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廿四章 来者不善
    白岩湛暂时抛开了那些疑问,干脆的上前一拱手,客气的说到:“不知贵客突然驾临,白某有失远迎了。还请贵客上座。”说着,白岩湛略一抬手示意来人上座,转身又是吩咐到:“白敏,还不速速沏一壶好茶上来。”不等唤作白敏的人回答,白岩湛又是赶紧转身陪在了来人的一旁。

    那白敏得了吩咐不敢怠慢,躬身报手应了一声“是”,便急忙的退了出去。而这边的神秘来者却是轻笑了一声,也是拱手还礼说到:“白家主不必客气,贫道此次来访未曾事先通报,却也是失了礼数的。”

    白岩湛听着来人也是如此客气,当然也不能太过有架子,毕竟对方也是一名金丹修士,于任何方面来说,都是自己不能小觑的。于是白岩湛也是笑容满面的说到:“哈哈哈,贵客也不必如此多礼,来来来,有什么话且坐下再说。请~”说罢又是抬手示意了一下对方坐下,而自己也不客气,当先就落了座。

    来人此时虽也没了那么多的讲究,顺势坐到了椅子上,但口中依旧客气的说着:“承蒙白家主百忙中还能相见在下,贫道实在是感激不尽的。”

    “哎~贵客何须如此客气。对了,还未请教?”白岩湛接着对方的话也是客套了一句,直接问到。

    “哈哈,白家主见谅,贫道一时糊涂,尽是忘了自我介绍了。贫道名叫玉统。师承浣花派。”原来,那来人竟然是堕金山的玉统。自从剑冢一别,当是有二十多年未见此人了。看他如今的样子,哪里还有当时被夺舍的不适,俨然就是那个没有变化的玉统。

    本就有些防备的白岩湛一听对方自报家门,且还是那浣花派之人,直直吓的立马站起了身,赶紧拱手弯腰说到:“啊~原来是浣花派的高足,还请恕小老儿有眼不识金镶玉,怠慢了怠慢了。”那白岩湛边说边有些发抖,他倒不是怕了来人,而是没想到自己刚刚谋划完结盟之事,这溪国的大派就是有人前来,这样的巧合真不是他此时能接受的。

    那玉统似乎早就知道白岩湛会有如此表现,故而他坐在椅子上根本没有太多的惊讶,不过他此时也不好太过强硬,于是假意的站起了身,赶紧拖住白岩湛,口中有些“惶恐”的说到:“哎哟~白家主这可使不得。贫道何德何能,岂能受家主一拜。还请家主赶紧起身。”

    其实那白岩湛也就是一时间的有些担忧而已,这听了玉统的言语,再看此人的行为如此有礼,于是也就暂时放下了心中的石头,顺势起身笑着客套了两句,便再次坐了下来。

    待得二人坐好,那白敏也是适时地奉上了茶水,白岩湛略一拱手,面带笑容的说到:“玉道友请先尝尝白某这灵茶,虽不是什么名贵之物,但也是我雪山上难得一见的好茶,这茶细品起来也是颇有一番滋味的。”说罢,当先端起了茶杯唑了一口。

    那玉统本是有些不屑的,不过此时不好驳了他人面子,便端起茶杯也是饮了一口。当茶水下肚,忽的就是一股清凉之意充斥心间,回味一番,似乎还有些更加美妙的感觉。于是玉统也有些高兴的赞了一句:“好茶。此茶真是回味无穷,白家主可是享受得很啊。”

    白岩湛听了这句赞美,也没有什么太多的惊喜,只不过是轻轻的一笑,又把话题转到了正位,缓缓地问到:“不知此番玉道友光临寒舍有何贵干,若是能用得上白某的地方,还请直言,但凡是白某力所能及之事,绝对不会推脱的。”

    玉统看着白岩湛这有些做作的姿态,心中早就是冷笑不已,“哼哼,要不是小爷用得上你们几家,此时又何须和你在此虚伪。”他嘴上说到:“哈哈哈,承蒙白家主看的起,贫道此番前来又怎敢有劳动家主的地方,皆因贫道这里有一个小小的事情,若非家主首肯,贫道自己却是办不到的。”

