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卅三章 金丹来访
    一夜无话。似乎是只有那些闪烁的星辰,还在讲述着一个个不为人知的故事。每每看到星空中的一明一暗,也许才能说清这世间为何会有那么多的善恶美丑。毕竟就连那看似永恒的星辰,也是会有暗淡消失的一天的。

    竖日一早,还不见天边的朝阳露出半边脸,一个丰神如玉的青年,就已经被这阳光拉长了身影,稳稳地站在了翠明楼的屋顶之上。只见他静若处子的立在那里,口鼻中的呼吸都是细不可闻。他只是简单的将双手环握在下丹田之处,双脚不丁不八的分开,一直等到天边那羞涩的朝阳露出了真实容颜,他这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而再看那气息,就有如实质般的围着他的周身转了一圈,随后又是消失不见。

    似乎是这呼出的一口气牵动了全身的神经一般,那青年从头到脚的震动了一遍。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那个身影转了过来,一张俊朗的容颜上挂着一个温暖的笑容,眼中也是透出了一丝的精光。不过只是下一刻的,那笑容就是变得有些奇怪,若是让个女修见了,一定要说他猥琐的。

    “哎呀,小爷真是没想到。这无意间翻出来的一个不起眼的功法也能让自己有如此收获。看来这个什么‘凝气术’也是哪个大能所留的。”说话的人,在自己的脸上写满了得意。再看此人,居然是昨晚后悔浪费了灵石的向之礼,似乎他这会儿得到了比灵石更宝贵的东西一般。

    向之礼稍微伸展了一下身体,轻轻一跃就从屋顶跳了下去,在空中来个转身,直接就飞到了自己的房间门前。不过他此时并没有进门,而是往前走了过去,而那前方,也是早就站了个人。

    “嘿嘿,小师叔起的真早啊。怎么样,昨晚休息的可好?”向之礼还没靠近,便是开口打了招呼,原来站在那儿的人就是昨夜踌躇万分的无情。

    “这都天光了。贫道何时起的晚过。”无情扭过头来,淡淡的说道。

    “嘿嘿,我这就不就是随口一说嘛。小师叔还计较上了。莫不是昨晚受了什么委屈不成?”向之礼哪里有道歉的感觉,分明是挂着个猥琐的笑容,逗趣着说到。

    无情似乎就不理会向之礼这一套,他只是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就是把头转了过去。不过看无情的眼前,除了一道道的墙壁和房门,哪里又有什么景致的。

    向之礼眼见自己的风趣没人理会,也是无奈的耸了耸肩,三两步的来到无情的面前,问到:“小师叔,今日你有何打算?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这镜泊城的风景。”

    “贫道也没什么打算。左右都是你叫贫道来的,一切由你来定。”无情继续淡淡的回答。

    “那好吧,既然小师叔没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那就一起去这镜泊城的集市逛逛。之前听义父说过的,这镜泊城的集市也是会有好东西的。”向之礼“不厌其烦”的继续唠叨着。

    就在二人有一句每一句的说话时,两人对面的一间房门“吱呀”一声缓缓地打开了。只见一位闭月羞花的女子迈着莲步走了出来,而这位恰似九天仙子落凡尘的女子,便是昨夜默默伤心的崔莺莺了。她刚一出门,便是看到对面站着的二人,远远的就轻轻福了一下,说到:“小妹见过向师兄,小师叔。”

    “啊,莺莺你也起来啦。正好,我刚和小师叔商量好,咱们今天就去那镜泊城的集市逛逛,兴许还能买到些什么好物件呢。听义父说,这集市的有些地方,正是你们女修最爱的所在呢。”向之礼嬉笑着回了句话,告诉了崔莺莺自己的计划。

    “但凭向师兄的吩咐。”崔莺莺又是轻轻一福,便不再说话了。

    向之礼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单从二人今早的一些表现看来,他的心中多多少少都是有了点明悟的。只见向之礼也不点破这不算尴尬的尴尬,依然嬉笑着招呼二人,这就准备出门去逛逛。

    等三人刚下到一楼的大厅,本是正在夸夸其谈的向之礼忽然一愣,那大厅的中央居然是站着一人,仔细一看却是那昨日接待众人的连修缘。向之礼心中颇是有些好奇的回头看了看无情和崔莺莺,只见二人脸上也是有些许的茫然,向之礼便知道这家伙是不请自来的了。

    向之礼整了整衣领,两步跨上前,冲着连修缘一拱手,说到:“原来是连队长来了。在下有失远迎,还望见谅啊。”

    连修缘眼见向之礼当先走了出来,本是有些眉头微皱的,不过这眼前的向之礼也不是什么身份低微的人物,所以他不敢怠慢,也是赶紧的还了一礼,客气的说到:“向道友切莫客气。贫道不请自来便已是有些唐突的。不过今日却是有一事要向无情师叔告知的。”

    后面跟上来的无情一听居然是跟自己有关,心中知道不得不说话了,于是也是平平往前一步,站在那向之礼身后说到:“不知连队长有何要事告知贫道?”

