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圩三章 炼心锻
    “唉~~~”就只是一声长长的哀叹,整个监牢之内都在回荡。这一声哀叹,虽不至于叹尽了古往今来,但也是叹出了离别悲欢。向之礼稍稍发了一会儿呆,便从容的长身而起,走到了那石碑之处。因为就在自己醒来的一霎那,向之礼已经明白了很多事情。这个空间所具有的**力不是自己能理解的,他只知道接下来要走的路,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来到石碑面前,向之礼又是静静的看了看那些文字,然后很自然的把手抬起放在了石碑表面。而此时,自那石碑表面生出了一道红色的光华,顺着向之礼的手一直延伸到他全身,当向之礼整个人都被包裹之后,只是一个眨眼,向之礼就消失不见了。

    大概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向之礼的身影又是渐渐的显现时,他身边的环境早已是有所变化。此刻的向之礼正身处一条巨大的甬道之中,这甬道乃是用不知名的材料修筑,略微感受之后发现,这些材料非金非石煞是坚硬。而且最为奇异的是,这甬道之内并没有发现任何的照明之物,但是肉眼所视又是如此的光亮。而唯一让向之礼感觉有意思的,就是这甬道的两侧均是镌刻了很多自己看不懂的符文。

    向之礼在触摸了石碑的那一刻,便知道自己想要离开监牢,就必须亲自走过这条甬道,而那石碑对于这条甬道的介绍也很少,除了得知此甬道唤作“地刑道”之外,剩下的就只说明了通过此道也是为了检验有罪之人的悔悟所得是否真实。

    向之礼有些谨慎的看着这条甬道,迟迟没有挪动脚步。他一直在思索当时石碑留下的那些信息,因为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无法取巧的地方,所有的一切都是要靠自己的意志和实力的。

    向之礼思索良久也是不得其解,干脆拿出一鼓作气的态度。他嘴上苦笑一下,大摇大摆的就走了上前,权当是领略这甬道的风光了。向之礼一开始很是紧张,不过行走了一盏茶的时间之后,发现并没有任何危险,索性也就越来越轻松,甚至还有时间去研究一番那些墙壁上的符文。他虽说是看不懂,但是强行记录下来的能力还是有的。

    随着向之礼越走越远,他的心也越发的凉了。盖因这条路好似都走了好几个时辰了吧,为何就是看不到一丁点的尽头呢。而且由于这个甬道的环境一直没有变化,向之礼甚至以为自己就是在原地踏步的。

    “唉~~~”这已经不知道是向之礼的第几次叹气了。走了那么长的时间之后,向之礼发现了两个问题:首先除了自己一直看不到尽头之外,剩下的就是那些符文的变化。向之礼每一次强行记下那些符文之后,再看另一排符文之时,居然是自然而然的忘记了前面的符文,这一点也是让他哭笑不得。你要问为什么不用玉简记录,那是因为向之礼自挪动脚步的那一刻,身体里的真元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凝固住了。

    向之礼有些泄气的停下了脚步,他似乎是又有些迷茫了起来。是啊,任你有通体的本事,如今法力不可用,又是被困在这么一个没有尽头、不会变化的环境之中,除了逐渐的气馁,估计也是没有太多的办法了。

    向之礼站在原地回想着所有的细节,发现很多捉摸不透的地方又是那么的直白,因为他的见识还是太少了,可解释的无法解释的都在他心里藏着,根本无从下手。向之礼有些懊恼,他盯着甬道似乎是尽头的地方,大吼了一声,居然是拔腿就往前冲了过去。

    说来也怪,向之礼若是不跑,可能这环境真是不会有什么变化的。不过就在向之礼这一跑之下,突然间就是出现了一种阻力,这种阻力随着向之礼的速度的加快而加大。反观向之礼,并没有因为阻力的出现而害怕,反而是生出了一丝兴奋和期望,毕竟这空间有了反应,那就是有了希望。

    向之礼的体力支持着他跑出去了十几里地,虽然没有看到真正的尽头,但是那些阻力却开始逐渐的消失,而向之礼也发现自己的真元有了松动,于是他咬着牙努力狂奔着,就在他体力快要透支的那一刻,他发现自己的法力又回来了。

    向之礼想也不想,飞行术立马就是施展,双脚刚刚腾空一尺,就是要疾飞出去。奈何,就在他刚飞起来的一霎那,那甬道之内居然诡异的生出了道道天雷,且这些天雷就像长了眼一般,一股脑的都是朝着向之礼打了过来。

