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廿二章 修真世家
    “什么?才三个时辰啊,哎哟这可真的是可惜了。孩儿在那幻阵里,可是亲眼见到日升日落九次的。哪不知才过了三个时辰,艮师叔,您老还能让我再进去一趟吗?”向之礼一听自己才去了三个时辰,那心里早就是激动不已,想着里面居然和外面的时间有如此大的差异,那真真是后悔的,故而也不顾那么多,竟然拉着艮情的衣襟幽怨的望着他。

    一旁的无情听到这里,显然也是有些惊讶,不过瞬间也就是明白了。怪不得这幻阵不是谁都能随便进的。崔莺莺同样也是有些抱歉的看了看无情,那意思就好像是自己拖累了无情一般,不过她此刻貌似把向之礼给忘了。

    艮情被向之礼这一举动激起了一身鸡皮,只见他猛的一挥手,作势预打,但嘴里却笑骂道:“你这臭小子,没来由的学着女修发什么癫?再想进去,那就要看你自己的机缘了。好了,既然已经出来,就安心的待着,切莫被幻阵中的好处给迷惑了。”说到最后,艮情板起了一张脸,呵斥了向之礼一声。

    向之礼赶紧手一抱头,退了两步,口中怪声怪调的说到:“师叔莫打,礼儿知错啦。”说罢,还不忘看着艮情眨了下眼睛,且那表情分明是嬉笑调皮的紧,哪里又有什么认错的态度啊。看到这里,艮情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嘴边泛起了一丝笑容,转头看了看向阳。

    向阳一看艮情看了自己一眼,那老脸也是飞起了一点点的红晕。他这个儿子,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了。不过这时候阎清涟却是掩着嘴轻轻笑了一声,赶紧上前一步严肃说到:“礼儿,不准如此的没大没小,赶紧给艮师叔赔罪。另外崔师弟,如今莺莺就要筑基了,你们还要赶紧寻个灵气浓郁的地方,要不然耽搁了就不好了。”

    崔鸿燊和兑绮梦其实早就激动万分了,只不过向之礼这刚一出来就闹的大家忍俊不住,反而是让二人没有及时的反应过来。等到阎清涟这么一说,崔鸿燊才是赶紧的一拍脑袋,兴奋的说到:“是是,师嫂见笑了,小弟这也是一时糊涂。莺莺,你快随为父过来,为你筑基准备的地方早就安排妥当了。”说罢万分高兴的飞了出去,兑绮梦也是满心欢喜的拉着自己的女儿就走了。

    且不说这边崔莺莺忙着去筑基,也不说艮情向阳等人离开了艮雷宫偏殿回去作的一些讨论,更不说向之礼和无情各自回了洞府体悟本次所得。单说御雷宗外的晓雨大陆,又是发生了一些新的争端。

    就在溪国之南,一片繁荣富庶的地方,在那些凡人栖息之地的后方,拨开一层层的云雾,却是看见了亭台楼阁,山水如画。而就在这片貌似人间仙境中的某个阁楼之内,却是传来了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二弟,如今这晓雨大陆的局势越来越紧凑了。且不说我道宗大败,剑修占据了巡天城。就是那什么天魔宗都开始崭露头角了。现如今各大派之间也是勾心斗角,你我所在这些小小世家,又该如何自处啊。”

    这句话说完,便又是陷入了沉默之中。只等了一盏茶的时间,才有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再度响起:“大哥,您所说的这些,已然是个定局了,于我云家来说都没有什么关系的。况且现在晓雨大陆灵气异变,家族这二十年来出现了不少血脉觉醒的弟子,我云家又怎么不能在这片土地上站稳脚步呢?”

    原来,先前说话的,乃是溪国许岩云家的家主云耀武。这位金丹初期的修士在这二十年中,为了云家和浣花派之间的利益费劲了心思,本应该正当年的他,却早已是显出了老态。而另一位则是云耀武的亲弟弟,名叫云耀光。他自小就是追随在哥哥身边,为了许岩云家也是颇费心力。不过云耀光由于十年前体内的炎龙血脉忽然觉醒,本是一直停留在筑基中期的他,也是一步迈入了筑基后期,更因为这么多年的厚积薄发,只差那么一些机缘,就能凝丹的。是故,从外表看来,他要比自己的哥哥更加的年轻强壮。

    “二弟,这些问题为兄如何不知?但是你也明白,自从翀儿血脉最早就是觉醒之后,修为的增长也是足足给了我们一些惊喜,要不然那驱龙环也不能交给他。但是现在的问题就出在这驱龙环之上,那浣花派说好助我云家找寻驱龙环的隐秘,却如今。。。唉~”云耀武越说越是没力,最后干脆叹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云耀光的眉头早就是皱了起来。这个问题他们兄弟二人也不是第一次探讨了,但不管何种话题作为开始,最终还是绕不开驱龙环的问题。想到这里,云耀光也只能是微微一叹:“唉,谁说不是呢。大哥,如今翀儿已经凝丹,但还是要受浣花派的制约。若是能让翀儿回来,那岂不是最好不过?”

