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圩八章 乱说话
    静。整个茶铺都安静了下来,门文成全身都开始发抖,他不是被对方吓到了,而是他看到了向之礼的整个脸色都阴沉了下去,他知道自己若是再不做点儿什么,向之礼一定就要当场发怒的。虽然自己等人虽未不高,但也不至于怕了对方,只是想到这个集市一直以来的规定,他生怕自己等人连累了这位恩人。

    “啪!”的一声,让人没想到的是晨晓月居然当先拍案而起,直接就指着对方鼻子骂道:“温明!你们几个若是再不给向前辈赔礼道歉,那么你等就是实实在在的犯下了集市规定第三条,你们故意如此这般挑衅吾等,不就是想一战么,贫道还能怕了你们不成!”

    “哦?有点意思。”向之礼显然没想到晨晓月连对方的名字都知道,而且看到晨晓月如此的维护自己,而且根本不怕对方的筑基后期修士,那种热血担当完全的展现了出来,这使得向之礼都有些动容了。于是,向之礼笑吟吟的缓缓起身,伸手挡了一下晨晓月,并且示意门文成及斯维不要着急。

    清了清嗓子,向之礼左跨一步,淡淡的说到:“似乎我这门兄弟等人与尔等有些误会,既然这个误会在这里说不清楚,那吾等就换个地方。小爷倒是要看看,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东西一天乱吠。小爷在北面百里外等你们,有种就跟过来。”说罢,向之礼冷哼一声,用眼神狠狠剜了一眼刚才说他是小白脸的那人,随即头也不回的就飞了出去。

    门文成等人都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站在原地,就门文成这边来说,一直以来看到的都是向之礼比较和蔼的一面,哪里能想到他还如此的强势,嘴上泛起一个苦笑,他急忙拉了拉斯维和晨晓月,追着向之礼而去。

    而那个被向之礼用眼神剜了一眼的人,则是感觉自己掉进了冰窟窿中一样,身体已经有些不由自主的瑟瑟发抖,其他几名修士则是感觉自己面上无光,恨得有些牙痒痒。然而,自始至终没有说话的那名筑基后期修士则是摇了摇头,走上前来轻轻说了一声:“走吧,这次有些棘手了。大家随机应变。”

    后期修士这句话说的大家莫名其妙的,只有那个瘦弱的修士忽然反应了过来一般,他有些紧张的问了一句:“大哥,你的意思是...那人,真是个前辈?”此问一出,就连刚才乱说话的温明和瑟瑟发抖之人都感觉更冷了一般,剩下两名筑基中期修士也是有了些担忧。不过,他们看到“大哥”没有回话,而是很干脆的飞走之后,只好平复了一下心情赶紧跟了上去。

    一刻钟后,集市北百里之外。一众修士泾渭分明的站好,其中一边的自然是向之礼等人,而另外一边的则是那筑基后期修士等人。其实他们早就都到了这里,双方就这么对峙了好一会儿了,任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不过看那向之礼很无所谓的样子,再看另外一拨人严肃紧张的样子便可知双方各自的情况了。

    忍了很久之后,终于是有人忍不住了,之前在茶铺内最先说话的那名瘦高的修士站了出来,有些警惕的看着向之礼,然后有些客气的说到:“这位...前辈,贫道乃是濛国甬易门温情,这位是吾等大师兄温海,这是温明、温白兄弟,还有这两位乃是岩疆宗的王天明、李伍德道友。先前这三人与吾等起了些冲突,并且还打伤了我派温白,故而此番我们是要讨个说法的。还请前辈明察。”这名叫温情的修士虽然说话客气,但是并没有以晚辈自居,毕竟向之礼的修为怎么看都是筑基中期,就算是个后期顶峰也不能做个前辈的,而且路上他与温海商量了一番,定是要弄清对方是否是故作高深。

    听完了温情的介绍,向之礼摇了摇脑袋,顺势有抬起右手小指掏了掏耳朵,那样子真是让人异常的不舒服,可奈何甬易门和岩疆宗的弟子吃不准这位前辈到底是什么修为,故而也不好多说什么。倒是那门文成有些聪明,他看到向之礼的不在乎,又是看到对方等人的愤恨,自己本就不愿给向之礼找麻烦,苦笑一声赶紧上前说到:“温情,此事与向前辈无关,你们有何事冲吾等师兄弟来便可。另外,若不是你们为了抢夺吾等发现的‘月心草’,又如何会有后面的事。”门文成说罢,非常干脆的祭出了自己的法器,那样子真是个有骨气的爷们儿呢。

