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廿三章 神秘来客
    听到白岩湛如此说法,牛帆、梅傲二人均是眉头一挑。两个人不着痕迹的互视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一丝迷惑和意外。随后梅傲略带猜测的开口问到:“听白兄所言,似乎是不太满意如今各大派对我等世家的态度,难不成白兄有什么好的主张?”

    “哈哈哈,都说梅贤弟心思缜密,洞察力惊人,看来此言不虚啊。虽吾等结交已经百多年了,不过直到今日才让白某发现的。不错,现如今的局势想必二位比我清楚。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在此次道剑大战中吃了大亏,想必是准备用我等世家开刀的,若是此刻我等还不能齐心协力,那往后的情况。。。哼哼~就无需为兄多言了吧。”白岩湛似乎非常喜欢梅傲的“聪明”,虽然梅傲只是猜到了一点点,但也足够白岩湛顺水推舟说出后面的话了,所以他此刻的心情是无比的畅快。

    “原来如此,还是白兄考虑的更加深远啊。”听完白岩湛的话,梅傲心中的不解随之豁然开朗。但他又是轻轻叹了口气,不无担忧的说到:“虽然白兄的顾虑很有必要,但是现如今以我们三家的情况,纵使结成了联盟,也还是难以和那些名门大派相抗衡啊。”

    “哎~梅贤弟此话差矣。虽然如今你我三人的修为不过金丹初期,我三家总共也就九位金丹修士,但至少我三家都是有传承的。且不说如今天地灵气异变,你我家族中的血脉复苏,就单是吾等的镇家之宝,也不是软柿子啊。”白岩湛抚了抚手,面带笑容的解释到。

    “说了半天,白老哥心中肯定是有定计的,你又何必在这里卖关子,有什么话就直说,俺老牛听你二人这么藏着掖着的,心里不舒坦。”不等梅傲继续接话,那一旁的牛帆却是按捺不住了,只听他有些着急的低吼了几声。

    “哈哈哈,牛老弟千万莫急。白某这就告诉二位自己的想法,要是有什么不足的地方,二位也要多多的献策才是啊。”白岩湛自己也没想到二人对这个联盟的话题如此有兴趣,故而很是高兴的抚着手说到。那一旁的梅傲也是微微一笑,用手捻着自己的胡须不再说话。

    白岩湛整理了一番思路,轻咳一声缓缓的说到:“二位,就刚才梅贤弟所说的联盟一词,白某甚是喜欢。白某认为,这西北之地本就是风口浪尖,且不说那什么剑修魔修的,就是这里的灵脉,都没几大门派破坏的差不多了。故而,吾等的家族留在这里,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好处的。”

    白岩湛端起茶杯押了口茶,继续说到:“另外,白某既然准备邀请二位结盟,那必然是有些先决条件的。这其一,就是我三家必须搬离现在的地方,另谋一块宝地;这其二,白某希望我等三家重立门户之时,要三家合一;这最后,也是最最关键的,那便是我等三家的镇家之宝必须合到一处。”说罢,白岩湛好整以暇的看着在做的二人,继续品着杯中的灵茶。

    听完白岩湛的话,牛帆、梅傲二人的心中是各有考虑。且不说这举家搬迁的难度,也不说三家合而为一的可行性,单说这镇家之宝的情况,那就是万万不可的。所以二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竟没有了话语,那白岩湛提出的先决条件可真真是难住了二人。

    白岩湛老神在在的看着二人左思右想了好一会儿,嘴角边泛起了一个不为人知的浅笑,那笑容似有不屑,又有嘲讽,不过他却是不能耽搁太多的时间,于是乎再次轻咳了一声,缓缓开口:“二位贤弟,白某也深知二位的顾虑,但是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吾等三家的出路已经不多了,若是这个时候再犹豫,那真的是要困死自己了。”

    二人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吐出一个字,那神情却是实实在在的出卖了自己不愿意的想法,白岩湛一看,冷哼了一声,继续说到:“哼,二位贤弟莫非是怕白某贪墨了你们的家族和宝物?说实话,白某最近翻看了祖上留下的典籍,那千万年前,你我三家本就是同门同宗的,若不是因为一些矛盾,又何至于分了开来?而且二位也不想想,白某为何要让我三家的镇家之宝合而为一。”

    说到这里,白岩湛真是无心再言了,他本是一心为了三家的出路,哪不知却被另外二人如此的防备和忌惮,他本是舒畅的心情,此时也跌落的零零碎碎了。

    先不说那牛帆作何感想,但见梅傲此时似乎已经冷静的思考过了一般,那一双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转,直接就是站起了身,含笑拱手说到:“白大哥,小弟此时对白大哥的敬佩真是万分的。小弟知道白大哥的苦心,但奈何这一个世家也不是小弟一人说了算的,所以还请白大哥给小弟一些时间,回去问问家中的另外二位长老,此后一定给白大哥一个答复。”

    牛帆听完梅傲的话,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一样,急忙站起身来说了同样的话,继而转身看了看梅傲,二人就是一起告了声罪,准备离去的。白岩湛此时也知道不可能再多留两人,且今日商议的事情非常重大,给对方一些时间那是必须的,所以也就不再留下两人,起身准备送他们出去。

    三人自那内堂出来后,一起飞向了白家的外谷,各自揣着心思做了别。不过就在牛、梅二人即将要离开之时,白家一个弟子飞速前来禀告,说是有一位重要客人来访,具体是谁也没说。不过他们现在更在意三家结盟之事,于是也没有太过在意的告辞离去了。

    且不提牛帆、梅傲二人的离去。单说那白岩湛得了弟子的禀告,心中也是一阵纳罕.首先是那来报的弟子居然不知道对方是何人,其次对方也没有任何的信物,唯一让那名弟子心惊的,就是来人散发出的威压,可是结结实实的金丹啊。所以那名弟子也不顾那么多了,这才急急忙忙来通报家主。

    待得白岩湛与通报弟子来到了会客堂,只见一个身着银色道袍,身高七尺三寸的修士立在了当场,且饶有兴致的看着会客堂正中的一幅画,只见这幅画上乃是白茫茫一片,座座青山也都是银装素裹,而那山外山的崖边,隐约的又是有几点红星闪烁。不等白岩湛开口,那矗立之人竟是缓缓的开了口:“好,好一副踏雪寻梅。怪不得白家主对这苦寒之地恋恋不舍,果然是境界非比一般的。”说罢,此人一个转身,双目刚好盯上了白岩湛的眼睛。

    那白岩湛被这人一个眼神望了过来,一股凉意直直从心底生出,简直是要比当地的寒冬还要冷的。但见此人生了一副俊朗的外貌,面皮也是年轻的紧,不过那眼神中却又是透露出一种自己都不能比的苍老。再看他身形如玉,一身的修为更是时隐时现难以捉摸,这使得白岩湛一阵困惑,那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这又是哪里来的公子哥啊?”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