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卌七章 独自游历
    向之礼似乎毫无目的的飞行于高空,这已经是他和无情分手之后的第十日了。这十日,向之礼并没有向一开始说的那样,似乎是很有目标的行动着,他本来是打算借助镜泊城的传送阵去一些别的地方,却不知怎么就鬼使神差的跟着一群人走了。

    再说这群人,本就是些外出游历的修士,修为不尽相同。最高者乃是一位鹤发的老者,已经是筑基后期的修士,而修为最低的,则是一个眉清目秀的男子,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刚好是练气十一层。

    向之礼把自己的修为隐藏到筑基初期之后,刚离开镜泊城几百里地就遇到了他们,他本来是没打算与这群人有任何交际的,奈何其中一个修士尽然是御雷宗的弟子。这名弟子如今也是炼气十二层,正是今年出山历练筑基的弟子,而他向之礼在御雷宗的名气不可谓不小,一下就被认了出来,所以向之礼也只好过去打了招呼。

    可能是出于对这个弟子的好感,向之礼并没有当时就离去,而是陪着他逗留了三日,等这名弟子去了一个安全的历练所在,自己就离开了。于是乎,他这一路就进入了毫无目的的飞行之中。

    或许是老天觉得不该让向之礼那么轻松一般,也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本是异常晴朗的空中居然是逐渐地布满了阴云,随着时间的流逝,阴云不仅没有散开,反而是越聚越多,最后只听“轰隆”一声,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震耳欲聋的雷声随后响起。

    “呵呵,没想到还能在这地方看见天雷。当真是美景一般的。”向之礼只感觉自己的体内似乎是被这天雷引起了一些响应一般,他默默的飘忽在那里,随着闪电和雷声的律动,感受着天地之威。与此同时,天空也降下了稀稀落落的雨点,没过多久就形成了瓢泼大雨。

    本是护体光华大开的向之礼在感悟了天雷之威后,竟缓缓的散去了护体光华,任那雨水浇淋在自己的身上。他放开了神念以及全身的感知,似乎是享受一般的融入了这片雷雨之中。大概过得一个时辰之后,这雨势才逐渐的减小,天边也不再升起天雷,向之礼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就在向之礼睁开眼的那一刻,他浑身忽然是有雷光闪烁一般,但是这雷光又不是很明显。只听得他低吼一声,身形蓦地就是冲了出去,那身法明显是明雷遁的。只不过,这明雷遁在施展之际,似乎又是有了些不同之处。

    向之礼很是自然的施展着明雷遁,这时候的他看似清醒又看似无神一般,因为他睁开的双眼之中少了一些该有的光华。但是他的身形却在飞行之时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律动。

    不知是过了多久的,向之礼这一飞就是等到月华都洒满了大地才停了下来,原因是他全身的法力都被这雷遁榨干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向之礼并不是从空中摔下来的,他在飞行的同时,早就逐渐的降低了身形,最后刚好落在了一座山峰的山腰之处,而这处地方,又是生长了很多草木。

    向之礼静静的躺在这些草木之上,他并没有着急的起身,也没有急着补充法力,而是就这么静静的躺着,整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渐渐地消散一般,与这一片天地再次融为了一体。

    竖日,向之礼那暗淡的眼睛里忽然就是有了光华,他“噌”的坐直了身体,双眼盯着前方,这前方刚好就是一轮缓缓升起的太阳。向之礼的眼中闪动着莫名的光华,一道肉眼不可见的紫气直直的连接着双眼和太阳,而他周身更是逐渐形成一个小小的灵气漩涡,他体内的经脉居然是自主的开始吸收灵气了。

    这个过程一直持续到中午时分,向之礼才站起身来。他沉默着看了看自己的周身,神念又是检查了一下的经脉,一种哭笑不得的表情突然出现。原因是,他的经脉经过这一小段时间的法力回复,居然还不到平时的一成。向之礼此时既然醒了,也不敢怠慢,赶紧就是掏出丹药吃了下去,盘腿坐好运转功法,努力回复法力去了。

    如此,空中太阳落了又起,起了又落,如是反复了五次之后,那静坐回复法力的向之礼睁开了双眸,一道电光突然从眼中迸发出来,打在了面前的空气之中,那处空气似乎都有些被扭曲了一般。

    向之礼微笑着站起身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是大大的伸了个懒腰,看起来他的精神状态真是好的不得了。他很是好奇的观察着附近的环境,毕竟刚开始他都没机会好好看看。只见这里是峰峦叠嶂,翠绿遍地;由远及近时,一层层的光线不停的变幻着,更莫说在那山坳之中,成片的云海漂浮着,尽然是延伸到了自己的脚下,若是不考虑自己的情况,这当真是以为在那仙界的。

