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六十一章 拜访
    “呵呵。”门文成又是发出了一声苦笑,这高师叔的脾性还真不是他们能掌握的呀。当然,此刻也不是感慨的时候,门文成哪里敢耽误高轶的时间,他赶紧冲着向之礼一礼,恭敬说到:“向前辈,还请您先上飞舟。”

    向之礼知道高轶的性格古怪,当即也不在啰嗦,只是点头“嗯”了一声,直接离地而起,飞向了飞舟,然后一个踏步走上了上去,与那高轶再次行了个礼,便来到飞舟的一角坐下调息。随后,门文成几人也是急忙飞上了飞舟,再次拜谢了高轶之后各自坐下。而这个飞舟的面积也不是很大,他们一行五人刚好坐满。

    高轶回头瞥了一眼向之礼,嘴角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转头再看看门文成等人,淡淡的说了一句:“文成,你师父最近也回到宗门了,你回去了最好去拜见一下。看你这一身修为,打个架还要靠人帮忙,真是羞煞老夫。”说罢,理也不理尬尴的门文成,直接掏出了一颗极品灵石放入飞舟前端的一个凹槽,然后随手打了几个法决之后,那飞舟居然先是出现了一个透明的法力罩,然后飞舟才缓缓启动,接着仅仅是几息的功夫,那飞舟就以一个极其快的速度飞走,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远方的天际。

    这一路上,向之礼除了调息之外,自然也是主动和高轶讨论过一些话题的,奈何那高轶说话时总是兴致不高,向之礼最后也不再多言,继续闭目养神去了。而门文成等人,则是因为此次的争斗,有了很多的体悟,一个个的专心修炼不说,遇到问题也是赶紧问了问高轶,那高轶似乎没有藏私,偶尔的点拨几句,让门文成等人获益匪浅,修为上的瓶颈似乎都有了个缺口,眼见就是要突破的。

    高轶使用飞舟带着众人飞行了约有十日左右,在途经涟国和濛国边缘的一座大镇之时停了下来,因为此处的大型传送阵要比飞舟来的更实际。于是众人就是在这稍微歇息了一番之后,利用传送阵来到了濛国的天门城。此城乃是濛国五大城池之一,但是由于此城的规模不如另外四城,故而这里的修士也不是很多。但是,由于涟国绝大部分地区在道剑大战之时被占领,许多涟国的修士涌入濛国,这个天门城也逐渐的热闹起来。

    在天门城短暂的停留过程中,向之礼好奇的看着这座由众多透明晶石构筑的城池,这座城池之中,真正可供人休憩的屋舍不多,绝大部分都是些类似于涟国那个隐秘集市一般的格局,甚至向之礼还看到了很多修士就在天门城外自己搭了个简易的帐篷住在里面的。奈何,此次时间太短,向之礼没有来得及看完,只知道有传闻说涟国的玄天宗在经历了天魔宗的合围之后,准备举派搬来这里,并且他们和天门城的玉门真人达成了某种协议,以后这天门城怕是都要改名字了的。

    话不多说,向之礼等人尾随高轶再次登上了飞舟,那飞舟一路向南的疾行而去,途中也不知绕了多少个弯,就在飞舟继续飞行了九日之后缓缓的降下了速度。

    “好了,眼见就是要到宗门所在了,吾等也不方便继续乘坐飞舟,现在就准备下了飞舟自行飞过去吧。”飞舟减速之后没多久,便是停在了空中,那高轶似乎是睡了一觉一般,他微微伸了个懒腰,口中淡淡的吩咐众人。

    “谨遵师叔之命。”门文成等人先给高轶行了一礼,便下了飞舟,向之礼也是有样学样的走出飞舟来到门文成身边,高轶瘪了瘪嘴,好似这一趟路没有收到点路费感觉不舒服似的。而门文成则是在一旁给向之礼解释了不能乘坐飞舟的问题:“向前辈见谅,自我宗立派之时便规定,凡我派修士不可使用任何飞行法宝或自行在宗门附近飞行。因为这里有太多的凡人村庄,怕吓到那些凡人的。”

    “哦?还有这样稀奇的规矩,贫道真是第一次听说的。”向之礼有些惊讶门文成的解释,你要说是宗门有护派大阵也就算了,但仅仅是因为害怕吓到凡人而这样做的话,“莫非!不可能,肯定是小爷想多了。”向之礼想着想着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但他自己心中却又是马上否定了。

