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神外传 > 之填坑篇 第六章 烽烟渐起
    张青萧非常之谨慎的安排好了一切,便让夜胤离开了。他不是不是放心夜胤,而是不放心他手下那些办事的人。所以,就在夜胤走后,张青萧又是叫来了李一,特意吩咐了一些暗中接应的任务,务必要把隐患灭杀在摇篮中。

    张青萧做完这一切,似乎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长长舒了一口气,便倒坐在椅子上,眼神越发的迷离了。他能有如今的这些安排,除了萧华带来的契机,也是因为上次去找萧仙蕊之时,半路遇到一个神秘之人。

    那个人见到张青萧也不多说话,似乎是早就等着他一般,只是寻了个没人的间隙,扔给张青萧一个玉简,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玉简之中,赫然写了这么一段话:“吾爱郎君,今剑域初定,欲与道宗相抗衡,诚邀夫君共谋大事。如今巡天城已定,攻占溪国乃是必然,但若剑域再挑事端,实属无理,故恳请夫君北上巡天城,以图溪国西北之门派,届时我剑域也会配合夫君,扩大道剑缓冲范围,今后夫君之天魔宗,就是我剑域之盟友,妾身也能早日回到夫君身边。张雨荷。”

    回想着这一切的不可思议之处,张青萧也只能是一阵苦笑。要说这玉简来得古怪,他这样的人怎会相信?可偏偏的,这玉简之中,却又有一个只有他们二人才知道特殊印记。后来张青萧左思右想了一下,也就基本了然了。如今道门各宗元气大伤,剑修攻占巡天城,不想太过于处在风口浪尖,若是自己从中缓冲,于道剑两家都是有好处的。只要自己小心从事,拿了好处就闪,到时候再有什么争执,还能把自己夹在中间不成?既然都是打的如意算盘,那张青萧岂能让他们简简单单得此便宜?

    且不说张青萧的那些思虑。自天魔宗各副宗主领命之后,便开始了一系列的动作。无论是情报的打探,人员的部署,均是紧锣密鼓的进行着。时间眨眼过去了三个月,众人早就按耐不住,希望张青萧早早下令,几乎所有人都似乎看到了自己能从玄天宗一役中捞取好处。

    可惜,无论众人怎么催,张青萧始终按兵不动。眼看时间都去了三年多,除了安排兴鼬继续打探情报,命令元阴四处制造小摩擦和混乱,最多也就是找一些修真世家的麻烦。不过在这一段时间内,还真是意外的吞噬了几个不小的修真世家,捞取了一些好处。

    这一日,凌宣本是在自己的据点中郁闷饮着酒,本来想着自己控制了周围的一些修真世家,一定会得到宗主大人的赞赏,哪不知这赞赏是有的,却也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凌副宗主之能,当是我天魔宗之楷模,望凌副宗主继续保持。”就在凌宣再次举杯之际,一个传讯符飞了进来。

    打开传讯符一看,凌宣眉头微皱,嘴里喃喃的说了句:“这厮也是奇怪,不好好在溪国边境待着,跑我这里来作甚?”不过,凌宣还是打开了洞府的禁止,请进了来人。

    只见来人一袭白袍,羽扇纶巾,那细白的皮肤就是女修都要羡慕,再看他那有些坏笑的嘴角,忧郁的眼神,挺直的鼻梁,真是好一副迷人的皮囊。来人始一进门,便是含笑一拱手,言到:“凌大哥多日未见,可是想煞小弟,不知大哥近来可好啊?”

    凌宣被来人的殷勤惊了一下,但也是很客气的回到:“哈哈哈,元老弟,愚兄近来可是好的紧,整日饮酒作乐,无所事事。愚兄可比不上元老弟啊,整日都在边境一带‘征战’,不仅拿下几个修真世家,就是宗主大人的奖赏,也让愚兄羡慕的很啊。”原来,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安排执行骚扰的地煞宗元阴。

    听到凌宣有些阴阳怪调的话语,元阴也不生气,仍是笑着说到:“凌大哥此言差矣,小弟整日提心吊胆的完成宗主大人的信任,本以为做多一月就能结束的,哪不知这一拖就是三年。小弟如今都是有些疲惫的。要不今日,也不会特意来找凌大哥,就是想知道,宗主大人他老人家到底是怎么考虑的。”

    听到元阴的来意,凌宣似乎也是泄了气一般。搬过一个椅子,请元阴坐下了,再给对方倒上一碗酒,微微一叹,缓缓的说到:“不瞒老弟,虽愚兄和宗主大人离得近,但这三年也才见过他老人家一面,如今我这边也是快要控制不住了。”

    就在元阴准备说话之际,一道红色的传讯符飞射了进来,凌宣一个激灵,伸手抓住传讯符,直接打了开来。只见凌宣的表情一阵惊愕,犹自有点不相信的样子,待自己看完后急忙递给元阴。一旁的元阴看了一眼,顺手接过传讯符,只看了一半,就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嘴里也是有些激动的说到:“凌大哥,小弟没有看错吧!宗主大人说,命我等今日子时就要发起总攻,一举拿下玄天宗?”

