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七章 声东击西
    就在炫净真人与鹤平真人关于此次天魔宗的行动的谈笑之余,天魔宗一十三宗的各部人马可不会闲着。自得到宗主大人的命令之后,各部有条不紊的汇聚涟国玄天宗。但是看玄天宗对此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此刻就在玄天宗不远处的一个山洼之内,一众天魔宗的管事围坐一团。当先有个修士正在说着什么,其他的人均是沉默不语,安静的听着。只听到这个修士说:“诸位,此番本人花尽心思,依然得知先前散播的谣言属实。那玄天宗的掌门果然是因为修炼出了岔子,驾鹤去了。如今玄天宗内部暗斗不止,各分支自成一体,谁都不服谁。再有几个内应会帮我们解除部分玄天宗护派大阵的禁止,只要抓紧时机,攻入玄天宗不是问题。”

    “兴鼬,吾等此刻就都指着你的情报了,若是你的情报不真实,耽误了吾等性命不要紧,乱了宗主大人的计策才是大罪。”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响了起来,正在解说的兴鼬一听,顿时皱起了眉头,小眼睛也是眯了起来。

    “老熊怪,你莫要胡说。本人自得到宗主大人的赏识,什么时候敢怠慢?你还是想想自己,一会儿发起进攻的时候,莫要临阵退缩才是。”原来这位正是地陷宗兴鼬,他本是花费了不少力气才探清的情报,就这么被人质疑,心中很是不爽。于是乎,不管说话之人如何不好招惹,他也是要反驳一句的。

    而那位质疑之人,便是天暴宗的熊兆星了。不过他脑子里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只是听到兴鼬说自己会辜负张青萧,那火气一下子就是生了起来,张牙舞爪的作势欲扑,好在周围的一群人急忙上前劝了开来。而此时另一个声音又是响起:“诸位,距离子时只有半个时辰了。吾等不好好商议进攻的策略,却在这里动手动脚起内讧,若是宗主大人得知,你我的脸皮还要吗?要是误了大人的好事,别说是脸皮,你我在座之人,谁能活的下去?”

    众人听罢皆是点头,就连一向暴躁的熊兆星也是蔫了下去。这个小插曲一过,大家再不敢生事,只是围坐一团继续商议。眼看着时间匆匆而过,子时已然悄悄来临。

    “老熊怪,此间先把宗主大人之事做了,其他的恩怨,你我以后再算。你现在赶紧带上人手,我与内应约定好的时间也到了。此时你只消按照地图上所标示的路线走,必然能安全的抵达玄天宗宗门,这第一波就看你的了!”兴鼬一看时辰到了,立即起身严肃的说到。

    熊兆星一看兴鼬此时的神色,深知关键时刻到了,他本就是耿直的人,有哪里真会在意这么多。只是有些不习惯被别人发号施令的他,只是低沉的喝了一句:“哼,此事不需你担心。俺老熊自会奋勇杀敌!”说罢也不管众人,拿了刻有地图的玉简,匆匆飞了出去。

    按照之前的商议,熊兆星带领本部近两万名弟子,分成十队潜伏于玄天宗外围。子时到时,其中四队弟子直接奔向玄天宗的前山正门。经过三年的磨合,四千余人的魔宗修士聚集一处,同时施展一门魔宗功法,且看这门功法居然可以汇集所有人的魔气,并且将这些魔气压缩整合,最后形成了一个百丈大小的魔剑。在领队人员的操控下,这把由魔气组成的魔剑山呼海啸般的飞射向玄天宗的正门,此战的序幕也正是的拉开了。

    就在几个玄天宗巡值弟子谈笑之时,忽闻远处传来一阵巨大的破空之声,待得他们看清飞来之物,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只见其中一个弟子迅速的发出了警报,那急速飞来之物就已然穿过他们,而仅仅是一息之间,就听见几个巡值弟子的惨叫,然后再也看不见他们了。

    宗内的轮值弟子刚一收到警报,便听见山门处传来一阵巨大的响声。“嘭!”的一下,整个玄天宗都似乎为之一晃。就这么一声响,可比什么警报都更加警报了。你说偌大个玄天宗,这巡值的力度怎么就那么低下呢?除了宗内的内斗,还真是没有别的更好的解释了。

    “呔!哪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居然敢冒犯我玄天宗,且看贫道的手段!”就在山门被毁的下一刻,玄天宗轮值的金丹弟子一个个飞向了高空。十数人二话不说便是拿出了看家的法宝,隐隐的还组成了一个法阵。只见这十数人同时催动法力,那些法宝居然也是悄然的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盾牌般的形状,生生的挡住了飞来的魔剑。

    而就在两物针锋相对了一盏茶之后,魔剑陡然溃散。那十数名金丹修士收回法宝,心中都是有些惊愕的。虽法宝没有太过受损,但是缠绕在法宝上的魔气却是没有消失。就在他们惊讶的同时,玄天宗的护派大阵完全的开启了。

