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五十章 关进大
    “是了,难怪小爷觉得哪里不对,莫非这里已经有千万年没人来过了么?”向之礼此时已经抛开那些顾虑,正是蹲在一间屋舍的门前,手中拿着一朵野花,但是这野花在他手中却以肉眼可视的速度消散着,化作了点点的尘埃落在了地上。但是,最为奇妙的,乃是这些尘埃落地之后,居然又是形成了一朵野花,好似从未被摘下过一般。

    向之礼眉头微微皱起,他看着眼前诡异的情况,真不知该如何去形容了,他按照自己的想法,一路往前走着,并且把一路所看到的所有野花、杂草统统的摘了下来,然而所有的花朵草木均是发生了之前相同的情况,这让向之礼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向之礼左拐右绕了小半日之后,他发现自己距离那些真正的殿宇群落依旧是很远,甚至连那些精美无比的花园景观都不曾靠近的。他似乎是有些累了,便寻了个路边的茶铺坐了下来,这一路他基本看到了所有人间该有的,甚至那些不曾见到过的,也都出现了。他的指尖轻轻敲击着身前的小圆桌,似乎是在酝酿什么一件什么大事一般。

    果然,就在他休息了一盏茶之后,向之礼蓦地站了起来,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他的眼中透露出一种决然。只见他轻轻一纵身,人立马跃到了大道之上,再见他拿出了一件锤形法器,静静的盯着眼前的茶铺,待他深吸一口气之后,只听见“嘿”的一声,似乎是为了给自己鼓把劲一般,他手中的法器顺势被他扔了出去,那法器在法力的作用之下立时变大,化作一个三丈打下的巨锤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闷响,想象中的灰尘四溢并未出现,不过眼前的茶铺却是被这法器砸的七零八落,碎片无数。向之礼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的情形,他的眉毛一挑,伸手召回了法器,眼前那些破败的屋舍和桌椅没有任何的变化,这是他才放了点心。

    不过,也就是在他稍有松弛的时候,那些本是破碎不堪的东西居然慢慢聚拢在了一起,就像是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推动它们,没用多久,一个崭新的茶铺和桌椅等物又是再次出现了。向之礼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

    接着,更令他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在那些被毁之物恢复之后,那本是平静异常的空中散发出了几道金色的光芒,而这些光芒扩散的越来越快,只是几息的时间便笼罩了向之礼。向之礼下意识的眯起了双眼,而就在那光芒之中,几道身影也随之出现。

    随着身影的出现,光芒开始慢慢减弱,向之礼只感觉眨了眨眼睛,那些身影便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这些身影显身之后,居然是四名身着黄金盔甲的卫士,这些卫士的胸前也赫然写着“九极”二字,但这些人的身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法力波动。不等向之礼开口,其中一人便直接说到:“尔犯城规第一九一四条,当罚。”

    来人说话的口吻甚是冷漠,在向之礼的耳中听来更是毫无感情,甚至...他怀疑眼前的这些金甲卫士是否是活物还不好说。他有些忐忑的上前躬身行礼,说到:“好教诸位前辈知晓,晚辈只是不小心而已,还请诸位前辈原谅则个。”

    可惜,等待向之礼的,只是四人的行动。四名卫士话不多说,直接就是上前欲要擒拿向之礼,不过那向之礼的反应又是何等的快,只见他一个闪身,立马就是往后退开了去,且顺手掏出了一把飞刀抵在身前,谨慎的看着这四名金甲卫士。

    那些金甲卫士显然是没有太在意向之礼的行为,只是他们的动作稍微有些僵硬的再次袭来,而这次更是由四人各自拿出一个短短的小圆筒,此筒不过二指粗细,一握长短。而四人在追击过程中,竟是将这圆筒朝着向之礼轻轻一抛,顿时从圆筒的顶部散发出金色的光线,这些光线迅速的交织在一起,立马化作了一面巨大的网。

    向之礼此刻的心跳是异常的快速,眉头更是挑了又挑,他把心一横,口中念念有词,直接祭出三把飞刀与身前的那把合而为一。等他法决打出,风雷火山法阵立时发动,这一切说着慢,但都是在一瞬间完成的。那法阵夹裹着奔雷与飓风,形成一头无比狰狞的虬龙照着那金网就是咬去。

