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卅九章 受了个伤
    “砰”的一声轰鸣。就在那鬼头大刀击中向之礼的法宝的同时,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就把向之礼打飞了出去。他匆匆祭出的防御法宝也是应声而碎,他的嘴角边也溢出了一丝鲜血。同时,那撞击产生的气浪也一下子就把那位老大掀翻了出去。

    向之礼第一次被同阶的修士击伤,心中不免也是有些失落。不过他虽是匆匆祭出一个法宝,但那也是极品的法宝,故而自己所受的伤害并不是很大。他强惹着身上的不适,再次发动了明雷遁,冲着那老大落下的地方就是冲去。

    当自己有些靠近这位老大时,他并没有再祭出任何法宝,而是顺手掏出了几张黄符,用力的甩了过去。这些黄符快要飞临老大时,突然间的炸了开来,那威力真真是让人侧目的。可是,当火焰消失时,向之礼却突然皱紧了眉头。

    向之礼此时定睛一看眼前,哪里还有那个老大的身影。他赶紧把神念全部打开,就在自己的下方,一个身形娇小瘦弱的男子正抱着老大快速的奔逃,向之礼怒从心中起,一把召回八卦刀,明雷遁权利施展,追将了上去。

    此时向之礼的眼中除了冷漠,还是有一丝疑惑的。他实在想不通,前面奔逃的那个小子是怎样瞒过自己的。若是他没有一早潜伏在附近,又怎么可能如此巧合的出现,并救走了那个老大。

    向之礼摇摇头,不再多想,只是不停的催动明雷遁,手中也只剩下了一柄雷刀。虽说前面的小子遁术不慢,可跟雷遁比起来,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没用多久,向之礼便已经追到了近前,体内消耗了大半的真元再次涌出,那雷刀再次电花萦绕,被向之礼打了出去。

    那奔逃之人本是想着趁乱就走自己的老大的,哪不知向之礼的速度会那么快,而且身后的法宝更是迅速无比,自己堪堪躲过第一击,还不等想好怎么逃跑,那法宝居然是在空中掉了个头,又再次的袭来。

    此时的他似乎是有了什么决断一般,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个类似铲子的东西,只见他一口精血喷在上面,那铲子立马就是放大,直接挡在了身前。而他也趁机想要再次逃跑。

    不过,他终究是小看了雷刀的锋利。根本是没有任何悬念的,雷刀刚刚接触那铲子,就很是自然的一切而过,根本没有任何的停留,一刀就命中了奔逃之人手中的老大。原本那老大早就是耗尽了法力,动弹不得,这雷刀切了过来他也无从躲闪,所以这不知做了多少坏事的老大,就这样被向之礼灭于法宝之下。

    再看那奔逃之人,眼见自己阻止不了厄运的发生,只好在最后关头放弃了老大,自己急忙一个下坠,想要落到地面之上。可惜,向之礼又怎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只见向之礼早就是飞到了他的前面,手中持着一把三角小旗,好整以暇的等着他了。

    到了现在,向之礼似乎明白了什么。一开始出现的六个人,说自己是什么七杰,当时的向之礼还以为他们有个人没来,哪不知人家早就是潜伏在了附近。或许,自己从一开始就被人家盯上了。奈何他人的隐匿之术着实了得,自己没有发现罢了。

    正想间,那奔逃之人就已经朝着自己冲了过来,似乎是速度太快,来不及改变轨迹,那奔逃之人的表情也是有些恐慌的,他极力的想要停下身形,奈何此时身子已经不受控制了。当他再看向向之礼的时候,真是魂都要吓没了。

    此时的向之礼,哪里会给别人喘息的机会,既然他迎着自己冲了过来,那么自己也不需要客气。手中的烈火旗猛地一挥,一条二尺粗细的火龙顺势而出。向之礼本身的速度又要比火龙快了些,所以在那奔逃之人看来,就好似向之礼踩着火龙杀过来了一般,岂不是要吓死个人。

    到了这一步,似乎那奔逃之人有些绝望了,他回头看了一眼被分尸的老大,眼角居然是留下了一滴泪水。他望着天嘟囔了一句,忽然就换上了一个凶恶的表情。他不在控制自己的速度,反而是加快速度的冲了上去。

    向之礼眉头一挑,对方居然真的是不躲不避,他眼中一冷,心中暗想:“哼,既然不知死活,那小爷就送你入轮回。”接着,向之礼手上法决一掐,脚下的火龙顿时张大了血口,一颗颗硕大的火球急速飞了出来。

    那小子急急忙忙的避过了前面几个火球,但是最后一个却是力有不逮,被狠狠的打在了右脚之上,顿时整个右脚就化作了灰烬。他忍着剧痛,牙齿都要咬碎了,可他的方向始终没有改变,就在二人相距不到五丈的距离,那奔逃之人忽然掏出了一个黑色的铁球。

    向之礼没来由的心中一颤,他的目光正好看见了那个黑色的铁球,此时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急忙就是调转身形想要离开,可惜这一次却是晚了一步。因为就在奔逃之人拿出黑球的同时,他大吼了一声:“大哥,小弟追随您来了!”

