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卅四章 竞拍会邀
    “原来是衡师兄。无情有礼了。”等对方介绍了自己,无情也没有再站起身来,只是坐在那里,略微的一拱手说到。无情的心中此刻基本就是有了定计,既然对方乃是镜泊城的一方管事,无论这管的范围大小,那已经不是自己等人可以去计较的了。所以无情想明白了对方不会对自己有太多兴趣之后,也就是更加的淡然了。

    “呵呵。早就是听说我镜泊城来了位贵客。本来贫道也是不信的,只不过我这徒儿一再的保证,贫道才是有了些信任的。贫道如今亲自见到师弟等人,心中更是大定了。”衡立似乎是一位心境极好之人,无论身边的人是怎样的性格和表现,他始终是保持着自己的微笑和风度。

    无情似乎被对方的这种大度和开朗感染了一般,他居然也是微笑了起来,附和着衡立的话语就是说到:“衡师兄真是有些过奖了。吾等若不是承蒙了掌门大人的余荫,又怎敢奢求如此的礼遇。”

    “哈哈哈,没想到无情师弟真是这般的谦逊。贫道也不是夸你,你如今看来也不过双十之龄,这修为就已经是高的吓人。更别说你这仪表堂堂,谦逊不傲,怪不得乾雷师伯会那么看重你。”衡立的话语听起来是有一些的奉承,但是这些话在他那张弛有力的语气中,却又是显得如此的和谐真挚。

    “不敢不敢,无情亦是因缘巧合才能受得掌门大人的青睐,若不是。。。”无情不知为何,今天的话语着实的有些多了,似乎说起来就不能停似的。而就在此时,一旁的向之礼突然“哎呀”了一声,打断了无情,这使得无情略微的有些尴尬,但是那衡立的眼中却闪过一个不经意的讶异。

    只听“哎呀”了一声的向之礼忽然说到:“前辈见谅,晚辈是并非有意打断。只是晚辈刚才在想自己的一些事情,忽然间就福灵心至,忍不住**了出来。”向之礼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嬉笑猥琐,满脸都是一种恐慌和害羞,甚至还有一丝丝的畏惧的。

    衡立似乎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一笑到:“哈哈,想必这位就是向之礼向贤侄了吧。看贤侄也是如此年轻便修为有加,不知是师从哪位道友啊?”

    向之礼此刻一脸的“恭敬”,听到对方问自己,急忙就是站了起来,躬身说到:“承蒙前辈海涵晚辈的冒失。晚辈当不得前辈的谬赞。如今晚辈正是师从我御雷宗雷晓真人门下的。”

    “哦?雷晓真人?”衡立似乎很是诧异,他转过身看向连修缘,似乎是在询问对方,似乎也是在责怪对方。连修缘一看自己的师父有些不高兴的看着自己,急忙就是拜了下去,有些颤抖的说到:“师父息怒,弟子昨夜是有些着急了。单单的就是说了无情师叔的出处,却是忘了禀告向道友等人的师从了。一切皆是弟子的过错,还望师父责罚。”

    “好了,你起来吧。你也只是无心之失,哪里又有什么过错的。再说贫道此时已经到了这里,现在知道一切也是不晚的。”衡立其实并没有怪罪连修缘的意思,反而却很是慈祥的说了一句而已。

    连修缘得了师父的宽恕,赶紧站了起来,不敢再多言语,又是恭敬的垂手立在了衡立身后。衡立此时转过头,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浓了,只听他也是比较客气的说到:“贫道着实的没想到的。此番我镜泊城竟是迎来了那么多的贵客。若贫道猜的没错,这位崔仙子必然也是哪位元婴师叔的弟子吧。”

    本是坐在一旁没有任何动作的崔莺莺听到衡立说到自己,也是不敢怠慢的,起身轻轻一福,温柔的说到:“前辈言重了,晚辈区区一介筑基,怎敢当了仙子二字。若说谁是仙子,晚辈想来也只有家师谣风仙子了。”

    “嘶~”衡立的心中微微抽了一口凉气,他实在想不到,这眼前的三人居然都是如此有来头。不过他的表面却还是依然的带着微笑,并没有什么变化,不过衡立却是说到:“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崔小仙子也是师从元婴师叔,贫道今日当真是有些失礼的了。”说罢,居然是要起身拱手行礼的。

