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十四章 两个十年
    自天魔宗背地里与剑修合作,成功占据收服溪国西北四派之后,剑修不仅从此有了一个更大的缓冲地区,且因为这次的合作,使自己可以名正言顺的派出更多的弟子,驻扎在四派附近。

    反观张青萧对此却是无所谓的。得到了四个门派的底蕴,张青萧着实的发了一把财。就算是那些陨落的天魔宗弟子,也只是他暗自培养弟子中的九牛一毛。

    无论是浔雁教、尚华宗还是七巧门,对此的态度居然也是从“严重关怀”逐渐转化到“视而不见”。更奇怪地是,这个过程居然就只有几天而已。似乎,那所谓的西北四派根本就不算什么。而能够出现一个新的道剑缓冲地区,才是他们想要看见的。

    再说那玄天宗,经历了道剑大战的损伤,天魔宗的突袭。整个玄天宗似乎都陷入了一个低谷。若是再看内部,却又是枯草化作肥,春风发新芽之态。不仅飞燕仙子修为大进,品玄真人也是获益良多。再有此次的生死之情,整个玄天宗的高层更加的紧密团结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晓雨大陆的有一个十年过去了。这十年,除了天魔宗,人们主要议论的,还是那被逐出师门的无名。而此时的众人都已知道无名便是萧华。一个个或多或少有些恩怨情仇的,都感觉五味杂陈。毕竟,关系好的总想找到无名叙旧,有仇怨的却又是惴惴不安,生怕报复。

    那什么英卓仙子便是其中一人。虽然英卓仙子并没有太确定萧华就是当年某个不起眼小门派的弟子。但是英卓仙子的心中却总是充满一种不舒服。等她把此时告知寻云子和峪崆真人的时候,三人突然也是莫名其妙的想起当年的一些事。虽然那时他们并没见过萧华。

    这个十年也只是池塘中的一圈波纹,平平淡淡。若真要说有何动人之处,那只能是阐老前辈独自前往嶈阖海,查看自己弟子陨落一事了。不过就算是阐老前辈,也只能在先天神禁边缘望而兴叹。

    第二个十年刚开始,就注定要有一些新鲜的事情进入人们的眼中和耳中。毕竟这天地之间,就是一动一静的。动静相宜,方能迎合天地意志,使民常有思也。

    溪国之西,摩雷山脉,御雷宗内。十年过去了,似乎外界已经开始议论新的话题。而御雷宗却始终抹不去一个人的名字,那便是萧华。曾几何时,又有几人能够想到,那个不起眼的家伙,居然早就成为了元婴师祖,那样的传奇和动力,一直是御雷宗弟子的楷模。

    “大师兄。不知不觉十年过去了。他们亦离开了十年。”一个淡淡的声音在万雷谷某个阁楼的高处响起。如今的万雷谷,十年时光,早已是今非昔比了。不仅范围扩大了十倍以上,就连外谷都搭建了密集的阁楼高台,万雷谷招收的弟子更是以往的十几倍,真是好一派欣欣向荣。而那内谷,却一直保留着曾经的摸样,也不知是为了思念,还是为了别的什么。

    被叫大师兄的人缓缓端起面前的一个茶杯,待喝下这杯茶以后,他缓缓开口道:“小师弟,想必这么久以来,你也是数着日子过的。每年这个时候,你都要说一遍。愚兄又何尝不是和你一样?”原来,那大师兄便是万雷谷的向阳。经过那么多的变故,向阳的心态也是逐渐的变了。而他的修为,居然又是有了一些进益一般。

    “呵呵,大师兄。您既然知道小弟的心思,又何必戳破呢。小弟日夜都在想念师父,还有二师兄的。”这小师弟苦笑一下,答到。而这小师弟不是崔鸿燊又是何人?

    如今的崔鸿燊,十年过去已经是玉碟殿的执事。再看他的容颜,依然的年轻。只不过他蓄起了胡须,再加上如今的穿着,嫣然一副宗师的感觉。而他的修为,也已经是稳步进入了筑基中期的顶峰。

    崔鸿燊看着神态失落的大师兄,心里颇不是滋味。如今师娘深居简出,和闭关一样。整个万雷谷的事情,都交由大师兄和自己打理。这十年,他们的弟子都有惊人的成长,筑基的弟子也不少。就说向之礼,那也是万雷谷如今的顶梁柱了。无情也已经成人了,更是在前年筑基成功。掌门乾雷子现在每月都要抽时间指点于他。而自己的女儿,二八年纪,更是出落的亭亭玉立,只不过那害羞的劲儿,丝毫没改。

    想到这里,崔鸿燊突然说到:“大师兄,小弟最近发现一件事。说起来有些奇怪,也不知是好是坏。”

    向阳似乎还是不怎么感兴趣,只是他的性格决定了他对亲人的态度。只见向阳还是很认真的抬起头看着崔鸿燊,说到:“如今谷内太平,小师弟发现什么情况了?”

