涵的。”晨晓月听完二人的对话之后,赶紧补充了一句,就连斯维也是在一旁点头不已。

    “就是就是,晚辈这一时疏忽,尽想着高师叔的会有别的安排了。向前辈,如今已经到了我造化门,还请向前辈里面请。”门文成自见了向之礼以后,真的是少了平日间的从容,听了晨晓月的补充,这才一拍脑门,略有尴尬的邀请向之礼的。

    “门道友客气了,如此贫道便斗胆了。”向之礼客气的回了一句,突然就是拔身而起,转瞬就来到牌坊之下,那速度比之高轶绝对不慢。不过,他这一动作可是吓着门文成等人了,那高轶就是连宗主都不管的,但是其他的门内弟子,绝对是不可以在宗内飞行的。只怪他们少说一句,这会儿要真怪罪下来,遭殃的只能是自己了。

    门文成等人急追慢赶的来到向之礼身后,赶紧的把造化门一些简单的规定说了一下,还好这些规定都不是什么为难的事情,向之礼听了就表示自己理解了。于是,几人只是加快脚步,有说有笑的向造化堂走了过去。

    就这一路,向之礼过了牌坊之后,一条鹅卵石铺就的三丈宽大道一直延伸到了前方的另一座山丘之上,只见远处就是那门文成口中的造化堂。且看这造化堂不大,也就是九亩九分地的样子,整体是石基、木墙、金顶,而就在造化堂正前方不远处,三片小湖泊又是呈三角形团团围住山丘,其中最巧妙的,就是向之礼这脚下的路,那些鹅卵石逐渐的就是变了,一块块硕大平整的红焰石整齐的铺成了一个大圈,也是围住了山丘。

    “妙妙妙,此处果然是妙啊。造化,此名不假。”向之礼一路走一路感叹,此刻他早就是跨过了那些红焰石,正是走在一条登上山丘的石板路上。自他一踏进那红焰石开始,一种似曾相识却又说不出的感觉迎面扑来。回想一阵,除了当时见到的那座神奇的五行峰,这里岂不就是有了异曲同工之妙么?

    “呵呵,向前辈,这里便是我造化门的造化堂了。还请前辈稍待片刻,晚辈这就进去通报。”几人行至造化堂门前,门文成侧身拱手与向之礼告请了一下,得到向之礼首肯之后,便是从容的轻轻一拜,然后转身走进了大堂。

    盏茶功夫之后,向之礼正是有些郁闷的当下,但听见一个温和的笑声从那大堂里面传了出来:“哈哈哈,向道友久等,本宗这里给道友陪个不是了。”

    寻声看去,向之礼眼前一亮,因为走出来的,居然是一个年纪三十左右,温文尔雅的男子,这男子并没有什么让人觉得特别的地方,一身蓝白相间的长袍,面白无须、身体略微消瘦,但是他那眼神之中,却又是透露出一种他人难有的自信和悲悯。是的,一种真正的悲悯。

    不过,还没等向之礼说话,那男子就是主动的走了上前,笑吟吟的微微一拱手说到:“向道友安好,这次真是多亏向道友,蔽派弟子才得以生还而归的。本宗在此谢过向道友了。”说罢,居然又是行了一礼。

    向之礼哪能想到对方如此的客气,而且对方贵为一宗之主,那修为明明白白就是透露着金丹修士的威压,向之礼虽说不至于有什么害怕的地方,但是对方给自己的态度,却又让自己心中有了很大的敬重,只见向之礼急忙就是上前扶住造化宗主,很是客气的说到:“宗主客气了,在下所作之事难以挂齿,若不是贵门高道友,在下亦然是没有存活的道理的。说到底,在下才是应该拜谢贵门的。”

    向之礼扶住了造化宗主之后,放下手后撤一步,双手一抱深深的躬下身,口中言到:“御雷宗向之礼,感谢造化门援手救命之恩。”言罢也不着急起身,而是静静的躬身在那儿等着,当然这也就是一息之间,那造化宗主也是赶紧上前扶起了他。