    向之礼惊慌之余急忙运气护体,又是准备拿出一个防御法宝,哪不知他的神念刚准备放出之时,他却傻眼了。因为自己虽然可以动用法力,但是这神念却又是被禁锢的死死,根本无法离体一丝一毫。向之礼一阵苦笑,硬着头皮迎上了第一道天雷。就在持续的惨叫声中,向之礼咬牙向前飞着,一路被雷劈着。

    真不知是过了多久,在向之礼看来就好像是上百年一般。此刻雷声已经消失了,全身冒烟漆黑的向之礼缓缓的走在甬道之上,此刻他已经飞不起来了。就在刚才,那些天雷不要灵石般的轰击,不仅打碎了他的一些**,甚至是经脉都受损严重。不过,经历了天心牢的历练之后,他的意志力又是如此的坚毅,硬生生的挺了过去,直到最后一道天雷降下,打的他都快神形俱灭了,都没让他放弃生的希望。

    全身都快碎了的向之礼依旧想继续前行,奈何他怎么可能再次挪动脚步?他心中有个执念,无论如何也要活着出去,哪怕是肉身全部损毁,也要出去的。或许是这份信念感动了天地一般,就在此时,甬道的顶部忽然洒下了一道微弱的乳白色的光线,轻轻的落在了向之礼身上,最为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只见本是快要烟消云散的向之礼,就在这道光线的作用之下迅速的复原,所有的骨骼、经脉以及肉身都是重组,再度变回了一个完整的向之礼。

    这个过程真只是一瞬间的,向之礼非常惊讶的看着自身的变化,一万个不敢相信,他抬起头默默的看着甬道的顶部,似乎在思趁着什么,而他的心中更是默默地念了一句“多谢前辈”。他缓缓站起身,准备继续往前走,哪不知这一动,他的周遭又是莫名的生出了炙热的烈焰。从他脚下开始,一片火海挤满了整个甬道,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再次向前冲去。就这样,在几乎要耗尽法力之后,他总算是离开了火海,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向之礼一百个无奈的拖着沉重的步伐,他是想哭没地方哭的。天雷、火海,真不知还会遇到什么样的考验。他现在满心就一个想法,“让暴风雨来得更凶猛些吧。”所谓祸不单行便是如此,这想法刚一生出,这甬道之内居然瞬间升起了阵阵的风声,那风声迅速的接近向之礼,只是一息之间便来到向之礼身前,那风势之大,若不是向之礼反应快,利用法力定住身形,怕不是早就被吹飞了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向之礼的意志之坚定,步伐之稳定,让他在经历了真正的暴风雨之后,看到了曙光。向之礼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四肢同步的爬动着,不过他的嘴角边又是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只因为他的不远处,一道白玉铸就的大门已经隐隐可见。

    向之礼费尽了最后的力气,艰难的爬到了大门的跟前,他吃力非常的伸直了手臂,触到了大门。一瞬间,大门应声而开,刺眼的白光洒了进来,向之礼只有急忙闭上了眼睛,随后就真的昏迷了过去。

    向之礼这辈子觉得最无奈的昏迷,可能就是这一次了。因为他昏迷过去仅仅几息的功夫,一股异常舒服的暖流就是游走遍了他的全身经脉,使得他的法力再度开始恢复,没过多久就是完全的充盈,甚至是超出了之前的基础,隐隐的有了更上一层楼的感觉。

    向之礼睁大了双眼,法力完全充沛的他整躺在一个圆形的广场之上。这广场的四周竖着九根九丈粗的玉柱,广场的地面也是完全由无暇的白玉铺就。他有些好奇,为何自己可以安静的躺在这里,莫非是所有的考验都过了吗?看来向之礼此刻已经有些被虐成习惯了。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向之礼坐起了身子,他打望着这个空旷的广场。这广场干干净净,除了那些玉柱,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了。当他抬头时,再次被深深震撼,因为这广场的穹顶之上,一片片美丽异常的星海在不停的活动变幻着,要不是他的境界还很低,那真的是要被迷惑住无法自拔的。

    就在向之礼看了一会儿那些星海之后,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全身,不知何时自己的道袍已经恢复了原样,自己也不是想象中的邋遢。他站起身,准备找下一个出口时,一个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眼前的空中,那身影无比的虚幻飘渺,但又好似真实存在一般的落到地上,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