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卌一章 神秘之人
    “嗯?魔灵出了异常?!还不速速说来!”那光幕之中的人影似乎有些愤怒,这传出的声音都是有些刺耳的,而且那本就是有些虚无的身影更是泛起了阵阵涟漪。

    衡立似乎是被对方的愤怒吓着了,居然只知道跪拜在地上瑟瑟发抖,口中不停的说着认错的话语,直到是那人影又喝了一声,才把这衡立拉了回来。只见衡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再次拜了一下,唯唯诺诺的道出了情况:“启禀大人,小人前日本是例行祭炼魔灵,正是要把最近刚刚获得的血食送入魔灵体内的,可就是这个时候,魔灵突然就出现了一些溃散的症状,小人当时也是措手不及,只能急忙用大人赐予的定魂符打在了魔灵身上,再又是把锁魔阵重新打开,这才稳住了魔灵的。”

    “还有这等怪事?罗通,本尊且问你,魔灵是否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就这百年的时间,没有再出现过别的异常么?哦,不对,本尊现在应该叫你...衡立。”那人影的声音总算是不再那么的刺耳,但是这声音却又是异常飘渺的回荡在这片不是很大的空间之中。

    “大人还能记得小人名姓,小人真是感激涕零。回大人的话,这百余年的时光,小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祭炼着魔灵,从未出过任何的异常。”原来,这衡立居然不叫衡立,乃是唤作罗通的。但是,都说这衡立乃是刚筑基便跟着现任镜泊城主的,这其中的蹊跷,估计只有罗通自己,或是还有那神秘之人才能知晓了。

    “好了,本尊也不会怪罪于你。这百年,你也算是为本尊立下了不少的功劳的。而且,你本是早就可以踏入魔将之境的。你为了本尊之事,甘愿停留在这偏将之境上百年,也着实的不易。罗通,本尊此事一旦成功,你莫说是魔将,本尊许你一个魔帅又有何难?!”光幕中的神秘人本是安慰了衡立两句,可说到后来,却又是透出一种难言的威严和自信,这种只属于长久的上位者才能散发的气息,早就是将衡立惊的再次拜了下去。

    “小人不敢,小人惶恐。只要小人能为大人分忧解难,即便是九天落雷临身,小人亦不会皱一下眉头的。”衡立此刻只是一个劲的磕头,口中不停的说着各种恭维的话。

    “好了,你且起来吧。魔灵一事,你暂且放下,本尊自有主张。只等时机成熟,那魔灵自是能派上用场的。如今你需要更加的小心的隐秘身份,莫被你所在之处附近的几个分神察觉了。本尊虽不惧什么分神炼虚,奈何此时本尊却不能来到你处。你好自为之吧。”此话说完,那本是犹如镜面的光幕“呯”的一下就是碎裂了,只不到一息的功夫,便消失的干干净净。

    看着眼前消失的一切,衡立跪在地上再次磕了几个头,口中说了些恭送大人之类的话,才缓缓的站起身来。他有些呆滞的看着眼前的血池,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只不过他眼中偶然闪过的一丝笃定,却又是解释了他苦守此间上百年的甘愿。

    过得好一会儿,衡立似乎才从那种呆滞中回过神来,只听他自顾自的说到:“既然大人已经决定暂时不动魔灵,那么本将也就可以省省心了。不过这百年时间,魔灵的成长也是喜人的。相信到时候大人见了,一定会更加高兴吧。”说着说着,衡立的脸上居然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衡立不再留恋眼前的事物,只是傲然的一转身,直接就步出了这方空间,一直来到那诡异石门之外,等得石门关闭了,没有了任何的问题之后,衡立才是走向了另一边的通道。而这条通道也不长,仅仅是半里左右的距离,就在这通道的末端,一个五丈大小的空间就是出现。衡立毫不犹豫的走上了空间中央的一个小小高台之上,在他一阵忙活之后,一道白光扫过,衡立的身影也随之消失。

    不多一会儿,距离镜泊城二百里开外的某个山坳之内,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忽然白光一闪,一个身影逐渐的显露了出来。仔细一看,这面若朗星的男子不正是衡立么。他又怎么会出现在了这里。

    “不行,以后还是要把这传送阵法好好布置一下,这距离镜泊城太近,若是一不小心被发现了,难免要吃不了兜着走。”就在衡立刚才出现的那一刻,他左右微微一看,口中便自言自语的说了起来。