    凌宣也是满脸的兴奋,那还顾得上元阴,只是简单的回了一句:“反正传讯符就在你手上,宗主大人的印记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等凌宣说完话,元阴一拍脑袋,惊叫了一声:“哎哟不好!今晚子时就要发起总攻,虽然与小弟无关,但是小弟万万不能在此多做停留的。”说罢,也来不及好好道别,只简单的告罪一声便迅速离去了。

    同一时间,天魔一十三宗均是收到传讯,酝酿了三年的一次行动,就要开始了。再看一个个的魔宗弟子摩拳擦掌,就是要把这三年的憋屈都一股脑发泄在玄天宗身上一般。而那可怜的玄天宗,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将迎来一场祸事,也不知招谁惹谁了。

    这边天魔宗正在准备一系列的动作,道宗那边可也没闲着。毕竟这几年来,除了天魔宗立宗带来的影响,就是三国边境上一些祸乱,都让道宗一些门派不得不注意。不过,也就是这三年的功劳,才能让道宗的注意力渐渐的分散开来。

    同样的,也是这日的下午,极乐宗后山的一个凉亭里,两位仙风道骨的修士一边品着灵茶,一边做着黑白对弈。其中一人落了一子后说到:“炫净真人,自从巡天城一战归来后,老夫看你的心情一直没有好过,如此下去,怕是对你的修行有害无益呀。”

    正举棋皱眉的炫净似乎没有听到这番话一般,只是观察了良久,才缓缓落了一子,然后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喝了一口,也不放下茶杯,看了一眼对面之人,缓缓地说了一句:“鹤平,你也莫要调侃老夫,老夫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此次大战,虽然道宗败得一塌糊涂,但是老夫当时在阵中最是直观的感受到了那落花仙子的可怕之处。虽老夫因此受伤,但对于个中的一些体悟,却也是好处多多的。”说完这句话,炫净真人才放下手中的茶杯,继续盯着棋盘。

    原来,此时对弈的二人,正是那极乐宗掌门鹤平真人,以及昆仑派掌门炫净真人。二人同属涟国三大门派的掌门,私下也有些交情,而现在更是因为共同经历了道剑大战,共同面对过落花仙子的神来一笔,生死之间,或多或少的增进了两人的友情。

    “炫净,并非是老夫编排你。老夫等人修炼近千年,好不容易有了如今的修为,天下之大何处去不得?老夫就是当心你老儿受了刺激,从此一蹶不振的话,还有谁能陪老夫过过棋瘾?”鹤平真人听完炫净真人的话语,也只是微微一叹,知道了炫净真人没事,也就不再担心,只是道出几句真心话,有些得意的又是抬手落了一子。

    炫净真人看着鹤平落下的这一子,眉头间皱的更深了,思虑良久迟迟不能落子。一旁的鹤平真人看到此处,开怀的笑了出来:“哈哈哈,我说炫净啊,你就认输吧。”

    “哼,你这个老儿,除了下棋比老夫厉害点,别的你有什么好得意的?”炫净真人听到鹤平真人的调侃,索性把棋子一扔,有些无奈的回了一句。

    就在二人收了棋盘闲聊之际,凉亭外急速走来一人,只见这人一身黑衣,低着个头,也不知长个什么模样,但那修为却是实实在在的金丹初期。来人走到亭边,直接拜倒在地,口中简练恭敬的说到:“秉掌门大人,刚收到线报,天魔宗此番的动作,乃是玄天宗。”

    鹤平真人听完汇报,眉头也是微微一皱,并不答话,冲着来人挥了挥手,那人便径自离去。一旁的炫净真人稍微有些迷茫的看着鹤平真人,开口问到:“鹤平,天魔宗是什么情况?怎么又扯上玄天宗了?”

    鹤平真人微微一叹气,简单的回答到:“说起这件事,老夫也是觉得蹊跷。几年前天魔宗立宗,随后便派出一些弟子到处肆意妄为。一开始他们比较收敛,只是针对一些不知名的小小修真世家,可谁知他们后来居然欺负到我极乐宗扶持的一些世家头上。于是老夫派了一些弟子前去解围,本以为他们就是想打劫一些修真世家的财物,哪不知他们真实的目的,却是玄天宗的。”

    炫净真人听完,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淡淡说到:“这个所谓的天魔宗,尽都是些乌合之众,若是他们暗自发展,低调行事,或许还能多活些日子。如今可倒好,居然直接打起了玄天宗的主意,那玄天宗又岂是软灵果?能随意揉捏的。你我且看着吧,要不了多久,这说明天魔宗定是要在玄天宗手上吃大亏的,搞不好举宗覆灭都是正常的。”

    C

看过《修神外传》的书友还喜欢