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三十章 咱们进城
    向之礼双眼一瞪,嘴角露出一个蔑视的笑容,雷遁之术瞬间展开,那金汉以为自己跑的挺快,哪不知再回头后面却没了人,扭过头来一看,那向之礼居然已经站在了自己前方。金汉吓得停也停不住,本欲换个方向继续奔逃的,可惜迎接他的却又是一道火柱。

    金汉心里一沉,知道自己怎么逃也是没用的,索性不管不顾了。只见金汉祭起自己的锤子,法力到处,那锤子蓦然就是变大,金汉拿在手中快速的转动起来,只见一道道的小型风卷就是顺势产生,迎上了那道火柱。

    “呼啦~”的一声,那几道小型风卷居然是卷开了火柱,金汉心中顿时大定下来。金汉想着对方一身修为高深,可惜这法宝却是弱的可以。所以手中的锤子也不停下,往空中一抛,掐了个法决就护在了自己的头顶。口中说到:“小子,你到底是哪座山里来的。你不知这镜泊城百里范围之内是不准有修士争斗的么?如今你动手在先,若是惊扰了镜泊城城卫,你吃不了兜着走!”

    “哼哼~哈哈哈哈,金道友,你这是在欺负小爷不懂规矩么?如今你抢夺他人之物在先,若是小爷没看见也就算了,既然被小爷遇到,管他什么规矩,管他什么城卫。小爷今日不好好教训你一番,那就不是小爷了。”说罢,烈火旗再次抖动,三道比之刚才更加粗大的火柱喷将出来。

    “哎哟~!”金汉一看向之礼根本不管那么多,还是一味的要争斗,哪里还敢怠慢,赶紧的伸手一指头上的锤子,旋转着就是挡在了身前,那一道道的风卷再次顺势而出。

    不过这次金汉的风卷似乎没有太多的作用了,毕竟向之礼是动了一点怒气的。只见那火柱在风卷的作用之下,居然是越发的涨大了起来。正所谓火借风势风助火势,那炙热之感已经让金汉全身颤抖了。此时的金汉心中,只冒出一个念头:吾命休矣!

    不过就在火柱快要烧到金汉之时,空中顿时响起一个嘹亮的声音,只听那声音喝到:“大胆狂徒,谁人敢在镜泊城闹事!”与那声音同时出现的,还有一颗蓝濛濛的珠子,那珠子直接就是飞到了金汉身前,蓦的一下就是形成了一道水幕。

    “哗~”的一声,那三道巨大的火柱顿时就撞上了这道水幕,水火相交之时,“呲呲啦啦~”的声音不断响起,直直过了好几息的功夫,才停了下来。只见此时的水幕已经快要被火柱蒸发干了,那水幕之后的金汉已经是吓的抖若筛糠。而向之礼此时才好整以暇的抬头看了看来人。

    只见此时的空中飘飞着三名修士,看他们整齐统一的打扮,胸口上明显的“镜泊”二字,便知这是镜泊城的城卫了。向之礼稍微感应了一下对方的修为,心中也是有些打鼓的。那头前一位,长的端正大方,双眼有神,法力波动明显是筑基后期的。而另外两位比较清秀的修士,也是筑基中期的修为。

    不等向之礼说话,只见那头前的修士眉头一皱,就是开口了:“你等二人是何来路,怎敢在我镜泊城范围内争斗?现令你二人收了法宝,随老夫进城调查!”这修士嘴上很是严肃的说着,可心中也是有些惊异的。就在刚才,自己的濛水珠居然有些抵挡不住那几道火柱,看来闹事之人也是不好相与的。再看那手持三角旗的年轻男子,他心中甚至是直接把他归结为纨绔子弟的。

    向之礼听着来人的话,有些不屑的冷笑一声,不过却是把手一抖,直接就收起了烈火旗。而他也并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空中的三人,那眼神似乎都是有些冷冷,空中的三人左右互看了眼,便是按下了身形。

    待得三人落了地,向之礼这才露出一个笑容,缓缓的说到:“不知三位有何指教?”

    那头前的修士眉毛一竖,有些不快的说到:“指教?哼,你等二人公然在镜泊城范围内争斗,不赶紧随了老夫走,莫不是不把镜泊城放在眼中!”

    金汉一看城卫来了,好像是抓住了什么一般,赶紧上前解释:“城卫大人,小的根本没有和他争斗,而是这厮一见小的就大打出手,小的是冤枉的啊。”

    “哦?果真如此?”那城卫有些半信半疑的反问了一句。

    这时的向之礼冷冷的插嘴了:“呵呵,小爷不过就是教训下这没有廉耻的下三滥之人而已,又何来的争斗?”

