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卅二章 这到底是
    且说向之礼丢下了无情和崔莺莺二人自己带着左天青上了楼。待找了一个满意的房间之后,向之礼打开了这个房间的禁制,然后吩咐左天青坐了下来。向之礼先是饶有兴致的看了看左天青,待得对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向之礼才缓缓说到:“左天青,你今年多大了?”

    “回....回前辈的话,晚....晚辈今年十..六岁。”左天青有些紧张的回答到。

    “嗯,十六岁。年纪也不小了。怎么修为才练气八层啊?”向之礼心中有些腹诽,似乎是觉得左天青修炼不努力一般。这倒是真的错怪人家左天青,你向之礼可是有那么多的修炼保障,又加上自己的天赋极强,他这时候以己度人却是是有些过分了。不过向之礼嘴上却是问了一句,“你且传音给我听听。”

    左天青有些不明白向之礼为什么要让自己传音,不过他也不敢违背向之礼的意思,于是传音说到:“前辈有何吩咐。”等他说了这句话之后,就连自己都有些惊讶了,怎么这句话可以说的如此流利呢。那向之礼坐在对面也是笑了开来,说到:“哈哈,贫道猜的果然没错。”

    “左天青,从现在开始你就和贫道传音说话,想必你这口齿之疾也给你带来了不少烦恼。如今既然找到了解决方式,就暂且用着。虽不知你以前有没有发现,但现在却是不必改了。”向之礼就好似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微笑着说到。

    “是,但听前辈吩咐。”左天青这一传音,果真是不再结巴。他自己的心情也好了起来。以前那么多年都没有发现这个情况,皆是自己从没有和谁传过音。

    “好,左天青。贫道且问你,今日你为何会被金汉等人为难?”向之礼抛出了自己的疑问。

    “回前辈的话,晚辈本是不认识他们的。只因晚辈今天一大早在城南集市摆摊售卖家中遗留的宝物,那金前辈路过时看了好几眼,后来硬说要买,且让晚辈随他出城交易。晚辈当时没想那么多,毕竟人家是前辈,断断不会拿我一个炼气弟子开玩笑的。所以弟子就跟着出去了。之后的事情,前辈您都看到了。”左天青有些无奈的叙述着,等说完这一切,就好似放下了一个包袱,身体都软了一些。

    向之礼耐心的听完了左天青的话,饶有兴致的说到:“那你就不怕贫道也是个坏人,也是为了贪墨你的宝物?”

    左天青站起身深深躬了下去,恭敬的说到:“前辈在上,晚辈知道前辈一定是不会为难晚辈。且今日前辈救了晚辈于水火,晚辈感谢都来不及,又怎会怀疑前辈。还请前辈受晚辈一拜。”说完这话,左天青干脆就是跪倒在地,拜了起来。

    向之礼没有挡住左天青跪下,但是也不愿意有人这么拜自己,于是伸手扶起了左天青,缓缓说到:“好了,贫道不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这样吧,你且把你的宝物拿出来,既然你想卖,贫道就看看能不能帮你一下。”

    左天青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布包裹的东西,他慢慢的打开了包着的布,最后露出了里面的那个宝物。只见此物呈圆盘状,大小不过手掌一般,浑身晶莹剔透,但是细看之下,又是在这表面之上有着细细密密的网格。

    向之礼伸手拿起了这个宝物,左右看了半天。却发现这个宝物真的没有说明特别的地方。并且他还试着输入了不少的真元,可惜这宝物还是没有任何反应。向之礼有些纳闷了,于是他抬头问到:“左天青,你说这是你家祖传的宝物,那为何没有任何的特别之处呢?”

    左天青有些尬尴的看着向之礼,他就知道这宝物肯定不会有反应,于是赶紧解释到:“启禀前辈,晚辈也说不清为何宝物没有反应。但是这件宝物,相传是好几千年前掉落在我家的,当时的家主拿到此物奉为至宝。但是往后对这件宝物的描述就越发的少了。只不过一直有一个口诀留了下来,也不知是什么意思。”

    “那你且说说那口诀是什么。”向之礼好奇道。

    “是,口诀是这样的:月照晶门,血海漫天;古往今来,一朝洞开。”左天青有些艰难的念着口诀,他自己也是参悟了近十年,可是就找不到其中的诀窍。

    向之礼默默的体会着这段简单的口诀,心中也是颇为不解,不过想了好一阵之后,又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般,但那一丝灵感好似白驹过隙,根本无法抓住。于是,他也就索性不去想,再次问到:“这样吧,你这宝物我买了。你需要什么?灵石还是别的。”

