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廿八章 游走镜泊
    且说向之礼艹控着雷梭飞了出去,一开始还是比较缓慢的,等他看着无情和崔莺莺都已各自开始调息,就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颗极品灵石,安放在了雷梭艹控台的一个凹槽之处,然后只见向之礼打了个法诀,一层淡紫色的光罩就是升起,而且那雷梭也是逐渐的加速,最后竟真是如那梭子般飞速的移动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向之礼微笑着拍拍手,斜靠到雷梭的船舷处,翘起个腿,有一声没一声的哼着个怪异的调子,似乎他不需要修炼一般。向之礼抖着翘起的小腿,神念一下扫了出去,满满意意的享受着这难得上午,嘴里不时还嘟囔了一句:“也不知这镜泊城是个什么样子。”

    原来,向之礼这一次居然是要去那镜泊城一走的。也不知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宿命的轮回,貌似向之礼和萧华两人的轨迹总是会有些隐隐的重合,而这种重合,放在这方无穷的世界中,却也是屡见不鲜的。

    赶路的时间总是有些无聊乏味,就算是用雷梭不断的飞行,要想到镜泊城,也是需要好几天的。一开始还有些优哉游哉的向之礼,在第二天就开始坐不住了。首先自己不能安心的去修炼,因为无情和崔莺莺不会艹控雷梭;二是因为这两人自从上了雷梭,居然是一句话都不说,向之礼本是呼唤过无情的,哪不知无情压根不理自己,索然无趣的向之礼只好继续独处了。

    虽然向之礼不能修炼,但不代表向之礼找不到事情做。就在雷梭飞行了三天之后,向之礼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拿过自己的储物袋就是一阵的翻找,等自己找了好一阵之后,总算是拿出了一个玉简,只听他有些狡猾的笑着说到:“嘿嘿,小爷平时自认为聪明,这关键时候怎么就忘了还有它呢?”

    说完,向之礼神念一下就浸入到玉简里面,再看这玉简之内,居然是杂七杂八的写满了字,再看这字里行间的内容,原来都是些什么游记心得之类的。虽然这些游记心得与修理无关,但是那末尾却实实在在的署了个名:萧华。

    向之礼饶有兴致的看着这篇由萧华所写的游记心得,那脸上的表情当真是丰富的。只见他时而皱眉、时而展演;时而开怀、时而忧愁。反正这一篇字数不多的游记心得,确实是让向之礼心中波澜起伏的。你要说这心得都是些什么,有道是:天门风波起三折,女儿心思消不得;古往今来都为情,一手获取一面舍。

    看完了这篇心得,向之礼深深的叹了口气。他着实的没有想到的,原来义父当年在天门山黄家居然有如此动人的一番收获。那可是上千年的仇怨啊,这一般人又如何能吃得消呢?但是再细想义父对这些仇怨的感悟,似乎自己也能从中获得什么一般,想到这里,向之礼急忙坐起了身,调整好了雷梭的方向,又是打出一个法决,那雷梭居然是逐渐的消失不见,而那向之礼已然是感悟去了。

    其实从摩雷山脉出发,这一路到镜泊城还是要穿越好几个不太平的地方的。之所以这一路没有遇到什么波折,可能就是要归功于三人的运道实在是太好。那雷梭大概飞行了七日之后,遥遥的就有一座无比雄伟的城池若隐若现了起来。

    向之礼已于前两日便醒了过来,当他醒来之时,刚好看见无情坐在自己身边,那眼睛一直盯着雷梭的前方,似乎是在自己感悟的这段时间顶替了自己。当他转头发现崔莺莺依旧在修炼以后,就和无情闲聊了起来,直到他们看到了镜泊城的一丝影子。

    但凡大型的城池,都是有自己的规矩的,任何人想要破坏规矩,都是会受到惩罚的。故而,当雷梭距离镜泊城还有一百里地时,向之礼已然是按下了雷梭,三人各自整理了一番,便决定自行飞往镜泊城的城门。

    此时的崔莺莺下了雷梭,万分好奇的看着左右的环境,虽然方圆百里的景色没有多少出奇的地方,但是这里已经实实在在的不是那摩雷山脉了。等她再眺望远处的镜泊城,那本是害羞的她居然也有了一丝丝的兴奋。

