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圩七章 你是他
    “门道友莫着急,贫道就是好奇问问,但是没那个本事的。”向之礼一看对方那么激动,自己都有些尴尬的抓抓头。

    “唉~确实是贫道太过激动了。”门文成听对方也是没那个能力,心中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说出了斯维的情况:“其实也没什么的,贫道师弟前段时间修炼时,也不知是怎么想的,本应该循序渐进的功法,愣是被他操之过急,以至于当时经脉无法承受,受到了破坏,还好吾等发现的及时,要不然...现在,贫道师弟一旦运功施法,经脉就会有撕裂般的疼痛。”

    门文成说完这些,那斯维早就是羞愧的埋低了头,他最近没少给两位师兄添麻烦,二人为了救治他,已经有一个多月不曾停下脚步了。他们本是打算回师门的,但是奈何师门太遥远,斯维一路都是靠着门文成用真元缓慢引渡才坚持到此处。而且刚到了此处不久,斯维在昨日夜间离开了他们几人暂居的山洞,想要出去透透气,误打误撞就来到了此处,发现了这珠灵草。之后的事情,向之礼自然也就知道了。

    听完这些,向之礼手扶下巴的开始思考,他心中其实已经相信了对方所说的一切,只不过此时的他有别的顾虑,故而不能太过于主动的说出来。想了片刻之后,向之礼带着笑容冲着门文成拱了拱手,直接来到了斯维的身边,说到:“斯道友,若是可以,能否让贫道检查一下?”

    斯维有些警惕的看着向之礼,又赶紧瞅了瞅门文成和晨晓月,只见门文成和晨晓月居然同时点了点头,斯维只好微微一叹,闭上了眼睛,面对着向之礼站好了。向之礼得到了允许,微微一笑,再次和门文成以及晨晓月拱了拱手,便用手指轻轻搭在了斯维的额头之处,开始检查起来。

    向之礼在检查的过程中,门文成以及晨晓月也是异常的紧张,他们的手早就放在了储物袋边上,生怕对方有什么变卦。但是说来也怪,自从这四人见面之后,当真是没有表现出普通修士的那种尔虞我诈,这其中真是要感谢萧华的。要不是向之礼有缘入了九极城历练,若不是造化门本就是以善为尊,那么这四人怕早就是动起手来了。

    不大一会儿,向之礼放下了手,他有些沉重严肃的看了看斯维,又转过头看了看门文成,发现他和晨晓月的警戒,心中也是无奈的一笑,缓缓说到:“门道友,斯道友的情况要比贫道想象的严重些,但好在他的情况并没有开始恶化。虽然贫道不懂什么医道,但是看在那株岚心藤的份上,贫道这里有一味丹药,就看斯道友敢不敢服用了。”说罢,向之礼伸手掏出了一个玉瓶。

    “这...”门文成左右看了看,发现晨晓月的脸上挂着担忧和疑虑,但是斯维却又是挂着激动和迫切,他一时间也是拿不定主意了。他们三人,可算是从小一起修炼长大的,就是拜入造化门,也是一起的。如今要赌上性命去尝试这丹药,门文成有哪里敢做主啊。

    不等门文成纠结完毕,斯维直接就是冲着向之礼单膝跪下,异常诚恳的说到:“向道友,贫道愿意一试。无论成与不成,贫道心中对道友的善意和坦荡,也是由衷的钦佩的。”说罢,直接一抱拳,低下头不再说话。

    向之礼“哈哈”大笑一声,他似乎有些喜欢这个斯维的性格,只听向之礼说到:“斯道友快快请起,贫道也就是举手之劳,当不得道友一拜。你我相识就是有缘,若道友已经下定决心,那就把这丹拿去服用吧。”向之礼笑吟吟的看着斯维,同时有转过头看了看门文成和晨晓月,他不说自己的丹药叫什么,但那眼神却又是如此的自信。

    “如此,贫道谢过向道友。”斯维不管自己的师兄怎么想,接过了那个玉瓶,倒出里面的丹药看都不看就服用了下去,没过多会儿,只感觉全身突然冒起了一阵阵的暖流,那些暖流又是渐渐化作了蒸汽一般,慢慢附着到斯维的经脉之上,那有些酥痒的感觉让斯维一个激灵,立马就是盘腿坐下,运功调养去了。

    就在三人等待了一个时辰之后,斯维的眼睛缓缓睁开了,门文成和晨晓月激动的来到他身边,想要赶紧问问情况如何,但只见斯维直接起身跪了下去,冲着向之礼磕了好几个头,口中说到:“小子如今不知如何感谢道友的恩情,只愿有生之年,道友但有所遣,小子必定前往。”

    听到斯维这么一说,门文成二人哪里不知向之礼给的丹药一定是起了效果的,而且那效果绝对不一般,当即随着斯维一起拜下,想要表达心中的感恩。其实向之礼脸皮本没有那么厚,况且自己还年轻,那斯维突兀的一拜也就算了,这剩下的二人却是不能拜下去的。于是,向之礼法力一动,直接挡住了另外二人,且顺势又把斯维给扶了起来。三人法力来往一番之后,他们惊人的发现,三人同时发力都拜不下去,那眼前之人的修为岂不是...

