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圩二章 炼心锻
    萧华静静的抱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向之礼,他的心中又何尝不是非常想念他的。不过此刻,千言万语都化作了这个简单的拥抱。人,无论再是长多大,修为有多高,阅历如何的丰富,背井离乡多年之后,最期望看到的,就是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可爱的亲人。

    “义父,礼儿失礼了。”向之礼哭了一阵之后,也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直起了身,往后退了一步躬身施礼道。

    “好孩子,你受苦了。”萧华很是慈祥的看着向之礼,伸出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似乎是要有很多话要告诉向之礼的,不过这一刻整个御雷宗的空中地上都是站满了人,萧华还是决定回去再说比较好。

    就在萧华招呼向之礼跟自己回去的路上,迎面又是飞来好几个人,仔细一看,不正是向阳、无情等人么。向阳、阎清涟自不必说,那是千万般的担心和安慰;无情也似乎是刚刚放下担忧,深深地抱了抱向之礼,没有多说一句话;崔鸿燊一家子,则也是上前嘘寒问暖,毕竟这一百年的时光,可不是个小数目。

    向之礼完全沉浸在了亲情的海洋之中,脸上泛着无比开心的笑意。其他的御雷宗弟子看到此幕,也是万分的感动。不过就在萧华一挥手之后,众人皆是很自觉地退了回去,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向之礼随着一众人回到了万雷谷,如今的万雷谷比之自己离开时更加的大,更加的富丽堂皇了。待得众人来到内堂大厅坐下,向之礼这才有机会好好看看消失了百多年的萧华,心中无比的幸福。不过当他看到无情和崔莺莺时,脸上又是写满了震惊。因为此时的无情和崔莺莺,已经是金丹初期的修士了。

    看到向之礼的吃惊,萧华盈盈一笑,开口解释到:“礼儿不必惊讶。贫道回来之后,发现小师弟和莺莺都已经快要凝丹了,只是缺了一些契机,故而略施手段帮助他俩找到契机,从而凝丹成功的。此外你再看看,大师兄等人不也还是没有凝丹么,你不必气馁。”

    向之礼听了此话,赶紧就是来到堂前跪下,很是恭敬的说到:“礼儿不敢,礼儿是真心为小师叔和莺莺感到高兴的。礼儿不孝,此一去居然就是过了百年,而且这修为停滞不前,真是辜负了义父的期望。”

    萧华淡淡一笑,他知道向之礼是有些过于紧张了,于是他轻轻一挥手,便把向之礼扶了起来,又是开口说到:“如今贫道回来了,就一定会让万雷谷光芒四射的。莫说是凝丹,就算是在座的都是结婴,那又何难?倒是礼儿你,切莫懈怠才是。”

    “礼儿不敢懈怠。礼儿谨记义父教诲。”向之礼听到萧华有如此的自信,差点就是兴奋的叫出来的,不过此刻他不敢乱来,只能乖乖的回答萧华的话。一旁的向阳微笑着点点头,走过来拍了拍向之礼的肩,虽没说一个字,但那样子确实是老怀安慰的。

    “好了,既然礼儿回来了,那吾等还是先去巨雷殿继续议会。对了,无情你留下陪着礼儿。”萧华此刻很是自然的吩咐着众人,哪里还有当年那种低调,反而举手投足间,显露的尽是霸气。

    无情领命之后,拉着向之礼的手臂快速离开了大厅,径直去了后院,而剩下的人则是全部去往了巨雷殿不提。无情和向之礼来到后院之后,相视一笑,找了个石凳就是坐了下来。向之礼打趣的问到:“小师叔啊,凝丹之后爽不爽啊?”

    “礼儿,待你凝丹之后便知了。”无情似乎是不想说太多话,因为此刻无情看着向之礼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向之礼很是纳闷无情的表现,正要问什么的时候,无情又是说到:“礼儿,贫道看来还是要恭喜你的。”

    向之礼眉头一挑,问到:“恭喜?何喜之有。”

    无情微微抬头看着天空,淡淡的说:“如今你回来了,就该和莺莺成亲了。”

    “什么?!”向之礼一下子就从凳子上跳了起来。

    “你不必吃惊。二师兄回来之后,先是看你不在,之后又是询问了大师兄和三师兄,知道你的本命令牌尚在,没有性命之忧,便也不再着急,而是无意间提起了你双修之事。最后,也不知怎的,就定了你和莺莺的亲事。”无情说话的时候,神情似乎是有些颓然的。

    “那莺莺怎么说?”向之礼反问。

    “莺莺好像没有拒绝。”无情又叹了一口气。

    向之礼有些为难了,他知道无情和崔莺莺只见的情感,此刻出现这样的情况,他心中又怎能踏实。说实话,向之礼对待崔莺莺,一直是一个大哥的心思,根本没有想到要和她双修的。于是向之礼在脑中盘算了一番之后,便让无情先回去了。自己则回了自己洞府,考虑对策去了。