    向之礼觉得自己每次都能莫名其妙来到这些世外一般的地方,肯定是有什么在冥冥中引导自己的吧,只不过这也就是个借口,因为他实在不想承认自己的运道有些好,当然这个好却又伴随着一些意想不到的状况。这正是: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向之礼欣赏了一刻眼前的美景之后,便缓缓的飞了起来,直到他飞刀高空,再次往下一看之时,一个惊讶的表情就是生出。“咦?这...”向之礼在空中来回饶了两圈,他似乎是发现了什么,只听他说到:“奇也怪也,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脚下这些山峰会如此眼熟?到底是哪里有些不对呢?”

    向之礼一边琢磨,一边绕着脚下的诸多山峰飞来飞去,正当天边的太阳有些西下之时,那山峰之间的光线也是有了些变化,向之礼好巧不巧的正好看到这一幕,一个万分惊异的表情再次生出:“这...这不可能!”

    向之礼有些焦急左右纷飞了一阵,反复确认之后,他有些呆呆的自言自语到:“没错了,这果然是义父传授给我的都天星斗阵。可是,这里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阵法呢?难道是巧合?是了,一定是巧合,不然除了义父谁还懂这个阵法。但是也不对啊,这个阵法义父说不是他开创的,那自然就是古人开创的了,那么这也可能不是巧合呢?”

    向之礼似乎是陷入了魔障一般,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脑中就像是长满了青草,怎么捋都捋不顺。他最后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看来是真的想不明白的。不过,也就是在他放弃的那一刻,又是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既然那么的像,小爷为何不去阵眼之处看看?”

    说到做到,向之礼催动身形,朝着脚下东北方向的一座不高的山峰就是飞了过去。很是奇特的是,向之礼在空中还是能辨认的出那貌似阵眼的山峰,可自己的身形一旦降下之后,那山峰居然是隐隐从目光之中消失了,向之礼嘴边一笑,知道自己蒙对了,急忙就是在那山峰之上留下一个记号,放出神念冲了过去。

    待得向之礼落在了那座山峰之上,他又是被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给惊呆了。只见这座不高山峰居然是层次分明,山脚一圈草木环绕似裙,再之上又是环绕了嶙峋的怪石,这些怪石左突右支,但隐隐的又是有些规律一般;再往上看,一大片裸露的红土环绕了整个山腰;而它上面一段山峰,则是包裹了一圈细小的岩石;而最顶峰,则是厚厚的白雪。

    向之礼饶有兴趣的飞了过去,来到那些嶙峋怪石之处看了看,发现这些怪石的质地不是很坚硬,轻轻一动手便化作了泥土。而那些裸露的红土,则又是感觉温度较高,触摸之后居然是有些灼烧感的。最后看那些细小的岩石,在阳光之下又是透出诡异的金属之色。

    向之礼沉默了一番,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向之礼急忙后退,重新审视整座山峰,只见他一拍脑袋,有些不太确定的说到:“小爷可真是笨的可以,这不就是一座五行之阵么。”果然,只要仔细看看这座山峰,好好一想就明白,这些层次分明的颜色,这些山峰之上的东西,可不就是应对了五行之物么。

    向之礼突然就露出一个很是猥琐的笑容,似乎他发现了什么宝藏一般,他揣着心中的小激动,带着自己的理解,急速冲上峰顶,那里果然是有一个诡异的平台。这平台只有一丈见方,但却透露着古老的气息,向之礼搓着手来到了平台之上。

    “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位前辈留下的大手笔,但是小爷既然来了,就一定要弄个明白才行。难说还能找到哪个前辈留下的衣钵,岂不是赚翻了。”向之礼贪心的想着,似乎是看到了成山的灵石在向他招手一般。

    向之礼好好检查了一下这个平台,发现这个平台似乎是没有说明特别的地方,他试探性的做了一些尝试,均是没有任何效果。直到他在心灰意冷之际,脑中忽然灵光一现,他掏出了储物袋中的一把玉符,有些郑重的看了看,然后一把打了出去,都天星斗阵瞬间成形,可惜也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就在向之礼有些失望的时候,他缓步走到了打在平台之上的都天星斗阵之内,本是想收起阵法的,怎料他刚要抬手,那平台居然就是晃动起来,而在一阵光华闪过之后,向之礼连同都天星斗阵均是消失不见。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