    白岩湛听了此话,眉头一皱,不过马上又是恢复了平静,含笑问到:“都说了玉道友无须客气的。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出来。”

    “好,既然白家主也是爽利之人,那贫道就不在避讳了。贫道此番前来,乃是为了白家主的前途来的。”玉统心里暗笑了一下,赶紧说到。

    “哦?前途?这、、、莫不是玉道友要让老夫纳入你浣花派门下?”白岩湛听到这里,心里顿时就来了点火,这说了半天还是回到自己最担心的问题上了,那本是客气的自称,此刻也都变成了“老夫”了。

    “白家主稍安。白家主却是误会贫道了。按理说,我浣花派要是想让白家主归顺,也不至于只派贫道一人前来不是?哈哈,所以贫道此次仅代表个人,与宗门无关。”玉统心中早就猜到白岩湛会发火,于是他也就继续装作无辜的说到。

    “这、、、哈哈,白某却是有些急躁,让玉道友见笑了。那不知玉道友此次前来到底是为何。”着急过后的白岩湛为自己刚才的表现感到一些后悔,自己本没有什么的,如此一来岂不是让别人抓了个把柄了。于是只好赶紧赔笑。

    “白家主客气了。贫道所谓的前途,乃是和修真世家有莫大关系的。可能白家主有所不知,贫道不仅是浣花派弟子,更是堕金山玉家的宗主。所以,贫道此番的来意,完完全全是为了我等修真世家的前景来的。”那玉统也不在乎白岩湛的态度,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你要说白岩湛今天真的是被这玉统唬了好几次了的。先不说之前的浣花派金丹弟子身份,就说他这堕金山玉家的宗主身份,那也是不得了的。毕竟他堕金山可是要比自己的白家殷实了不少的。最后再听对方也是修真世家的出路而来,那心中更是翻江倒海了。

    “哎呀,白某真是万万没有料到的啊,想不到玉宗主不仅是浣花派的高足,更是年纪轻轻就做了一家之主。而且玉宗主能为了家族的前景如此的操劳,这真是堕金山玉家之福啊。”白岩湛惊异过后,越发显得有些恭敬了。

    “白家主高抬贫道了。贫道能做了一家之主,那皆是家中长辈的抬举。若不是贫道还身在那浣花派之中,我堕金山玉家又何愁没有出路呢。所以今天,贫道就是想邀请白家主能与我堕金山结盟,为我修真世家谋一条大好的出路呢。”玉统听得对方的赞誉,也是赶紧的还了礼,直接言明了自己的想法。

    “什么?玉宗主欲与我白家结盟?!”今天也不只是白岩湛第几次吃惊了,貌似这个叫做玉统的人完全洞悉了自己的心思一般。他所提出的每一个问题,都如此巧合的击中了自己的想法。但是等白岩湛再转念一想,这问题似乎也没那么简单的。

    只见白岩湛舒缓了一下神经,冷静了一番,自顾自的考虑了良久,这才缓缓的开口到:“呵呵,玉宗主真是抬举白某了。想我白家在此久居,虽说不上是什么了不起的世家,但若是自给自足,那也是可以的。所以白某也没有想过什么结盟的事情,看来是要辜负玉宗主的一番好意了。”

    玉统听罢也不着急,继续劝说到:“白家主何必自谦。先不说这修真三国有多少修真世家,只说这些世家中能有你我这等传承久远的,恐怕也找不出几家的吧?如今话已说明,还望白家主多多考虑才是。”

    白岩湛本是想开口自己回绝的,但那玉统又是继续补充了一句,这句话着实的让白岩湛有些动摇了。只听玉统又是笑着说:“呵呵,对了白家主,还有一事贫道忘了说。想必白家主一定是知道许岩云家的吧?”

    白岩湛眉头一挑,那样子分明就是说“我不知谁知”。玉统一看白岩湛的表情,含着笑接着说:“说起这许岩云家,他们已经和我堕金山玉家结成盟友了。”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