    这一日都是无话。就在向之礼苦思对策而不得之时,这屋外居然已经是过了一天,新的朝阳再次升起。但紧接着,门外居然是响起了礼乐之声,惊的向之礼急忙走出了屋子,想要看个究竟。

    但是,出门之后的他,脸上写满了惊讶。因为就在自己的门前,一种万雷谷弟子穿戴新衣,还抬了个大红轿子放在那儿,萧华本人更是一身崭新的道袍,脸上笑吟吟的。只见萧华走上前来,开怀的说到:“礼儿,义父知道有些仓促,但是择日不如撞日,今天义父就要和你的爹娘,还有莺莺的爹娘为你办了这门亲事。”

    萧华说罢,根本不给向之礼机会,直接就是让人撩起了轿子的帘子,牵着一个女修走了出来,而这女修不是别人,正是崔莺莺。向之礼很是哭笑不得的想要解释什么,但是萧华哪里给他开口的机会。他带着崔莺莺直接来到向之礼面前,笑着把二人推入了门内,又是把门给关上,口中甚至还打趣的说到:“礼儿,你若是不给义父带个小礼儿出来,你就不要出来了。哈哈哈。”

    不过是瞬间,屋外居然就没了声响。向之礼心中尽是不解,为何事情会发生的如此诡异。但是看着眼前娇羞欲滴的崔莺莺,他又是觉得这些不是在开玩笑。

    向之礼很是试探性的问到:“莺莺,你为何会答应此事?”

    “向师兄,妾身本就是爱慕你的。答应此事不是很正常么?”崔莺莺脸上泛着红晕,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着。

    “什么?你爱慕着我?那...小师叔呢?”向之礼不敢相信崔莺莺的话,有些结巴的问到。

    “小师叔?妾身从未对他有过任何想法。自从师兄离开的那一天,妾身对师兄的思念就是与日俱增的。”崔莺莺此刻的话音恬美,娇媚万般。她居然很是主动的向前走了一步,想要去拉向之礼的手。

    向之礼一看崔莺莺的动作,眉头微微一皱,很是自然的后撤一步,有些严肃的问到:“莺莺,你可知你在做什么?你莫非真的不要小师叔了?”崔莺莺本就被向之礼的动作闹的有些不高兴,再听他这么一说,更加的不开心了。

    只见崔莺莺也是皱起了眉头,双手往腰上一插,有些狠戾的说到:“向之礼!你还是个男人吗?”

    “我...”向之礼此刻已经是瞠目结舌了,他何曾想到莺莺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不过,只是一瞬间的,向之礼忽然想起什么了,他试探性的问到:“莺莺,你还记得当年我们分别时,贫道送你的东西么?”

    “什么东西?”崔莺莺显然是没有料到向之礼会这么问自己,于是也露出了一脸的迷茫。

    “呵呵,没什么。”向之礼似乎是看到问题的关键所在了。他没有理会依旧茫然的崔莺莺,而是直接开了房门飞了出去,径自来到了万雷谷大厅。果然一眼就看到了萧华等人在那坐着。

    “义父在上,请受礼儿一拜。”向之礼很是直接的走上前跪拜了下去。在他心中,无论这个义父真与假,那都是他心中最尊敬的人,他只是想表达出自己最深切的思念之情和敬重。

    不等别的人开口,向之礼又是直接说到:“礼儿感谢诸位长辈的关心与爱护。礼儿知道,兴许是礼儿太过思念义父,如今才能这般真实的看见义父,这让礼儿的心中又是万分高兴的。但是礼儿知道,逝去的终将不再来,存在的必然也要消散。礼儿不求能与家人们永久的在一起,但是礼儿的心中却会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哪怕是礼儿神形俱灭的那一刻,也是要带着最深的执念,把心中对家人们的爱一起带上的。就算是礼儿不能再度轮回,那也要这份情感陪着礼儿一起化作这天地之间的意念,永永远远的存在下去。”

    这句话刚落,向之礼满是泪水的脸庞泛起了一个异常温暖的笑容,那笑容之中带着幸福、眷恋、坚定、亲切,还有深深的不舍。他笑看着上首的萧华等人,发现所有人也都是笑着,只不过所有人都在这一刻化作了烟云一般,竟是逐渐消散不见了。

    向之礼似乎是猜到了一般,但又好像没有料到似的。他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心中依旧很是震惊的。等所有的人和事物都消散完毕的那一刻,向之礼只知道眼前光芒一闪,他整个人都跟着消失了。等他再度睁眼看时,他依旧是坐在那监牢之内的蒲团之上。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