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六十章 询问
    高轶轻轻的把手搭在了向之礼的眉心之处,一股法力形成的淡淡暖流缓缓进入了向之礼的经脉之中,高轶此刻正是认真的感受着向之礼的情况,毕竟若真的是金丹修士受伤,那也不是他能治愈的。所以,他甚至在猜想,向之礼有可能只是极限发挥,而并非真正筑基了。

    就在高轶的法力游走了向之礼大部分的经脉之后,他惊奇的发现向之礼的经脉是如此的宽广,他心中震撼的同时,不小心把自己的法力走到了对方的下丹田之处,而刚才还活跃的雷兽内丹并没有真正的静止下去,反而是在这股暖流的作用之下再次的醒了过来,一股巨大的吸力顿时产生,那高轶还没来得及撤回法力,就被那内丹一股脑的吸走了大部分。

    高轶惊骇的用尽了很多办法才把自己的法力切断,同时他的眼中也是闪烁着畏惧和不可思议。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似乎是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危险,就好似一只上古凶兽在盯着他一般,而且向之礼那个不是金丹的金丹之处,恐怖的吸力也让自己措手不及。

    “唔~”就在高轶神情难看,门文成等人焦虑之际,向之礼居然是发出了一声满意之极的**,缓缓地自己坐了起来,且伸了个不大不小的懒腰,“哎哟,真舒服。啊!你是谁!”向之礼自言自语之际一抬头,便看见脸黑了一半的高轶正是盯着自己,吓的向之礼一个激灵就跳了起来。

    “向前辈,您老总算是醒了,真的是太好了。”门文成一看向之礼居然醒了过来,似乎还比刚才更有精神,心中也是非常开心的。不过门文成似乎是忽略了自己的师叔,且都没明白向之礼为什么会醒过来,要不是一起围上来的晨晓月暗中提醒了一下门文成,估计回了宗门他就要吃苦头了。

    “都是晚辈着急糊涂了。向前辈,您莫要担心,这位乃是晚辈宗门的高轶高师叔。就在刚才您老凝丹脱力之时,高师叔才赶到的。”门文成赶紧解释了其中的原委,生怕二人之间造成什么误会,不过他可能是想多了,因为向之礼见到了高轶,根本就没有什么前辈的架子。

    “晚辈向之礼,见过前辈。”向之礼听了门文成的介绍,居然是主动走上前,冲着高轶行了个礼,这倒把门文成几人搞得有些不解了。

    “向道友莫要客气了,老夫适逢其会路经此处,忽然感应到有人凝丹,虽说那声势不小,但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故而好奇之下匆匆赶来,哪不知却又是发生了另外的事。我这门师侄都向老夫解释过了,说回来老夫反而要感谢向道友的。”高轶此时的心情似乎并不差,门文成想象中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只不过高轶难得显现出这种客气,倒也还是第一次。

    “前辈胸怀非晚辈能及。晚辈此时能安然醒来,想必都是前辈的帮助,在此晚辈还是要感谢前辈的。”向之礼并不因为对方的几句话就放低了尊敬,反而最清楚自己情况的他赶紧道谢,因为在自己昏迷前的那一刻,他已经明白了自己所面临的危机了。

    “罢了,老夫不喜这些个客套,你本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吧。”高轶淡淡的回了一句,挥手轻轻一摆,转过身去,那架势似乎是要离开的。

    “师叔,您这是要去哪儿?”门文成难得遇到自己的师门长辈,哪里肯让他就这么走了,毕竟他还有好多事没有说呢,于是门文成有些着急跑到高轶面前,继续说到:“师叔,弟子等此番历练也算是遇险不少,这路上又是结识了向前辈,弟子知晓向前辈的品性甚高,故而想邀请向前辈回宗门做客,不知可否。”

    “你自己的事情,何须来问老夫。况且,造化门又不是老夫的,你若是认为可以,那边赶紧的回去,到时候禀明了宗主不就行了?”高轶似乎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说话间尽是没有感情的言语。

    听了高轶的回答,门文成脑袋都大了,他本意是想留下高师叔,这样回宗门的路上也就能安心一些,毕竟自己几人都是有伤在身,万一再有点什么意外的话,“那个...师叔啊,弟子的意思是...”