    “前辈,今日能得前辈相助,晚辈已经感激不尽,又怎敢再要前辈的好处。此物晚辈也是解不开它的秘密,干脆就送给前辈,希望有一天它还能派上用场。”左天青很是恭敬的说到。

    “这怎么可以,你当贫道是个贪小便宜的人么。”向之礼有些“昧着良心”的正经说到。虽然他本也是喜欢占便宜的,不过这样的便宜,向之礼还是不屑的。于是向之礼拿出一个储物袋,倒腾了一些东西放了进去之后,就扔给了左天青。

    左天青一下接到这个这个储物袋,着实有些受宠若惊的。他张着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毕竟他真的没有想过向之礼能给自己如此的公平和公正。他抱着那个储物袋,本是想跪下磕头的,不过向之礼又怎能让他再次拜了自己。

    等二人又是一番客气之后,向之礼忽然想到了一个什么问题。他淡淡的对左天青说到:“左天青,你现在还没有神念,估计这储物袋也是用不了的。你一定要收好这个储物袋,以免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另外,我这里再给你一点散碎的下品灵石,你平时花销就靠这些吧。愿你好好修炼,早早的开启神念。”说罢,又是扔过来一个普通的储物袋。

    左天青伸手一接,顿时感到了储物袋的重量,心中的感激越发的强烈了。只见他站在那里颇是激动的发了一些抖,口中再次结巴的说到:“谢....谢谢前..前辈。”

    向之礼一挥手,微笑着说到:“好了,没什么谢不谢的,这本是你应得的。贫道如今也是乏了,你也赶紧回去吧。对了,你有住的地方么?”

    “有...有的。就在城西不远处。”左天青有些兴奋的回答着。

    “那好,既然如此,贫道也就不管你了。你且回去吧。还有,切莫说起你和贫道的这桩事情。你回去后,最好是躲一段时间,毕竟那金汉还有可能来报复。贫道也不可能随时在你身边的。”向之礼继续嘱咐到。

    “是,晚辈明白。”

    二人就此别过之后,左天青小心翼翼的回到了自己的住所。好在他这种修士,在镜泊城也是满大街的,再加上他文文弱弱的样子,毫不起眼的外貌,估计除了金汉,又有谁会注意到他呢。所以没多久,左天青便是回到了住所,把那储物袋给藏了起来。

    且不说左天青回去做自己的事。单说向之礼在左天青走后,又是拿出那个宝物仔细的看了起来。这宝物除了外观好看之外,似乎真的就找不到任何特别之处的。向之礼在左天青走之前问了此物的名字,可惜那左天青也是说不明白,单知道此物叫做个什么晶眼,毕竟关于此物的很多记载都已经流逝了。

    向之礼有些索然无趣的把玩着这个晶眼,左思右想之间,他忽然站起了身,径直走到了窗边,打开了窗户。但见窗外月明星密,居然是一片白云都是不见。向之礼有些试探性的举起了手中的晶眼,一下就是对准了月亮。

    只见这晶眼在那月华之下,居然是折射出变化无穷的光线,每一个角度都有不同的感受。向之礼拿着这晶眼不停的看来看去,最终又是失望的叹了一口:“唉~~似乎除了会反射一下月华,别的也没什么了。可惜了贫道的灵石啊。这到底是个啥啊?”说着是无比的后悔一般,颓然走到了床边盘坐了下来。

    且不说向之礼已然定下心神休憩去了,再说之前被向之礼“抛下”的无情二人,此刻也早已找好了自己休憩的所在。无情和崔莺莺分别进屋之后,本是相安无事的,但是看那无情此刻的神情,又是有些别样的感觉。

    无情进屋之后,只静坐了一会儿,便似乎是被什么干扰了一般,始终不能完全的定下心神,他站起身来左右的踱着步,也不知在想些什么。终于,无情居然是推开了房门,来到了崔莺莺的门前。

    此时的神念失去了作用。无情看着崔莺莺禁制满布的房间,心中似乎是有万千的话语想要帮自己叫开这门的,可是无论无情怎么努力,都始终没有开口。最终,他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略微失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只见他异常安静的盘坐在床上,也不知是感悟天道呢,还是思绪万千呢。

    而就在无情走后,那门的另一边,只见崔莺莺倚着门低着头,手里轻轻的拽着自己的衣袖,那脸上居然是写满了伤心、失落,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懊悔。只不过此时的她也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没有任何要挪动的意思,那心中的所想更是不得而知了。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