    “好了,吾等下去吧。”高轶忙好了自己的事情之后,看到门文成在解释着什么,于是也不上前制止,等他们说完话了,这才开口说到。于是,高轶说完之后,直接就是向下飞去,不一会儿便落了地,自顾自的步行起来。

    向之礼和门文成等人相视一个苦笑,赶紧的追了下去,待得众人都落地之后,向之礼惊奇发现就在十里之外的山壑之间,有很多的凡人在那儿开辟了田地,此时又是刚过正午没多久,许多的凡人已经在田间劳作了。

    门文成自落地之后一直是看着向之礼的,所以他这惊讶的神情也是落入了自己的眼中,门文成微微一笑,本是想解释些什么,但出乎自己意料的是,那向之礼一个箭步就是冲了出去,在法力的作用之下,没多会儿就跑出了好几里地,那方向正是前方的山壑之地。

    门文成看了一眼有些迷惑的晨晓月和斯维,知道自己现在也没法解释,于是招呼了一声二人赶紧跟了上去,因为他的神念中,向之礼的身影都超过了高师叔,快要靠近那些村民了。

    “这...这位大叔,能把你手中的稻禾借给在下看看么?”向之礼的速度不可谓不快,也就是十几息的功夫便来到了那些农田之处,此时正是站在一位年近中年的农人身边。

    “哦?这位公子哥,您是要买这些稻禾吗?小人这些稻禾还没有成熟,不能卖的呀。”那中年农夫何曾见过向之礼这样的翩翩男子,先不说向之礼的气质如何,光是他穿的那一身袍子,就不是这些农人能买的。

    “大叔你误会了,在下就是想看看你的稻禾,不知可否?”向之礼一听对方误会了自己,苦笑一下之后解释到。

    “哦,可以啊,您想看就拿去看吧,这些稻禾可是好东西啊,不仅长的快,而且吃着特别香,时间久了,我们这些人的身体也好多了,病也少了,力气都比以前多了些呢。”中年农夫把稻禾递给向之礼之后,仍旧不忘说一说自家稻禾的好处,说着说着自己都有些陶醉了。

    向之礼接过稻禾仔细翻看过后,眉头稍微一皱,他脑中微微一转,便把稻禾还给了农夫,然后继续问到:“大叔,请问你这些稻禾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稻禾啊?其实小人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只记得那是一年前,小人家中都快揭不开锅了,而就是那个时候,等小人第二天醒来之时,忽然发现门前堆满了这些稻禾,而且不是小人一家的,我们整个村子都是堆放了这些稻禾。也就是从那一天起,我们这个村的人才没有饿死,一直到了今日还能用上这些稻禾。”中年农夫回忆起了往事,这其中有辛酸也有希望。

    “我说向道友,你到底还去不去?”就在向之礼再准备问些什么的时候,忽然一个传音进入到自己的耳朵,他回过头发现高轶不知何时站在了不远处看着自己,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与那农夫道别之后赶紧来到高轶身前,拱手说到:“在下一时兴起,还望高道友原谅则个。”

    “行了,你也无须自责。只是吾等还要赶紧回了宗门,否则时间长了,这里的凡人越来越多,到时候就麻烦多了。”高轶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现,仅仅是淡淡的解释一下。

    “哦?既然凡人多了,那就简单的用个隐匿身法不就行了?”向之礼此时就是个好学的好学生。

    “呵呵,不可。”高轶淡淡一笑,并没有过多解释,而是直接向前走去。

    “这...”向之礼无奈了,难道这也是宗门规定?他现在也不愿意多想那么多了,只好赶紧跟着高轶一起走。

    向之礼等人大概是行走了一个时辰左右的,这还是他们动用了法力,脚步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情况,绕过了好几座山,途径了几十个村庄,前后大约有二百里地,最终是来到了一个三面环山的所在,这里长满了大片的树木和竹林,只见高轶掏出一个令牌,打了几个法决之后,那树林与竹林的交界之处顿时出现了一条小路,高轶二话不说当先走了进去,门文成则是冲着向之礼比了个“请”的手势,之后众人才鱼贯而入。

    就在向之礼走进这条小路之后,那些树林和竹林又是再度合拢,似乎就没有任何的变化,反观这条小路的两侧,仅仅是几步路过后就没有了任何的树木竹子,取代的则是一大片花草空地,几片小湖水泊,远处的小山之顶,一座不大也不小的白玉牌坊矗立其上,而那白玉牌坊又是散发出一种波动,正好是和身后的树林竹子相应和,形成了一个向之礼自己都不懂的法阵。而再看那白玉牌坊的正中,则是镌刻了两个灵动异常的字:造化。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