    远处的那四千余名魔宗修士此刻已经凝聚好第二柄魔剑。再次由领队之人操控,急速的射出。而再看所有的魔宗修士,那一脸的苍白,有些弟子甚至都保持不住飞行的姿态,直直的往地下掉落。原来这一手组合的功法,那是张青萧私下交给熊兆星的,名曰九斩天魔剑。若是此功法由九千名金丹期以上的弟子共同施展,那威力简直是撼天动地。天魔剑必是要在前方目标身上连斩九次才能停下的。且每斩一次,威力更胜一筹。只是此功法缺陷太多,不说人数,但是对魔气的消耗,那也是骇人听闻的。

    且不说这边的天魔剑急速射向玄天宗护派大阵。先说熊兆星领了剩下的弟子,悄悄的从玄天宗后山潜入。而按照兴鼬给的地图,那果然是一路畅通。好几个警戒的禁止都是被一一躲过。当他们到了后山附近之时,熊兆星打出一个信号,那后山的禁止果然是消失了。几个带着迷浣的修士出现在了眼前。

    熊兆星上前一拱手,说到:“有劳几位了。”言罢手一挥,身后那乌泱泱的魔宗弟子,向发了疯似得,急速冲进了玄天宗。而熊兆星则是缓缓转过身去,问了一句:“几位,玄天宗护派大阵可有什么弱点?”就在那几人准备要回答之际,天空一片光亮,玄天宗护派大阵,已然开启。数不清的玄天宗修士飞向高空,五光十色的法宝漫天飞舞。

    顾不上这几个带着迷浣的修士,熊兆星拿出自己的法宝冲到大阵边缘,疯狂的攻打着。而此时的玄天宗内部,五个元婴初期的修士好整以暇的坐在玄明殿内,一个个颇是有些戒备的闭着嘴,任谁都不说话。似乎谁一说话,谁就要赔付灵石一般。

    终于,其中一位老者忍不住了,只听他有些愤怒的说到:“诸位师弟,如今掌门大人刚走,吾等就如此的分裂。现在可好,也不知是什么人都敢来攻打我玄天宗了。莫非,你等真要等着宗毁人亡不成?!”

    听完老者的斥责,一名面白无须,身形消瘦的修士回到:“云师兄,不是吾等不在乎宗门的生死存亡。只是如今也没有个掌门来居中调度,吾等实在是不知该如何啊。再者说,当年掌门师姐也是说过,但凡她出了什么意外,也是要我们五人共同协商扶持门派的。”

    “哼,墨尘师弟,你说这句话,无非是想自己做掌门而已。要是你真的在乎掌门师姐的交代,又怎么会处处与吾等作对?”墨尘对面的一位女修听完他的言语,有些不屑的讽刺到。

    “你、、、凌燕师妹,你也莫要说些风凉话,要不是你整日仗着自己和掌门师姐同出一门,拿着当年玄风师伯对你的宠爱,又怎会觊觎这掌门的宝座?!”墨尘真人似乎有些气急败坏,恶狠狠的嘲讽到。

    “唉、、、”那位云师兄似乎已经习惯他们这样的争吵了。自从玄天宗掌门飞燕仙子驾鹤之后,他们几个师兄弟整日间的就是争吵,为了个掌门的位子还不惜大打出手。如今这宗门都被人攻上来了,他们还是如此的这般,他作为如今玄天宗已知的修为最高的人,都有些无可奈何了。

    就在云师兄再要发言之际,一名玄天宗弟子冲了进来。当他看见一众元婴长辈都严肃的端坐在上,本是要说的话楞被吓了回去。磕磕巴巴的躬身施礼说到:“弟...弟子见过诸位师祖,弟...弟子不..不是有意冒犯,请....请诸位师祖恕罪。”

    云师兄一看众人根本不搭理来人,那心中的无奈更是深重。不过他一心为了玄天宗,此刻还是要问清情况。只见云师兄一挥手,一道精纯的灵气飞入来人的体内,那人顿时的平静了下来,也不在如刚才那般的颤栗,云师兄缓缓的开口到:“你莫要着急,有何事速速报来。”

    报信的弟子稳定了心里的紧张之后,也不敢站起来,依旧跪在那里,只是一拱手,说到:“启禀师祖,我玄天宗如今被极多的修士围攻,据打探的弟子来报,此番来的,乃是那什么天魔宗的人。本一开始只在前山发现敌踪,后来不知为何,数不清的敌人都从后山出现,而且后山大阵的薄弱之处已经被打开了缺口,那天魔宗的人源源不断的攻了进来,现在已经有几千名练气弟子陨落了。就在弟子刚刚过来的路上,又闻听百阵殿的一位金丹师叔也是死于敌手。”说完这些,来人的头上满是汗滴,乖乖的扣在地上,动也不敢动。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