    “嘣~轰~”的一声巨响,以那个黑球为中心的位置,火光四射,气浪逼人,那黑球居然是爆裂了开了。且这威力堪比筑基后期顶峰修士的全力一击。那火舌就像是得了指令一般,朝着向之礼就是席卷了过来,向之礼还没来得及祭出法宝抵挡,就被这些火舌吞没了。而那个奔逃之人也在一股巨大的蘑菇云中灰飞烟灭了。

    再说向之礼被火舌吞没,周身的护体光华不断地闪烁,没用了多久就是被击溃。虽然此间向之礼打了几张黄符在身上,但是也难以抵挡这火舌的攻势。所以向之礼除了拼命施展明雷遁逃命,就再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了。

    火光烟尘持续了一刻多钟才渐渐消散。向之礼为了躲避这些火舌的追击,真的是慌不择路的。只消看看他飞行的路线,还有一路被烧毁的树木土石,就知道这一路是费尽了多少心思。不过就算是这样的,那远处的一小块空地之上,一个全身焦黑,衣裳褴褛,浑身上下都冒着青烟的人隐隐的出现了。仔细一看,这不是那一直逃命的向之礼又是何人。此时的他,哪里还有什么活蹦乱跳,嬉皮笑脸。

    向之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却又惨叫了起来:“哎哟~疼死小爷了。”说完,居然还咳出了一小口鲜血。向之礼此时真的是动一动指头都是疼痛难忍的。他不敢再多想,就在左近找了个大树靠着,都天星斗阵匆匆打出,掏出了一大把药丸囫囵送入嘴里,直接盘膝坐下就是开始调息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一个时辰,又或许是一年半载,当向之礼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全身被烧焦的皮肤也都结痂了,身上虽然没有那么干净,但也没有一开始那般的难看了。他依旧是坐在自己的阵法之内,他抬起双手看了看,又是轻轻的扭了一下腰,不过这一下却是要了他的小命。因为那腰身之处,很多刚结痂的伤口再次被他扭断,直疼得他直抽冷气,眼泪都流了出来。

    向之礼忍住了疼痛,重重的喘了几口气,心中对于自己的冒失开始后悔起来。他从不觉得自己惩处那些恶人是错的,错只错在自己没有好好的观察,以至于吃了这么大一个亏。

    想到这里,向之礼轻轻叹了一口气,他有些哭笑的自言自语到:“小爷平时都是欺负别人的,想不到今天却被别人欺负了。看来小爷还需要好好努力才是,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义父给予我的期望。也罢,这次阴沟里翻船,也是小爷功法不到家的缘故。看来以后不能随便吹牛了。哎哟~~~”说着说着,他又是扯动了一下后背的伤。

    向之礼等那疼劲儿过去了,才又重新好好审视自己起来。他把神识沉入体内,一遍遍的观察着自己的情况。就在他的经脉之内,本应好似溪水一般潺潺而流的真元,此时都有些凝滞的感觉。虽然在他看来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这些真元不能顺畅的运转,对于自己来说也绝非什么好消息的。更别说由于气浪太猛烈的缘故,自己的五脏六腑都是有些受伤的。尤其是自己下丹田处,总感觉是有些灼热。且这灼热感就好像在燃烧自己的真元一般。

    向之礼也不知是观察了自己多久,等他把神念往外一放时,脸上写满了惊讶,但是这惊讶这中,更多的则是欣慰和感激。只因为,向之礼的神念中出现了两个人,而这两人正是盘膝坐在自己左右,虽不曾靠近自己的法阵,但也是离得不远。那情形,不正是为自己护法么。

    向之礼忽然就是心有所感,似乎就是要进入一个神秘的境界的。但是他的心中却又是有诸多的波澜起伏,不能使自己完全的静下来,以至于错过了这难得的感悟。不过,此时的向之礼根本不在意这个机会的错过。因为在他心中,正是这些亲人之间抹不去的情,以及他们不求回报的关怀和陪伴,才铸就了自己赤诚的心怀。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