    那城卫被这二人的话搞的有些头大,本欲是直接抓了二人回城审讯的,就在他正要说话之际,又是一个淡淡的声音飘了过来:“礼儿,你准备玩到什么时候?”原来,那无情和崔莺莺在一旁纳凉,没多久就是听见林子里的动静,而再没多久又是看到远处飞来的三人,无情担心向之礼吃亏,便叫上崔莺莺赶了过来。

    “哈哈哈,小师叔啊,我可是没有玩,这不是遇到了些不平之事么。贫道此时正在解决。”向之礼一看无情也来了,大笑了几声说到。

    这突然出现的二人让三名城卫和金汉都有些紧张,前者是生怕三人联手逃了,后者则是怕自己被灭口。所以,各人揣着不同的心思,竟是面对面的沉默了起来。

    那头前的城卫似乎不喜欢这沉默的感觉,他先是看了一眼犹自有些发抖的金汉,继而再看了看了对面无比镇静的三人,城卫心里犯了个嘀咕,有些试探的说到:“贫道乃是镜泊城城卫队第三十六队的队长连修缘,贫道不管你等是何人。既然犯了镜泊城之规定,就赶紧随贫道走一趟吧。”

    一听对方居然通报了姓名,向之礼心里怎不知道对方是有些忌惮自己等人的,他心中稍微考虑了一下,就是要开口,哪不知却被那金汉抢了个先。但听金汉有些着急的说到:“连队长,您老明鉴,贫道可是受害者,贫道名叫金汉,乃是七巧门弟子,家师乃是王野他老人家。”

    “哦?”连修缘一听金汉报了自家的门户,不说他是七巧门这样的名门大派弟子,且又是那道剑大战时议事殿的轮值金丹的弟子,连修缘此时的心里颇是有些为难了。他的心中也是响起了一个声音:“七巧门乃是我溪国的名门大派,其弟子也都是坦荡之人,必是不会欺瞒我等的。”

    就在连修缘思考之际,对面向之礼又是忍不住的大笑了起来,他有些略带嘲讽的笑着说到:“哈哈哈,我当是什么正直的城卫呢。前一刻还说不问出处,依法办事。这一刻怎的又是犹豫起来了?莫不是这家伙的宗门让你害怕了?”

    无情此刻也是有些对连修缘的犹豫不满,只听无情淡淡的说了一句话:“连队长,我家礼儿为人最是嫉恶如仇,如今为难了这位金道友,也定是有自己的道理的。还请连队长莫要轻信他人一面之词。”

    乍一听到无情的话语,连队长有些尬尴的抬起头来,再次审度了一下对面的三人,除了那女修带了个面纱看不清模样,但是那姿色想必也是万分惊人的。而另外两人,不说气度非凡,就是那外形也是要让人刮目相看的。

    所以,连修缘此时也是有些客气的再次问了一句:“还未请教三位师承何派?”

    向之礼冷哼了一声,把头一抬有些骄傲的说到:“小爷等人,乃是御雷宗弟子是也。”

    连修缘心中冒出个“果然是名门弟子”的肯定,再次问道:“不知三位师承哪位师叔?贫道的师父也是和御雷宗的很多师叔交好的。”

    这次不等向之礼说话,无情却是插了句嘴:“贫道无情,师从掌门乾雷子大人。”说完这话,又是秘密传音了两句给向之礼,向之礼忽然露出个恍然大悟的神情。因为向之礼本是想说自己师从萧华的,可惜这样一来,就一定会在某种程度上让别人看笑话。毕竟萧华被逐出御雷宗这件事,已经是众人皆知的。谁让无名的来头着实大的吓人。

    等无情自报了家门以后,三名城卫连同金汉在内,均是愣在了当场,一个个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眼前这只有筑基中期修为的男子,居然是御雷宗掌门的弟子,这实实在在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呀。

    只见那连修缘赶紧上前拱手一拜,很是恭敬的说到:“无情师叔在上,请受弟子一拜。还请师叔原谅弟子之前的莽撞。弟子这就着人送师叔等人入城。”说罢,赶紧给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那人醒悟过来,赶紧就是朝着镜泊城飞了过去,一个传讯符也是打出。

    看到这里,无情的心中有些无奈。但若是刚才不表明身份,那肯定又是要有很多麻烦事的。所以,既然不想浪费时间,那就只能直接用身份压人。虽说这种做法有些欠妥,但缓解眼前的情况,却也是非常好用的。

    向之礼嬉笑着走了过来,用手肘顶了一下无情,有些得意的说到:“师叔啊,看来这里没有我们什么事了,咱们进城吧!”说罢,三人直接就是起身飞向了镜泊城城门之处。当然,向之礼也没有忘记顺手把左天青也带上了,至于那什么金汉,完全的被自己忽视了。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