    “飞了那么多天,贫道还真是有些乏了呢。不过这镜泊城已然不远了。小师叔,小师妹,等我们到了镜泊城,就可以好好玩一玩啦。哈哈哈。”那向之礼收起了雷梭以后,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又是很兴奋的说到。

    无情和崔莺莺二人也没有搭话,只是静静站在那里,似乎是在等向之礼带路一般。向之礼回头看了看这二位,无奈的挂着苦笑起身飞向前去,心中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另外二人一看向之礼出动了,也是不声不响的就跟在了身后。

    其实还没等向之礼飞出去十里地,他那神念就是扫到了左近一片林子中。而这片林子中,刚好就有那么些他比较感兴趣的事情发生了。于是向之礼当先停下身形,法决一念,本是筑基中期顶峰的修为,瞬时就降低到了筑基初期。那一同停下的无情有些好奇的看着向之礼的行为,同时也是神念一扫,发现了端倪,嘴角边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

    向之礼做好这些以后,诡秘的一笑,说到:“小师叔、小师妹,咱们也不着急进城,这里有个小游戏很是让贫道欢喜的。”

    无情只是淡淡的回了一句:“注意安全。”而崔莺莺似乎是不太感兴趣,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眼神给了一个“我明白了”的意思就是看向了别处。向之礼“嘿嘿”一笑,也不管二人,自顾自的就是飞向了那片小树林。

    待得向之礼飞走了,无情本是淡淡的脸上居然是升起了一些尬尴,不过这个情况马上就是消失,只见他转过身看着崔莺莺,淡淡的说到:“莺莺,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

    崔莺莺本是看向别处的脸忽然就晕红了起来,她连忙低下了头,嘴里也不说话,只是不停的玩弄着自己的袖口,那感觉真是一个娇羞欲滴。待得无情想要上前一步说话时,崔莺莺轻轻的开了口,细细的说到:“小师叔不要误会,妾身、、、妾身没有什么生气的。”

    说到这里,崔莺莺又是急忙扭过了身子,只不过这次她没有再抬头看向别处,只是静静的定在那里而已。无情本欲想说的话就这么被憋回了肚子里,他也是有些无奈。不过无情左右看了一看,发现自己二人一直停留在空中也不是好办法,便又叫了崔莺莺一声,两人落到了地面之上,找了个大叔乘凉去了。

    且说向之礼飞进了那片小林子的同时,掩饰踪迹的法决运转了起来,悄悄的靠近了目的地,看着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他的嘴边泛起了得意的笑容。

    “喂,小子~大爷说了几遍了,你身上的那个大学,乃是大爷家的祖传之宝,如今被你拾了去,大爷也不和你计较,这里是五块灵石,赶紧的把大学还给大爷,要不然没有你的好果子吃。”正在说话的,乃是一个有些五大三粗的汉子,他的对面站着一个有些文弱的年轻男子,而这汉子背后,还有另外的两人正抱着手阴险的笑着。

    听了汉子的话,那文弱的男子有些结巴的说到:“前、、前辈,晚辈只、、、只是路过、、过这里,因、、因为一些困难,才、、才决定出、、售自家的、、、宝物的,这怎么、、会是、、是捡来、、捡来的呢?”这文弱的男子很是费劲的解释着,豆大的汗珠不停的留了下来。而再看这文弱的男子,居然也是个练气八层的修士,只不过面对对面这个有筑基初期修为的大汉,那真是不够看的。

    不等文弱的男子说完话,大汉身后的一个消瘦男子一步就是踏了出来,尖声说到:“兀那小子,我们家师叔这是给你面子了,你莫要继续的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的把我家师叔的东西还给他,拿了你的灵石走人。”这说话的消瘦男身材不高,还长的有些贼眉鼠眼,一看就是有些让人敬而远之的。但是他的修为,却也是实实在在的炼气十二层。

    那文弱男子被这么一通抢白,更加的着急了,嘴里就只知道不停的说着“我、、、我、、、”,可是“我、、、”了半天却又是没有了下文。对面的大汉似乎没有了耐心,伸手一招,身后的两个人立马就是靠近了文弱男子。

    不等两个炼气十二层的修士完全靠近这文弱男子,一个声音就是突兀的响了起来:“哎哟~这是要抢东西啊!”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