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卌四章 勾心斗角
    “哎呀,白老弟呀。愚兄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白老弟这府邸之内,居然是另有一番天地的呀。”云耀武一声惊叹。

    话说云耀武跟着白岩湛进了府邸,只是迈过了几道门槛,走过了这三进三出的院子,来到了北面的一个耳房之中。而这耳房之中,却又是空空如也的,只不过是在耳房的西侧东侧又多了一扇门。

    白岩湛知道云耀武此时必然诧异的,于是他笑着打开了另一扇门,引着云耀武走了进去,知道此时,整个白府的内蕴才是显露了出来。只见这门后,三尺宽的码头置于脚下,眼前乃是一片百里之宽的碧绿湖泊。而在这湖泊的远处,又是有座座的小岛隐现,但见那些小岛之上,亭台楼阁,仙草神树,红的绿的争奇斗艳;更是有诸多的鸟禽飞于高空,岛与岛之间则有状若彩霞之物相连。最奇特的,便是在这中央之岛之上,一座百丈高的雪峰肃穆的矗立在那,周遭云雾缭绕,给人一种恍若来到了世外桃源一般的感觉。这也就是云耀武为何一进门,便发出了感叹的原因。

    “云老哥见笑了,这里乃是我白家最后的底蕴了。若是和云老哥的家里比起来,肯定是万不足一的。小弟实在是惭愧,只盼老哥不嫌弃就好。”白岩湛心里早就是得意万分的。他白家这最后的底蕴,乃是上古时期,家族里的第三任家主游历在外时获得的至宝。此宝经过数代人的研究,总算是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他们花费了几千年的时间,才完成了这个秘境,从此传了下来。

    “白老弟千万不要再谦虚了。能有如此仙境相伴,不枉此生啊。”云耀武一个劲的赞叹着,毕竟他心里清楚,自己家确实没有这样的秘境,就算是勉强说有,但要比起来也实在不好意思开口的。

    “老哥过誉了。小弟以着人备好了茶,还请老哥登岛品茗才是。”白岩湛说罢,轻轻的一挥手,只见那码头之处立马就显现出一艘很是美观的楼船。此船长约三丈,宽高均是两丈。此船红底金腰,上有雕廊画栋凉亭一座,周身更是镶嵌有流光溢彩的宝石;船头略低呈四平之状,船尾略高又有流云之美。

    白岩湛微微一笑,拱手邀请再次惊讶的云耀武先行上船,自己则是跟在后面从容的飞了上去。二人来到船上的凉亭之中,各自寻了个座位坐下。那白岩湛道了一声“老哥见笑”,再次把手一挥,这船竟然是自己划动了起来,朝着湖泊深处的岛屿去了。

    二人在船上随意的说着话,这看似不快却又不慢的楼船没过多久便已是停靠在了岛屿的一个码头之上。而这码头的两侧,早就是整整齐齐的站好了十六名练气的修士。这些修士一个个面容俊朗且着装整齐,他们的前面,又是站着一位三十来岁的俊秀男子,此人一身青袍白纱,嘴角含笑很是潇洒。等得船靠了岸,他大步流星的走了上来,当先躬身说到:“白云凌恭迎云前辈。”

    云耀武早就是注意到这位男子了,不等对方靠近,就已经看出此人乃是筑基后期顶峰的修为,等对方二话不说躬身就拜之时,自己都有些措手不及的。他急忙上前两步扶起此人,很是开怀的说到:“白贤侄客气了,老朽观你已经是一脚迈入我金丹行列了的,如是机缘到了,难说下一刻老朽就要改口叫你师弟了。”

    “云老哥切莫客气,云凌乃是小弟的子侄,唤老哥一声前辈也是正常的,何况他此时还是筑基,就算是金丹了,也不能乱了辈分,毕竟吾等又不是门派不是?”白岩湛笑呵呵的上前解释到,不过关于这个年轻人的其他情况,却又是不再多说。云耀武知道这是白岩湛有所保留的地方,故而也不多问,只是再三客气了一番之后,便随着二人走上了岛屿。

    云耀武等三人似是许久不见的好友一般,不停的交流着什么。那前方引路的炼气弟子很是整齐的前行着。等众人来到一条便道之上时,只见一辆精美的兽车停于前方。那兽车的前面,又是卧着一头体型硕大的灵兽。此兽身长七丈有余,体宽丈二,四足当有水桶般粗细,一个短面的头颅之上,除了那血盆大口,便是有三个短短的触角立在头顶,再看此兽的尾巴,居然像是个巨大的蒲扇一般。

    “啧啧,白老弟啊。你今日可算是让愚兄开了眼界了。若是愚兄所料不错,此兽该是那传说中的‘吞云兽’了吧。”云耀武有些羡慕的咂了咂嘴,有些小小兴奋的说到。

    “哈哈哈,云老哥真是好眼力。不错,这就是那天生可以腾云驾雾,日行万里的吞云兽。可惜,小弟的族里也仅剩这一头了。经过四百多年的喂养,此兽依然是不能踏足三品,着实的让人无奈啊~”白岩湛一开始也是得意的回答着,说到后来,似乎又是想到什么似的,神情之中又多了一丝暗淡。

