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圩九章 凝丹的
    惨叫声,天雷声一直持续了将近一刻钟左右,直到甬易门和岩疆宗的几人都趴在地上不再起来才停了下来。向之礼看了看目瞪口呆的门文成三人,笑吟吟的一颠一颠走向了趴在地上的众人。此刻,除了温海稍有受伤并站了起来之外,剩下的几人均是衣衫褴褛,毛发冒烟,皮肤发黑的不能动弹。

    等向之礼来到自己面前,温海直接向后退了好几步,其实到了此时,温海又如何不知对方的法力比自己强大,但是自己好歹也是一名筑基后期顶峰的修士,面对一个从头到尾都没有散发出金丹或元婴修为的修士,他又如何能随便的低头认输。温海咬了咬牙,握了握手中也是有些破损的法器,恨恨的说道:“这位道友,贫道知道自己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今日既然能重伤我等,那此仇就算是结下了。”

    向之礼似乎等不及对方说完话,直接插嘴道:“哼,废话少说一句,有什么手段尽管来吧,小爷不会扔下你们不管的。”说罢,向之礼更是抬起了左臂,做了一个“快过来”的动作。那旁边已经缓过神来的斯维一看这个动作,“哈哈哈”的就是笑了起来,不过门文成一个瞪眼,又是让他赶紧憋了回去,右手死死捂住嘴的他,已经笑得脸都涨红了。

    “你...你...”温海本就是不服,此刻再看到向之礼那种无所谓的态度,以及那个斯维都敢如此的笑自己,早就是气愤不过的他更是怒火中烧。正所谓是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温海此刻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本来是准备使用缓兵之计的他,直接祭出了自己的本命法宝,这是一根不太长的黑色小棍,但是一碰到温海的手,立马就化作了一把翠玉短笛,那温海直接把嘴凑了上去,一曲悠扬的笛音飘飘然地传来出来。

    那笛音清亮悠远,入耳不由心神一静,就好似洗尽了尘俗;再听那曲调忽然如松涛阵阵、万壑风生,又好似突然把人拖到了战场一般。随着笛音不断地变幻,向之礼以及门文成等人居然不知不觉的沉浸在了这婉转缥缈,不绝如缕的笛音之中,每个人脸上都泛起了不同的表情,好似得到了不一样的满足。此刻,就连那温海也是用心的吹奏着短笛,没有别的任何动作。

    且不提门文成等人如何,且看向之礼此刻身在一处仙山之中,此地峰峦叠嶂、青松挺拔,天边白云飘浮、白鹤飞舞,再听山间猿啼虎啸,又是有朵朵奇珍竞相开放。而没多久,远处的山峰之处,隐隐飘来几个身影,待离得近了,才看清居然是一个个身着轻纱,肚兜遮体的极品妙人儿。这些女子笑容婉约,举手投足尽是妩媚,笑声传来又是如此的酥骨,向之礼忽然间都有些迷失了。

    “公子哥,奴家等你等得好辛苦哦。”就在向之礼发愣的同时,那些飘然而来的女子一个个的挂在了向之礼的身上,并冲着向之礼的耳边说着肉麻的话语,向之礼异常开心的笑着,就这样自然而然的跟着这些女子飞回了山峰之巅,而那里早就是布置好了床榻桌椅,灵果佳酿。

    也就是一瞬间的吧,向之礼也不知怎就斜靠在了一张大床之上,身前除了一张摆好美酒的小桌,身边则又是围绕了五六名妖娆的女子。这些女子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想要喂向之礼吃些灵果,又是想要排挤别人和向之礼紧密的贴靠在一起,而就在向之礼越发痴醉的那一刻,他甚至都主动拥上了两名女子之时,一个淡淡的声音飘来,狠狠地砸在了向之礼的心间:天地自然,秽气分散;斩妖缚邪,度人万千。

    “啊~~~~!”向之礼忽然捂住脑袋痛苦的叫了起来,此时那些所有的幻觉早就是消失,只见向之礼双膝跪地,双手抱头,表情扭曲。他的这一声嚎叫甚至一下子惊醒了门文成等人。温海异常诧异的看着跪在那里的向之礼,这好似和他平时动用这“音笛灭幻”的效果不同呀。就在清醒的几人各有所想之时,忽然间一股强大的威压就是生出。

    此时,向之礼虽是跪于地上神情难受至极,但是不知为何,他的身上居然散发出了一股强大的威压,而且这威压从筑基中期顶峰一直攀升,只是几个呼吸之间就来到了筑基后期顶峰,然后这威压没有停歇,仅仅是一转眼就突破到了金丹初期,然后直到这威压停留在了金丹初期顶峰才停下。而再看温海以及门文成等人,早就被这威压逼迫的跪在了地上,此刻就算是想抬头都有些难的。

