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十五章 一丝情
    无情那平淡的脸庞,居然有些意外的生出了尴尬。而一旁的崔莺莺也居然满脸的羞赧。不等无情开口,崔莺莺却有些娇嗔又害羞的开口了:“师兄你不要乱说嘛。小师叔是给了我一颗回春丹。原因是我的那颗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小妹相信绝对没有丢。只要等小妹找到,一定还给小师叔的。”

    无情在一旁听的有些无奈。自己是送了一颗回春丹给崔莺莺,但那也是因为崔莺莺说的那样而已。毕竟女修都是最在意自己容颜的。只听他又是淡然的开口:“莺莺,你莫听礼儿瞎说。”

    向之礼眼睁睁看着二人的“自问自答”,早就是无奈的抬头一翻白眼,根本不看二人了。他心中的所想,除了自己怕是无人知晓了吧。更况且三人之间,又是有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小小情愫的。

    就在时而沉默时而交谈,甚至有些挪揄打趣的时候,天边一道霞光闪过,只见一个传讯符飞快的飞了过来。向之礼眉头一挑,伸手一抄。拿过传讯符便打了开来,但听见:“礼儿,你告知无情及莺莺,速到谷内正厅议事。”

    听到这熟悉且有些威严的声音,向之礼脸上泛起了严肃。转身说到:“小师叔,小师妹。家父着我等速去正厅议事。”无情二人听罢,当是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便和向之礼一起飞向了谷内的正厅。

    待得三人来到正厅。只见上首的主位依然空着。左下首却是坐着向阳、阎清涟,右下首则是崔鸿燊和兑绮梦。三人鱼贯入内,也不先拜各自的父母,而是冲着上首的空位恭敬的叩首了下去。待行礼完毕,才各自见过向阳等人。

    “礼儿,此十数年来,让你等拜一个空位子,心中是否有不满之处?”向阳在三人见礼完毕之后,蓦然的说了一句。这句话可是吓着向之礼了。只听向之礼赶紧向前躬身说到:“父亲哪里话,孩儿心里从来都是真挚无比的。虽那位子空着,但师祖的英姿却始终在孩儿心里的。当然,还有义父。”

    向之礼这句话还没说完,似乎就是带上了好多的悲戚,就连向阳都听得有些难受。那向阳又怎会真的责问向之礼呢。只听向阳开口到:“礼儿乖,为父岂能不知你的心。只是为父最近心有所想。前几日更是与你三师叔有了些交流心得,此番召你们前来,也是有话要说的。”

    三人一听居然有事要交代他们,都肃然的立在厅内,洗耳倾听着。向阳看看三人的表现,微微一笑,并冲着崔鸿燊点了点头,待对方也是点头回应后,向阳缓缓开口了。“无情,礼儿,莺莺。你们三人可知我御雷宗的幻阵?”向阳说完,好整以暇的看着三人。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是在猜测向阳的意思。脸上均是疑惑。而那阎清涟和兑绮梦也是一脸的好奇。就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向之礼向前一步,拱手说到:“回父亲的话。孩儿知道这个幻阵。但这个幻阵也只是我御雷宗甄选练气弟子才用的呀。”

    崔鸿燊在一旁听了,抬起手捋了捋自己的胡子,笑出了声,直言到:“礼儿啊,你是知其一不知其二。御雷宗固然是有个甄选弟子的练气幻阵,但也不是说没有考验筑基弟子的幻阵呀。”说罢,还带着略微奇怪的笑容看了看向之礼等人。

    三人被崔鸿燊这一看,更是心中一毛。都不知道二位长辈心里怎么想的,那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灵丹。不过三人也不是什么庸俗之辈,向之礼也只是略一思考,就答到:“三师叔,莫非您老人家的意思,是要我们三人走一遭幻阵?”

    “不错,不错。礼儿还是这般的聪明。”崔鸿燊大笑了起来,继续说到:“此次,安排你三人走一遭幻阵,有两个目的。其一,乃是我与大师兄考虑莺莺的修为凝滞不前,希望这次幻阵之行能有所帮助。二一个,则是艮情师叔前日告诉贫道,想看看礼儿和无情如今都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崔鸿燊说完这些话,本是要等着三人表态的。不过没等三人开口呢,向阳又是及时的补充了一句:“你们三人也莫要担心,此番开启幻阵,乃是用的我震雷宫独有的幻阵。除掌管幻阵的师长,以及我与三师弟,其他人均是不可见的。而且,这次掌阵之人,便是艮情师叔。”