    云耀武眉头一挑,似乎是有些心动的,但也仅仅的是一闪而逝。只听他再次有些苍苍的说到:“二弟,你说的这件事情,为兄早已是想过的,甚至私下都跟翀儿交流过。先不说翀儿的意思如何,但一想到浣花派,这就绝对是不可能的呀。”

    云耀光听罢有些不服气的嘟囔了一句,呐呐的说到:“大哥又何必涨他人威风。哼,说句不好听的,如今的浣花派除了以往的那些弟子,现在新招收的又有几个成器的?”

    “哎哟,二弟呀。你这句话也就只能在这里说说了。以后切莫在言,若是传到浣花派耳中,那还得了。毕竟我云家始终是个修真世家,不能和浣花派这样的庞然巨物相提并论的。”云耀武听到弟弟的不满,慌忙坐起了身子,很是认真的责怪了几句。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发生在修真三国的各个世家之中。由于天地灵气的异变,各大门派更是抓紧了对资源的垄断,这使得很多的修真世家一步步走向了灭亡。其中大部分为了使自己的世家不被断绝,也都纷纷投效了某些门派,希望未来依然能够东山再起。

    而就在溪国的西北,曾经被天魔宗覆灭的几个小门派领地,如今早就成了剑修和部分魔修的天下。这些剑修和魔修也明白道宗与自己只见的底线,并没有过多的扩张,这也使得西北之地的几个修真世家得以保存。不过,要想真正的不被他人惦记,还需要一些别的方法。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溪国西北之地,除了那些山脉之巅永不曾融化的白雪之外,这里也是迎来了难得的春暖花开。虽然每年这样的光景很是短暂,但也算是能够给人带来一番别样的风味了。

    在那西北偏东的摩天岭,历经了道剑大战和天魔宗之乱后还依然存在的白家的内堂之中,端坐着三个颇具威严之人。其中一个,仪态万方、相貌堂堂,那一头长发不曾见到一丝霜染,整整齐齐的梳在了一起。再看另一个,乃是一位身材魁梧,剑眉宽脸之人,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不怒自威。而最后一位,则是体态修长、神貌儒雅之人,再看他面有三缕长须,嘴角始终挂着一丝微笑。而这三人,正是那溪国西北最大的三个世家家主:摩天岭白家白岩湛;清风山牛家牛帆;冰川谷梅家梅傲。

    说起这三个世家,在西北之地也是有一号的。且不说三位家主皆是金丹初期的修士,其家族中也是筑基修士遍布。更有传言,三家之中,均是留有一个老祖宗赐下的宝物,这宝物一旦用了,就算是元婴初期的修士,也要退避三舍。故而,这三个世家自上古时期开始,便一直流传至今,虽早已不如当年,但也没有势弱。不过,今天这三家的家主齐聚一堂,颇是有些怪异的。至少近百年来,这样的事情还是头一次。

    也不说这三家齐聚是为哪般,但听这主人家的白家家主却是当先开口了:“二位贤弟,今日特地请了二位过来,想必你们心里也有一些答案了吧?”

    “白兄,你所谓的答案是什么?俺老牛本就是有些粗心的,你就不要再卖关子了,赶紧的说完,洒家也好回去继续闭关了不是?”这边的白岩湛话音刚落,一个如同闷雷般的声音就是响起。再看说这人,不是那牛家的家主牛帆又是何人。

    “呵呵,牛兄还是如此的快人快语啊。不过小弟也着实的迷糊,白兄叫了我等前来,莫非是要投奔哪个门派了?”那牛帆说完了话,一个温和的声音也是跟着响起,而说话的人则就是梅家家主梅傲了。

    “哈哈哈,梅贤弟莫不是要调侃为兄。就如今这等局势,莫说是我白家,就算是溪国之南的许岩云家也不会随意投奔什么门派的。其实为兄今日特地请了二位前来,是要商讨一下吾等三家缔结盟友一事,若是吾等再不团结,那以后的日子就真是没法过了。”听到两人对自己的打趣,白岩湛也不恼怒,只是静静的说出了自己的真实目的。不过听那口气,明显的是有诸多的怨愤。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