    “向道友,如今吾等都不要再客气了。本宗已在内堂布下了上好了的灵茶,还请道友前去品尝的。”造化宗主盈盈一笑,温和的牵过向之礼的手,一引一带的就是走进了大堂,没多久就来到一处大厅,造化宗主安排了座位之后,大家各自落座。当然,让向之礼没想到的是,高轶早就在这大厅之内站着了,他身边同时站着个头发略微发白的修士。

    待得众人落座之后,造化宗主当先开口了:“向道友,还请容本宗介绍接一下。此厅之内,高轶道友向道友已经见过了,这边这位则是高道友的师兄,亦是我造化门的授功长老张清明张长老。他身后就是他的弟子,向道友也是见过了。我造化门本是有四名长老的,今日剩余的长老有事未归,下次再介绍与道友认识。至于本宗,本名钟浩然。”

    向之礼很是认真的听完了钟浩然的介绍之后,恭敬的起身见过张清明,又是再次给高轶见了礼,这才回到座位坐下。

    “向道友,其实本宗除了要感谢道友救了门内弟子之外,还有一事想要跟道友讨教的。”钟浩然等向之礼坐下,笑着点点头,又是再次说到。

    “宗主客气了,在下但有所知必定知无不言。”向之礼回礼客气到。

    “好,向道友果然是个爽快之人。其实本宗的问题,总的来说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了。只是本宗唯一不放心的便是本宗之恩人。既然向道友是御雷宗的高足,那么本宗很想知道,贵派萧华萧真人他老人现在在哪儿,可还安好?”钟浩然先是一番客气,但是一想到萧华,心中的忧伤就是升起,自他老人家离开之后,还不曾回转造化门,如今的造化门虽说不强,但是在他们几个开派弟子的努力之下,已经是有所规模了,他太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萧华了,哪怕萧华能亲自回来看一眼都是好的啊。

    向之礼何其敏感,那钟浩然最后两句话,明明是透露出了深深的思念的,这一点倒是与自己相符,一种没有做作的思念,真挚的思念。听到这里,向之礼也是略有感伤的回到:“唉~不瞒宗主,其实在下也非常想知道萧真人在何处,亦是非常担忧他老人家的处境的。”

    “哦?向道友也不知道么?”钟浩然没想到自己的问题没找到答案,反而是看到了向之礼一闪而逝的那种思念,一种甚至都超过了自己的思念。于是钟浩然心中像是敲定了什么一般,只听他稍有些认真的说到:“向道友若是不见怪,本宗冒昧的问一句,向道友与萧真人是什么关系?”

    “这...”向之礼虽说是在伤感,不过还不至于迷失了,但听到钟浩然这么问自己,他也是一阵的犹豫,心中甚至还升起了点点的戒备。钟浩然则是一看对方如此,心中哪里不知自己的问题确实有点唐突了,不过他既然决定赌一把,那么就不会畏首畏尾的。

    只见,钟浩然突然就是站了起来,抬手朝着身后的白墙一挥,只见那白墙居然蓦地消失,转而出现的则是一尊塑像,而那塑像惟妙惟肖的正是雕刻了一个神采飞扬、威仪八方的萧华,钟浩然不顾向之礼瞬间的失神,再次把当年萧华留给自己的令符打出,萧华那淡淡却不失威严的话语阵阵的传出:吾乃萧华,还请诸位道友给个面子,若谁胆敢灭杀贫道弟子,贫道定当灭其一门。

    看到这里,听到这话,那向之礼早就是全身开始发抖,思念就好像洪水决堤一般的涌来,所有的话语都是卡在喉咙不知如何发出,而那泪水更像是空中不知停歇的暴雨一般洒下。最终,向之礼“噗”的一声跪了下去,哪管满面泪水鼻涕,只是惨兮兮可怜怜的低声嘶吼出两个字:义父!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