    待得向阳补充完毕。三人皆是豁然开朗。本就聪慧的三人,此时也算是了解到了长辈们的苦心。当即又是恭敬的拜了下去,异口同声到:“孩儿(无情)感谢诸位长辈(两位师兄)。”

    “好了,你等不必多礼了。三日后,你等直接到震雷宫偏殿候着。”向阳一挥手,说完这句话便让三人离开了。三人心中最终还是带着一些疑惑离开了。

    “夫君,你们这样做可好?那筑基幻阵中险象环生。先不说礼儿能否应付。妾身最为担心的还是莺莺那孩子呀。”阎清涟等三人走后,颇有担心的问到。

    “师嫂,其实这对莺莺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而且礼儿和无情此时的修为已经不错。再加上当时二师兄的教授,和他们如今的际遇。想必是能安全通过的。”兑绮梦这个时候插了一句话。当然,这也是自己无比担心自己孩子的心态。

    向阳和崔鸿燊静静的听着二人说话,居然不准备开口。只是两人眼中都透露中一些自信。甚至还有些说不清的东西值得大家玩味。当然,向阳可不敢让自己的夫人过于担心。于是他说到:“夫人,弟妹。此次幻阵的考验,我与三师弟都安排好了。你们二人放心就是。”

    阎清涟和兑绮梦互看一眼,嘴边都露出一丝苦笑。虽说向阳做事,那是非常的稳妥,可这次去的,毕竟是自家的孩儿。哪有父母不担心孩子的?正所谓“殚竭心力终为子,可怜天下父母心。”

    闲话莫说。那时光真真是指间的流沙,当你不经意举目眺望时,便已匆匆的流逝了。时间转眼到了第三日约定的日子。向之礼等三人不仅换上了新装,而且还好好的整理了自己一番。待三人经过去往震雷宫的那条路时,两个丰神如玉的俊美男子,一位闭月羞花的仙女,着实的让御雷宗其他弟子艳羡的。

    “啧啧,今生若是能得到莺莺仙子的青睐,贫道也不枉来此世间走上一遭啊。”就在三人路过没多久,一位御雷宗的弟子如是想到。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更多的弟子身上。这其中,更不乏一大群犯了花痴的女修。尤其是他们对无情的喜爱。

    当然,这个世间的万事万物本就是相对的。一切事物皆是有因有果,有好有坏,有爱有恨。那些他人所追求的美丽,往往就是他人心中厌恶的丑陋。不仅如此,这世间还有一些极端的人,不管是否是心中所好,无论是世间极品,亦或是人间低贱。只要是不和了这些人的心意,那便是极为差劲的。

    “哼,不就是得了掌门大人的指点么。不就是有几位宫主大人教导么。真不知道他们在得意什么?若不是他们那个什么师叔,哪里会有他们得意的机会?”憎恶无处不在,或是没有吃到红莓果,却非要说此灵果乃是酸涩的。殊不知,若非自身有运道,岂能平步上青云?运道,也是这三千大道之一呢。

    向阳等人早就是在震雷宫偏殿等候的。眼见着三个孩子如期而至,向阳的脸上泛起了笑容。毕竟,他也担心三人不想做这个什么考验。一旁的艮情看见三人,嘴里冒出一句赞赏的话语,似乎当年萧华都没这个待遇的:“向师侄,此三子越发的灵动了。莫说将来人中龙凤,只要能有萧师侄那般刻苦,傲笑晓雨亦不是难事。”

    其实艮情并不知道,那萧师侄又怎会是刻苦二字便能说情的。不过向阳也没有想那么多,人家一个金丹弟子说话了,自己也是要赶紧陪上的。只听向阳说到:“艮情师叔说的对。不过晚辈也不奢求什么,只愿他们平安一生,便是好的。切莫要像那苦命的、、、”至于后面的话,向阳是说不出口了。

    艮情听到这里,也是生出些许的黯然。再想到萧华离开时给自己的那些东西,心中又是生出对萧华的感激的。而再看此时的艮情,哪里还有当年的老态,整一个而立之年的美男子。

    就在艮情思绪飘忽之际,向之礼等人已然来到跟前。三人躬身行礼,一一见过在场的长辈。似乎是看到年轻一代的风采,艮情的心思又是高兴起来。只听到:“三位贤侄起来吧。如今你等三人虽没有凝丹,但你等皆是元婴师长的弟子,按理来说我等只需互称师兄弟的。不过此时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时候不早,你等可准备好了?”

    向之礼等人互看一眼,那眼中除了自信和期待,哪里还有别的什么?只听向之礼回到:“艮情师叔在上,弟子等已准备妥当。但听师叔吩咐。”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