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卌二章 牵一发动全
    听到向之礼这么一说,无情也是有些诧异的看了看崔莺莺,二人本是疑惑的眼神做了一番交换,不过马上又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赶紧撤回了自己的目光。前者倒只是略显尴尬,后者则是满面红霞了。

    不过这一瞬间的小插曲倒也没有引起向之礼的注意,反而是无情问了一句,却又让向之礼沉思起来,只听无情问到:“礼儿,你说当时除了那七人还有别人,莫非当时你有什么疑虑不成。或者是说,你一开始并不知道他们是七个人。”

    向之礼欲言又止,只是抬着头看了看无情,便低下开始沉思。无情淡淡一笑,也不催促,自然地坐了下来,似乎也去考虑别的事情了。而崔莺莺在一旁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丝毫要为向之礼分担这个问题的意思。她只是静静的立在那里,安静之极。

    就在三人各自陷入沉思之际,向之礼蓦地一拍脑门,鬼叫一声说到:“哎呀呀,小爷想起来了!!!啊~~~”这一下可是把崔莺莺给吓了一跳,没等向之礼说完,崔莺莺早就是伸出了芊芊玉指,一把掐在了向之礼的胳膊上,“哼”了他一声,意思是你吓着本仙子了,那样子怎一个风情万种了得。

    而无情则是很平淡的看着向之礼,只是他被崔莺莺掐的惨叫的摸样,也让自己流下一滴冷汗,一身鸡皮疙瘩立马就冒了起来,似乎他心中在告诫自己,一定不能吓着崔莺莺,不然这一掐还不得要了老命。暗自庆幸之余,无情淡淡的问到:“礼儿想到什么了?”

    “不对、不对。这也没有道理啊。”向之礼似乎没有在意崔莺莺掐自己,也似乎是没有听到无情的问题,反而自顾自的在那里说着,就好像忘了还有人在场一样。

    只听向之礼继续说到:“这说不过去呀。那些本想谋财害命的七人,确实是七人的。若不是如此,那我受伤之际,便是最好的偷袭之时啊。为何却没有人这么做呢。所以当时肯定没有别的人。那么,又会是谁呢?”

    这时,向之礼双手抱着头似乎有些过分的纠结了,崔莺莺看到向之礼这么痛苦,心中也是不忍,她瞟了一眼无情,温柔的对着向之礼说:“向师兄,你会不会是在城里得罪了什么人,亦或者被谁发现了你有宝物在身呀?”

    听到这里,向之礼忽然放下双手,轻轻一拍桌面,有些兴奋的说到:“对呀,贫道怎么就没想起来这个事呢。莺莺你太聪明了!”说着就要转过身去拉崔莺莺的手庆祝一下,哪不知坐在一旁的无情用力的“嗯哼~”一声,向之礼这才反应过来,嬉笑着说到:“你看我这脑子,兴奋过头了。小师叔别介意哈,我是不会碰你的仙子的,哈哈哈哈。”

    “找打!”;“向师兄~~~~”向之礼这非常不负责任的一句话,立马就引来了另外二人的围攻。一个是作怒状,一个则是娇嗔不已,本是有些沉闷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

    “哈哈哈,小师叔小师妹饶命,贫道善开玩笑,千万别往心里去。”向之礼赶紧告饶,但是看他那双眉上下挑动,嘴边挂着猥琐笑容的感觉,这哪里又是要二人别往心里去的意思。

    “小师叔,刚才小师妹提醒的非常及时。当日我出城之时,确实被一个城卫拦阻过,虽说是发生了一些口角上的不快,但也不至于是得罪的。另外,唯一让我怀疑的,就是那卖给我宝物的店家了。”向之礼和二人嬉闹了几句之后,马上又是一本正经的说到。

    “哦?你可还记得那家店铺”无情顺势接话。

    “这是自然记得的,那家店铺虽说表面很普通,但也算是比较显眼的,那门口的招牌很是清楚的写着‘易宝阁’的。看来,贫道有必要再走一遭了。”向之礼的话语说到后来都有些恨恨,看来他是认定这家店铺出的问题了,比如这宝物就是在他家买的,刚出了城就被盯上,这种巧合是在是太巧合了。

    “礼儿,你且好好休养,贫道替你走一遭。”无情此刻似乎有了定计,只单单的说到。

    “小师叔,那不可,万一...”向之礼急到。

    “无妨,贫道自由分寸。另外,莺莺你留在此处看护礼儿。贫道去去就来。”无情一摆手,没有给向之礼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只简单的安排了一番便要出门。崔莺莺只是轻轻一点头,也没多余的话语。

    向之礼看着无情从容的走了出去,没来由的叹口气,不过心中却是很温暖的。他转头看向崔莺莺,本欲说些什么,但是对方却似乎一脸的心不在焉,故而向之礼又叹了一口气,缓缓闭上眼,自己调息去了。