    “白老弟啊,此兽能在你的手中活了下来,便说明这是你的福缘深厚,又何必再去计较别的呢?愚兄可是想得都得不到,这不也没有什么嘛,哈哈哈。”云耀武似乎是在安慰白岩湛,不过听那口气,反倒是觉得他恨不得此兽是自己的一般。

    “云老哥说得对,倒是小弟有些执迷了。云老哥还请上车,你我兄弟今日当是要好好畅谈一番的。”白岩湛的表情始终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一直都是一种尊敬的感觉。他顺着云耀武的话答了一句,便请他上了车。三人都是上车之后,那吞云兽被白云凌一招呼,低吼一声便起身踏步前行,不过这踏步却是步步迈入空中,只是几息的功夫,这兽车便已飞向了岛屿深处的一座厅堂之处。

    时间不长,三人所乘坐的兽车便已来到了一座富丽的厅堂跟前。白岩湛招呼着云耀武进入内堂大厅,白云凌也是陪同在一旁。至于那兽车,早就是有专门的童子牵走了去。

    云耀武刚一进这厅堂的大门,只见堂内正中之处,悬挂了一幅三十平尺的巨画,此画之上雪峰林立,一位风姿隽爽、意气风发的中年男子,手持一支短笛,脚下生风飘忽于空中,那眼神之中,似是实质般的传出一股动人心魄的威压,当即就把云耀武唬在了当场。云耀武只觉得自己犹如面对了一个深渊一般,且这深渊还有一种巨大的吸力让自己无法挣脱。

    白岩湛一看此景,急忙上前扶了一下云耀武的手臂,引着他走到正位之上落座,口中赔笑的说到:“云老哥见谅,都是小弟的疏忽。小弟忘了事先提醒一下老哥,这正气堂内悬挂有我白家先祖的神像画,此画乃是祖传,但凡有外来者初入我正气堂,均是要被先祖‘考验’一下的。”

    回过神来的云耀武犹自有些敬畏的瞄了一眼那幅画,不过此时却没了刚才的惊心动魄,他此时心中思绪良多,也不知是考虑些个什么,只不过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口中带着一些敬重,朝着画像拱手说到:“白家先祖果然不凡,若是愚兄没猜错,贵先祖定是分神的老祖宗了吧。”

    “云老哥客气了,小弟先祖确实是分神的修士。”白岩湛此刻亦是充满了自豪和恭敬,回答了云耀武的问话之后,又是转身迈过一步,正对着那幅画跪拜了下去,那神情真真是极度的恭敬和虔诚的。

    云耀武一看白岩湛说拜就拜,自己哪里还能坐得住,这虽说是画像,可刚才那犹如实质的感觉早就在他心中打下了烙印,此刻的云耀武也是赶紧来到白岩湛身边,二话不说就是“噗通”一声跪拜了下去,可怜他一身的老骨头,还能如此跪的如此的真切。

    “白老前辈在上,晚辈溪国许岩云家云耀武拜见前辈。若是晚辈有何唐突之处,还请前辈原谅晚辈。”说罢,居然学着白岩湛行了五体投地大礼,那一旁的白岩湛眼珠子一转,似乎是饶有兴趣的看着云耀武的举动。

    云耀武行礼完毕之后,白岩湛赶紧扶起了他,眼中满是感动和真诚,口中更是万分敬重的说到:“云老哥,您刚才...又是何必呢。这五体投地大礼,着实的担不起啊。”

    “白老弟,你这话又是何来?愚兄既然已经与你结交,如今又是兄弟相称,无非就是少了个结拜的形式而已。再者说,白老前辈乃是分神的宗师,莫说是五体投地大礼,愚兄就是给他老人家端茶倒水、提鞋牵马,那也是合情合理的。你若是觉得贫道不够资格,那就直说便是,哼。”云耀武一番真挚的话语直白的丢了出来,白岩湛听了都是再次被感动的。

    “云老哥,小弟不是那个意思,小弟...罢罢罢,小弟如今再多说也是无用。云老哥对我白家先祖的恭敬,以及对我白家真情小弟又怎会看不出来。既然如此,我们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就当着我白家先祖的面,小弟要与云老哥结拜为异性兄弟。”白岩湛陪着小心,却又是表现的不卑不亢,那真性情就在这一刻显现了出来,势要与眼前这位义气之人定下生死盟约的。当然,他在转身背过云耀武吩咐下面的人准备案台等物的那一刻,眼中闪过的一丝精光却也是值得玩味的。

    同时,云耀武好生的立在那里,不去阻止白岩湛的所做,他脸上堆满了开怀的笑意,就连捋着胡须的右手,都是有一些微微的颤抖,似乎能和白岩湛这样的人结拜,也是自己心中的所想一般。只不过,他看着白岩湛背影的眼神里,似乎也是有些莫名的得意。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