    崔鸿燊先是有些苦笑的,因为这件事在他看来,那真是奇怪之极的。只听他有些郁闷的说:“大师兄你也知道。如今礼儿的修为都赶上你我了。就是无情也都筑基成功。就是小女还迟迟徘徊在练气大圆满的左近,始终找不到契机。但这并不是小弟奇怪的地方,只是一次小弟路过二师兄当年的洞府,发现三个孩子都在那儿,只不过他们的表情,却很是奇怪。”

    向阳听到此处,眉头一挑。也是有些纳闷的说到:“小师弟,你说的情况愚兄也是有所发现。之前愚兄并不是很在意,如今你这么一说,愚兄觉得这三个孩子之间,似乎是有些什么问题的。”

    向阳越说越是郁闷,他也不是没有找向之礼交流过。只是每次的和向之礼交流,却都得不到心中想要的答案。奈何向之礼从小就很有自己的主见,身为父母的自己和阎清涟也是无奈的很。

    想到这里,向阳本是要闭口不言的,但似乎又是突然想到什么一般,一拍脑门站了起来,吓了崔鸿燊一跳,不等崔鸿燊说话,向阳便急匆匆说到:“小师弟,你说是不是二师弟走之前留给三个孩子的好处发挥作用了?此时他们只是交流心得而已?毕竟当年在巨雷殿你我都是看见掌门大人吃惊的摸样的。”

    “哎哟~可不是么。或许是因为礼儿和无情的筑基太过顺利,连我都忽略了这个问题了。想我莺莺乃是女修,可能在筑基之上是有些不同之处,便去讨教他们二人的。”崔鸿燊也是突然“豁然开朗”般的想到什么。

    且不说这二位在阁楼中的猜测。就在那万雷谷的后山,原本是万雷生之处,如今已经有些萧条了。三个年轻的男女此时正站在此处。只见他们并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山谷,似乎都在想着什么一般。

    直到过了很久,其中一人终于是忍不住了,便转过身开口到:“小师叔,如今您已经跟随掌门大人修行,得了掌门大人的真传,又何必如此的守口如瓶,有什么好处不该与吾等分享么?”

    被唤小师叔的人一脸的平淡,根本没有任何的情绪变化,他只是在听完问话之后,淡淡的说到:“礼儿,不是我不愿意说出来。掌门大人交代过,我所学必然不能传授于他人的。”

    “那就算是为了莺莺也不可以吗?她如今困在大圆满好几年了,若不是义父的离开,你以为我稀罕你的那些什么掌门么?”被叫礼儿的有些愤愤,他实在想不到自己的小师叔会如此小气。而这个人,正是那十年前踏入筑基中期的向之礼。

    “向师兄,小师叔不愿意说就别难为他了。你还不知道小师叔的脾性么?小妹不是很在意的。既然当年二师叔答应过爹爹,那么小妹也不在意什么时候筑基的。”一个懦懦的女声轻悠的响起。

    本是还要继续争执的向之礼一听到这个声音,那心中的愤愤也就随之飘散了。只听他突然温柔的说到:“小师妹,如今义父和师祖都走了,你我的爹爹又没有过多的时间教授我等。虽然如今你有谣风师祖亲自指点,但她老人家这么多年,也就见过你两次而已。”

    “师兄,真没有关系的。谣风师祖说过,要是小妹不曾筑基,那跟随她学艺,也是枉然。再说当年二师兄留下的后手,谣风师祖都是赞不绝口的。也许只是小妹机缘不到,不能筑基罢了。”这轻悠细腻的声音又是响起。再看此人,婷婷玉立、黛如远山;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真是好一个沉鱼落雁之姿。而她,不是那崔莺莺又是何人?

    “唉~”那小师叔轻轻一叹,淡然的说到:“礼儿,你莫非不知,关心则乱么?”小师叔随时淡然的说话,却又是抬起眼颇有深意的看了一下向之礼,向之礼那脸上居然泛起了红晕。而这位小师叔,便是那乾雷子都赞不绝口的无情。如今已然成年的他,生的是丰神俊秀,年纪轻轻便已是七尺八寸之姿。再加上雷兽内丹和筑基的影响,更是目若朗星、面如冠玉。

    向之礼随是脸上一红,但嘴里已然不肯服软,只听他咳了一声,有些怪调的说了一句:“贫道再关心也不如一颗回春丹。”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