    连修缘眼见着无情直接上前询问,更是不敢怠慢,先是很客气的冲着向之礼一拱手,算是作了个歉意,然后又赶紧错开向之礼,向前走了两步,很是恭敬的躬身说到:“晚辈见过无情师叔。”

    “连队长无需多礼,有何要事还是赶紧说出来吧。”无情看那连修缘今日见到自己,居然不似昨日那般,只是口头客气,而此刻却是执起了晚辈礼,心中就是有些诧异的,所以看着那连修缘躬身拜了,自己也是微微的一错步,让过了对方的施礼。

    连修缘似乎不敢去说对方,只是依然的躬身在那里,低着头的说到:“启禀师叔,晚辈今日前来,乃是受了家师的所托。家师一直跟御雷宗的一些金丹前辈交好,如今得知师叔前来,早已是欢喜的不行。此刻他老人家还有些城务在身不便离开,故而吩咐晚辈赶紧前来翠明楼禀告师叔,家师一会儿便是要来拜访的。”

    “咦?”无情的心中忽然就是有了各种的不解。莫说是无情自己的,就连站在一旁静静听着的向之礼二人都是露出了有些惊异的神情的。这也难怪他们三人会有如此想法,虽说一介金丹修士已不是什么稀罕的灵宝,但在这镜泊城,这城卫队长的师父,来头必然是不小的。故而三人的心中,都是充满了猜测。

    当然,话起来慢,可无情的心思也是转瞬间的。几乎是没等连修缘的话音落下多少,无情便是稍微有些“吃惊”的说到:“哦?连队长的恩师居然要亲自前来,无情哪有那么大的面子?”

    无情这话才刚落,一个洪亮又充满中气的爽朗笑声就是从大门外传了进来:“哈哈哈哈,无情师弟真的是自谦了。若是师弟都没有这个面子,如今的镜泊城除了城主大人,谁人又是能有呢?”

    无情等人随着这个声音均是看向了大门,只见大门之处稳稳地迈进了一个人。此人身高七尺,身材不说是什么魁梧,但也是结实的紧。再看他面容俊朗,剑眉入鬓,一双星目似乎是闪动着别样的光华,那说话的的神情也是溢满了无比的自信。

    无情等人这一看不要紧,但三人只是微微一看对方的修为,就是更加的惊讶的。没错,这进门之人的修为,居然是稳稳地停留在了金丹后期,而且这修为都是有些快要捉摸不透的。说句简单的,只需要给来人一些契机,元婴修为指日可待。

    无情此时再也不好太过淡然了,毕竟这里不比御雷宗,虽然面对元婴后期的乾雷子自己尚能从容面对,不过那也是因为自己知道乾雷子乃是很亲的人。而此时的来人,却是一个外人,而且是一个修为不低的外人,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拿出一些所谓的主动的。

    “无情见过前辈。”不等来人真的走了进来,无情赶紧向前走了几步,远远就是拱手道。向之礼和崔莺莺,也是各自上前见过了来人,口称前辈的。毕竟筑基修士就是筑基修士,那金丹的尊严是不能随意冒犯的。自然,连修缘也是更加恭敬的躬身在侧,迎接自己的师父。

    就在无情拱手的同时,来人也是大袖一挥,刚好托住了无情准备下弯的身子,口中又是开朗的笑着说到:“无情师弟啊,你若是再这般客气,那岂不是打了贫道的脸的?师弟切莫再叫贫道什么前辈了,一声师兄足矣。”

    无情眼见自己没能真的拜下去,索性也不勉强,直起了身体有些恭敬的说到:“承蒙前辈不弃,无情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无情见过师兄。”虽然无情的话语很是恭敬了,但那声音依旧是淡淡。

    来人似乎心情很不错,根本没有在意无情淡淡的语气,依旧是笑着来到了无情的身边,就好像是上百年没见的老相识一般,直接就是扶着无情的臂膀把他请到了大厅的座位之上。

    待得来人和无情坐了下来,连修缘赶紧到来人身后恭敬的垂手站好,没有一句多余的话。而向之礼和崔莺莺二人却是没有那么多的顾忌,就在见过礼之后,便是陪在无情的身侧。此刻既然无情已经落座了,他们二人也是直接坐在了无情的下首。

    来人只是微微看了一眼向之礼二人的举动,然后别有深意的轻轻点了点头。他看向无情,不等无情再问,自己当先就是微笑着介绍到:“想必无情师弟肯定是困惑的,不知贫道的弟子有没有提起过贫道的名字。不过贫道已然到了,就是要解开师弟的困惑的。贫道名叫衡立,乃是这镜泊城的一方管事。”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