    衡立话音刚落,身影猛的就是飞起,只在这一眨眼的功夫,他便消失在了原地,极目远眺,他居然已经是飞向了镜泊城,且那速度直教人瞠目结舌。

    就在衡立靠近了镜泊城之后,他按下了身形,快步来到城门之处,根本没有理会那些城卫,反倒是那些城卫见到他的出现,急忙躬身报手侍立两旁,静静的等着衡立走远。同时周边的过往修士也是知道来了不得了的人物,那些修为低的,早就恭立在一旁,那些金丹修为的,也是停下脚步,冲着来人拱手微笑。

    这样的小插曲虽然在镜泊城不是很多,但也不是稀奇的事情了。就在一众过往修士低声议论之时,三个人影也出现在了城门之处,其中一个看起来明显是有些行动不便的。当然也不是说他有何残疾,只是看他脸色苍白,身形佝偻,是不是还捂着嘴咳几声,就感觉此人大限将至一般。

    等得三人验过了身份,径自离去之后,城卫继续进行过往的检查。这时候,一个身着浅蓝长袍,腰系玉白绸带,脚蹬青云十方履的年轻男子出现在了城门口。只见他嘴角含笑,手中一把折扇微微晃动,那脸庞犹如刀削一般,剑眉星眸。再看他落地之后,举足投手之间尽是潇洒。

    来人只是简单的与那城卫沟通几句,验过身份之后,便从容的进了城。等他进城之后,却又是站在街道之上不再前行,不过等他好似若有所思了一阵之后,便轻轻一笑的离了开去,而他这的这份潇洒,更是迷住了几个过往的女修。不过,就在他离去之前,那星目的角落之处,分明是扫了一眼之前那看似病重之人走过的方向。

    正所谓世间之事,一饮一啄皆是定数,过往之处皆有重复,隔墙之处皆有三耳,肚皮之内均是祸心。只不同之处在于,有重复者不以为然,第三耳者左进右出,祸心之上还有一丝善,且此善之用,仅限于不危及自身而已。所以,在这一方城池之中,每日都有些形形色色之人来往,孰又能看清谁。

    且不说刚才城门之处每日都要发生的那些小事,就说这翠明楼的某个房间之内,却又是响起了一个声音。“礼儿,你如今还是觉得没有回复么?”

    “小师叔,你给我的灵丹确实有效,经过那两日的调整,我已经是好了很多。但不知怎么回事,本已经顺畅的真元,就在刚才快到城门处时,又开始有些鼓荡,以至于当时差点没站稳。”

    “看来你这次所受内伤还需要时间静静调养才是。”

    “小师叔放心吧,这会儿我已经感觉好多了。可能是回来的路上动用了法力,才会有次问题的。现如今只是可惜了吾等的假期。”这个话音暂停了一下,又马上说到:“对了,小师叔小师妹。你们二人可以继续历练的。贫道既然受伤了,干脆就在这里好好调养,到时候...”

    “礼儿莫再说了,贫道与莺莺就在此处等你恢复为止。”

    原来,这些说话之人,正是那向之礼、无情和崔莺莺。有道是好事多磨,向之礼此次受伤,正好借助这个机会体会一下各种所得。本来他服用了无情给予的灵丹,那经脉之中的真元早就是平静了下来,而且由于灵丹的药效,更是帮助他在运转化龙诀之时提炼了真元的精纯度,这个机遇真是可遇不可求的。奈何向之礼又是个心急的人,这内伤刚见好转,就迫不及待要和无情等人回镜泊城,毕竟还有个所谓的竞拍会等着他们。

    感受到了无情的关心,向之礼也知道拗不过二人,于是也就“认了命”,干脆好好调养一番。不过他的心中依然没有放下竞拍会的情况,故而开口到:“小师叔,你说衡前辈邀请我们参加的竞拍会,去还是不去呢?”

    听到向之礼问自己,无情只是淡淡的说到:“此事再议。”

    一旁的崔莺莺轻蹙蛾眉,也是张口到:“向师兄,妾身也是觉得这个竞拍会有些问题的。而且,就在我们进城之后,妾身总是感觉身后有个人盯着我们。”

    “哦?莺莺此话当真?”无情眉头一皱,淡淡的问到。

    “小师叔,妾身怎会妄言。”崔莺莺似乎有些不高兴,幽怨的瞪了一眼无情。倒是坐在一旁的向之礼开始有些深思了。没多长时间,向之礼似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提问一般的说到:“莺莺自小就是对他人之恶意颇为敏感,如今得了谣风师祖的亲授,当是更加的有效的。难不成当时了那七人,还有别的人在场不成?”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