    “哗啦”一声,虬龙就像是一杆锋利的长矛,瞬间撕破了金网,顺势咬向了金甲卫士,向之礼的心中泛起了阵阵得意,似乎下一刻就能看见这金甲卫士灰飞烟灭。只不过,迎接向之礼的,却是震惊和不相信。只见那金甲卫士当先冲出一人,只简单的把手一抬,顿时化作龙头大小,一把就按住了虬龙的脖子,只不过几息的功夫,那虬龙就被捏的湮灭在空中。向之礼此刻下巴都惊的掉在了地上。

    向之礼还没来得及反应,对面的金甲卫士抬手一招,那四柄飞刀顿时就被吸了过去,向之礼想抢都来不及。待得飞刀落入他人手,向之礼的心都有些灰暗了。不过,更让他心灰意冷的,则是金甲卫士接下来的话,只听到:“尔再犯城规第三三四条,双罪并罚。若再不束手就擒,形神俱灭!”

    这次,向之礼没有再反抗,他有些傻傻的站在那里,从没有那么失望过。自从与人争斗以来,何时输的如此干脆过?他有些失神的任凭金甲卫士处置着,就连什么时候被带到了一个类似监牢的地方也不知道。他被一把扔进了这个监牢,依旧傻傻的坐在地上,脸上毫无血色。

    不过,最值得庆幸的是,随着向之礼一起被扔进这个监牢的,还有他那四柄飞刀。向之礼坐了很久才慢慢的缓过神来,他捡起地上的飞刀,这些飞刀的光泽都有些暗淡了,不过让他没有担心的地方,就是在于自己的心神并未受损,那就证明自己的飞刀也没有损伤。

    “唉~小爷还是太小看这个地方了。没想到那些貌似城卫的人都如此凶悍,就怕此时小爷乃是金丹修为都不够看的。不过,小爷能以筑基修为破了他们的法器,小爷还有何难过的?嘿嘿。”向之礼想着想着就笑了起来,是啊,若是换了别的人,保不齐第一个照面就要被拿下的,自己身处这个诡异的地方,能这样就已经是值得骄傲的了。

    既然想通了,向之礼就不再沮丧。他起身收了法宝,踱步环视这个貌似监牢的地方,只见这空间的正北之处竖立着一块石碑,那石碑之上又是刻着许多的文字,那内容大致是这样的,此城定有城规一千九百九十九条,每一条均是体现了对天地万物的尊重及爱护,若是犯了这些城规,就必须在这个“天心牢”之内思过,若是早一日醒悟,便能早一日离开。

    “哈哈,原来被关在这里并不是没有机会出去,看来只要小爷悔过了,明悟了便能离开的。可是,怎样才是悔过?又如何去明悟呢?”向之礼自然是很高兴的,毕竟不用被关一辈子,那么自己就有机会赶紧出去,只是一想到如何出去,又让他犯了难。

    向之礼仔细的读着石碑上的每一段话,但是其中却没有提到任何的方式方法,故而他只好赶紧绕着这个空间检查了一遍,但最后依旧是一无所获。因为这个空间里,除了那石碑之外,便是只有等分好的九间房屋,说是房屋不如说是静室更好一些,而这些静室之内,也仅仅有一个蒲团而已。

    向之礼无奈之余,随意走进一间静室,他心中揣测这些静室的用处,觉得就是这个城池的主人让他们这些“有罪之人”反思的地方。索性也是死马当活马医,向之礼来到蒲团之前,缓缓的坐了下来,整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冥思之中。

    向之礼一开始并没有完全的静下心,而是思绪万千的,他居然是把自己从出生开始到现在所经历的一切都想了一遍,甚至又把所学的功法从头想了一遍,更为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他还抽空把自己所拥有的所有灵石从头到尾点了一遍,最后得知自己的财富已经是够万雷谷吃几百年的时候,他嘴角边那猥琐的笑容,再次泛了起来。

    不过好景不长,这些东西哪够一个人想多久,向之礼把这些和自己有关的事情都想完之后,便开始觉得无聊了,这厮居然把自己要反思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着实的该让那金甲卫士再来提醒他一番才是。

    向之礼有些无聊的在脑中盘算着一些琐事,但是当他再次想起萧华临走时的那个背影时,整个人又是陷入了一种无法自拔的悲戚,他的心有些颤抖,似乎在为当时的无能而自责,也有可能是在为萧华的离去而悲伤,也许更是有为无奈师祖的陨落而难受。但是,当他看见脑海中无情那坚定的眼神时,他整个人又再次安静了下来。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