    而向之礼,就在听到了那句话之后,整个人好似忽然被点燃的干柴,体内的真元疯狂的流动起来,他下丹田本是隐秘的两个小点忽然亮了起来,那萧华留下的雷兽内丹居然是自己有了反应,把他体内的真元使劲的汇聚了过去,甚至还影响了天地灵气的流动,统统来到了向之礼头顶。

    “凝...凝丹?!”温海此刻一千万个后悔呀,他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凝丹了还是要突破修为晋级,反正此刻的他恨不得赶紧挖个地洞跑了就是。随着向之礼身边天地灵气越聚越多,门文成等人早就是不堪重负趴在了地上。但是说来也怪,向之礼明明是有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可以凝丹的,可惜他却没有任何的感觉。是的,一点感觉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周身发生了什么变化。

    而就在这股威压把刚才被天雷劈晕过去的几人都吓醒之后,向之礼忽然一声咆哮:“吼~~~~。”那天地灵气就好似极品火球玉符爆裂一般向四周炸开,当然那威力要比玉符的威力大好几十倍。一股由天地灵气形成的巨浪汹涌的打在了甬易门和岩疆宗等人的身上,只听见“噗噗”几声,这些居然是口吐鲜血的震飞了出去,再仔细一看的话,他们全身的骨骼好似都被震碎,五脏六腑都是被震穿,哪里还有什么活命的机会?

    而门文成等人呢,或许真是命不该绝。他们三人距离向之礼不过就是一丈的距离,且都出于向之礼的身后,那气浪仅仅是把他们扫翻在地,并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难说这其中也是要有向之礼的功劳的。

    等待一切平息之后,向之礼汗流浃背的跌坐在地上,他有些虚脱的看着陨落掉的众人,又是艰难的回过头看见傻坐在地的门文成等人,再次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之后,直接倒地昏死了过去。

    “前辈!”门文成突然看到向之礼倒在了地上,焦急万分的冲了过来,一把抱住向之礼,那脸上写满了害怕,关心和感动。斯维和晨晓月也是急忙的跃了过来,跪在一旁不知怎么办才好了。

    就在三人想不出什么好办法的情况下,忽然间一道强大的神念就是扫了过来,三人被这有些冷漠的神念扫中之时,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均是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了神念来的方向,那斯维和晨晓月更是祭出法器战战兢兢的准备迎战了。

    “哼,我道是谁,原来是你们三个小家伙。”不过片刻,一个身着一袭黑袍,面容十分俊朗的男子出现在了众人眼前。仔细看这人不过就是三十出头,那随意披散的长发随着他的飞行而舞动,再看他手中不时的把玩着一块精美的玉佩,神眼中透露出的一股子傲气,还有那嘴角不屑的笑容,真真是一个异常潇洒之人的。更让人惊异的,则是此人身上居然是散发出了金丹中期的气息。

    “师...师叔!晚辈等拜见师叔!”自看清了来人之后,就连门文成都有些动容了,他急忙轻轻放下了向之礼,与那斯维、晨晓月一同原地跪拜了下去,施起了大礼。而眼前飞来这位,也正是造化门为数不多的金丹修士之一,与他们的门内师父刚好是一对师兄弟。但是,他们这位师叔,却又是造化门中最奇异的一个。说起此人,那真是故事一大堆,骂名一大片。但就是这么个人,却又是造化门中最爱护凡人的一个。正所谓:嫉恶如仇疯子高,亦正亦邪修己道。施恩积善为民劳,天地之间任逍遥。这说的,便是造化门的疯道:高轶。

    “哼,你们几个小家伙,莫非看到老夫还有些不高兴?”那高轶的飞行速度不可谓不快,话音刚落那身影就已经停在了几人的眼前。只见他脸上带着一些不高兴,直接就是叱问起来。

    那门文成哪里敢让高轶误会自己等人,急忙就是拜了几拜,恭敬的说到:“好教师叔知晓,弟子等人本是历练至此,奈何斯维师弟修炼有误受伤,吾等本欲寻了疗伤灵草便返回宗门...”就这样,门文成急急忙忙把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清楚,最后又指了指陨落的几人,还有救了自己等人的向之礼。

    “哎哟,老夫今日可算是开了眼界了,这世间真还会有这么好的修士?你看他年轻的紧,怕是还没有见识过什么世面的吧。凝丹?呵呵。”高轶听完门文成的叙述,根本就不理他们,先是随手一甩,几个火球准确的落在了甬易门等人的身上,将他们烧成了灰烬,而他则是直接来到了向之礼身前,蹲下身子说了些自言自语的话。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