    无情三人被衡立的举动吓的全都站了起来,那无情当先就是赶紧扶住衡立,哪里敢让他拜下去。而衡立也是顺势就是站了起来,微笑着解释到:“三位不必惊讶。贫道也不是刻意的客气的。只因当年雷晓真人与谣风仙子为结婴之前,都是来我镜泊城游历过的。当时我家城主大人也不过刚刚结婴,贫道也才不过刚刚踏入金丹而已。不过机缘巧合,贫道因受城主大人的委托,也有幸的结识了雷晓真人和谣风仙子。只不过如今....呵呵。”

    衡立似乎是想起了一些往事,话音中多少有了一些落寞和无奈。无情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知道了些什么,那向之礼冲着无情眨了一下眼,直接走上前说到:“前辈无需自谦的。已前辈如今的修为造诣,晚辈说句不是奉承的话。前辈结婴,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听到向之礼这半拍马屁的话,衡立只是微微一笑,仰头轻叹了一声,便又拱手说到:“如此,贫道就借贤侄的吉言了。”就在向之礼也是拱手还礼之后,衡立又是说到:“无情师弟,向贤侄,崔仙子。贫道此番前来,除了是想拜访一下诸位,最主要的,是给三位带来一个好消息的。”

    “衡师兄有心了。不知是何好消息?”无情回答到。

    “不知三位有没有听说过竞拍会?”衡立颇是有些神秘的笑了一下,好整以暇的看着三人。

    三人再度的互相看了一眼,那向之礼一拱手,当先说到:“回前辈的话,晚辈等人自然是知道竞拍会的。晚辈等此次前来镜泊城,最大的一个心愿,就是能赶上竞拍会,也好见识一番。不过晚辈等人却是不知道这竞拍会的时间的,也就是碰个运气罢了。”

    “哈哈哈,好一个碰碰运气。看来贤侄真的是有福运之人呢。不瞒你们说,贫道此次带来的好消息,就是跟这竞拍会有关的。虽然镜泊城正常的竞拍会在这段时间是没有的,不过嘛...”接下来的话语,衡立并没有明言,反而是传音给了无情三人。

    听到衡立的传音,无情三人的脸色一阵变幻。那无情和崔莺莺到是还好,也是惊讶过后便不再有什么反应,而向之礼似乎是越听越感兴趣,最后都有点抓耳挠腮了。

    衡立传音完毕后,又是笑着说出声来:“怎样?贫道给三位带来的绝对是好消息吧。至于三位如何作想,贫道也不追问。这是贫道传讯符,若是你们想好了,便可以按照贫道说的路线前来,到时候用这传讯符呼唤贫道便是。”说罢,三道红色的传讯符就是扔向了三人。

    话说到这里,三人还能有什么好推拖的。赶紧伸手接过传讯符,口中再次的道谢。衡立似乎是因为公务繁忙,再次与三人寒暄了几句之后,便是告辞离去了。那连修缘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乖乖的跟在衡立身后一同走了。

    待得二人离去了有一阵之后,向之礼的神念前前后后的检查了一下附近,示意无情和崔莺莺随着自己上了楼,并直接进了自己的房间。向之礼关上了房门,打开了禁制。左右看看又是拿出了玉符布下了都天星阵,但就是这也向之礼都觉得有些不够,最后又是拿出了一道灵符,布下了一个高级的隔音结界,这才是来到无情身边缓缓地落了座。

    无情很是诧异的看着向之礼的举动,异常困惑的他等向之礼坐下后,就是直接开口问到:“礼儿,你这是何意?”

    “小师叔,我此时不得不谨慎一些的。你可知道,我刚才为何要打断你?”向之礼难得的有些正经的说着话。

    “为何?”

    “哼哼,我就知道小师叔没有任何的感觉的。但是别忘了我还在你身边。小师叔可知道自从那衡立和你说话以来,你就是止不住的想要回答的。你当时是不是还想告诉他,若是没有义父,也没有如今的你?”向之礼有些意味深长的说着。

    “啊?这,确实如此的。”无情小小的被惊讶了一下,随即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淡淡的回答到。

    一直没有说话的崔莺莺此刻插了一句,“向师兄说的没错。那位衡前辈,口中虽是有些怪责连队长,但是却又能直接叫出我等的名字,这又是说明了什么呢?”

    “这...”无情此刻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毕竟一向谨言慎行的他,根本没想到自己已经着了道,不过还好挽回的及时。想到这里,他又是长长的叹了口气。

    “小师叔,你也不必如此惆怅。想那衡立乃是金丹后期的修为,如何能是我们可比的。如今我们要解决的,就是这个所谓的竞拍会了。”向之礼劝了无情一句,继续说到:“而且,这个什么竞拍会居然是夜半举行的,说什么只能邀请有身份的人参加,而且被邀请的人修为都不是很高,那这样的竞拍会又有何意义呢?”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