    且不说无情出了门,径直去往那“易宝阁”调查情况。先说这衡立回了自己的洞府之后,为了避免被别人发现自己的隐秘,他先是安排人手去那掩藏魔灵的所在,自己则是来到城主府请了个安,以证明自己一直尽职尽责的完成着镜泊城的大小事务。之后,他又是亲自的来到了掩藏魔灵的所在,准备正是封印此地。

    衡立让派人过来,就是要先准备一些封印的步骤的,所以等他到来之后,很是轻松的,就把剩余的事情做完,彻底的让魔灵陷入“沉睡”状态,并且把此地从世间“抹除”了。

    “嗯,如此一来,即便是分神的老鬼来了,也休想看出这里的异常。现如今,也就是等大人的到来了。”衡立做好这一切之后,心中暗自嘀咕着,不过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叫过一个手下,低声吩咐了几句,便独自离去了。

    等到衡立离开之后,那被吩咐了的人突然祭出一个诡异的法宝,根本没有给身边的几人任何机会,并且仗着自己的修为最高,瞬间就扑向了其中两个修士,举手投足便灭杀他们。剩下的两人一看情况有变,虽心中充满了诧异和愤怒,但是他们修为不高,不是那人的对手,只好赶紧逃命去了。

    那人一看剩下的二人要跑,嘴角边泛起一个不屑的笑容,直接把手中的法宝打了出去,并且口中念念有词,手上法决也是快速的打出,那法宝立马快速的追上了其中一人,那距离是越来越近,而那人则是拔起身形,亲自去追另外的一人了。

    法宝所追那人眼见自己难以逃脱,又见到下杀手之人去追了另外的人,自己索性想要赌一把,急忙从储物袋里祭出一个圆环,此环手腕粗细,通体金色,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个女修的装饰物呢。只见这人把圆环轻轻一抛,刚好就套住了那人的法宝,二宝僵持了好一阵,不等这人逃离,那诡异法宝已经建功,震碎了圆环,然后又从自己首部一个类似漏斗的小嘴空处飞出一滴鲜红的液体。这滴血液就好似懂得瞬移之术一般,瞬间就出现在逃跑之人的身后,这人被吓得亡魂皆冒,死命逃走。

    但是,这滴血之诡异,又怎么会是常人所能料。就一眨眼的功夫,这滴血便追上了逃跑之人,很是自然的就从他的后背之处钻了进去,而逃跑之人似乎是没有感觉一般。不过,就在逃命之人再次飞了几息的功夫之后,他突然双手捂住胸口,一种难言的感觉顿时冒了出来,他的五官立马就是扭曲。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他从储物袋里掏出了一个一寸大小的三角玉符,一口精血喷在其上,手一抖便送了出去。

    就在他做完这最后一个动作的时候,只见他的胸口顿时塌了下去,整个人就好似被什么给吸住了一样,不停地朝着那塌陷的地方收缩了进去,最后居然是变成了一滴鲜红的血液,静静的漂浮在空中。如此诡异的一幕,若是被人看见,肯定是要吓个半死的。

    不过一会儿,那下杀手之人便飞了回来,手中提着自己追击之人的头颅,眼中透着冷漠,嘴边挂着嗜血的微笑,抬手一招便收回了那滴血,再次的送进了自己诡异的法宝之中。等他用神念左右好好检查了一番,确认没什么异常之后,便又是拿出一个奇怪的法宝抛向了空中。

    不过他抛出法宝之后,急忙就飞了出去,那速度也是极快的。等他飞出很远之后,那个飘在空中的法宝突然就爆裂了开来,就好似某个修士自爆了一般。但是那威力,却又没有想象中那么的强大,但至少是把这一方空间给洗刷了一遍的。想必随便来个元婴老怪,只要不是很用心,也难以发现在此处发生过什么拼斗的痕迹的。

    一日之后,远在涟国的某个不大不小的城池之内,当然也不说是城池吧,只不过这里前后三百里地不是很紧凑的盖好了一栋栋的房屋,并且这些房屋被一道高约十丈左右的石墙围了起来,并分设了四道城门,也算是一个城池的吧。

    而就在这个城池之内的某个富丽堂皇的建筑物之内,一个偌大的大厅之中,居然是坐上了几十号修为不一的修士,且这些人的修为都不算很低,除了那些站着的都是筑基之外,凡落座之人没有金丹以下的。再看那上首之人更是隐隐的有了元婴的气息。且这群人不停的在交头接耳,也不知是说些什么。

    直到过了好一阵,才有一位四十左右的男子站起身来。看他面相极好,风度翩翩,张口更是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传了出来:“盟主大人,此番收到镜泊城影卫的传讯,似乎那些魔人要有大动作了,吾等在此商议半日也没有任何的头绪,您老可有指示?”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