    门文成这边结结巴巴的不知道要说什么,高轶的脸色也是有些变了,向之礼站在身后,知道门文成的用意乃是为了众人的安危,毕竟刚才灭杀的修士中,就有本地大派岩疆宗的弟子,于是向之礼厚着脸皮也是赶紧上前,拱手说到:“前辈,还请前辈莫要怪罪门道友,毕竟刚才那些修士都是晚辈所杀,门道友也只是担心在下的安危罢了。所以晚辈想请前辈发善,亲自带着门道友等人回宗门,晚辈这就跟诸位分别,自己回去也不会拖累大家。”

    “嗯,你这直肠子老夫还算喜欢。以后你也不用叫老夫前辈,若老夫能做你的前辈,那谁又能做老夫的晚辈呢?老夫且问你,你究竟是何方神圣?”高轶听到向之礼的解释,不置可否的点点了头,然后又是转过身问了些不着边际的话。

    “这...实不相瞒,在下乃是御雷宗弟子。”向之礼思趁了一番,觉得此刻也没有必要再隐藏什么,于是干脆报上了来历。

    “哦?御雷宗?!”高轶有些惊讶的说到。而且,包括门文成等人在内,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向之礼,就好似看到了一只三条腿的猴子一般。

    向之礼被众人奇异的眼光这么一看,心中顿时有些不舒服,但他又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也不好发作,继而问到:“那个...敢问前辈是否有何不妥?”

    高轶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精光,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向之礼,而是继续问到:“向道友,你说你来自御雷宗,那么老夫且问你,你可知道萧华此人?”

    “轰隆~”向之礼乍一听到义父的名字,就好似被雷击一般,他实在想不到眼前之人为何会问到这个问题,莫非他们是义父的仇家?向之礼想到此处,直接就是后撤几步,右手已经摸到了储物袋的边上,口中充满警惕的反问:“敢问高道友为何会如此问?莫非那萧华与你等有什么过节?”

    这时候反而是门文成看出些门道了,他堆起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小心翼翼的来到向之礼面前,缓缓解释到:“向前辈还请莫要误会。我等有此反应,皆是因为早年听说萧前辈被逐出宗门,后又看到宗主为此伤心落泪,一问得知萧前辈乃是宗主的恩人,宗主要求我等凡是遇到御雷宗弟子,便要问他与萧前辈的关系如何,若是笑话萧前辈的,那就是我造化门之死敌,反之便是我造化门之上宾。”

    “什么?还有这种事情?”向之礼今日所听到的奇妙之事真是超过以往了的。他半信半疑的看着门文成以及高轶,思前想后他觉得对方没必要去撒谎,故而淡淡的说了一句:“萧前辈,乃是贫道父亲的师弟,亦是我御雷宗万雷谷最受尊敬之人。”向之礼并没有直接说萧华乃是自己的义父,再没有搞清情况之前,他必须有所保留。

    “哦?天下间的巧事,让老夫在今日全都给赶上了。”高轶听了向之礼的解释,也是异常诧异的走了过来,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敌对姿态,就是一个好奇之人遇到了稀奇之事一般。

    “呵呵,若是高道友不信,那在下也没办法。”向之礼苦笑一声,双手无奈的两边摊了摊,就不再说话了。

    “好吧,老夫姑且相信你就是了。现在天色也不早了,既然你们三个都是受了伤,那老夫就陪你们回一趟宗门。对了,若是向道友有兴趣,可以一起跟来。”高轶也是个干脆的人,既然对方态度很明确了,他也懒得浪费时间,直接冲着门文成等人吩咐了一句,最后看了一眼向之礼,就扭过头飞上了天。

    “向前辈,还请您不要介意,高师叔就是这样的脾气。若前辈不弃,这就随吾等去一趟如何?”门文成打着笑脸的和向之礼解释了一下,生怕向之礼心中不痛快。

    “没事,贫道又不是没见过这样的人。”不知为何,说到这里时,无情的音容笑貌居然是莫名的出现在向之礼的脑海中,惹得向之礼差点失声笑出来。不过他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赶紧问到:“门道友,此刻你们几人都是有伤在身,而且斯道友刚才更是勉强施用法力,如今再要赶路怕是有些问题的。”

    “你们几个怎么那么磨蹭?若是不想走,老夫便不管你们了。”也不知是不是刚才说话的声音大了些,那本是飞身欲走的高轶再次回过了身呵斥了一句,然后就见他不着痕迹的手一挥,一个船型的飞行法器顿时出现,然后自己踏进了船内,不再理会众人。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