    向之礼有些讶异门文成的刚直,不过他没想到的,就是那晨晓月和斯维都毫不犹豫的祭出了法器,严阵以待的面对着对方,纵使他们手上的法器品质不高,就算对方的修为力压自己,可是他们却敢挺身而出把自己隔在了身后,这份担当和勇气,也是让向之礼折服的。同时,向之礼对他们所在的师门更加的有兴趣了。

    话说着慢,不过对峙的几人可不会等待,就在向之礼心中暗自佩服之际,甬易门的几名修士同样是按捺不住了,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们哪里还管有没有什么前辈,只要对方敢应战,自己又如何能弱了气势。于是,只见温情同样是祭出了一把飞剑类的法器,朝着门文成一指,那飞剑就是急速的杀了过来。

    晨晓月当是他们中间反应最快的,眼见对方二话不说就是一击杀招,他立马把手中的法器一抛,只见这类似一面镜子的法器“哗”的就是放大了三尺,并且一道光华射出罩向了飞剑,而那飞剑好似不知回头一般直接刺了上去。说来也怪,本是来势汹汹的飞剑一进入这光芒之内,就好似深陷泥潭一般的逐渐不再动荡了。而再看晨晓月和温情,均是通红个脸努力操控着法器,他俩愣是直接拼上了法力。

    当然,晨晓月及温情二人斗得难分,门文成和温明、温白也是斗得难解。只见门文成使得乃是一把紫金扇,此扇坚若磐石,与那温氏兄弟的一对半月钺法器正是你来我往的对拼着。这边紫金扇偶尔发出十几根尖锐的金针,那边的半月钺就是合二为一化作一面满月盾抵挡;而这半月钺两分之时,居然又是周身火光一闪,化作了两头火龙撕咬过来,那紫金扇更加了得,不躲不闪的直接呼扇起来,一道道的丈许旋风呼啸而出,一道巨大的风墙转瞬形成。

    这时,无论是斗法的几人,还是掠阵的几人,均是感受到了对方的决绝。而且就在斗法刚开始之时,除了向之礼和斯维稍退了几步之外,温海等人则是退出了十丈之外。斯维本欲上前助阵的,奈何向之礼却一直拉着他,别的人不清楚,可是向之礼却知道斯维的经脉并没有完全的修复,若是这般上前斗法,不用多想,必然是要出大问题的。明白这一点的斯维虽然对向之礼有所感激,但是自己的两位师兄还在受难,你让他又如何忍耐?

    到了此时,眼见门文成和晨晓月就要有些抵挡不住,且对方还有三人没有动手,斯维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直接祭起自己的法器就是冲了上去,只听他大喝一声,手中的葫芦状法器“滴溜溜”的转起,忽然就是飞向了斗法之人的上空,一股巨大的吸力瞬间传来,那温情以及温氏兄弟的法器忽然就是有点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正好也就是在此时,岩疆宗的二人也是祭出了法器,迎了上前。

    看到这一幕的向之礼眉头轻轻一挑,他总算是明白了为何他们三人能够在敌众我寡之境还能逃生,并且打伤了对方一人。向之礼看着三人舍身忘我互帮互助的斗法,自己则是微微一笑,顺带瞟了一眼同样是看着他的温海,手上却已经悄悄的打出了几道法决,口中也默默的念着什么。

    “不好!诸位兄弟,速速退回来!”温海一直在盯着向之礼的动作,虽然一开始没看出来向之礼在拨弄着法决,但是后来看到向之礼露出的一个猥琐笑容,且那天边忽然就是乌云密布,他哪里不知道对方已经要动手了,自己除了能大吼一声提醒其他人,剩下的只有赶紧祭出自己的一件法器护在了身前。

    也就是一刹那的,温海吼完那一声之后,包括门文成在内的所有人均是一愣,而那温情则是最先反应过来,直接撤了法力就是要退,但是斗法正到关键之处的他又如何能轻易脱身。这时,所有人才看头顶乌云密布,一阵阵的闷雷声隐隐传来,就在众人惊讶不已之时,只见一道拇指粗细的紫金天雷“噼啦”一声划破长空劈了下来,那温情及温氏兄弟,岩疆宗王、李二人急忙想要躲开,因为他们不知道这天雷到底会劈到谁。可惜,等待他们的,则是转眼间又同时落下了七八道天雷,他们一个个的都没能躲开,被结结实实的轰了个正着。

    而向之礼站在一旁,则是稍有些开怀的笑了起来,手中的法决不断,天上天雷也不停。除了门文成等人,甬易门和岩疆宗的几人都是竭力的躲避或抵挡天雷,而其中以温白最受天雷照顾,早就是被炸了个人仰马翻,而这时向之礼更加开怀的笑声也传了过来:“哈哈哈哈,你个不长眼的东西,小爷今日就是要告诉你,乱说话的人是要被打屁股的!”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