    三人互视一眼,不再拜倒,而是统一后退三步,拱手躬身施礼到:“晚辈等人,见过前辈。”向之礼有些无奈的想要解释什么,但是此刻他的心境已不像从前,只见他微微一笑,不再说什么,只是淡淡问到:“如今,斯道友的伤势想必已无大碍,那贫道也准备离开了。还请门道友指个方向,贫道自己过去。”

    门文成一听对方要走,而且口吻依旧如此客气,哪里还敢傻乎乎的站着,赶紧来到向之礼身前,恭敬的说到:“前辈若是不弃,晚辈等人愿陪前辈同路。若是可以,晚辈斗胆邀请前辈作客造化门。”门文成自己说完,那斯维也是异常激动的想要留住向之礼,晨晓月在一旁也是恭敬的挽留。

    向之礼想了想,觉得和他们同路也未尝不可,于是就答应了他们,而且他心中确实有个想法,那就是去造化门看一看。“这样吧门道友,贫道也算是闲及无事出门历练的,若可以的话,贫道愿意直接随你们拜访一下造化门。”

    “得蒙前辈不弃,晚辈等人荣幸之至啊。”门文成一听向之礼同意要去造化门,早就是心花怒放了,最早的那份稳重也不知去了哪里。或许在他看来,这位前辈也是在山门郁郁不得志的,若是能拉拢作为造化门的客卿之类,那也算是为造化门立了一功的。当然,最为关键的,是这位前辈的善心。

    “好,既然如此,贫道就随你们出发吧。还请头前带路。”向之礼也不客气,微微一笑抬手示意。门文成等人客气一番之后,直接就是立地而起,飞了出去,向之礼则是不紧不慢的跟随着他们。

    就在飞行的过程之中,向之礼先是被门文成和斯维请教着各种问题,一些无关隐秘的事情,向之礼倒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着,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向之礼也隐晦的问清了现在的年月,这让他心中多少起了些波澜,因为就在他看来是短暂的时光,却已经实实在在的过去了十年之久。“十年啊,也不知万雷谷如何了,父亲母亲一定是万分担忧的。也不知小师叔有没有出来找过贫道。”向之礼此刻也是思绪万千的。

    就在四人飞行了第五日,按照门文成的说法,前方有个可以歇脚的地方,那里是一片隐秘的山谷,一个不知名的小门派曾在那建立过,但后来不知是何原因,终究是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集市,这集市专为来往的修士歇脚交易所用,而那个小门派,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就消失了。反正那个地方,除了那些常年售卖灵草、丹药等物品的修士之外,剩余的皆是过客。

    没过多久,几人便先后来到了这个小集市,向之礼饶有兴趣的看了看这种奇怪的所在。这里没有管事的,也没有什么维持秩序的,一个方圆不过十里地的小集市,居然也是人声鼎沸的。那些修士着装不尽相同,想必都是涟国各派出来历练的弟子吧。而且有一点,凡来到这里的人,都很是自觉的遵守了集市门口所挂牌匾之上的规定。因为这些规定只有三条,却每条都足以让人生畏:一、凡路过此集市者,不可争斗;二、凡争斗者人人得而诛之;三、凡恶意挑起争端者,人人得而诛之。

    看完了这一切,向之礼若有所思的跟着门文成等人来到一处不大的茶铺,这里专为过路的修士提供恢复法力的灵茶,也能让暂时歇脚的修士与其它修士易宝,可谓是一个简单实用的所在了。

    就在几人刚坐下没多久,突然就从茶铺的一个角落站起来几个修士,这些修士修为不一,最高者当有筑基后期顶峰,最低者也是筑基初期的了。而这些人一站起来,就有些愤怒的来到向之礼等人的面前,其中一人恶狠狠的说到:“好哇,你们三个真有胆子,前一阵不小心让你们跑了,如今却又自己送上门来了。”

    门文成其实也早就认出来人是谁了,奈何身边坐着向之礼,自己有些不好意思,故而也没有争辩什么,只是冲着向之礼苦笑一声,道了声“前辈见谅”就不再说话,反而是斯维一下子站了起来,也是愤怒的说到:“原来又是你们几个,当日强抢不成,今日在这里还要动手不成?”

    来人之中站出一个消瘦的修士,有些阴阴的说到:“哼,话莫多说,若是有种,你我就离开这个集市,寻一个地方了结此事。”

    向之礼有些诧异的看着双方,他侧过头淡淡的问了一句:“门道友,这是?”

    哪不知,还没有等门文成回答,消瘦修士旁边又是站出一人,有些不怀好意的叫到:“怎么,你们三个不是对手,还去找了个小白脸来帮忙啊?”这人话没说完,转过头冲着向之礼再次叫到:“我说你小白脸,你是他们请来的救兵吗?!”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